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往事:一座孤島上的食人游戲

文:獵戶座零戰

費奧菲拉(Feofila)從來沒有對邨邊的那座小島如此懼怕過。世代以來,被稱作漢特人(Khanty and Mansi 亦稱 Ostyaks)的少數民族居住在此,但最近,他們發現了異常,有不少船只在這裡來來往往,夜裡原本寧靜的小島會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槍擊聲。這天,守衞攙扶著這樣一位婦女來到了他們的邨莊。那位婦女據說四十歲,然而看上去像位八十歲的老人。當解開婦女的綁腿後,費奧菲拉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位婦女的兩只小腿的肉被割沒了。婦女接下來的話,更讓費奧菲拉脊背發涼:「在死亡之島上,他們把我的腿切了,並做成飯給吃了!」

費奧菲拉這時才大致了解島上究竟發生了甚麼…… 

提到大逃殺,各位男同志大概會熱血沸騰,滔滔不絕一堆武器知識或者軍事戰術術語;女同志則會講起最近比較火爆的一部韓劇《魷魚游戲》,或者類似《饑餓游戲》一類的好萊塢大片。

《魷魚游戲》的海報

不過這些影視作品大都源自小說或漫畫,今天我要跟大家講一個歷史上的真實存在過的大逃殺故事。

誰有資格參加 「 饑餓游戲 」?

在蒙古語中西伯利亞被稱為 「 西波爾 」,意思是泥濘之地。這片 「 泥濘之地 」 的面積超過 1300 萬平方公裡。而這個故事就發生在西伯利亞腹地一個名叫納齊諾的小島上。

納齊諾島只有 3 公裡長,600 米寬,島上大多數地形為沼澤地,在西伯利亞地圖上,你甚至很難找到這個地名。

納齊諾島位置,圖片來源於 Wikipedia

在近九十年前,這座與世隔絕的小島,除了偶爾有當地居民前去打柴外,一直沒人打擾它的安寧。直到有一天,蘇聯人精心設計了一款超級大逃殺游戲,打破了這裡的寧靜。

那麼,誰有資格參與這個 「 緊張刺激 」 的游戲呢?

答案是那些不斷侵蝕蘇聯健康的 「 不受歡迎的壞蛋 」,例如有亂說話的讀書人,也有一般的小偷扒手,當然,還有莫名其妙就被契卡抓走的人,例如單位辦公室丟了一支鉛筆;上班遲到卻找不出正當理由;沒有完成工廠的生產定額,……總之一切能威脅到蘇聯社會健康的壞蛋都是這場游戲的 「 參賽者 」。

值得一提是,那些幸存下來的選手們不僅能提高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淨化自己罪惡的靈魂,還能帶動當地開發。

壞蛋們通往改造營的列車,圖片來源於網路

用心良苦的蘇聯幹部,為了保證足夠多的人參與到這場大逃殺游戲中,專門改進了運輸牲畜的悶罐車,做成 「 天堂專列 」 來運送這些壞蛋到達游戲地點。

為確保游戲公平,所有選手都要經過嚴密的搜身,在被運送前,還要脫得赤條條的,接受安全檢查,押解隊不僅要把一切可能造成危害的物品搜走——哪怕是一根皮帶。而殘疾人只能把假腿扛在肩膀上,跳上天堂專列

經過數十天的運輸後到達目的地(部分犯人可能連悶罐車都沒得坐,只能用兩條腿走到勞改營),能從 「 天堂專列 」 裡走出來的繼續參加 「 比賽 」,躺著的,不論有沒有呼吸,一律當做死人燒掉

俄國作家索爾仁尼琴是這樣描述運送這些壞蛋的列車的,「 天堂列車與其他直達長途列車不同的地方是,上了這種列車的人不知道還能不能下車 」。

一開始就對游戲參與者進行優勝劣汰,保證選手的生存能力,果真用心良苦。

這款游戲既競技性極強,又頗具社會福利性質,還有淨化社會,促進人思想水平提高,穩固蘇聯社會的作用。可謂是一舉多得,甩市面上《絕地求生》幾個華萊士。

但在納齊諾島之前—— 1929 年,甚至更早——類似的大逃殺游戲就在廣袤的西伯利亞舉行了很多次了。然而,納齊諾島的恐怖故事,則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饑餓游戲 」 準備開始

