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一兩銀子到底合多少人民幣?

古代一兩銀子到底合多少人民幣?

這類問題在很多地方看到多次,問題下多數回答,要麼折合米價,要麼折合購買力,要麼就糾結飢荒年。

之前又有問民國時期一個大洋大概等於現在的多少錢,底下的回答也是清一色的校長領多少錢,教育部長領多少錢,縣長領多少錢,教職工多少錢。我說過,用動蕩不定的米價來衡量銀子的價值,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荒謬的,你更不能以古代購置房產、田地的花銷來對比人民幣,也不可脫離群眾,只參照上層收入來定奪,否則結論一定極其荒謬。

要說一兩銀子、一個銀元,合現在多少錢,有個非常簡單粗暴,但是非常准確、非常有效的方式:

底層工人、百姓勉強維持溫飽的月入(銀兩、文錢、布帛、銀元)=現如今底層工人、百姓勉強維持溫飽的月入(人民幣)

譬如:

民國初年,清華外教狄登邁調查了北京最普通居民的收入。其中,1918年,北京居民最底層的收入是1.66銀元/月,即每個月才得一塊六。

民國初年,北京最普通最底層的員工,有住處,但生活十分艱難,月入一塊六角,即1.6元。

民國初年,北京段公館中的傭人、在工地干活的工人、飯店的伙計,月入約合2個大洋。

那麼,

可以得出結論:

民國初年,2個大洋約等於現如今的3000元,即1個大洋等於現在的1500元。

這既不是米價折合出來的300元人民幣,也不是肉價折合出來的800元人民幣。因為從上世紀末期開始,農業進入機械化,又擁有化肥等資料,價值可稱低廉,畝產十倍於古代,又不似古代米價騰踴。各種肉禽、肉豬養殖,在古代也不能與現如今的擁有量對比。其他諸如能買驢但買不起糧,能蓋屋但吃不起肉的事,實在太多,不一一列舉。https://www.xiaxiaoqiang.net

因此,根據底層人民(那啥人口)的收入才是靠譜的,也能回頭過來檢測當時某樣東西的貴賤,而不是用具體的某樣東西去檢測底層月入。於是,你回頭再去檢測,發現在民國初期,2個大洋能置辦一桌上等婚宴。而現如今,普通婚宴酒席一兩千,高級婚宴一桌3000左右。再驗民國初年,800銀元買北京一套房,則合2017年的人民幣120萬,並不便宜,但和現如今的房價相比,真是便宜到姥姥家了。由此推而廣之,貨幣未曾動蕩過的1925年之前的民國,1塊大洋

=1930年的8個大洋

=1980年的15元

=1990年的50元

=2000年的350元

=2010年的900元

=2017年的1500元

(全部根據底層員工溫飽工資換算)

古代一兩銀子到底合多少人民幣?

有人問,三四十年來,我國通貨膨脹了多少倍。答案很明顯了,是100倍。1980年的一塊錢,等於現如今的一百塊錢。這從側面證明了賺了錢存銀行到底貶不貶值,國家印發貨幣,到底對你以前存的錢,稀釋到何種程度?

這都是根據最底層的工人、縣民的月入而算出來的,而月入是當時民價的直接反應。到現在,底層工人、徭役、僕從、服務員,也佔據人口的絕大多數。由此,我們還可以看古代任何時期的通行貨幣等於現如今的多少人民幣。

我曾寫過一篇回答,專門就是對比銀兩與人民幣,譬如清代某些時期,縣民小工,月錢一兩四錢,又有才得八錢的,而京城、主要城市僕役、雜工、服務人員,月錢二兩。《紅樓夢》裡得力丫鬟,也是這個收入。可以看出,明清時期的一兩銀子,大略等於現如今多數底層人民半月的收入。古人月入二兩銀子,等於1980年的30塊錢,2000年的700塊錢,2017年的3000塊錢。而民間常用文錢結算,一千文折合一兩銀子,後文錢貶值,一兩銀子兌一千七八百文都有,民間工作人群收入也上漲,但卻是真的上漲嗎?依然要根據底層月入來確定物價貴賤,而不是根據某種東西價格來確定收入多少。

譬如,康熙年間,肉價維持在三分錢,即一斤(590克)0.03兩白銀,根據底層人民月入換算,這就是一斤豬肉38塊錢,現在才十來塊,而更底層的村民,月入等於現如今的1200塊左右。你瞬間就能明白古人一年到頭吃回肉多不容易,為啥都舍不得買肉。而切切不可根據一斤豬肉三分銀錢來換算成現在的肉價,再推出當時人的收入水平折合現如今多少人民幣,這是非常荒謬的。

鹽在古代制作、運輸都比現在費勁,每斤五分錢,也就是0.05兩,合2017年的75塊錢。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民國初年,這時再看《黔川滇旅行記》,你就能明白為啥各地貧苦百姓根本就吃不上鹽,最多只是沾著一點點大鹽粒嘗一些滋味的原因了。而你,絕不可根據當時的食鹽價格,反推出兌率。

北宋底層鄉野百姓,日入一百文,月入三千文(3貫),等於2000元人民幣,一文合現在的六、七毛錢,也是如此推導。上層官員三分之一發錢,三分之二發東西,也是無奈之舉。北宋待遇中等的當兵的,平均一天能拿130文,到南宋一天能拿500多文,不是工資漲了,是錢毛了。

北宋城裡小吃,每份15文,也就是現在的15塊錢左右,這是雞雜湯的價格。而蔬菜造齏,每碗10文。

 

總之,基於底層人民日入或月入,聯系現如今底層人民日入或月入,來認知古代,甚至近代糧食、肉類、吃穿、住宿、房產、婚喪、雇傭等所有人們所需購買、出賣物品的價格,才是最合理的。如此計算,則荒年糧食價格的騰踴、昂貴,則立即顯現。百姓一年到頭舍不得吃一回肉的心態,也能立即體會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