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鷹派,還是陰派?——揭祕博爾頓其人其事

博爾頓
美國總統川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即將出版他的新書《故事發生的房間(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在這本書裡,博爾頓對川普提出了異常激烈的批評,透露了許多白宮的內幕。川普曾計劃以這本書涉密為由,阻止這本書的出版。

6月17日,司法部向一家聯邦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官判決暫停出版這本書。6月20日,司法部敗訴,這本書將按照原計劃發行。

預計這本書的發行將會對川普的競選造成一定的影響,在距離大選僅有5個月不到的時間裡,發行這本書,也算是博爾頓對川普的報復了。

博爾頓為何人?

博爾頓1948年出生於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畢業於耶魯大學。里根總統時期,擔任過助理司法部長;老布什時期,擔任過負責國際組織關係的助理國務卿;小布什時期,擔任過負責武器控制與國際安全事務的副國務卿以及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2018年4月,被川普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

博爾頓作為川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是川普決策團隊裡的一名高級幕僚,川普對博爾頓也算是有知遇之恩,畢竟他是川普直接任命的。

國家安全顧問並不是內閣成員,而是總統幕僚,這個職位不需要經過參議院的批准。

川普自己也說,他認為以博爾頓的資質,他很難通過參議院的批准,所以自己就給了他一個不需要通過參議院批准的高級職位。

本來,川普在2016年12月曾表示,他有提名博爾頓為國務卿的打算。

川普此話不假,博爾頓在2006年時擔任過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但是在任期屆滿前,他就辭職了。因為他認為參議院不會再次同意對他的批准,還算是有自知之明的。

因此,川普算是力排眾議,委任了博爾頓一個位高權重的職位。當時的國防部長馬蒂斯就強烈反對川普任命博爾頓,在博爾頓上任後,馬蒂斯還半開玩笑地說博爾頓是一個「人形的魔鬼」。

圖為馬蒂斯和博爾頓

川普如此善待博爾頓,那為什麼後來兩人還徹底鬧掰了呢?

這得從兩人在外交政策上的分歧說起。

2「鐵血顧問」博爾頓

博爾頓是美國的鷹派,而且是極端的鷹派。從越南戰爭開始,他支持了美國對外的所有戰爭。這個談不上對與錯,是外交政策的傾向不同。

他之所以能夠擔任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除了因為他強烈反對奧巴馬時期的伊朗核協議外,也與川普試圖打造一個看起來很強硬的外交國防團隊有關。

但川普只是希望他的外交和國防團隊看起來很強硬,卻並不真的希望將美國拖入到戰爭當中,博爾頓卻似乎不理解這一點。

我們看到川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退出伊朗核協議,與韓日、北約等就防務費用展開談判,退出與俄羅斯的彈道導彈條約,包括博爾頓辭職以後,川普承認戈蘭高地為以色列領土,刺殺伊朗革命衛隊將領蘇萊曼尼等措施,都保持了一個度。這些政策雖然非常強硬,但是又不至於將美國拖入戰爭泥潭。

但是作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卻是真的不理解這一點。他在川普政府裡面,一直鼓吹戰爭。

他希望在伊朗、敘利亞、委內瑞拉、古巴、也門、以及半島等地,實現政權更迭。並屢屢向川普進言,希望發起對伊朗的戰爭。

當川普試圖緩和半島局勢時,博爾頓出來搗亂,說美國要在半島上推行利比亞模式,利比亞模式大家都不會陌生,卡扎菲後來死於非命。諸如此類的言論,對川普的外交政策造成了巨大的麻煩。

博爾頓就像是一個戰爭販子,到處販賣戰爭。

川普的外交,是以「美國優先」為綱領的,所有不必要的戰爭,他都不想參加;所有會造成美軍傷亡的軍事行動,他都會再三斟酌。當2019年土耳其要向敘利亞北部進攻的時候,川普擔心土耳其會誤傷美軍,於是命令駐地美軍撤離,連庫爾德盟友,川普都不要了。所以說,這樣的一個總統,他怎麼會想要戰爭呢?

