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山水畫中,山水、樹木有何奧祕?

山水畫
水畫崇尚可居可游,自古為文人雅士所鐘愛,以其雖鬥室之居,而可作千裡臥游之想;山水畫崇尚遠意,雖列岡巒萬狀,綿延百千裡,而其意尤在百千裡之外。

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說:「山以水為血脈,以草木為毛發,以煙雲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華,得煙雲而秀媚。」可見在山水畫中,山石、雲水、樹木、人物、舟橋各有其妙用。

山法

南宋佚名江上青峰圖頁(峰)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山雖無常形,而有常理。

明朱朗北固山圖頁(頂)

古人為不同的山形各自命名,根據歷代的記述,約有三十餘種名目。五代荊浩在《筆法記》中記述了幾種比較重要的形態:「尖曰峰、平曰頂、圓曰巒、相連曰嶺、有穴曰岫、峻壁曰崖、崖間崖下曰岩」。其中峰、巒是最常見的形態。

明董其昌仿古山水冊

北方峰巒雄渾而勁健,山頂密林,山間曡瀑,水際作突兀大石,山下作長松巨木,具堅硬峻厚之勢。

明劉度西湖十景圖冊(嶺)

南方多以披麻皴寫土山,土質松糯,皴法滲軟,巒頂多礬頭,山腳多碎石,水邊多寫平沙淺渚,其上點綴平林雜樹,一片江南景象。

石法

南宋王希孟千裡江山圖卷(石質)

石者,天地之骨也,骨貴堅深而不淺露。

單塊的山石往往是一幅畫的前景,表現單塊石也是表現整座山的前提,所以相較於山的表現,石的質感在畫面中應該是最強烈的。

明董其昌仿古山水圖冊(土質)

青綠山水中,石的形態主要有堅硬的方折形與渾厚的圓渾形兩類。前者多為石質,宜用中側鋒相間的筆法來表現;後者多為土質,宜以中鋒表現。

雲法

清弘仁黃山圖冊·天都峰

「山無煙雲如春無花草」

韓拙《山水純全集》雲:「夫通山川之氣,以雲為總也。雲出於深穀,納於嵎夷,掩日蔽空,勃然無所拘也。」又雲:「然雲之體,合散不一焉。輕而為煙,重而為霧,浮而為靄,散而為氣。」可知雲煙霧靄,相互轉化,可以活用。山水畫中常見的雲法大致有四:

北宋王詵煙江曡嶂圖卷(勾雲法)

勾雲法,以筆線勾出雲的游行、流動之勢,短線表現雲的厚度和聚積;長線表現雲的流動與飄逸。雲上方筆線稀少,下方則筆線密集,以此表現雲的陰陽關系。

明丁雲鵬雲山硃樓圖扇頁(施粉法)

施粉法,在勾雲之基礎上,以白粉複勾,多用於大青綠山水。

明陸治支硎山圖頁(空雲法)

空雲法,對煙雲不著一筆,而借染山水樹木,使雲煙生焉。

明趙左荷鄉清夏圖頁(幹擦法)

幹擦法,用幹筆皴擦山石,漸入虛無而見雲煙。除此之外,古人畫雲嘗用吹雲法,沾濕絹素,點綴輕粉,縱口吹之,此法後世很少發展。

樹法

南宋趙伯驌萬松金闕圖卷

樹葉有點葉和夾葉兩種基本畫法,其基本結體均為「品」字形結構。

明藍瑛松壑清泉圖軸(向下楓葉點、花形雙勾葉點)

夾葉樹法猶如人物畫中的白描,先以線條勾勒對象的輪廓,再以色彩渲染之。設色常用石青、石綠、籐黃、朱砂等,因季節與氣候之不同而變。

清蕭雲從山水圖卷(刺松點、平頭點)

點葉之法,隨著五代、兩宋水墨畫的興起而出現,在青綠山水中靈活而多變。平頭點,為水平短墨線,用側鋒臥筆畫出,筆跡往往有拙頓之趣。筆線排列須參差不齊,著重墨色變化。

胡椒點,為密集的圓形小點。介字點葉形下垂,每個小單位形如「介」字,故名。在一幅畫中,雙勾法與點葉法經常穿插出現,以加強畫面的線條對比效果和節奏感。

水法

明仇英玉洞仙緣圖

水者,天地之血也,血貴周流而不凝滯。總其要者,可分為三大類:烘染法,純以水墨或色彩渲染,不用筆線勾勒。留白法,即計白當黑,如趙左《山水圖頁》中,水波不著一筆,只從坡岸處皴染,間綴水中碎石,以此會意。

明趙左山水圖頁(留白法)

由於水勢多變,江湖河海之水文狀貌各有不同,或煙波浩渺,或曲折回環,或水流湍急,或驚濤駭浪,因此常以不同筆線勾畫,再輔以渲染,稱為勾染法。按其組合方式不同,又可細分:

元胡廷暉春山泛艇圖軸(平波式)

在平波式中,千萬波紋起於一筆,而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稍飾波紋,一派湖天明淨、碧波萬頃之象便躍然紙上。展子虔《游春圖》、趙伯驌《萬松金闕圖》水法皆類此。

仇英蓮溪漁隱圖軸(曲折式)

曲折式的水紋,以圓弧形筆線連成「之」字形,筆勢連綿不斷,形似風中舞帶,流暢無礙。或因風回轉,或有礁石暗灘,致使水流回環,形成漩渦。

盛懋漁樵問答圖頁(網巾式)

若湖水彌漫廣遠,水波微動,則常以網巾水表現。其筆勢橫行而綿長,「上線曲向下,下線即曲向上」,互相連接,織結如網。

明劉度海市圖卷(浪濤式)

至於海水,風波浩蕩,巨浪翻卷,多為浪濤式。劉度《海市圖》中,採用鳥瞰式畫法,意境開闊,用筆精細工整,畫中潮頭奔騰翻卷如萬馬疾馳,勢不可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