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就這樣,第二代領導人失去了權力

晁蓋

文:令狐不敗

吳用使計,林沖反水,晁蓋不費吹灰之力就當上了梁山總公司的第二任領導人。

我們前面講過王倫的缺陷,也講過當不成老大必須死的黑社會規則。晁蓋和王倫一樣,也是個過渡性人物。但如果仔細分析,第二代領導人晁蓋還是有很多機會掌控梁山的,可惜,他沒有做到。

王倫被林衝殺死,梁山總公司形成了新的權力架構。

晁蓋帶的人,加上梁山的四個舊頭領,排座次下來,有11位頭領,除了林沖排在第四位之外,梁山的三個老人都排在生辰綱團隊的後面,晁蓋妥妥的控制局面。其中,晁蓋、吳用、公孫勝和林沖,組成了梁山的管理層。

作為第二代領導人,晁蓋的優點是敢於放權,但缺點是太放權;他的管理風格,就是沒有管理;他也缺乏判斷力和指揮能力,據不完全統計,水滸傳裡晁蓋碰到任何事情,有13次第一反應是「大驚」。

第一代領導人毫無疑問是王倫,只是因為他心胸狹窄,沒有把事業做大。第二代呢,嚴格來說是以晁蓋、吳用、公孫勝、林沖組成的集體領導。其中,吳用扮演了CEO兼HR主管的角色,話語權很大,晁蓋這個董事長不太愛管事兒。

林沖位列第四,是他謙讓的結果,也是晁蓋不懂任何管理的結果。如果晁蓋堅持讓林沖當二把手,就會形成生辰綱勢力和梁山老人之間的平衡,這樣有利於他的管理。可惜,晁蓋是個糊塗人,只是講義氣,講究大口喝酒,大塊吃肉。他在山上,給人留下印象只有兩句話:第一,白勝兄弟必須救;第二,劫財物即可,切莫傷人性命。

晁蓋任內,梁山有幾次擴軍。

第一次,在宋江的推薦下,清風山燕順、王英等人集體投誠。新人入伙,應該讓他們知道誰是老大才對,可晁蓋沒有做到。

一個有趣的細節。

眾人討論花榮一箭射斷呂方、郭勝二人的畫戟,晁蓋表現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口裡含糊應道:「直如此射得親切,改日卻看比箭。」

意思是,別吹,哪天比劃比劃才算。

花榮這才搭弓射雁,露了一手,一下射中大雁中的第三隻,奇准無比。

晁蓋竟然被唬住了,這一手,讓花榮成了梁山的第五號人物,僅次於林沖。花榮射雁雖說和火併王倫大有不同,卻也是符合黑社會的潛規則之一:實力為王。

同樣的事情,宋江的處理就完全不同。後來,燕青和花榮學射箭,射中了大雁,宋江說道:

「為軍的人,學射弓箭,是本等的事。射的親是你能處。我想賓鴻避寒,離了天山,銜蘆過關,趁江南地暖,求食稻粱,初春方回……天上一群鴻雁相呼而過,正如我等弟兄一般。你卻射了那數隻,比俺兄弟中失了幾個,眾人心內如何?兄弟今後不可害此禮義之禽。」

這段話,雖然像唐僧一樣婆婆媽媽,但顯示了自己的仁慈,打壓了對方。晁蓋在花榮射箭的時候,本該這麼說,打壓他的氣勢,從而確立自己領導地位的。

對於公司新人,尤其是有本事、自視甚高的新人,一定要打壓,這是鐵律。

晁蓋還做錯了一件事,就是排座次。把花榮排在第五位,已經是錯,因為花榮本來是宋江的死黨,又憑這首本事獲得了第五把交椅,對晁蓋自然不會產生多少敬重之心。

另外,新來的人寸功未建,卻排名靠前,極為不妥。

此次排名,秦明坐第六位,劉唐坐第七位,黃信坐第八位,三阮之下,便是燕順、王矮虎、呂方、郭盛、鄭天壽、石勇、杜遷、宋萬、朱貴、白勝,一行共是21個頭領。

按照古代的規則,官大一級壓死人,做官的面對老百姓,總是高出一頭,因此花榮、秦明排名靠前,符合當時的社會潛規則。燕順、王矮虎畢竟是清風山的債主,排在前面也在情理之中。

可石勇、呂方等人寸功未見,卻排在杜遷、宋萬、朱貴和白勝之前,並不合適,顯得晁蓋對老人太不厚道,這樣的結果是失去人心。

這樣的安排極為常見,公司業務大發展,很多老闆會忘記跟著自己創業的兄弟們,總是想著去挖人。結果,新人來了級別高、待遇高,受領導重用,這讓老人不開心。更過分的是,擴軍過程中一批烏合之眾也跑過來拿高薪,擠壓老人的生存空間和公司地位。

老人是根基,沒有了根基的支持,領導人的地位不穩。後期來的僱傭軍,和打天下的原班人馬,忠誠度是不同的。

以白勝為例,雖然被抓後叛變,但還是在曾頭市拚命救出晁蓋。對這樣的死黨,晁蓋總是放在最後。很容易讓人看清楚,跟著這個老大,是不會有出息的。

晁蓋應該做的,是提拔能打的,提拔自己人,其他閒散人等,靠邊站。

這一波擴軍,對晁蓋而言十分重要,這麼幾個人如果他都不能消化整合,再有人來他可無力招架。

果然,救得宋江等一眾英雄上山後,宋江當上了二把手,輕飄飄一句話就架空了晁蓋:

「休分功勞高下,梁山泊一行舊頭領去左邊主位上坐,新到頭領去右邊客位上坐,待日後出力多寡,那時另行定奪。」

結果,左邊9人,右邊27人,實力對比嚴重失衡。值得玩味的是,秦明、花榮、燕順等人分明早已上山,此刻也把自己當做新人,坐到了右邊。

其實,不是新人舊人,而是晁蓋的人還是宋江的人。估計,秦明、花榮等人跟著晁蓋混了這麼久,也看清楚了他的能力有限。

就像在一個集團公司,跟哪個領導混,也不少一成不變的,跟誰混,要考慮他的能力和擔當。

這裡面,還有一個重大變化。

林沖,作為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成員,在宋江上山後被邊緣化,從公司級領導成了部門級領導。公司的核心領導層變成了晁蓋、宋江、吳用和公孫勝,梁山的創業元老,自此全部退出了領導層行列。

晁蓋董事長,被宋江輕鬆架空,公司由當年的集體領導變成了權臣把控。

接下來宋江的手法很明確:通過戰爭控制權力並擴大權力。每次需要外出征討,他喜歡說的一句話是,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輕動,讓小弟走一遭。

通過一次次戰鬥,宋江積累了資源和名聲,也俘獲了將士們的心,晁蓋則成了孤家寡人。

就這樣,梁山總公司走進了新時代,宋江何時取代晁蓋,只剩下時間問題了。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