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擦屁股要花多少錢?

皇上擦屁股要花多少錢?

文:老梁

皇上貴為天子,也要吃飯,要吃飯就要上廁所,上廁所就難免擦屁股。

古時候的人類在處理便後清潔問題上,各自發揮了智慧,既要方便,成本又要夠低。

當最高貴的人遇到這個最低賤、但又不可避免的衞生問題,問題就來了:皇上用甚麼擦pp?

接下來你將看到:

 老百姓的屁股從來不值錢

 佛祖規定,出家人擦屁屁不能就地取材

 皇帝老爺們的手紙變遷史

老百姓的屁股從來不值錢

蔡倫發明紙以前,老老祖宗們到底用啥擦屁股?

蔡倫

我知沒法穿越回古代,一看究竟。不過上世紀上山下鄉期間,老百姓倒貢獻了不少的擦拭經驗,「到了咱這地方,還講究個甚,莊稼葉子土坷垃,草棍棍,樹枝枝,甚麼都能解決。再不行了,尋個地方,圪蹭圪蹭」。(李零《花間一壺酒》)

但要尋找與此相關的保存完好的古代屎跡,不太容易。

幸運的是,考古工作者發掘到早期擦屁屁的實物——西漢簡牘,地點是敦煌馬圈灣烽燧遺址。據考古報告說,遺址中的簡牘,就夾雜了不少人糞屎便。

敦煌馬圈灣遺址漢簡

其實,沒用紙之前擦拭的工具,有個文雅的詞,名為「廁籌」(又名廁篦、廁簡)。它與馬圈灣遺址的簡牘,十分相似,皆用竹片或者木片制成。最早的記載來自唐朝釋道世的《法苑珠林》,內中講述三國時吳國皇帝孫皓偶得一尊金像,不加禮遇,反而將它置於廁所,用於看管丟棄的廁籌。

 廁籌(圖片來源於劉仁慶:《論生活用紙的起源、演變及發展》,載《紙和造紙》,2014年第5期)

廁籌使用的歷史相當悠久,流傳到清代,天朝人的詩詞中仍有記載彼時的情況。詩曰:

「馬勃牛溲與竹頭,

從無棄物委渠溝。

提筐在背沿街走,

更有人來拾廁籌。」

南北朝以後,紙替代竹簡成為書寫的主要載體。於是,紙也納入老百姓擦拭的法眼。

北齊人顏之推承諾說:「吾每讀聖人之書,未嘗不肅敬對之,其故紙有《五經》詞義及賢達姓名,不敢穢用也。」「穢用」也就是擦屁股。

顏之推

然而,用紙拭穢的習慣還是明清人流行起來的。明朝人胡應麟在《甲乙剩言》中記載了一段戲謔文,言:

「有客謂餘曰:『嘗客安平,其俗如廁,男女皆用瓦礫代紙,殊為嘔穢。』餘笑曰:『安平,晉唐間為博陵縣,鶯鶯縣人也,為奈何?』客曰:『彼大家閨秀,當必與俗自異。』餘複笑曰:『……皇帝、比丘皆用廁籌,不用紙,廁籌與瓦礫均也,由此不能不為鶯鶯要處掩鼻耳。』客為噴飯滿案」。

正因為明代人擁有以紙擦屁屁的資本,所以他們敢於嘲笑晉唐時的皇帝、和尚和美女的擦拭方式。

小說《紅樓夢》中也記載了劉姥姥鬧肚子要拉屎的情形:「劉姥姥覺得腹內一陣亂嚮,忙的拉著一個小丫頭,要了兩張紙就解衣。眾人又是笑,又忙喝他:這裡使不得!忙命一個婆子帶了東北上去了。」

1987年版電視劇《紅樓夢》農婦劉姥姥

不過,勞動人民對於手紙質量的要求真的不高。清初話本小說《照世杯》中,農民兄弟主要用的還是稻草、瓦片。

1838年,山西地方官張集馨處理了一樁制造「還魂紙」的案件。內中說案犯專事收集字紙「煮搗為泥,其細而稍白者,制為賬本稿件之用,其粗而黯黑者,即為男婦穢褻之用,造孽甚重,咎不容寬,因擒治之」。張集馨看來,把寫過字的紙回收制作廁紙,侮辱了知識的神聖,應該從快從重處罰。

