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掌控教育篡改歷史 左派要毀美國

名家專欄:掌控教育篡改歷史 左派要毀美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lex Newman撰文/姬承羲編譯

本文是美國教育系列評論的第17篇。

被政府教育出來的當代美國人,對本國的歷史和社會制度,在大多數情況下都無知地可怕。這絕非偶然。他們對世界上其它國家的歷史,或者共產主義的歷史,也基本上是一無所知。這樣的現狀,都是被精心打造出來的。

公立學校的歷史教育,在被悄無聲息地侵蝕了幾個世代之後,突然成了社會熱點話題。

最近,由《紐約時報》大力推廣的1619項目(1619 Project),讓美國人猛然驚醒:學校拿著納稅人的錢,究竟在給處於認知發育階段的孩子,灌輸什麼東西。這個1619項目,意在透過奴隸制的視角「重寫」歷史,自推出後就爭議不斷,就連《紐時》自家的事實核查員都極力反對。

唐納德‧川普總統,就將街頭不斷升級的騷亂,歸咎於學校和媒體的錯誤引導。 9月的時候,他曾怒批學校,指他們將「有毒的宣傳」當成了「正史」。總統甚至表示,他將簽署一項總統令,來「推廣愛國教育」。

改寫歷史的動機,可謂昭然若揭。

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他的反烏托邦小說《1984》中,描繪了極權統治集團的陰謀:「掌控了歷史,才能統治未來;而當下的掌權者,就能掌控歷史。 」這句話千真萬確——掌握了過去的話語權,才能塑造未來。我們已經面臨重要關頭了,因為擁有自由意志的美國人,還有真理,正在逐漸失去陣營。

極權者們,深諳掌握歷史話語權這一要訣。

中共黨主席毛澤東在中國發起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最好的例子。毛的共產主義紅衛兵,打著破四舊和清除資本主義的旗號,毀壞了中國千年歷史遺留下來的文物和古蹟。在毀滅的狂潮中,大量書籍被焚毀,碑文被推到。

當真實的歷史被抹殺和歪曲後,中共就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隨意改寫歷史。而對孩子的灌輸和洗腦,是改寫歷史的重要環節。所有古老和傳統事物,都被描繪成落後甚至邪惡;而共產主義就可以被打造成先進和光榮的代表,系統地灌輸進年輕人的頭腦裡。

儘管到目前為止,發生在美國的文化革命並不像中國的那樣激烈、暴力和徹底。但如果任其發展,其長遠的影響卻可能同樣致命。而且任何人都不應懷疑,這些改寫美國、西方文明甚至世界歷史的勢頭,正在產生效應。

讓我們來看看數據怎麼說。美國教育部2018年的教育進展報告(又被稱作「全國成績單」),是我們可以得到的最近的數據。

報告顯示,全美學生中,只有15%在歷史科目上達到了「精通」的水平;在社會學上,能夠達到「精通」水平的8年級學生,還不到四分之一。

要知道,教育部的數據水分仍然很大。

2016年大選期間,教育部官僚對總統候選人的捐款,有大概99.7%給了希拉里‧克林頓。所以,即使是這麼低的數字,都很可能已經大大高估了美國學生的歷史和社會科成績。

我們再把這樣慘淡的成績,和前幾代人做個比較。

美國人曾一度擁有全世界最高的教育水平,尤其是在歷史和社會學方面。

著名的法國學者亞歷克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曾在19世紀初至19世紀中期遊歷美國。那時候,美國教育還沒有被政府把持。他將自己的見聞記錄在兩部著作中,他寫道:「每個人……都熟知各自宗教的教義與實證、國家的歷史與憲法的主要特徵。」

德‧托克維爾繼續寫道,雖然在西部和南方一些地區,教育仍不發達。但是,在人口稠密的發達地區,「幾乎見不到一個人,對這些學科是一知半解的,一無所知的人更是稀世罕見。」

可當今的世道反過來了:一個熟知美國歷史和憲法的人,才是稀世罕見。

 

改寫美國歷史

要改寫歷史,並非一蹴而就。

毛的文化大革命僅用了十年。而抹殺和歪曲美國歷史的過程,卻要慢得多,也遠沒有那麼猛烈,它經歷了數十年和幾代人。但即使如此,自20世紀40年代以來,越來越多的證據浮出水面,表明這樣的變革是精心策劃的。

在20世紀50年代早期,美國國會開始關註一些可疑的大型免稅基金會。這一主題,我們曾在教育系列評論的第7篇中詳細解說過。為了調查這些基金會和相關組織,國會成立了專項委員會(the Select Committee to Investigate Tax-Exempt Foundations and Comparable Organizations),有時也稱作「里斯委員會」(Reece Committee,Reece是該委員會主席的名字)。