事實上,在 「 天堂專列 」 的漫長運輸過程中,殺人行為就已經開始了。

原來,這些犯人都被精心細致的劃分了成分,盜竊、搶劫、強姦、殺人犯等等,這些人被稱為 「 社會親近分子 」,也就是說,這些人還是有改造的餘地的,與他們的矛盾,算是人民內部矛盾。另一批犯人,則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他們多半是有一定知識文化的讀書人,思想非常極端,屬於危險分子,這些人要給予特別關照,嚴防嚴控。

看守們具體採取 「 以囚治囚 」 的策略,他們會一部分囚犯去當 「 牢頭 」 幫助 「 管理 」 其他犯人,甚至放任 「 社會親近分子 」 搶劫(至於搶到的贓物,看守們自然也有份)虐打危險分子。而讀書人為主的危險分子,即使想反抗,奈何手無縛雞之力,被活活打死是常有的事。

究竟有多少人被送去了納齊諾島,又有多少人死在路上?真實的數據已經不可考證。

然而我們知道的是,1933 年 5 月 14 日,有約 5000 人被運木頭的平底貨船送往納齊諾島。5 月 18 日那天,一共有 4878 個活人(其中包括 322 名女性和 4556 名男性以及 27 具屍體,還沒到渡口就死在路上的人,在航行過程中被拋棄的屍體,數量可能更多)被成功運達了這個小島,而活著的人中有三分之一連站都站不起來

納齊諾島,圖片來源於網路

對於幸存者來說,面對看守和牢頭的壓迫倒還在次要,極端的自然環境是幸存者們要面對的第一道難關——西伯利亞大概是地球上最貧瘠的角落了,日照不足,寒冷刺骨。

大部分時間,土地都被冰封。即使是在夏天,解凍後的土地也不適合耕種——土地變成了泥沼,蚊蟲肆虐橫行。

西伯利亞的冬天和夏天,下圖為紐西蘭一位名叫艾莫斯 · 查普 ( Amos Chapple ) 的攝影記者在西伯利亞地區被蚊蟲叮咬的腳部照片

玩大逃殺,或者野外生存,好的裝備是存活下去最重要的條件。但在納齊諾島上的人,根本沒有工具去建造棚子,也沒有生活用品

他們在上島前每天的補給僅僅是 200g 的面粉(大概五個雞蛋的重量,但沒有雞蛋有營養)。這是甚麼概念呢?我們吃的盼盼小面包,花 9.9 買一袋子,都有 320g。也許你會覺得,可以當減肥餐,雖說吃不飽,但也餓不死啊?你太天真了,這場精心設計的游戲,怎麼可能不淘汰人呢?

每天 200g 面粉的營養不要說成年人,孩子吃完也難以存活

首先,人們上島後需要做重體力活來建造基本設施。這種重體力活的消耗遠比正常人要大很多。當然,如果你超額完成任務,可以獲得加餐。然而,多勞作的體力消耗,加塊小面包也是完全入不支出。事實上,越想加餐的人往往越先累垮

其次,上島後守衞就懶得做面包了(船上可能有基本烹飪設備,野外條件差些),直接發面粉,沒有爐子是烤不熟的。而爐子全被 「 社會親近分子 」 占有了。壞分子們只能自己吃生面粉,越吃越消化不良,得了瘧疾後拉的越多,死得也越快。

西伯利亞壞人定居點的壞人們在伐木

他們來到島上後不久,就開始下雪(我也不知道為何五月還能下雪,只能說西伯利亞不是人獃的地方),囚徒們只好自己露天生火,即便如此,還是凍死了不少人。一些人又冷又餓,最後坐都坐不穩,直接倒在篝火裡,活活被燒死了

到了 19 號(上島才一天),就有 295 人死去了。當局一共儲存了 20 噸面粉送到島上。但在頭四天,沒按規矩發任何糧食。這批面粉還沒來得及發,餓瘋了的壞人們就開始哄搶。在運輸過程中,就已經餓死不少人了,之後又凍死烤死不少人。所有人都餓紅了眼,沒人有耐心等著發放食物。看守倒是殺伐果斷,直接對人群開槍以維持秩序

絕大多數的定居點所處位置都是綿延千裡的荒原,逃生幾率渺茫。所以大多定居點都不是堡壘化建築,也沒有十分嚴密的防衞措施。這就導致了必然有人為了生存鋌而走險。通常的逃跑方式是這樣的:兩個試圖逃走的,會帶上一個不知內情的,他們稱這個第三人為 「 口糧 」,可大多時候,口糧吃完了也難以走出荒原,此時這兩人各懷鬼胎,相互監視。直到其中一人累倒或者睡著,又成為另外一人的 「 口糧 」。