所以,盡管蔡倫早就發明了紙張,技術也不斷進步,對剛需群眾而言,擦屁股這件事還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外加上改進後的粗紙而已。

佛祖規定,出家人擦屁屁不能就地取材

有一種觀點認為,廁籌其實是從印度傳來的。這話有一定道理。

早在中國人發掘到西漢大兵用廢棄簡牘作手紙之前,印度的出家人已經用廁籌好幾百年了。佛學典籍《毗尼母經》第六卷記載了一位和尚上廁所被廁籌刮傷的情形,說道:

「爾時世尊在王舍城,有一比丘,婆羅門種姓。淨多污,上廁時以籌草刮下道,刮不已便傷破之,破已顏色不悅。諸比丘問言:『汝何以顏色憔悴?』即答言:『我上廁時惡此不淨,用籌重刮即自傷體,是故不樂』。」

估計這類上廁所被籌損傷、心情相當不美好的比丘大有人在,佛祖釋迦牟尼為此制訂了佛教徒的如廁守則

「起止已竟,用籌淨刮令淨。若無籌不得壁上拭令淨,不得廁板梁栿上拭令淨,不得用石,不得用青草,土塊軟木皮軟葉奇木皆不得用;所應用者,木竹葦作籌。度量法,極長者一,短者四指。已用者不得振令污淨者,不得著淨籌中。是名上廁用廁籌法。」

守則中詳細規定了出家人擦屁屁不能就地取材將就,而應該使用何種材質作廁籌,規格尺寸如何。佛祖對拉撒之事頗為上心,這也成為了眾下弟子們遵從的藍本。

不過,印度的佛教東漢才傳到中原,從時間點上說,西漢的馬圈灣烽燧遺址較它為早,也許在使用廁籌的方式上「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罷了。

不管怎麼說,佛教進入中土後,常見出家人用廁籌。小清新詩人皇帝李煜崇尚禮佛,親手禦制擦屁屁的工具,還擔心廁籌刺多紮傷和尚下體,以臉頰貼之

《南唐書》如是說:「後主(指李煜)與周後頂僧伽帽,披袈裟,課誦佛經,跪拜頓顙,至為瘤贅。親削僧徒廁簡,試之以頰,少有芒刺,則再加修治。」出家人遇上這樣貼心的皇帝,

造化大得去了!

南唐後主李煜

佛教講求萬般皆空,中國化的禪宗更是要明心見性,一無所染,於是拭穢的東西也成了解說佛經的用具。五代時期的高僧雲門,曾被僧人問起「如何是佛」這一終極問題,他回答說,佛就是「幹屎橛」(參見《五燈會元》)。幹屎橛是啥?也就是廁籌。

想來,如廁畢竟是一件不雅的行為,道行不深的僧眾還是有所避忌。同樣在《五燈會元》一書中,就有一首詩表達了彼等的顧慮。詩有言:

老僧正在東司上,

不將佛法為人說。

一般屎臭旃檀香,

父子之機俱漏洩。」

《五燈會元》書影

詩中「東司」即意指廁所。早在東晉時期的佛教戒律書《摩訶僧祇律》,還規定了兩個蹲坑之間須有擋板的陳設,如此避免大家互看對方排洩的囧態。

元明之際的陶宗儀,也曾參觀考察過寺廟,據他說,「今寺觀削木為籌,置廁圊中,名曰廁籌。」(出自《南邨輟耕錄》)可見14、15世紀的出家人擦屁股的工具仍是廁籌。

皇帝老爺們的手紙變遷史

說起來,大概是春秋時期的茅廁簡陋,彼時的正國級人物晉景公姫獳一次吃壞了肚子,出恭時竟然「陷而卒」,死在廁所裡。後繼者大概汲取了這一教訓,茅廁修得安全、豪奢。

南北朝時期的名士劉寔,拜訪權貴石崇時,內急想上廁所,「見有絳紗帳大牀,茵蓐甚麗,兩婢持錦香囊,寔遽反走」,以為走錯了房間,後來石崇解釋說就是廁所,兩個婢女手中的香囊,裡面裝的就是廁籌。

