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氏石頭記》的來龍去脈

癸酉本紅樓夢可能是最接近紅樓夢真實結局的續書

癸酉本(以下戲稱鬼本)紅樓夢,別名吳氏石頭記。眾所周知,百二十回本紅樓夢的後四十回是高鶚續作,而鬼本承接紅樓夢前八十回而寫,共寫了二十八回。一些認為鬼本是紅樓夢真正結局的人甚至稱鬼本為「 吳祖本 」。

一     什麼是《吳氏石頭記》

《吳氏石頭記》是一個化名為何莉莉的爺們持有的一個帶有大量紅字批語的《紅樓夢》抄本。網友們肉出了他,叫趙文夕,來自安徽阜陽,約五十歲左右。至於用女性名字作網名,據說取自台灣電視劇《家有仙妻》女主角飾名。

關於《紅樓夢》抄本的來歷,據他透露:「 祖父是山西人,這個本子是解放前祖父在山西某戰場上當軍醫的時候,祖母是隨行護士,一個傷員交給他祖母的,應該是個民國時期的過錄本,不知是別人憑記憶還原的還是直接抄的。 」這個本子分12冊,每冊九回,一共是108回。封面題為:「 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 」。這個本子通本帶有大量硃批,其中有些批語是其它石頭記古本所沒有的。有落款的批語中,有一部分是署名「 畸笏叟 」、「 棠村 」等。因為根據書中批語稱此書成書於癸酉年,所以此書內容的發布者將其命名為癸酉本。

其實,《紅樓夢》各種抄本在晚清和民國初期,很多家庭或地攤上到處可見,但大部分只有前80回內容,很多還是殘缺的。那為什麼這本《吳氏石頭記》(癸酉本石頭記)現在這麼引人注目呢?這是由於《吳氏石頭記》的發布,不僅史無前例地披露了《紅樓夢》前80回的回目及內容,而且還透露了其後28回(81回至108回)的內容,並與《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原本80回中的大多數批語和所有伏筆及紅學探佚結果有著驚人的吻合,被諸多讀者疑為《紅樓夢》80回後遺失的真本。

二  《癸酉本》內容簡介

《癸酉本石頭記》最早在2008年8月底在各大紅樓論壇上發布並宣傳,由本子的持有者何莉莉發給其安徽老鄉趙振東先生,由趙先生在博客上發布。之後由於趙先生事務繁忙,癸酉本從第83回直至108回的內容改在劉俊俊的qq空間發布。何莉莉一回一回打出來,劉俊俊將發來的內容分出段落,大致校正好標點,發在qq空間和百度吧里,再在癸酉本石頭記qq群予以通知。這樣直到2008年12月21日,終於發到了第108回。 2013年,何莉莉、劉俊俊將發布的《癸酉本石頭記》後28回內容再次修訂完善,於2014年3月完成《癸酉本石頭記》後28回的首次出版發行。

《吳氏石頭記》中有大量創作過程中的痕跡,應該是曹雪芹五次增刪的最後一次,其中還為我們提供了此書創作的大至過程,其中第一回有這樣一條批語非常驚人:

「 此書本系吳氏梅村舊作,名曰《風月寶鑑》,故事倒也完備,只是未加潤飾稍嫌枯索,吳氏臨終托諸友保存,閒置幾十載,有先人幾番增刪皆不如意,也非一時,吾受命增刪此書莫使吳本空置,後回雖有流寇字眼,內容皆係漢唐黃巾赤眉史事,因不干涉朝政故抄錄修之,另改名《石頭記》 。 」這條批語簡要地介紹了此書的創作過程,而且還告訴了我們一個令人非常興奮的信息:《紅樓夢》的最初作者為明末清初著名的詩人吳偉業(吳梅村)。

前80回中的文字與我們現在看到的《紅樓夢》通行本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諸多版本相比,除了有幾個回目不同外,在正文中有很多異文,而且每回要比現存的抄本平均多出大約十分之一的文字。比如,在第八回裡有賈寶玉攆走茜雪的情節細節;在第十回中有薛蟠因為秦鐘爭奪香憐而爭風吃醋的情節;在第十、十一和十三回有「 秦可卿淫喪天香樓 」的完整故事情節;在第六十四回裡多出一個叫「 敖小白 」的凶悍人物角色,而且有著驚人的表現;第六十七回裡多出了柳湘蓮出家以後寶玉為其悲傷過度並派茗煙到處尋找柳湘蓮的情節。

癸酉本的很多故事內容是紅學愛好者都沒想到的,最明顯的就是情榜,過去紅學愛好者都認為情榜寫的都是女性,不寫男性。而癸酉本的情榜中有很多男性,但還是以女性為主。該本最後一回末有批語:「 本書至此告一段落,癸酉臘月全書謄清。梅村夙願得償,吾所受之託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刪之。雖不甚好,亦是盡心,故無憾矣。 」從而可以得知此書的落款時間為癸酉年,這一批語又是驚天動地,把紅樓夢的寫作時間改變了,即癸酉本的母本應該成於1753年。

綜合來看,《吳氏石頭記》確實應該是個早期的《石頭記》抄本。

三     癸酉本後28回內容梗概

《紅樓夢》確是一部千古奇書,傾倒了古今中外眾多讀者。廣大紅學研究者不斷地探佚考證,千萬紅樓愛好者一遍又一遍地孜孜苦讀,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想知道紅樓故事的最終結局,想弄清文本背面到底隱藏了一部怎樣的「 家亡血史 」。隨著《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的橫空出世,真相終大白於天下,幾百年來的諸多紅樓謎團亦隨之迎刃而解!