調查的結果讓美國人目瞪口呆。

調查委員會的最終報告中這麼寫道,當時的大型基金會(有些仍存活至今)曾「有意地資助對歷史的歪曲」。調查還發現,為了抹黑美國的憲法大綱和自由理念,這些基金會還尋機把控教育。

律師兼調查員亞倫‧薩金特(Aaron Sargent),曾作為專家見證人之一,向委員會提供證詞。 「他們(大型基金會)意圖通過扭曲史實,創造出對歷史認知的空白,」薩金特在證詞中,提到了這些大型免稅基金會插手教育的目地:「他們根據約翰‧杜威(左派社會主義教育家)的教材,搞出了一套新的教學理念。」

事實上,當國會著手調查的時候,情勢已經非常嚴峻。

委員會的首席調查員諾曼‧多德(Norman Dodd)甚至表示,這些基金會在合謀醞釀一場美國的「變革」。多德在證詞中說,這場變革,「如果不能首先在教育界站住腳,想要讓美國大眾和平接受,是絕無可能的。」在學校中發起對真實歷史的攻擊,是實現這一變革的關鍵。

然而情況並沒有就此得到改善,反而越來越糟。

到了20世紀80年代,偽歷史學家霍華德‧辛恩(Howard Zinn)發表了大受公校追捧的書籍《美國的人民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根據聯邦調查局(FBI)的解密檔案,辛恩是一個激進的左派分子和共產黨員。但自發表以來,辛恩的這本書已經銷出超過300萬冊,影響了數以百萬計美國人的思想與觀點,讓他們反對自己的國家,仇視自己的政治機構,而這些卻是民主自由賴以生存的基礎。

學者瑪麗‧格萊巴爾(Mary Grabar),在她最新的著作《揭露霍華德‧辛恩》(Debunking Howard Zinn)中,曝光了這本充斥著謊言的所謂「歷史」書。書中的謊言精緻而有力,開篇就將哥倫布描繪成了一個熱衷於種族滅絕的異類。

格萊巴爾對《大紀元》表示:「在辛恩的描述中,我們(美國人)真的比納粹好不了多少。」

這些都是精心策劃的。 「共產黨人喜歡改寫歷史。」格萊巴爾接著說道:「他們不想讓人知道任何其它的政體形式,不願讓人記得往昔的自由與繁榮。就像辛恩之流,今天的馬克思主義者想讓年輕人產生厭惡感,然後煽動他們推翻自己的國家。」格萊巴爾是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西方文明研究會(Alexander Hamilton Institute)的成員。

格萊巴爾說,在大肆妖魔化美國和西方文明的同時,像辛恩這樣的共產黨人又極力掩蓋共產主義的黑歷史——「恐怖的飢餓、古拉格、壓迫和大屠殺」。

發人深思的是,辛恩的偽史,與美國共產黨主席威廉‧Z‧弗斯特(William Z. Foster)在1951年發表的「美國政治史縱覽」(Outline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Americas),有著清晰的共通之處。弗斯特公開地宣揚,要實現他理想中的蘇維埃式共產主義美國,必須把控教育。

格萊巴爾表示,自己在著手研究和著書前,就已經知道辛恩的書是偏頗的。 「可即使這樣,辛恩那些大膽而又精心的謊言,仍然讓我感到觸目驚心,」她說道。她敦促學生、家長和社區成員們,用她的書來做事實對照。

而最近,《紐約時報》又推出了1619項目,這完全是妮可‧漢娜‧瓊斯(Nikole Hannah-Jones)的傑作。一些來自不同政治背景的史學家,甚至連《紐時》的事實核查員都公開承認,這個項目就是假歷史,和辛恩的書一樣。這個項目旨在「重塑」美國歷史,抹殺其平等自由的根基,將其描繪成壓迫、奴役和種族紛爭的歷史。

現在,美國的許多學校已經開始採用1619的教材。

在漢娜‧瓊斯的偏頗陳述中,還灌輸了一個最可怕的理念,那就是美國人的「基因中」就刻寫著種族歧視與邪惡。換句話說,除了徹底摧毀美國的立國之本以外,沒有其它的辦法,能夠消除這些假想或現實的問題。這一項目的用意明顯而清晰,就是推動美國的滅亡!

