做過一次牛角拔罐,才明白了養生的藝術

牛角拔罐

有幸經历過牛角拔罐的人,都有機會拓展一下關於保健方面的想象力。

尤其是在感覺到即將進化為超越自我的全新物種時,誰都會重新審視這個養生項目裡隱藏的先鋒屬性。

掌握這門技法的師傅一般都具備一定的藝術素養,單從造型上就抓住了沖突美學的根本特質。

他們打破客觀存在的時空隔閡,做到了讓客戶每拔一次罐,都能跟恐龍完成一次跨越六千五百萬年的親切會晤。

很顯然人民對養生手段的理解保持多樣化,思路從不拘謹,材料是死的人是活的,凡是能吸在背上的東西,都可以用來拔罐。

只是對於第一次嘗試的人來說,很容易以為來到了平行世界,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去綁架公主了。

造型的吸引力在這個時候已經超越了療效,好比是養生會館幹了電影院的活,成功把一些只存在於想象中的東西拉進了現實。

師傅們對怎麼增強作品的代入感很有心得,一直有人懷疑拔罐可能就是個兼職,實體特效才是他們想要攻堅的專業領域,基本達到了讓人當場就想呼叫奧特曼的水準。

極度囂張的外在形象,大開大合的設計理念,這些民間手藝人參透了創作的核心要義,搞的又是生物學上的探索。

在他們手中,幾分鐘內就可以給任何人賦予劍龍的血統,在物種融合方面相當有經驗。

跟一般的拔罐體驗不同,用牛角拔罐更像是在探索生命之門背後最初的奧祕。

它直接給出了生物進化的另一種參照,行氣活血只是最基礎的功能,融入自然才是它想要表達的處世之道。

一位親历者曾分享自己當時的感悟,每根牛角都被灌註了野性氣息,代表萬物生長,也暗含生物鏈的底層邏輯。

他說那種感覺就像趴在牀上跟刺蝟神交,在潛意識裡與豪豬對談,耳邊經常還會環繞著牛叫。

有人從中解讀出了表現主義的色彩,堅信它已經可以被稱為某種藝術流派,屬於拔出了美感。

其中一部分宣稱找到了地獄男爵的靈感來源,也有的開始思考外骨骼這個事是不是早就被拔罐師傅們實現了。

哥斯拉的後背也沒有這麼對稱。

他們中很多都將自己對美學理念的研究表現在了拔罐手法上,擁有貫徹到底的人文關懷,除了解決濕氣重的問題,也想為患者提供精神層面的滋養。

「每個來求助的人,都會在身披牛角的那一刻找回自信,一種絕對的安全感由內而外產生,人再多的菜市場也沒人敢擠你。」

作為融合實用與創作的高階玩法,雖然總會引發一些不可控的聯想,但據說只要走進了這種原生態智慧之後,玻璃罐子就再也入不了法眼。

畢竟他們只需要簡單換個道具,就足夠在治療過程中構建出特有的魔幻氣質。

每場拔罐都能直接搬進《X戰警》裡

想進入這樣的語境,首先要做到不能被視野所禁錮,明白藝術本身就該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經驗豐富的保健極客們看來,沒有人比這些拔罐大師更懂其中奧祕,只有靈魂與肉體同時得到安撫,才算是窺得了健康的真義。

在這種思路的啓發之下,不少師傅開始在結構對稱的基礎上追求顏色對稱,進入了混合拔罐的領域。

不同的理解角度自然會帶來手法上的差別,並不是所有流派都講究對病灶的地毯式轟炸。

其中有些高人擁有狙擊手般的效率,擅長精準打擊,從來都是一擊必中。

比如一些內蒙古的醫生深諳此道,技巧上就跟別的地方有所不同,精益求精又遵循古法,草原的廣闊盡在他們手中。

也許正是根植於古老的游牧智慧,後背那片區域遠不是牛角的終點,它將合理出現在任何需要治療的地方。

甚至他們拔罐的過程中從不用火,全靠針筒來打造出牛角內部的真空狀態,在根本上消除了燙傷風險。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就類似於拔罐世界的原教旨主義者,牛角在他們手中有著更多發揮空間。

要知道在這的一些醫院裡,牛角拔罐都是有專門科室的。

根據媒體的報道,這種療法在當地存在了1400多年,即便是刨除醫學上的功效,也可以算是文化遺產了。

在一些公開資料的顯示中,其實使用牛角的做法,本身就是拔罐最初的形態,古人稱之為「角法」。

跟現在的功效不太一樣,以前戰場上人們用它吸出傷口裡的膿血,而長沙馬王堆出土的《五十二病方》裡記錄了另一種具體用法:

「牡痔居竅旁,大者如棗,小者如棗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熟二鬥米頃,而張角,系以小繩,剖以刀…」

簡單來說就是,兩千多年前人們用小一號的角把痔瘡吸出來,然後用繩子勒住割掉。

各地都有類似的療法

拔罐可能是全球分布最廣泛的治療方法之一,幾乎所有文明都曾用它治過病,古埃及文獻裡也有它的身影。

可以說從北非到拉美,從阿拉伯世界到瑪雅文明,到處都能找到關於它的記載。

而在那個沒有抽氣工具也沒有搞懂火燄燃燒原理的時代,很多都是拿嘴吸的。

沒人知道第一個想出這種操作的人是誰,它的起源至今仍在被討論。

因此難免有人開始思考,就像人類世界曾在同一時期出現了偉大的先哲,拔罐可能也是這麼回事。

1935年拍攝的芬蘭角杯療法

雖然搞不明白祖師爺的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直到今天拔罐仍然活躍在人們的視野範圍內,工具發生了變化,可玩法還是那個玩法。

就是有些地方在傳承過程中,似乎有點走偏了。

那些至今還堅守著牛角的老派選手,更像是在回溯人類最初的通用智慧。

有人從中悟出了輪回,也有人認為這是返本開新更進一步,以前可找不出這麼多張嘴來一塊嘬。

現在醫療手段越來越多樣,人們可選擇的治療方式也不再受限於文明的隔閡,但牛角拔罐還是繼續流傳了下來。

有位狂熱愛好者曾說,在他看來任何日常疲勞都可以通過那根牛角解決,每個部位的疑難雜癥都處於牛角的攻擊範圍之內。

當然,前提是腦門除外。

資料參考:

走進蒙醫藥:神奇的蒙醫牛角拔罐——錫林郭勒新聞

錫林郭勒盟蒙醫醫院公眾號

Cupping Therapy——Physiopedia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