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

輕功
文:張嵌

比起武俠小說裡,那天馬行空的「絕世輕功」場面,古代真實的「輕功」是啥樣?這事兒,光耀中國書法史的大唐「名筆」顏真卿,就能來個現身說法。

以《唐語林》記載,大唐建中三年(783),這位戰功卓著的名臣遭奸臣盧杞挖坑,被派去出使正作亂的跋扈藩鎮李希烈。面對這趟必死的「出差」,七十五歲的顏真卿朗聲大笑,命人「取席固圜其身,挺立一躍而出。」以表達自己老當益壯,甘願為國捐軀的壯烈情懷。這一幕景象,也叫多少後人嘖嘖稱奇:用蓆子把自己圍住,然後原地縱身一跳就跳出來。七十五歲的顏真卿,「輕功」都如此了得,年輕時候該有多強?

其實,顏真卿這「輕功」,在中國古代也並非孤證。擁有一身跑跳強大的「輕功」本領,早早就是中國古人的追求。就連長沙馬王堆漢墓裡,都出土過「疾行方」,即吃了就讓人擁有強大「輕功」的「方子」,裡面既有各種「湯藥」「丸藥」,也有許多「巫術」「咒語」。叫多少「文物粉」大開眼界。

當然,這類「方子」的「提升功力效果」,基本也就止於「心理作用」。但中國古人「練輕功」的熱情,卻是自古就高漲。《管子》裡記載,春秋年間的齊國老百姓,就喜歡在大樹下「戲笑超距,終日不歸」。也就是在樹下比跳躍,甚至還為此賭鬥爭勝,以至於農業生產都一度荒廢。

放在當時軍將身上,「輕功」更是硬核要求。晉國大將魏仇犯了死罪,為了保命求生欲大發,明明身受重傷,卻咬牙當著晉文公使者的面「距躍三百,曲踴三百」。也就是向前跳躍三百下,原地縱身跳高三百下,硬是憑這強大戰鬥力,叫晉文公熄了殺心,留他一條命繼續去戰鬥……

而比起這滿滿求生欲的輕功表現來,如顏真卿一樣擁有一身「輕功」的著名人物,歷代都不缺,比如書寫「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神話的甘延壽將軍,就有一身「嘗超逾羽林亭樓」的「輕功」本事。就憑著這強大跑跳能力,他才帶著漢軍翻越氣候險惡的中亞山地,一口氣殺到康居境內的「單于城」,霸氣砍下郅支單于的頭顱。

南北朝時代的陳朝名將周文育,也同樣是位「跑跳強人」,他能做到「跳高六尺」,也就是跳到一米六。當然他的跳法還比較原始,大概與顏真卿一樣,屬於原地摸高。同時代北朝的牛人們,往往更「跳出花樣」。比如東魏孝靜帝元善見,別看一輩子都是個傀儡,最後還被人下毒害死。卻也橫練了一身「輕功」:能夠一支胳膊夾著石獅子,縱身跳過宮牆。可惜這麼好的「輕功本領」,依然一輩子沒跳出森嚴宮門。

而除了「跳」以外,「跑」也是野史裡「輕功」的重要能力,比起武俠小說裡高手們「踏雪無痕」的傳奇來,古代真實的「跑步牛人」也很多。比如晉朝的唐彬就能「走及奔鹿」,也就是和野鹿比賽跑。有著「虎侯」綽號的陳安,則能身穿重甲扛著七尺刀,與飛馳的駿馬比個不相上下。南北朝的豫章王蕭琮,喜歡赤著腳在沙地裡練習奔跑,雙腳全練出厚厚的繭子,終於練出了「日行三百里」的強大功夫。「踏雪無痕」可能誇張,「踏沙無痕」卻是追求。