《吳氏石頭記》已出版的後28回這本書的故事,是接著《紅樓夢》第八十回的情節進行的。寶玉得知晴雯被攆之事與襲人有關以後,一氣之下將她趕出賈家,後襲人嫁給了蔣玉菡;賈家人開始為寶玉擇媳,否定了寶釵,然而賈政居然為寶玉選中了妙玉,妙玉得到消息以後大吃一驚,匆忙離開賈家,後在瓜州渡口不幸落入風塵;庶出的探春在相親的時候遭人嫌棄,後因和番而遠嫁島國;迎春嫁給孫紹祖一年以後被折磨至死;惜春因看破紅塵出家為尼;王熙鳳因種種惡行曝光而被賈璉和邢夫人休掉趕出賈家,後慘死在獄中。

隨後天下大亂,因連年不斷的災荒導致變民四起,外有戎羌入侵,元春因被誣告通敵而被處死,賈家正在為寶玉和黛玉辦喜事的時候被皇帝抄家,從此開始敗落;趙姨娘和賈環為爭奪賈家財產而招接流寇洗劫賈家,殺死了賈政,並綁架了寶玉,從此寶玉和黛玉天各一方不能相見;賈蓉和賈薔、柳湘蓮和薛蟠等人勾結流寇搶奪賈家財物,賈家慘遭塗炭,紛紛慘死,最後只剩下黛玉一個主子,而黛玉沒有管家經驗,又因為小性、多疑的性格不幸中了「 反間計 」,導致賈家很快被流寇攻破,在絕望之中的黛玉上吊而死;寶玉輾轉著被人搭救出來,一年以後回到賈家悼念死去的黛玉;因賈家家亡人散,所以寶玉走投無路而與寶釵成親,後因感情不合而離家出走,四處流浪;幾十年以後寶玉遇到同樣流浪的史湘雲,兩個人相依為命,直到去逝,最後寶玉與家人在警幻仙境團聚,全書告終。

四    紅學大廈轟然坍塌

紅樓研究經歷二百餘年的風風雨雨曲曲折折,如今終歸是正本清源、撥雲見日了。

01主題就是「 毀清悼明,傷時罵世 」

細讀文本,回顧歷史,作品中的許多人物是有原型的:

賈母是老太太、老祖宗、老太君,影射朱元璋。

寶玉是傳國玉璽,喜歡紅色喜歡吃胭脂,也就是離不開那紅色的印泥。 「 通靈寶玉 」上鏤刻的「 莫失莫忘,仙壽恒昌 」與「 傳國玉璽 」上篆刻的「 受命於天,即壽永昌 」也極為相似。

黛玉就是崇禎帝的象徵,愛哭,小性兒,多疑,率真。 「 玉帶林中掛 」就是一朱明王朝的「 朱 」字——「 木 」字上加一帶子。其仙逝亦同崇禎,崇禎自縊煤山古槐,黛玉亦自縊於柳葉渚邊的槐樹上,且時間都是陰曆三月十九。

王夫人影射明熹宗朱由校,也是意外落水成疾。朱由校1627年服用「 靈露飲 」而死,把皇權交給了兄弟朱由檢,即崇禎帝。而王夫人的死何其相似於朱由校,她最後把她的「 命根子 」寶玉(玉璽)託付給了黛玉(明思宗崇禎帝)。

寶釵象徵滿清,因為她的名字裡帶「 金 」,這是滿清的象徵符號。她那金鎖是人造的,不像「 通靈寶玉 」是神造的,金鎖上面的「 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是鑄造上去的,暗喻大清的「 不正統 」。帶金的多代表滿清,像鴛鴦(姓金)、玉釧、金榮等,後來都成了反面(清派)人物。鴛鴦是壓垮賈府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有帶水的、帶北的,後來都倒向滿清,例如北靜王水溶、賈雨村等。

夏金桂影射吳三桂,狡詐尚氣,出爾反爾,對寶玉懷覬覦之心,且付諸於行動,最後不得善終。

賈敬影射嘉靖皇帝。 「 賈敬襲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愛燒丹煉汞,餘者一概不在心上。 」嘉靖帝在位45年,居然20年不理朝政。賈敬之死用的是「 老爺賓天了 」,「 賓天 」是指皇帝「 駕崩 」了。

賈環就是「 家患 」,喻指闖王李自成。

賈蓉、賈薔諧音「 戎羌 」,乃胡虜蠻夷之徒,象徵滿清。

另外,湘雲隱喻歷史,香菱影射南明永曆帝,王熙鳳影射宦官魏忠賢,邢夫人像徵大明刑法,賈政喻指大明朝政,元春、林紅玉影射袁崇煥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大都能找到歷史原型。