還是後來國會強烈反對,川普才給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寫了一封措辭強硬的信,威脅要摧毀土耳其的經濟,這才保全了美國在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盟友。

因此,鼓吹戰爭的博爾頓與川普的外交政策是格格不入的,博爾頓作為總統的幕僚,並不是內閣成員。即使是內閣成員,也是對總統負責的,博爾頓作為高級幕僚,更應該這樣。

2018年秋,博爾頓要求五角大樓向白宮提交一份針對伊朗的作戰計劃,下圖的新聞發布於2019年1月。

博爾頓提出這個計劃時,與會的時任國防部長馬蒂斯與國務卿蓬佩奧都拒絕了這個提議,這個提議震驚了所有的人,國防部擔心出台這樣的作戰計劃,將會導致美國與伊朗的全面戰爭。不過,五角大樓最後還是提交了計劃。

2018年4月,博爾頓剛上任,就在一檔新聞節目中說美國正計劃對半島採取利比亞模式。這個發言完全是「假傳聖旨」,當時川普正計劃與半島領導人舉行歷史性的會面,當年6月,兩人在新加坡首次會面,次年6月,兩人又在38線會面。這次會面時,博爾頓「眼不見為淨」,作為國安顧問,他沒有隨同,跑到蒙古去了。

這就像是一個老闆,僱傭了一個員工,但是這個員工卻處處與老闆唱反調,不僅暗著唱反調,他還要明著唱反調,都影響到了老闆的生意了。

幕僚這個職位,其權力依賴於總統的授權與信賴,算是軍師。作為川普的軍師,博爾頓屢屢唱反調,試圖將美國推入全面戰爭,終為川普所不容。

2019年9月,川普解僱了博爾頓,原因就是兩人在很多政策上都意見相左,並且政府中的許多人也都不同意博爾頓的看法。不過博爾頓說他是自己辭職,不是被解僱。

I informed John Bolton last night that his services are no longer needed at the White House. I disagreed strongly with many of his suggestions, as did others in the Administration, and therefore I asked John for his resignation, which was given to me this morning. I thank John very much for his service. I will be naming a new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next week——川普解僱博爾頓的推文

至此,兩人徹底鬧僵。

博爾頓的書可信嗎?

其實,博爾頓書中的內容是否可信,我們是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的,只有川普、博爾頓和其他的白宮內的高級官員與幕僚才知道。

博爾頓有過很多黑料,這些黑料可以幫助我們做出判斷。作為普通人,我們沒有辦法知道內幕信息,因此只有用這種方法來判斷一下博爾頓的人品,看看他是否值得信賴。

1

博爾頓是鐵桿的鷹牌,越南戰爭的時候,他就支持這場戰爭。支持歸支持,但是要讓他上戰場,他就不願意了。

當時美國由於兵員緊缺,沒人想上戰場,因此採取了抽籤的制度,這個抽籤制度按照生日來執行,每個生日都對應一個數字,一共有366個數字,被抽到的適齡男青年,就要應徵入伍。

前面提到過,博爾頓是11月20日的生日,因此,他的數字是185。只要抽到185,他就得應徵入伍。

為了避免被抽到,博爾頓選擇加入馬里蘭州的國民警衛隊空軍,因為在當時,美軍在決定誰該去越南戰場上時,更依賴於這個抽籤系統,而不是國民警衛隊,而即使被派駐到越南,作為國民警衛隊空軍的一員,也會比國民警衛隊的地面部隊更加安全。

加入國民警衛隊則預示著將只有很小的可能性會被派到越南戰場上去,這個可能性比被抽籤系統抽到的可能性還小。實際上,當時的抽籤系統有問題,366個數字裡,被抽到的最大數字為195,是因為沒有攪拌均勻。

1970年從耶魯畢業後,博爾頓又加入了馬里蘭州國民警衛隊的陸軍,而不是選擇等待被抽籤系統抽中。

他後來也承認了自己雖然支持戰爭,但卻並不想去打仗的想法。

He wrote in his Yale 25th reunion book: “I confess I had no desire to die in a Southeast Asian rice paddy. I considered the war in Vietnam already lost.” In a 2007 interview, Bolton explained his comment in the reunion book saying his decision to avoid service in Vietnam was because “by the time I was about to graduate in 1970, it was clear to me that opponents of the Vietnam War had made it certain we could not prevail, and that I had no great interest in going there to have Teddy Kennedy give it back to the people I might die to take it away from.” In his 2007 book, Surrender Is Not an Option, Bolton described his perception of the war as a “futile struggle”, and that “[d]ying for your country was one thing, but dying to gain territory that antiwar forces in Congress would simply return to the enemy seemed ludicrous to me. Looking back, I am not terribly proud of this calculation…”——Wikipedia