不過這幾位牛人到底有多快?由於史料記載簡略,後人也多是估算。比較「直觀」的,當屬南北朝時期北魏名將楊大眼,他曾經當場演示過「輕功神技」——找一根三丈長的繩子系在頭髮上,然後撒腿開跑,由於速度太快,繩子竟然在奔跑中成了一條直線,以至於「見者無不驚歎」。

而在科技有限的古代社會裡,擁有這樣一身跑跳能力的「輕功強人」,也同樣是稀缺人才。甚至還出現了專屬「輕功強人」的工作——急腳遞。以沈括《夢溪筆談》記載,宋代的驛站,分為「步遞」和「馬遞」,「步遞」就是靠人奔跑。後來又有了要求更高的「急腳遞」,必須得日行四百里的「輕功強人」才能擔當。到了宋神宗年間,又出現了「金字急腳遞」,即奔跑者手持紅底金字木牌,跑起來更是如飛——能擔任如此任務的,都是日行五百里的高手。所以說,在古代能做這種「快遞小哥」的,基本都有一身這般「絕世輕功」。

這種「絕世輕功」,究竟是靠修煉心法,還是靠天生「骨骼驚奇」?當然都不是,大多數情況,就是靠練。特別是在古代軍隊裡,對跑跳能力的訓練,就是重中之重。戰國時代的精銳軍隊「魏武卒」,首先要求就是能背負12石強弓長跑百里。而在更早的春秋晚期,當歐洲正上演「馬拉松神話」時,縱橫中國南北的吳國軍隊,就能夠全副武裝奔跑三百里後再宿營。而在漢唐宋等朝代,「走躍」能力都是對軍隊的硬核要求。

幾位「輕功達人」是不夠的,打造一支奔馳如電的鐵軍,才是戰場上的制勝之道。

典型的,就是戚繼光的戚家軍,這支抗倭英雄部隊,其精華部分,幾乎全由義烏等地的樸實農民礦工組成,幾乎沒有一人是「武學奇才」。戚繼光對他們的訓練也「樸實」,就是平時裡負重拉練,逐漸增加奔跑速度,做到「一氣跑得一里,不氣喘才好」。比起武俠小說裡各類「輕功心法」「神行百變」,似乎平淡無奇。

但就是這平淡無奇的訓練,一次次成就著戚家軍的輕功奇蹟。比如嘉靖年間的「橫嶼之戰」。面對依託沼澤地負隅頑抗的「真倭」,戚家軍每個戰士背著一捆乾草,趁天亮發起攻擊,衝鋒時將乾草鋪在沼澤地上,然後負重快速通過,竟在倭寇的眼皮下,上演了「踏泥無痕」的奇蹟。然後經過快速奔跑的戚家軍,不顧體能疲勞,隨即對倭寇發起殲滅戰,終於以陣亡十三名戰士的代價,取得了斬首三百四十八級的戰果。

而萬曆年間的平壤之戰裡,戚家軍更把「輕功」演繹到新高度:虎將駱尚志率領的新一代戚家軍,面對平壤日軍的凶狠彈雨,先趁著夜色把日軍屍首丟上去,製造「輕功爬城」的假象,然後悍勇的戚家軍將士甩出鉤梯,貼著城牆迅速爬上,將大明的戰旗插上平壤城頭。在這場「戰勝之速,委前史所未有」的大捷裡,精采立下第一功。

這樣的精采表現,哪裡靠的是「心法」「內功」?卻是靠著戚家軍令行禁止的紀律,血戰到底的鐵血精神,忠勇許國的錚錚鐵骨。一如在上演「跳高奇蹟」後,慷慨為國殉難的唐朝老英雄顏真卿。「古代有沒有輕功」的話題背後,是多少神跡背後的刻苦磨練,還有多少忠勇護國的身影。

參考資料:范忠義《戚繼光評傳》、劉稟果《中國古代體育史話》、馬伯庸《帝國最後的榮耀》、楊向東《中國古代體育文化史》、任海《中國古代體育》

來源: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