02原創作者是吳梅村

《紅樓夢》中的「 曹雪芹 」只是在原創基礎上加以增刪潤色的修改者,並且只是一個化名。

試想在清初「 文字獄 」高壓之下,誰敢在一部「 傷時罵世 」之書上署自己的真實姓名,不是找死嗎?這「 曹雪芹 」極有可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小團隊,與吳梅村志同道合。這些人皆文學功底深厚,興趣愛好廣泛,且深知作品創作底里。現有人考證指出,對原作「 增刪五次,批閱十載 」之「 曹雪芹 」,是吳梅村的學生嚴繩孫,筆者在此不發表意見,有興趣的讀者自己探究思考。

吳祖本第一回裡有一條非常驚人的批語:

「 此書本系吳氏梅村舊作,名曰《風月寶鑑》,故事倒也完備,只是未加潤飾稍嫌枯索,吳氏臨終托諸友保存,閒置幾十載,有先人幾番增刪皆不如意,也非一時,吾受命增刪此書莫使吳本空置,後回雖有流寇字眼,內容皆係漢唐黃巾赤眉史事,因不干涉朝政故抄錄修之,另改名《石頭記》 。 」

全書的最後還有一條非常重要的批語:「 本書至此告一段落,癸酉臘月全書謄清。梅村夙願得償,餘所受之託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刪之。雖不甚好,亦是盡心,故無憾矣。 」

單憑這兩條批語,就足以證明《紅樓夢》的原創作者是吳梅村,即明末清初大詩人吳偉業。

吳偉業(1609~1672)字駿公,號梅村,別署鹿樵生、灌隱主人、大雲道人,世居江蘇崑山,祖父始遷江蘇太倉,漢族,江蘇太倉人,崇禎進士。明末清初著名詩人,與錢謙益、龔鼎孳並稱「 江左三大家 」,又為婁東詩派開創者。長於七言歌行,初學「 長慶體 」,後自成新吟,後人稱之為「 梅村體 」。

明神宗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五月二十日吳梅村出生於江蘇太倉的一個讀書人家中。七歲開始讀家塾,十四歲能屬文。

崇禎四年(1631年),參加會試,遭烏程黨人誣陷,被控徇私舞弊,幸崇禎帝調閱會元試卷,親在吳偉業之試卷上批「 正大博雅,足式詭靡 」 ,方得以高中一甲第二名(榜眼),授翰林院編修。

崇禎十年(1637年),遷東宮講讀官,十六年(1643年),升庶子。期間仕途春風得意,躊躇滿志,皆因與崇禎帝之殊遇知遇密切相關,內心十分感激崇禎帝。

崇禎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農民起義軍攻入北京,崇禎帝自縊煤山,梅村號哭痛欲自縊,幸為家人所覺。出於對明王朝之依戀,尤其對崇禎帝之感恩,吳梅村在其編撰的《綏寇紀略》中,極​​力詆毀、攻擊李自成、張獻忠起義。

在明亡後長達十年,吳梅村一直屏居鄉里,保持名節。順治十年(1653年),不得已乃應詔入都,授秘書院侍講,尋升國子監祭酒。順治十四年(1657年),吳偉業藉口身體有病,辭官請假歸鄉里。對此經歷,內心深感恥辱。

康熙十年(1671年)夏,吳偉業舊疾大作,留下遺言:死後斂以僧裝,墓前立一圓石,曰:詩人吳梅村之墓。後葬於蘇州元墓山之北。

吳偉業晚年深為自己仕清失節而痛悔,不願以入清官職「 祭酒 」相稱,而自許為普通一「 詩人 」。

03成書時間大大提前

既然確定了吳梅村為《紅樓夢》的原創作者,那《紅樓夢》的成書時間就不是主流紅學專家確定的乾隆年間,而是康熙年間。初稿完成不會晚於吳梅村去世的1672年,修改潤色稿則不晚於康熙癸酉年,即公元1693年。

其實以胡適、周汝昌為代表的新紅學始終有一個死穴,就是《紅樓夢》的成書時間問題。因為一旦證明《紅樓夢》的成書時間不是乾隆時期,那他們的「 (北京)曹雪芹作者說 」就被抽去了脊梁骨,「 曹學大廈 」就會因失去根基而瞬間轟然倒塌。儘管許多專家學者多次提出質疑,並且擺出了一些有力的證據,然曹學大師們就是「 咬著屎頭子不鬆口 」,百般抵賴,死不改口。筆者也曾近懷疑過,生於敗落之家窮困潦倒的(北京)曹雪芹,自己的溫飽都成問題,那還有精力創作一部近百萬字的皇皇巨著。況且到雪芹時,曹家早已敗落,憑他的生活經歷,不可能寫出宛如帝王的生活場景,大量的細節如果不是生活在其中,是很難靠想像描寫出來的。現在證明,《紅樓夢》與北京曹雪芹沒有半毛錢的關係。這對於近百年的紅學研究無疑是一個天大的諷刺。

胡適、周汝昌已先後作古,但他們的繼承者們在鐵的事實面前仍是固執己見,極力維護他們的「 紅學大廈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無論你如何巧舌善辯口吐蓮花,都無法改變「 《紅樓夢》原創作者是吳梅村 」這一鐵的事實,紅學大廈的坍塌也只不過是頃刻間的事。其實推到偽紅學,在其廢墟上重新建一座「 新新紅學 」樓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該是把曹雪芹(曹霑)請下神壇的時候了!

