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領導人的心胸

王倫

文:令狐不敗

一家公司的發展,需要接力,因為創始人未必是好的管理者,到了一定階段需要調整,股東權益的變化,也自然會帶來架構上的變化。

今天,我們就從梁山總公司三代領導人的沉浮,來看看公司發展的抉擇和路徑吧。

先從第一代領導人、創業者王倫說起。

第一代領導人王倫,是個秀才,拿了小旋風柴進的風險投資,到梁山泊創建公司,可謂是白手起家。

公平地看,王倫幹得還是不錯的。

首先,選址很好,就好像是一個不大的公司入駐了北京國貿,可以彰顯氣勢。梁山八百里水泊,四面環水,易守難攻,占盡了地利。

其次,層次分明,規模適中。一個公司,大還是小不重要,關鍵是無論大小都有規矩,且規模合適。王倫作為一個秀才,也知道自己的斤兩,所以他沒有盲目擴軍,他帶了杜遷、宋萬、朱貴三個副手,招聘了800人左右,過著小富即安的日子,不擴大規模,也不開連鎖店。搶劫過往客商能過日子,卻也不去招惹州府。

他的搶劫很注意分寸,不驚動官府。如朱貴所言,他的酒店,看到沒有財物的,就放過,看到有財物的,就把財務留下,把人殺掉做成肉乾。

看起來很殘忍,實際上,他們的做法是壞事悄悄干,不留痕跡,悶聲發大財的節奏。

第三,情報系統和風險意識不錯。王倫安排了朱貴開酒店,打探情報,獲取消息,並以射響箭的方式和山內互通信息。

就風險意識而言,王倫也知道自己不能得罪官府,就像它作為一個小軟件公司,絕不敢得罪蘋果和谷歌一樣,萬一app store給下架,那可不是好玩的。

因此,之後晁蓋投奔時,他一開始很熱情,後來聽說晁蓋殺了官兵,他怕了。這超出了梁山公司第一代領導人的業務規劃。

這是王倫的自知之明,他曉得自己沒什麼本事,管不了上萬人的大公司,更不想和巨頭們對抗。

因此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投奔時,他稍一琢磨,就覺得不妥。王倫是對的,你拿了投資人一點錢,辛辛苦苦創辦了一個小互聯網公司,投資人弄一個微軟前副總裁來當你副手,你敢要嗎?

反正我不敢。道理很簡單:多大的廟,請多大的神。

問題是,王倫不夠果斷,在三個副手支持收留林沖的情況下,做不到乾綱獨斷。

他的第一個問題,對於如何安排林沖,沒有和領導層進行充分溝通。梁山當時的體制,是三巨頭加一,王倫、杜遷、宋萬加一個朱貴。領導層擴軍,應該進行溝通和說明。

對林沖的入伙,無非是三個選擇:上策,趕走;中策留下為我所用;下策是留下不重用。

趕走,需要集體同意,並且要做得堅決,畢竟林沖是風險投資人柴進推薦來的。大家都是老人,只要商量商量,取得一致意見是不難的。可王倫在封了林沖第四把交椅後有反悔,弄得內部失去了團結,各抒己見,這也給了林沖轉圜的機會。

這種在公司管理中要不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哪怕是天大的領導安排來的人,你覺得不能用,也堅決辭掉。否則,後患無窮。

留下重用,也未嘗不可。林沖是個粗人,不善於耍心眼,王倫如果稍有眼光,就應該能看出這一點,好好籠絡一番,讓林沖成為自己的死黨,也是有可能的。

可惜,他的選擇是先找各種藉口趕走,失敗後留下不重用,給自己的被殺埋下了伏筆。

他提出納投名狀,其實不是個難題,有點太小兒科了。不過,王倫也不傻,楊志一出現,他立即熱情起來,說自己當年去東京的時候就聽說過他的名號,一口一個楊制使叫得十分親熱,並且期望楊志留下來入伙。

王倫的表演還算到位,他安排座位時,特意讓楊志做上首,林沖坐下首,並告訴楊志,這人是八十萬禁軍教頭,都來落草了,你也加盟吧。

王倫的想法是,楊志不是投資人推薦的,如果拉過來,算是自己的人,還可以制衡林沖。如果楊志留下來,他和林沖分別為左右大將軍,杜遷宋萬負責後勤,朱貴負責情報工作,王倫居中領導,倒還真是不錯的管理架構。

可惜,天不遂人願。楊志還希望回到體制內找份工作,沒有像林沖一樣被逼上梁山的無奈。所以,他很坦蕩的說不幹,還說你如果要財物,我就留下,自己走人,倒也是個爽快漢子。

人,是有感情的動物,也是要面子的動物。林衝來投,王倫直接趕走,倒也說得過去。這一頓酒又一頓酒的,王倫再不想留林沖,也不好意思硬來了。

於是,林沖得以坐上第四把交椅,王倫也算搞定了投資人派來的高管。如果沒有外力介入,這家小公司將每年有一定利潤,年終發點獎金,也是小康生活。

可是,江湖上註定是大魚吃小魚,不順應時勢發展,就要被吞掉,而堡壘也往往是從內部攻破的。

王倫的危機,很快就要來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