壞分子們試圖團結起來解決吃飯問題,組織抗議。守衞這時大發善心,稍微多發了點面粉,秩序暫時得以維持。然而,看守不是按照人頭髮面粉,還是按照 「 社會親近分子 」 和 「 危險分子 」的方法,給這些人劃分了組長和組員的身份,150 人一組,而組長往往就是暴力罪犯。對暴力罪犯來說,他們可以利用手上芝麻大的權力去壓榨任何一名組員。

到了這個時候,危險分子中就有人看出這個 「 游戲 」 計劃的本質,開始策劃逃跑。畢竟,鄂畢河又沒加蓋子,會游泳就行。一個叫薩爾尼科夫(Salnikov)的人就直接跳進冰水裡,游了過去,他很幸運地逃到了附近地農場裡,在那裡躲過一劫。

但更多的人要麼淹死在河裡,要麼被守衞射殺。守衞們將殺人看作是一種運動,像林間打獵一般。他們還會喝的醉醺醺的,向囚犯們扔面包,然後看著他們互相格鬥。

西伯利亞某處壞人定居點,這樣的定居點承攬了國內幾乎所有類型的生產任務,採礦、食品加工、兒童玩具、魚雷、導彈等等,定居點的壞人不愁沒有活幹。而高強度,零成本的生產方式,給蘇聯帶來了顯著的經濟效益。最好的時候,定居點貢獻了整個蘇聯 GDP 的 9 個百分點。

此外,他們還會用食物引誘女人和他們發生性關系。守衞們為了囚犯的財物,會鼓勵 「 社會親近分子 」去摘死人的金牙換香煙。

到此,預熱階段結束,大逃殺正式開始。

瘋狂的食人島

1933 年 5 月 25 日,也就是上島一周後,納齊諾島上的醫生在對新產生的一批屍體進行屍檢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七具屍體中的五具已經有被人分食的痕跡。當他向上級報告時,得到的回應是 「 壞分子生來就是野蠻人,吃人肉不足為奇 」。

上級從來沒有想過,發生食人事件就是因為食品供應不足造成的,因為這些壞分子當做一顆顆可以隨意拋棄,替換的 「 零件 」

好像是想為食人魔提供更多食材似的,不久後,當局又送了一千名犯(零)人(件)上了島。

這張圖片拍攝於 1940 年 11 月,位於蘇聯首都莫斯科以東 2000 公裡的烏拉爾山區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謝洛夫區南瓦格蘭斯基鎮的壞人定居點,圖中的這些人是 1939 年後,來這裡旅游渡假參觀的波蘭人。

由於生存環境不僅沒有得到改善,而且越來越惡劣,島上的死亡人數逐漸增多,整個島上都布滿了屍體。每天 200g 的面粉完全不足以支撐每天高強度的勞動,壞分子們開始就地取材——吃人肉。

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甚麼,恐怕我們已經無法還原了。在這座食人島上,嚴苛繁重的勞動改造並沒有讓壞分子們的思想覺悟提高,反倒使他們退化到茹毛飲血的石器時代。

根據事後當局對犯人的審訊也許可以給我們點線索。

其中一個食人者是這麼說的,「 很簡單啊,就像吃烤肉一樣,我們用柳枝做成扡子,把屍體切成小塊,將肉串在肉扡上,就對著篝火烤。我選的對象啊,都是那些有進氣沒出氣的,很顯然他們大概還能活一兩天吧,他們遲早要斷氣的。我這麼做倒是給了他們一個痛快,免得他們還要煎熬兩三天。」

Simple History 頻道上對該事件所制作的動畫概念圖

之後的食人行為已經不能用果腹來解釋了,不少人吃人是出於樂趣。他們用找到的任何武器,石塊,尖木樁甚至拳頭殺死對方,剝皮食肉。隨著更多犯人湧上小島,島上甚至形成了類似部落的幫派

大逃殺游戲由獨狼糢式升級到了組隊糢式,獵人們組成小隊互相獵人頭。

有些人自己做木筏,試圖逃生。然而,不少木筏子制作過於簡陋,沉沒在了冰河中。即使跑到河對岸,也會被立馬擊斃。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守衞逮捕了 50 個有食人行為的人,同時也擊斃了一批暴徒。當然,真正參與吃人的肯定不止這些,甚至島上的醫生都開始擔心自己哪一天會被囚犯吃了。游戲的開發者現在是自身難保