五     被人稱為貴本或偽本

為什麼這麼說?主要的原因恐怕有四,一是趙文夕以此講故事,既不承認是原本,但也不承認是假本,讓人信以為真;二是一些持《紅樓夢》作者是吳梅村觀點的人,借勢炒作;三是有人想藉此出名謀利;四是十多個脂本成為研究紅學的經典,既然脂本是真的,鬼本也會有存在的可能。

具體理由有以下三點

01從故事的源起來看是十足的假本

2008年12月25日該本持有者發帖說家因戰爭有仇恨,文革被迫害死了人,所以不好調節,不能拿出原本是怕家里人身財產受威脅。總之,看不到原本,始作俑者的動機是不純的,亦是一個難以自圓其謊的騙局。

02是一個水平低劣的現代版

文體語言粗糙,雖然在竭力借用《紅樓夢》的文風,在文字上也刻意修飾,但文筆的低劣與現代語法與詞語隨處可見,無法掩飾其假本的本質。文章中充斥著各種現代白話文,這不合當時的歷史背景,也不可能是吳梅村的手筆,一看就是杜撰的內容。

03製造假批語

第一回和最後一回的兩個批語是偽造的,何莉莉自己都認可了。用光明日報的說法:整個吳氏紅樓論不復存在了!製造假本以擾亂紅學研究,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過蘇杭認為:

曹雪芹寫《紅樓夢》的原本手稿有誰看見過?曹雪芹究竟是誰有歷史記載嗎?他的出生地、出生時間,他誰家的孩子,都爭論了幾百年,這不都是空穴來風嗎?何莉莉既然出於某種原因不願意拿出原本,你去問他批語是怎麼回事,換做誰估計也會說是自己寫的。原本固然重要,但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找。曹雪芹的手稿原本沒有找到,我們不是也看了幾百年的《紅樓夢》嗎? 《吳氏石頭記》後28回最可信的就是它的內容,與前80回完美無瑕的無縫對接,這才是它的價值。

有人說,這是現代人好事,蒐集了百年來紅學大咖們對《紅樓夢》結局的研究成果,而造出來的作品。如果真是這樣,這個人的本事也不小,能把紅樓夢丟失的部分「 造 」回來了,水平不亞於「 曹雪芹 」,從這個角度這本書也值得一讀。

有可能的話,我想把《吳氏石頭記》後28回內容都在本公號發表出來哈。文章最後我們先來讀讀《吳氏石頭記》第一百零八回。

六 《吳氏石頭記》108回原文

第一百零八回
情不情僧遭逢窮途 幻中幻境展演情榜

詩云:
林倒鳥獸散,裙釵布星漢。
虛盈轉如蓬,世人論未倦。

話說雨村背手在屋裡轉了半天,亦想不出法子。寶釵道:「 不如拿了銀子去他府裡致個歉,央求他高抬貴手,對舊事勿要較真。 」雨村道:「 看來只有如此了,不然就是裹了家私逃走也好。 」寶釵道:「 官人何其痴矣,咱誠惶誠恐費力費神得此官位,若丟了官,豈不是白活一世了,還是送些黃白之物求求他去,或許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雨村聽了唉聲嘆氣著拿了銀子去門子府裡討饒去了。

寶釵坐在家裡等著。不大會兒,忽見鶯兒進來道:「 奶奶,不好了,外面來了好多官兵前來抄家,說老爺的官職俱是買來的,要閡府全抄,主子奴才一摡不許出去。 」寶釵聽了,驚慌失措,頭暈目眩差點昏倒,鶯兒忙把他扶住了。

只見眾多官兵闖了進來,渾推渾敢著命屋里人都站好了勿動,用繩子把屋里人俱且捆住,斥逐喝罵趕出院子,挨個站好,宣問名姓,齊溜推往門外去了。鶯兒哭喊扎掙道:「 奶奶快來救我! 」寶釵被官兵推著含淚不敢多言。只見賈府北門停著幾輛囚車,有一干衙役站好一排等著。寶釵等被推上囚車,只見一卒揮著鞭子,不停抽打叫罵,連踢帶慫著要眾人上了幾輛馬車,一干人馬浩蕩而去。

原來門子一心想報前仇舊恨,苦熬了些許年,在沙場奮力爭戰,由一小小兵卒發跡,屢次取得戰功,官位越升越高,又使了些手腕,終於苦盡甘來,由聖上加官進爵,入住京城。門子把雨村的以往貪酷之弊查個七、八,也不要他速死,只想要他嚐嚐發配滋味,以體會當初自己充發時所受淒苦。

鶯兒等奴僕皆拉到街市人口市場按優次賣了作別家奴僕,雨村、寶釵則往國之東北充軍行役,一路受盡顛沛流離,苦不堪言。這日終到了風雪蠻荒之地,寶釵一病不起,雖百般埋怨雨村,說自己命舛,然那有冷香丸調治,不久死去,就地葬在雪中,真是人生難料,世事無常。雨村則在冰冷之異疆苦撐,又過了幾載,也一病而亡了,可悲可嘆。正是:

菟絲引蔓附蓬麻,積金攢玉誰嫌多,
禍不尋人人自取,惡人自有惡人磨。

且說李紈在山里苦度光陰,親見兒子在仕途浮浮沉沉,不免常年牽腸掛肚。忽有一日眾官兵前來報喜訊,道賈老爺又升官了,要李紈穿上蟒袍進宮謝恩。李紈素來不喜功名,推辭道:「 穿上這個倒也可笑,羞不死人。 」然眾人皆道是皇上親賜,聖命不可違。李紈尷尬地穿了,卻不合身,袖子長了許多。又向眾人詢問賈蘭此次升官緣由。 (按:此處過錄本為「 賈紈 」)原來賈蘭在疆場立下赫赫戰功,聖上賜命嘉獎,將賈蘭官職連升幾級,賈蘭、賈菌二人皆爵祿高登。聖上聽聞李紈守寡數載,辛苦教兒子讀書揚名,感念落淚,深為敬佩道:「 如此貞節女,世人共仰,日後必立貞節牌坊,令後人敬仰效仿。 」一時興起,竟大筆一揮,也封了李氏高官厚祿,派人去往山中給李紈紫蟒加身。

李紈受寵若驚,拋了破襖寒衣,帶上珠冠,披了鳳襖,胸懸金印,頭戴簪纓,八面威風坐了轎子進宮謝恩去了。一時哄動全城,無人不知,無人不羨。誰知李紈回家後不到一月就一病而亡,空使世人嗟嘆。

賈蘭見母親病故,哭的尋死覓活,將母親隆重葬了,又把些金銀珠寶作了陪葬,哭道:「 生前沒有讓母親過上好日子,駕鶴去了也多孝敬些錢財讓母親在那里花。 」可嘆李紈一生如冰似槁,無端獲得爵位,又倏忽死去,身為舉國笑,又是何必。

不說賈蘭在京城飛黃騰達,只說又不知過去多少年,寶玉湘雲一路漂泊流離。展眼又是中秋之夜,兩個在街上踱步,見街上家家張燈結彩,熱鬧非凡。小孩子嬉笑著奔跑燃放爆竹,戶戶軒窗把盞行令,吆喝之聲傳遍街巷。寶玉邊走邊望月嘆道:「 人家都骨肉團圓,獨咱們淒涼慘淡,可不是老天不公,捉弄你我? 」湘雲嘆道:「

自古月神掌管人間之興衰浮沉,月之旨意要你死你就得死,要你敗落你就不得榮盛,【批語:月之旨意合一「 脂 」字,難怪脂粉釵鬟都歸神管。 】那月宮裡有蟾蜍,【批語:寶蟾乎? 】有桂花【金桂乎? 】有嫦娥,【批語:黛玉乎?寶釵乎?妙玉乎? 】有搗藥的玉兔【批語:菖菱乎? 】有負罪砍樹的吳剛,【批語:寶玉乎?似是玉一生負罪不輕,不孝無能,世人為鑑。 】可比得你我。只是因何你我也似嫦娥如此淒冷,似吳剛如此內疚,皆是咱們未聽父母教誨,故而辜負了一生。 」寶玉不覺落淚道:「 直到今日才知我此生大謬,然悔已晚矣。想當初只圖一時之快,誤結了不良子弟,把父母之勸當作混帳道理,落得家敗人亡,如今再找慈母嚴父告罪求恕,又到那裡尋去? 」湘云不禁淚落如雨。兩個見幾處府裡開啟軒窗,有人飲酒賦詩,也含淚每人賦《吟月詩》一首,以抒心懷。寶玉吟道:

人間今夜又月圓,興衰誰問是何年?
飄零皓首抬眼望,暖溶月浮慈母顏。

湘雲也吟道:

年年月圓照行客,幾家把盞幾僵臥?
莫怪青天月無情,滄海桑田皆寂寞。

兩個吟罷坐在路邊石墩上望月談敘多時,有些乏了,才起身轉回古廟來。誰知湘雲回去不久便生病了,躺在柴草上茶飯不思,寶玉急的沒法,又沒有銀錢給他療治,惟有以淚洗面。

次日寶玉起來,卻不見湘雲,慌忙到街上尋找,把各處皆尋遍了,仍然未見湘雲影跡。直找到黃昏,才在江畔看見湘雲斜臥岸上,寶玉匆忙哭喊道:「 雲妹妹,你快回來。 」湘雲強掙扎著回身一望,見寶玉跌跌撞撞趕來,含淚道:「 我是不中用的人了,二哥哥別管我了,讓我安靜著去吧。 」寶玉踉蹌著過來坐在身旁,哭道:「 別說傻話,你會好的。 」湘雲苦笑著搖搖頭,望著滿江斜暉,喘道:「 夕陽西沉,年壽將盡,美韶光早已是昨宵陳夢,忍見家破人亡,空熬一生,亦於事無補。這世道豈容得你我,讓我走吧,也早些脫離這污濁塵世。 」寶玉悲憤盈懷,抽泣不已。

