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惡毒到底有多可怕?

文:張嶔

如果想從煌煌史冊裡,看看「成年人的惡毒」。哪怕首先值得一說的,就是宋初一樁讓國人痛了近千年的悲劇:楊業之死。

身為演義小說裡「楊老令公」的原型,北宋名將楊業在真實的歷史上,一樣是威名赫赫。無論作為「北漢大將」還是「宋初名將」,楊業最拿手的「工作」,就是「吃飯睡覺打遼兵」。特別是在「歸宋」之後,守衞雁門山防線近八年的楊業,多次擊敗遼國大軍進攻,甚至嚇得遼軍「望見業旌旗即引去」。可就是這樣一位叫敵人打哆嗦的鐵漢,卻不得不在雍熙北伐裡,受命以劣勢兵力阻擊遼軍,最終壯烈殉國……

如此自毀長城的悲劇,也叫多少後人恨得咬牙,導致楊業身死的「老上司」潘美,也在野史裡被吊打了千百遍,甚至成了戲臺上知名的「大姦臣」。但實事求是說,直接導致楊業身死的兇手,還真不是潘美,卻是雍熙北伐戰役裡,另一個不太知名的惡毒人物:監軍王侁。

當時的情況是,楊業與潘美統帥的宋軍,原本連戰連捷。可無奈「主帥」宋太宗瞎指揮,其他四路宋軍連吃敗仗,不得不全線撤退。楊業這邊也成了孤軍,當務之急就是如何安全撤退。為大局計,楊業建議大軍虛虛實實,利用雁門山的地利交替掩護撤退。這本是個穩妥的好辦法,可監軍王侁卻在這關鍵時刻,說出了一句載入史冊的惡毒吐槽:「君侯素號『無敵』,今見敵逗撓不戰,得非有他志乎?」

這話的殺傷力,可不止一般的重,楊業原本就是個降將,日常也受盡猜忌。王侁卻在這關鍵時刻拿這說事兒,給楊業扣上「逗撓不戰」的帽子,嘲笑楊業「是不是想反水」。這種枉顧戰場事實,胡亂扣帽子詆毀的套路,句句戳著楊業的心。於是,從來流血不流淚的楊業悲憤了。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憤然帶兵向前,如「王侁們」所願那般,以全軍覆沒的悲愴,殉國於陳家穀。

很多人說起真實歷史上的楊業之死,除了痛惜他的悲愴,更不解王侁的惡毒。這王侁只是個「毒舌」的監軍,為何一句話就能迫使楊業悲情赴死?這,其實就要看看北宋的「監軍」制度,在對武將高度嚴苛防範的北宋,日常就被「多忌之」,每天都生活在猜忌裡。遇到重大戰事,前線的「監軍」們更是掌管一切,哪怕作為楊業上級的潘美,話語權也被大量剝奪。在這樣「以文制武」的高壓下,勇武如楊業,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沒有還手之力」的又何止是楊業,也正是從宋太宗年間起,對武將的「惡毒」,成了諸多文臣們的「拿手好戲」。比如戰功卓著的名將狄青,就因京城鬧水災,竟被某「唐宋八大家之一」指責「壞了國家風水」,不得不外放避禍,最終鬱鬱而終。而北宋靖康之恥前夜,名將種師中同樣是在文官的「毒舌」催促下,不得不在極度困難的情況下憤然出徵,最終血灑戰場……

把宋朝坑到積貧積弱,甚至坑沒半壁江山的,就有這「惡毒」。

不過比起明末的「名臣」來,宋朝的文臣,還是差了一籌。宋朝文臣大多是「玩嘴」,明末的「名臣」,卻是能下毒手絕不吵吵,典型一位,就是崇禎皇帝的「大寶貝」楊嗣昌。

明末庸臣貪臣極多,一度深受崇禎皇帝寵信的楊嗣昌,至今還在「歷史票友」間圈粉不少。好些人都津津樂道他「勇赴國難」的行動力,以及「四正六隅十面網」的高超謀劃,乍一看去,楊嗣昌也卻是是明末難得的能臣,既不像大多數人那樣混日子,更對「剿賊」等大事百分百認真。可這樣一位「能臣」,其實卻比「庸臣」還坑,因為他的一個毛病:刻毒。

他刻毒到甚麼地步?這位一直標榜「擔君父之憂」的「能臣」,胸襟卻十分狹隘,手段更非常狠毒,哪怕和他有同樣的志向,只要心思和他稍不對,那就往死裡整。比如與他政見不同的孫傳庭,雖然有擊敗李自成的大功,卻被他整進了監獄,耳朵都給活活整聾。而另一位勞苦功高的名將盧象升,在崇禎十一年勇赴國難,卻也因主張不同,被楊嗣昌各種惡治,最後在被楊嗣昌百般刁難後,率領殘兵悲壯抗敵,壯烈戰死在巨鹿。

按理說,別管生前多大仇,這會人都沒了,還是為保衞大明殉國的,該了的恩怨也該了結了不?楊嗣昌,卻顯然不這麼想。

聽聞盧象升戰死後,楊嗣昌的惡毒操作就來了:先是大肆散布謠言,胡說甚麼「盧象升逃跑」「盧象升投敵」。為了把盧象升徹底搞臭,他更派親兵俞振龍去巨鹿現場查看,叮囑一定要把盧象升的「罪過」砸實。

但楊嗣昌沒想到的是,他的親兵俞振龍都比他要臉,在得知盧象升壯烈戰死的過程後,俞振龍被徹底震撼了,堅持如實上報,絕不肯污衊盧象升。然後,就有了楊嗣昌在明末史籍記載裡,一頓最不要臉的操作:他居然把盧象升的屍體扣押了八十多天,百般羞辱英雄的屍骸,同時又對俞振龍嚴刑拷打,強迫俞振龍改口,卻只換來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俞振龍,一聲悲憤怒吼:「天道神明,無枉忠臣」。

這樣一個惡毒的楊嗣昌,竟然就能長期把持明朝「剿賊」「抗清」的軍政大權。這樣一個惡毒的楊嗣昌,還被自詡「精明」的崇禎帝百般寵愛,哪怕最後打了敗仗後驚懼而死,還被崇禎帝隆重祭奠。如此惡毒人物,不但把明末的一把好牌打稀爛,更叫晚明政壇掀起一波波逆淘汰,如盧象升等能臣幾乎被「淘汰」幹淨,無可救藥的明朝,也隨著崇禎帝在煤山的悽然上吊,落得徹底歇菜。

成年人的惡毒,不止可怕,更坑國坑民。

以這類操作說,今天那些靠造假新聞帶節奏,被戳穿後還反咬別人是暴徒的「境外媒體」「無良大V」,以及那些在互聯網上不負責任傳謠,「網暴」奧運健兒的「XX俠」們,都可以說是這類人的孝子賢孫。對照歷史,也足以讓我們擦亮眼睛。

參考資料:《明史》《明史紀事本末》《宋史》《楊家將史事考》

来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