翻譯過來,大體上就是:

他說:「我承認我不想死在東南亞的稻田裡,我當時認為我們已經輸掉了戰爭。」

2007年,他說:「那時,我即將在1970年畢業,對我而言,一件很清楚的事就是:(國內)越南戰爭的反對者們已經使我們不可能贏得戰爭,因此我也就沒有很大的興趣去那裡打仗,然後讓泰德·肯尼迪(約翰·肯尼迪總統的親兄弟,越南戰爭的反對者)把我拚死從別人那裡奪回來的東西再還給別人。」

同年,博爾頓又表示越南戰爭是無用的掙扎,他說:「為你的國家而死是一回事,但是當你拚死拿下的地區,卻被國會裡的反戰議員們輕易地還給你的敵人時,這種死法就很可笑了。」

博爾頓從來就是一個鷹派,他還在耶魯讀書的時候就是。但是他這個鷹派,卻懼怕上戰場,還要給出一大堆的理由,理由就是他認為不可能贏得戰爭。

越南戰爭對於美國而言,實際上是陷入了泥潭。那麼博爾頓憑什麼又認為對伊朗開戰、在半島上開戰,不會使美國陷入泥潭呢?這種可能性是很高的。美國現在承受不起再次陷入戰爭泥潭,實際上,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雖然贏得了戰爭,但是善後工作卻是在泥潭中進行。

一個認為戰爭可能會輸掉就躲避去戰場的人,當他真的上了戰場的時候,就會成為一個逃兵。

博爾頓或許不算是什麼鷹派,他就是一個沒上過戰場的戰爭販子。

2

在這次的新書中,博爾頓還透露說2018年,在特朗普與半島國家領導人的新加坡峰會上,蓬佩奧悄悄給他傳了一個紙條,上面寫著總統川普是「full of shit」,這個詞太髒了,我就不翻譯了。

我們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但是博爾頓的這個指控非常的不合常理。

第一,2018年6月,博爾頓才上任兩個月。而蓬佩奧是繼蒂勒森後擔任國務卿的。外界普遍認為蓬佩奧和彭斯一樣,都是川普的鐵桿支持者,蓬佩奧對川普是言聽計從。

那時的蓬佩奧也才擔任國務卿1個多月左右,就私下裡給博爾頓這個上任剛兩個月的國家安全顧問傳小紙條,從常理上說不通。

第二,即使是要向博爾頓表達對川普的不滿,蓬佩奧怎麼會給小紙條呢?這不是落人口實嗎?

作為西點軍校畢業生,前中情局局長、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特務頭子,蓬佩奧這麼做的可能性非常小。

第三,在長槍短炮下,那麼多的記者和攝像頭,蓬佩奧怎麼可能貿然地寫個小紙條呢?就不怕被攝像頭捕捉到嗎?

即使蓬佩奧真說過這話,那麼說明蓬佩奧是非常信任博爾頓,博爾頓卻把蓬佩奧給出賣了,這也不算是什麼好人。

總結

川普對於博爾頓,算是有知遇之恩。而博爾頓上台後,卻在重大的外交政策上,和川普唱反調,甚至試圖破壞川普正在進行中的談判。

博爾頓一心想要天下布武,四方開戰。但是在他年輕的時候,當他自己有機會上戰場的時候,他卻當起了逃兵。
現在的美國,經受不起又一場長時間的戰爭,博爾頓似乎不明白這一點。

作為保守派,博爾頓在這個時候出版他的可信度並不高的新書,為的就是打亂川普的陣腳,好讓民主黨的拜登上台。

還在書中將了蓬佩奧一軍,實在是不可理喻。

博爾頓並不是一個真正的保守派,他也不是真正的要維護美國的利益。

如果川普有他所說的那些涉嫌違法的行為,那麼博爾頓在任上時,就應該學習那個舉報川普烏克蘭電話門的同僚,向國家情報總監舉報,向國會寫信(當然,那個舉報很可能也只是一次政治行為)。

博爾頓沒有這樣,他是在這個時候,把這些不能證實的東西寫在他的新書裡面,一方面為了賣書,最重要的,還是要摧毀川普的選舉。

來源:寰宇大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