湘雲道:「 人世消長起落,皆是命數常事,二哥哥何必枉自悲傷。 」寶玉把他摟在懷裡,卻見他呼吸越發微弱了,眼望著斜陽落下,竟是含笑而去。

寶玉抱著他呆呆的望著斜陽,卻見暮靄沉沉,昏霧遮空,不覺天已全黑,寶玉似泥塑木雕坐了一夜,仍不肯動身。寶玉把湘雲葬在江邊,揮淚離了此地,往東路走來。又走了幾個月,在海邊停住了,身子越發沉重,覺的自己也要不久人世,想著死後連個葬他的人皆無,不如投奔大海,也省卻了一座墳丘。

寶玉見海畔停一架孤船,踏腳進去,任船兒順水漂流,他則臥在舟中睡著了,卻被晨風吹醒,睜眼一看,只見船兒載著自己在海中漫行,周遭一片茫茫,一輪紅日從殘夜裡生出,又大又圓,越發顯得俗世空靜,不染半點塵埃。

寶玉不覺看的呆了,眼淚溢了出來,覺的自己也融化了,望海中縱身一跳,「 咕咚 」一聲沉入海底。寶玉迷迷糊糊中被幾雙手拽出海面,臉上猶有淚痕,被帶至空中,卻見挽著他的是兩個金剛大士,對他道:「 汝命本不該絕,故警幻仙子令我等前來救你,帶你到太虛幻境走上一遭。 」寶玉不解,也不則一聲,任他們把自己帶至天界。

遠遠的望見一座牌樓,好像曾到過的.只見遠遠飛來一位仙子,仙袂飄飛,華服艷姿,卻是尤三姐模樣,上前鞠躬道:「 仙姑命我來引神瑛侍者入內,請隨我來。 」於是往前走來,只見石牌上大書「 太虛幻境」四個大字,兩邊是一副對聯,乃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寶玉同三位轉過牌坊,便是一座宮門。進入二層門內配殿,看到有許多匾額對聯,不禁想起那年在秦氏屋裡做的夢來,恍然大悟道:「 原來夢竟是真的,我竟疏忽了。 」但見那珠簾繡幕,畫棟雕簷後轉出百餘人來,都哄哄嚷嚷走來道:「 仙姑今日宣布情榜,不知我們都封了什麼名號。 」寶玉見人群裡都是自己的親人朋友,不覺怔住了。

只見王夫人從眾人中走出,和他四目相對,上來一把摟住泣道:「 寶玉,這麼多年不見,你怎麼落魄到這步田地,為娘的心都碎了! 」母子抱著大哭。旁邊之人也都陪著落淚。寶玉道:「 母親,兒子不孝,荒度了一生,如今後悔也遲了。 」王夫人哭道:「 我的兒,你也是一頭白髮了,憔悴的不像樣子了。若不是仙子說今兒你是最後一個前來銷號的,我都認不出你來了,為娘就怕兒一世學業無成,把心也操碎,沒想到你還是辜負了我。聽雲丫頭說的你在冰天雪地裡獨釣,只把為娘的心也哭碎了。這些年我兒遭了這麼多罪,難道是為娘造的孽太深,竟報到我兒頭上去了? 」寶玉泣道: 「 只怪兒子不成器,與我娘無干。 」兩個正在痛哭,忽見賈政也老淚縱橫快步趕了上來一把抱住寶玉,三人皆哭個不住。

忽見一人顫顫巍巍過來道:「 玉儿,想死我了。 」寶玉扭頭一看,原來是老太太來了,大哭著撲到他懷裡。老太太撕心裂肺道:「 玉儿,你怎麼受了這麼多的苦,快把人哭死了。 」大家都有傷感之意。

又聽有人喊道:「 給寶二爺請安了。 」寶玉抬頭一看,只見晴雯、襲人、小紅、紫鵑、麝月、雪雁、秋紋、碧痕都圍上來了,彷彿大家又回到從前在園子裡的時候,都哽咽起來。寶玉和他們敘了往日之情,都悲喜交集。晴雯道:「 今兒仙姑說了,來這裡銷號的一共一百零八人,正合仙家術數,皆是在人間故去的人。 」

寶玉見湘雲也在人群裡,上去一把拉住哭道:「 雲妹妹,我沒能力治好你的病,實在愧疚。 」湘雲道:「 這都是我命不好,怎怨的二哥哥? 」寶玉又看見寶釵也在其中,詫異道:「 怎麼你也離了人世了? 」寶釵哭道:「 相公好狠心離我而走,害的我孤苦無依。 」寶玉臉有愧色道:「 我對不住你,如今後悔又無益了。 」又往人群裡尋找黛玉,卻不見人在那裡,只看見的是:元春、妙玉、迎春、探春、惜春、巧姐、李紈、秦可卿、香菱、平兒、寶琴、邢岫煙、寶蟾、嬌杏、尤二姐、尤三姐、瑞珠,寶珠,李紋,李綺。鴛鴦,司棋,金釧兒,玉釧,茜雪,鶯兒,柳五兒、抱琴、待書、入畫,彩雲,翠縷,春燕,繡桔,嫣紅,佳蕙、翠墨,墜兒,豐兒,蓮花兒,蟬姐兒,善姐,琥珀,綺霰,銀蝶,小鵲、秋桐,四兒,賈赦,賈敬,賈政,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媽,賈代儒,賈珍,尤氏,林如海,甄士隱、賈蓉,賈薔,趙姨娘,賈環,錢槐,馬道婆,薛蟠,賈雨村,王仁,孫紹祖,冷子興,金榮,甄寶玉,柳湘蓮,馮淵,賈瑞,賈蘭,馮紫英,陳也俊,賈璉,衛若蘭,賈琮,賈菌。倪二,二丫頭,秦鐘,潘又安,夏金桂,張道士,賈芸,王板兒,多姑娘,門子,蔣玉菡,劉姥姥。只是不見鳳姐,甚為納悶,因問眾人,都說:「 二奶奶因那回到人間大鬧一場,犯了天規,關在地獄受罪還沒有放出。 」寶玉聽了,便知感嘆。