石崇

不過,皇室的廁所盡管修得漂亮,擦屁屁的工具卻是多年不得改進。北齊皇帝高洋用的也是廁籌,史書記載他非常變態,「雖以楊愔為宰相,使進廁籌,以馬鞭鞭其背,流血浹袍」,這是把宰相當作保潔人員和牲口使喚。

唐代的皇帝也不例外,地方大員韓滉運送皇家物質時,竟然連廁籌都想到了,

「資裝器用已充舟中矣,下至廁籌,滉皆手筆記列,無不周備」。(《資治通鑒·唐紀四十七》)。

皇家在元代開始用紙擦拭。彼時太子妃伯藍也怯赤對婆婆「昭睿順聖皇後」十分孝順,「不離左右,至溷廁所用紙,亦以面擦,令柔軟以進」。史家推測說蒙古人敢於不「敬惜字紙」,用紙擦屁股,是因為他們文化程度不高。

統治者既然明目張膽這麼幹,老百姓當然也就慢慢養成了以紙擦拭的習慣。不過,明朝前期的皇帝還是享受了一段時期的特供。他們用的不是紙,而是由川省官員進貢的野蠶絲織成的帛——

「大內供禦溷廁所用,乃以川中貢野蠶所吐成繭,織以成帛,大僅如紙。每供禦用之物,即便棄擲。」後來有宮女將便後之帛搜集洗淨,織成窗簾等物,孝宗皇帝知曉後,良心發現,「即敕以紙代之,停所進貢」。(事見謝肇淛《五雜俎》)

不過停貢後,似乎又影嚮了當地人的生計,因此據說又恢複如初。

即便是紙,明後期皇帝的手紙也十分講究。宮內專門負責此物的部門是內官監紙房,所造之紙三寸見方,柔軟,顏色也選用皇帝才能用的淡黃色。

這些特供的擦屁股紙要花多少錢呢?據《大明會典》記載,寶鈔司每年要生產72萬張草紙,耗費優質稻草24萬5千斤、石灰12萬斤以上,還有45斤零15兩的香油。這些東西加起來,要花1500多兩白銀

到了晚清,慈禧太後所用的手紙,據《宮女談往錄》一書回憶說,是宮女們加工好的細軟的白棉紙,「先把一大張(白棉紙)分開裁好,再輕輕地噴上一點水,噴得比霧還細。……把紙噴得發潮、發蔫以後,用銅熨鬥輕輕地走兩遍,隨後再裁成長條,墊上濕布,用熱熨鬥在紙上只要一來一往就成了。……這樣把又柔軟、又幹淨、又有稜角的便紙,折曡好備用」。而像光緒皇帝的用紙則是「揉過、去硝之裱心紙」。

老佛爺慈禧的便器

不過,遭遇亂世,慈禧太後也就沒那麼講究了。該書還記載說,八國聯軍侵華期間,她倉皇向西逃竄。路上內急了咋辦?

「老太後果斷地說:『就在野地裡莊稼密的地方,人圍起來!』……我們下人們趕快圍成人牆,就這樣,太後、皇後、小主、格格們輪流著。真是可憐可嘆到了極點,沒有便紙,只好用野麻的葉子權且代替了」。

歷史走到這裡,連皇室們都紓尊降貴了,還有甚麼理由不相信天地間的自然物,其實也是擦拭臀部的永遠選項之一呢?

參考資料:

李紹飛:《「雜家」話雜》(上),昆明:雲南美術出版社,2009年;

王志軒:《廁籌雜考》,載《華夏考古》,2010(1);

李零:《天不生蔡倫:說中國的廁所和廁所用紙》,載李零:《花間一壺酒》,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

傅惠鈞:《湯溪話中的「東司」》,載游汝傑主編《吳語研究:第七屆國際吳方言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上海教育出版社,2014年。

出品丨視知 

來源:視知(微信公眾號ID:shizhimedia)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