在西伯利亞某處定居點,壞人們正在努力勞作,以便盡早洗刷自己罪惡的靈魂

有一個叫科斯蒂亞 · 維尼科夫的守衞與一個年輕女犯人發生了關系。他有事要出去一會,便叫同伴照顧一下那個女孩。但他始料未及的是,大逃殺已經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連守衞都沒辦法保護囚犯的生命安全。

餓瘋了的人 「 將女孩綁在楊樹上,割下了她的乳房,她的肌肉——任何能吃的部位,任何能吃的部位,任何部位。他們太餓了,他們必須吃東西……。」

食人魔們為何丟著屍體不吃,要吃有守衞保護的人?是出於對其地位的嫉妒,還是出於報複心理?我認為沒那麼簡單,可能他們已經形成了某種食人文化,與守衞有關聯的人,可能營養水平更好,肉質吃起來更加可口。那群食人魔可能在獵人肉的過程中,養成了挑肥揀瘦的習慣。

在納裡姆地區的一群 「 定居者 」

多說一句,這種食人文化在我國古代也層出不窮,例如宋代莊綽在《雞肋編》卷中有這樣的記載:「 老瘦男子廋詞謂之『饒把火』,婦人少艾者,名為『不羨羊』,小兒呼為『和骨爛』 ··· 」,大概意思就是吃人吃出了規律,食老瘦男子的肉比較柴,需要要多燉會;青年婦女的肉最好,吃完不羨慕羊肉。

當然,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言歸正傳,一個月後,納齊諾島上的食人事態已經不可挽回了,當局才下令拋棄小島,將犯人撤走。然而,已經有四千人要麼死亡要麼失蹤。幸存者不過三分之一,6700 人中不到 2200 人幸存

幸存的 2000 多人被轉移走,但這些人的身體非常虛弱,以至於在轉移途中又有數百人死亡。最終,納齊諾島的幸存者中,一半生病臥牀不起,只有 200 至 300 人有能力工作。事實上,我們至今也不知道,在納齊諾島事件中究竟死了多少人。

到了八月,島上的野草長得是如此之高,以至於屍體都被遮住了,當局就仍其腐爛。就這樣,讓真相隨著屍骨一起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不可饒恕

納齊諾的故事被掩埋在黃土中數十年之久,直到 1988 年,蘇聯開始解密那個時代的機密,這個故事才逐漸被人們所知曉。直到 2003 年,當時的調查結果才集冊出版。

幸存者後人對納齊諾悲劇的紀念,圖片來源於聯合國 CIPDH

有些 「 懂人生 」 的人在聽到這個故事後,也許會大手一揮,不以為然道:「 這後來不承認錯誤了嗎?你說的頭頭是道好像自己親身經歷過一樣,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而我要說,沒有原諒,永遠沒有原諒!

在納齊諾故事發生前的數年中,已經有不少人被送去了西伯利亞各地的 「 定居點 」。

沒有人為這些被裝進悶罐車中的人發聲,或者認為這類人就是該被清除的社會渣滓。直到自己有一天坐上了前往 「 定居點 」 的列車,到那時,整個社會的人都已心理變態,也沒人同情坐在車裡的囚徒有罪無罪,可不可憐,都統統殺了吧。

歷史上 「 定居點 」的位置

而對納齊諾事件後的幸存者來說,幸存也是不幸的,很多為 「 清除了社會壞分子 」 而歡呼鼓掌,高聲叫好的人,迎接他們的不過是另一場漫無止境的大逃殺,或早或晚。而納齊諾島不過是那個時代的縮影。

作為後人,面對這般人道主義災難,用索爾仁尼琴在一本書的扉頁中的話來安慰受害者的在天之靈也許才是正確的態度:

獻給沒有生存下來的諸君,要敘述此事他們已無能為力。但願他們原諒我,沒有看到一切,沒有想起一切,沒有猜到一切。」

參考資料:

1.Wikipedia 詞條:Nazino Tragedy

2.Simple History 視頻:The Real Battle Royale Squid Game-Nazino Island Tragedy(1933)

3.Geographics 視頻:Nazinsky:Stalin 『 s Cannibal Island

4. 索爾仁尼琴的著名紀實文學作品

來源:循跡曉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