忽見警幻仙姑領一人飛來道:「 今兒是情榜發布之日,豈能少了熙鳳,故把他從地獄裡帶來,和大家一起聽榜。 」鳳姐見了賈母、王夫人等,自是親熱異常,說個沒完。寶玉走入一座宮門尋找黛玉,見一個仙女看著白石花邊一顆紅葉青草,其嫵媚之態,令人心動神怡,魂消魄喪。寶玉呆呆的看著,見仙女向他施禮道:「 我是管理絳珠仙草的,神瑛侍者莫非又來找絳珠仙子的,我把他喚出。 」正說著,忽見絳珠草變成一個佳人,站在寶玉面前,不是別人,正是黛玉。兩個相對無言,都黯然神傷。

半天,寶玉才哭道:「 妹妹,哥哥對不住你。 」一語未了,忽聽後面有人喊道:「 寶二爺、林姑娘快到大殿來,仙姑要發榜了。 」兩個急步往大殿來,只見警幻仙姑拿著情榜念了一遍,又貼在牆上。眾人都擁了上去看寫的什麼,只見寫的是:

「 —-金陵十二釵正冊—-

情情—林黛玉,無情—薛寶釵, 情尊–賈元春,情敏—賈探春,情憨—史湘雲,情隱—-妙玉,情懦—賈迎春,情冷—賈惜春, 情雄—-王熙鳳,情緣—賈巧姐,情槁—李紈, 孽情—秦可卿。

—-金陵十二釵副冊—-

情呆—香菱,情妥—平兒,情壯—薛寶琴,情貧—邢岫煙,情魅—寶蟾,情僥–嬌杏,情悔— -尤二姐,情剛—尤三姐,情殃—瑞珠,情累—寶珠,情穎—李紋,情聰–李綺。

—-金陵十二釵又副冊—-

情勇—-晴雯,情箴—襲人,情屈—小紅,情慧—紫鵑,情守—麝月,情譖—鴛鴦,私情—司棋,情烈—-金釧兒,情怨—玉釧,情諒—-茜雪,情絡—鶯兒,情折—柳五兒。

—-金陵十二釵三副冊—-

抱琴—情忠,待書—情斥,入畫—情央,彩雲—情蹉,翠縷—情寬,雪雁—情弱,秋紋– -情順,碧痕—情寧,春燕—情平,繡桔—情善,嫣紅—情讓,佳蕙—情和。

—-金陵十二釵四副冊—-

翠墨—情豁,墜兒—情贅,豐兒—情隨,蓮花兒—情拒,蟬姐兒–情施,善姐—情切,琥珀- –情靜,綺霰—情從,銀蝶—情護,小鵲—情遜。秋桐—情悖,四兒—情頑。

—-金陵十二主子—

情慈—賈母,情貪—賈赦,情疏—賈敬,情嚴—-賈政,情執—邢夫人,情直—王夫人,情勸—薛姨媽,情訓—賈代儒,情奢—賈珍,情忍—尤氏,情儒—林如海,情幫—甄士隱。

—-金陵十二噁人—

情姦—賈蓉,情虛—賈薔,情惡—趙姨娘,情逆—賈環,情釁—錢槐,情邪—馬道婆,濫情—薛蟠,情婪—賈雨村,情誆—王仁,情猖—孫紹祖,情詭—冷子興,情欺—金榮。

—-金陵十二公子—-

情不情—賈寶玉,情乖—甄寶玉,情俠—柳湘蓮,情冤—馮淵,情障—賈瑞,情承—賈蘭,情豪—馮紫英,情隘—陳也俊,多情—-賈璉,情英—衛若蘭,情孝—賈琮,情繼–賈菌。

——金陵十二雜家—

情義—倪二,情遇—二丫頭,情種—秦鐘,情約—潘又安,情毒—-夏金桂,情誑—張道士,情救– -賈芸,情俗—王板兒,情縱—多姑娘,情鑽—門子,情貼—蔣玉菡,恩情—劉姥姥。 」

另有諸人考語,乃一一看去,乃是:

賈寶玉——癡情是他,無情也是他,自擇無牽無掛,卻是悔盡此生,故曰情不情。

林黛玉——既為情情,則癡情甚而託付此生,故有還淚之說。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天下英雄豪傑齊來一哭。