而事實上,美國真實的歷史,與該項目所宣揚的正好相反。

美國的立國基礎是「人人生而平等」,「天賦人權不可剝奪」。這些理念推動了世界範圍內的廢奴運動,同時催生了世界歷史上人權陣營的壯大與繁榮。

但即使充滿了謊言與欺騙,漢娜‧瓊斯仍然靠著她的1619項目拿了普利策獎。諷刺的是,《紐時》的另一位作家華特‧杜蘭第(Walter Duranty),也是靠著兜售謊言與共產主義理念拿了普利策獎。在杜蘭第的獲獎作品裡,他美化了斯大林的洗腦宣傳,還掩蓋了蘇維埃曾在烏克蘭犯下的千萬人大屠殺。

假歷史的威脅

美國學校裡的歷史課本被精心改寫,所造成的結果,已經讓美國人的觀點、價值、理念和世界觀明顯偏移。

比如,今夏發布的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儘管美國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最富有和自由的國家,但是國人的國家自豪感卻已經降至歷史新低。美國的年輕人中,只有五分之一對身為美國人倍感自豪;而在65歲以上的人群中,這一比例超過了半數。

真正的威脅也正在彰顯。

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VOC)2019年的調查報告顯示,在千禧一代中,有七成表示傾向於投票給社會主義者,另外還足有36%的年輕人支持共產主義。他們中,只有57%的人相信,《獨立宣言》比《共產主義宣言》更能保障自由與平等。這樣的數字,在上一代人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VOC)的執行主管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說:「在過去的一百年裡,全世界有一億人死於共產主義之手,如果我們沒能將這樣的歷史事實教給年輕一代,那他們要倒向馬克思理念,也就不足為奇了。」

「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地告訴美國的年輕一代,共產主義政權的歷史和當今社會主義的危害。」

VOC的教學項目主管墨萊‧貝塞特(Murray Bessette)向大紀元表示,美國的公校幾乎不講共產主義真實的歷史。這一現象的部分原因,在於那些「美國學校中編寫和教授課程的人,他們的意識形態」。貝塞特說,家長們應當堅持,讓學校教授完整的歷史;老師也必須尋找講述完整歷史的資料和教材。

在公立學校中向孩子灌輸錯誤理念,其後果已經日益凸顯。想想那些被洗腦了的年輕人,在街上橫衝直撞,暴動、搶劫、殺人、抗議和肆意破壞。一些財閥、公司和基金會,將美國視為邪惡,大力資助著教育改革項目,意在「從根本上變革」美國。而那些不了解美國歷史的年輕人,深信著他們所作的一切都是正義的。

美國總統在今夏獨立日慶典上的講話,可謂一語中的:「經過了長久的灌輸,來自教育界、新聞界和其它文化團體偏頗的潛移默化,才有了現如今我們在城市街道上看到的,那些被自由派民主黨人操控的暴力和騷亂,這都是可以預見的結果。」川普說道:「我們的孩子,在學校裡被教導著仇恨自己的國家,相信建立這個國家的先驅們是惡棍,不是英雄。這違背了所有社會和自然準則。」

總統點明了這些人的目地,不是改善美國,而是毀掉它。

所幸的是,人們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並開始著手解決。而所有行動的核心,就是要讓美國的年輕人了解國家的真實歷史。在憲法日的講話中,川普抨擊了左派對美國歷史的歪曲和謊言。

「《紐約時報》臭名昭著的1619項目,就是最好的例子,」川普說道,並稱這是「毀滅」美國的「有毒」宣傳:「這個項目改寫了美國歷史,讓孩子們相信,我們的國家建立在壓迫之上,而非自由。」

然而,就像川普所說的那樣,「沒有比這更荒誕的謊言了。」

總統說:「美國的建立,催生了一系列不可阻擋的變革,廢除奴隸制、確立公民權、擊退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並且締造了人類歷史上的繁榮國度。」

川普也承諾,將採取行動,反制對歷史的改寫和歪曲。 「我們必須清除掉學校和課堂裡的謊言之網,教給學生我們國家真正偉大的歷史。」他說,「我們要讓子女知道,他們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的公民。」

川普說,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國家人文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正在發放資金,攥寫一套忠於美國、「講述國家偉大歷史」的課程。他還表示,自己將簽署一項總統令,設立全國「1776委員會」,推動愛國教育,「鼓勵教師講授美國歷史的輝煌。」

誠然,能否解決公校中歷史與社會學科腐化的問題,仍有待觀察。但是,診斷出病灶,就已經跨出了治療與恢復的第一步。現在,美國人看到了是什麼在侵蝕他們的國家,就能採取行動來止血。向孩子們教授真實的美國歷史,將是歸正的第一步。

原文Schools Using Fake 『History』 to Kill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力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一位屢獲褒獎的國際新聞記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他合著了書籍《教育者之罪:烏托邦人如何利用政府學校摧毀美國下一代》(Crimes of the Educators: How Utopians Are Using Government Schools to Destroy America’s Children)。他也是民間教育機構Public School Exit的執行主管,曾擔任媒體公司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總裁,其評論和著作常發表於美國和外國期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