薛寶釵——觀人靜慎從容,雍容典雅,實乃熱面冷心,故曰無情。

賈元春——品貌才情有皇家風範,故曰情尊,惜世事無常,空留嗟歎。

賈探春——才志聰敏,生不逢時,遠嫁難歸。後海寇敗退,不肯服從汙流,逃至山野,終身與泉石為伴,可歎可敬。

史湘雲——才品不讓薛林,有‘大英雄本色,名士風流’,傲骨不肯將就尋偶,情願終身流離,真豪傑也。

妙玉——金玉仙質,孤僻傲俗,壁立萬仞,‘有天子不臣,諸侯不友’之風,故曰情隱。

賈迎春——才德不能兼顧,懦弱一生詬病,故曰情懦。

賈惜春——非為虔誠信佛,實乃孤介絕情,冷心冷面,老死廟宇,可悲可歎。

王熙鳳——治世之能臣,貪酷之奸雄也。一生好強,家敗又無力回天,自省自怨,適足為後人寶鑒。

賈巧姐——敬老憐貧、媒鬻之報,所謂燦爛終歸於平淡,孰歡孰悲?

李紈——幽閒貞靜,無為無才,老來富貴,倏忽死去,可笑乎,可悲乎?

秦可卿——風雅絕倫,卻出身鄙賤,以色敗家,遺恨無窮,實乃孽情。

香菱——滿眼無物不可心,無人不可人,心機獨缺,命絕悍婦之手,真情呆矣。

平兒——處污穢之中而能自清,位紛亂中而能調和,乃良才也,因何薄命若此?可傷可泣。

薛寶琴——色豔如花,命苦如芥,中年亡故,稚子獨承家,唯歎時不我待。

邢岫煙——漠然其遇,淡然其衷,貧女不忮不求,與人世毫無爭患。涵養風度超群,然命斷流放,惜兮歎兮!

寶蟾——情似烈火,心如蛇蠍,容若桃花,鄙如流水,因何聚於一身,實乃鬼魅之禍。

寶玉尚未盡讀,被警幻止住了道:「 先聽我把各人使命說了再看,有的是時日。 」於是又把這一百零八人分在各司任職,有的是「 癡情司 」,有的是「 結怨司 」,有的是「 春感司 」, 有的是「 秋悲司 」,一時也說不盡。

寶玉對眾人感嘆說道:「 想我自幼生於金門玉府,賴天賜祖恩,著雀裘錦衣,食飫甘美饌,深蒙父兄寵愛,卻不慣人間是非曲折,厭高低尊卑束縛世人,自以為自古多少帝王將相,將那功名富貴看的過重了,曲解了孔孟之道,想那閨閣裙釵、平民子弟亦有聰明靈秀、嬌姿倩容,一併使其泯滅,何其錯謬,上天有好生之德,世法平等,不可錯會了聖人教導,然我雖有一顆真摯赤子之心,然過於頑劣,桀驁難馴,未肯聽從父母兄姊之尊尊訓戒,又誤受紈絝公子之靡靡邪誘,豈知一味看重優雅談吐妍美容貌,猶如以附子療疾,以鴆毒止渴,荒廢了一生事業,半點功名亦未得取,不堪為社稷國家出力,如今國破家亡,我豈不後悔,於今只有嘆息罷了。 」眾人聽罷慨嘆不已,從此仙家又多了眾位幫忙的下手,自是皆大歡喜,不在話下。

話說通靈玉在民間躲躲藏藏,出入於草堆曠地,唯恐被俗夫知覺或賣或砸或污,整日過的不甚開心,頗為後悔當日來至人間,受這般折磨。這日又躲藏於垃圾場,忽見茫茫大士、渺渺真人來尋他,心想:當初他曾勸自己不要來塵世,自己不聽,如今這般落魄,恐被他二人恥笑。遂矯情躲於煤堆旁,仍被他二人看見,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攜了通靈玉飛回天界,放回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

石頭經歷人間一番夢幻,對塵世亦不再眷戀,從此屹立青埂峰下,自為返璞歸真。後人賦詩一首總結道:

豪華去後笙歌散,興亡閱盡淚難幹。
妝台鸞鏡事已空,碧草寒壟情似煙。
君王一怒諸臣驚,忠良賢愚誰能辨?
一朝結冤深難解,誰知天道有循環。
我今懺悔性悟徹,照見本心仁與善。
高堂大廈孰知苦,金屏繡褥啼痕連。
雲窗霧閣隱妒容,鬢雲斜生埋怨。                                                                                            錦衣玉食嘗無味,紅粉王孫戀嗔言。
禍因惡積福緣善,滌心洗孽仰聖賢。
盛衰消長辨分明,子孫久享在人間。

(按:原「 軃 」處墨污不辨)

【批語:是書至此暫告一段落,癸酉臘月全書謄清。梅村夙願得償,吾所受之託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刪之。雖不甚好,亦是盡心,故無憾矣。 】

【另有批語詩:紅樓夢已盡,朱門痴未完。荒唐又辛酸,世人同悲幻】

此篇系《吳氏石頭記》最後一回,更多內容,且待28回全集分解。

來源 蘇杭日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