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政府欠了末代皇帝溥儀多少「退位優待費」?

文:言九林  

1912年南京參議院審議通過的「 關於清帝遜位後優待之條件」共計八款。

第一款是政治待遇。許諾清帝退位之後,「 其尊號仍存不廢,以待外國君主之禮相符」。意即,溥儀仍然可以在自己的小圈子裡保留「 皇帝」稱號,但民國沒有皇帝,民國政府對待溥儀,只能採用對待外國君主的禮節——需要注意的是,這裡僅指以相當於對待「 外國君主」的禮節來優待溥儀,並不是說溥儀就此成了「 外國君主」。整個文件的性質,是「 清帝遜位給民國政府」,後者的治權,始於對前者的反抗,終於對前者的繼承,並不存在改溥儀國籍為他國的問題。

第二款是經濟待遇。許諾清帝退位之後,「 其歲用400萬元由中華民國給付」。

其餘六款。第三款是允許小朝廷仍暫居紫禁城,但日後須移居頤和園,皇宮侍衛可以留用。第四款是由民國政府酌情派衛兵,去保護清廷的宗廟陵寢。第五款,是民國政府承諾將按舊制修完光緒皇帝的崇陵,「 所有實用經費,均由中華民國支出」。第六款是允許皇宮留用服務人員,但不許再招太監。第七款是承諾保護末代皇帝溥儀的私產(遺憾的是,這只是一條極籠統的原則性規定,未能具體界定皇宮內的東西哪些屬於溥儀,哪些不屬於)。第八款是清廷「 禁衛軍」自此劃歸民國政府陸軍部編制,薪餉不變。

除針對遜帝的這八款之外,民國政府還有兩項承諾。一項是針對滿清王公,允許他們「 世爵概仍其舊」,王爺們可以繼續自稱「 王爺」,也可將爵位傳給子孫後代,「 王公中有生計過艱者,民國得設法代籌生計」,皇族還可以免除兵役。另一項是針對八旗子弟,廢除了旗人不許經商務農之類的限制,允許他們自由擇業自由居住,且承諾「 先籌八旗生計,於未籌定之前,八旗兵弁俸餉仍舊支放」。 ①

也就是說,民國政府每年需要支付給遜清小朝廷的費用,主要由三部分組成:

(1)每年給遜帝溥儀「 歲用」400萬元。
(2)接濟生計艱難的滿清王公。
(3)救助八旗兵丁,繼續給他們發餉。


♦ 清帝退位詔書

民國元年(1912)、民國二年(1913),新政府均勉力足額向遜清小朝廷支付了400萬兩(銀元)優待費。

這種足額支付,主要依賴借款。如1913年的「 善後大借款」合同中,即包括:清室優待費277.7777萬元、各旗俸餉俸米折666.6666萬元、外旗俸餉(熱河察哈爾密雲等處)62.5萬元、保護清陵俸餉40.4525萬元。這幾項資金,也見於1913年4-9月的財政預算。 ②


♦ 《庸言》1913年刊登的《中國政府善後藉款合同》(部分)

1914年,中央財政力不能支,制定了一套關於優待費的新支付辦法。扼要而言便是要各省各關分攤、分期支付。具體措施是:

(1)每年二月、五月、八月、十一月,分四次交付。

(2)分攤情形:山東、山西、河南、江蘇、廣東、四川、江西七省,各16萬兩。陝西、浙江、福建、湖北、湖南、安徽六省,各8萬兩。蕪湖關、粵海關、江海關、津海關、九江關、宜昌關、山海關、浙海關、閩海關、鎮江關,各16萬兩。長蘆鹽課10萬兩、山東鹽課18萬兩、兩淮鹽課16萬兩、河南山東新加鹽斤28萬兩。一共是392萬兩。 ③

這項新辦法,大體可以視為袁世凱搪塞遜清皇室的一種委婉手段。袁是清廷舊臣,又是促成清帝遜位的關鍵人物。他在大總統任上,於公於私,均不願被人指責拖欠清室優待費。然而,中央財政捉襟見肘,袁用錢的地方很多(比如鎮壓「 二次革命」),又實不願把400萬之巨款交付給遜清小朝廷。於是,將400萬拆散分攤給各省,便成了一種轉移責任、免受指責的推脫之法。


♦ 《申報》關於清室優待費各省分攤的報導

此外,1915-1916年間,袁世凱正積極運作復辟帝制。這也讓遜清小朝廷深感憂慮,擔心民國變成「 君憲」後,原來的優待條件也會作廢。故多次派人前去與袁政府交涉,希望取得優待條件永不變更的承諾。袁政府在1915年與1916年,至少兩次正式答复遜清小朝廷,承諾「 所有清室優待條件,載在約法,永不變更」。 ④

雖然多次承諾優待條件「 永不變更」,但自1914年開始,遜清小朝廷便不再收到過足額的優待費。 1916年7月,也就是袁世凱去世後一個月,包括前帝師陳寶琛、醇親王、倫貝子等在內的一批前清遺老,在紫禁城南書房開會,專門討論「 前總統任內所欠清室優待費共計六百萬兩,應否加入預算,及是否仍向現政府催請各辦法」⑤。

大體而言,自新支付辦法出台後,袁世凱政府便開始拖欠遜清小朝廷的優待費。至他去世之日,共計拖欠了600萬兩(銀兩)。袁死後,這部分欠款也未補足,據《申報》的報導,1916年的400萬元,遜清小朝廷只收到了120萬。 ⑥


♦ 《申報》的相關報導

1917年,遜清小朝廷與張勛合作,圖謀復辟帝制,「 清室優待條件」遭到了輿論的廣泛質疑。許多人主張,既然清室參與復闢違約在先,原來的「 清室優待條件」便自動失效,不但優待費不必再發,溥儀也應被驅逐出宮。

但新上台的段祺瑞曾是清廷之臣,未呼應這種輿論。 1918年端午節,遜清小朝廷致函北洋政府國務院,說自己的情況已是「 庫空如洗,大有無米為炊之勢」,請求撥給60萬元維持生計。段祺瑞政府將這一要求打了個七折,撥給40萬。 ⑦

這一時期撥付給遜清小朝廷的優待費,仍主要來自對外借款。據曹汝霖披露,段祺瑞政府向日本借的「 總額為一億日金」的西原借款,其中一部分即用來支付了清室優待費——「 餘兼攝財長十個月,在任中,官無欠薪,軍警無欠餉,學校無缺費用,駐外使領無欠外匯,即清室優待費,亦照條件撥付,此即受西原借款之助。」⑧

1920年5月,北洋政府與遜清小朝廷,就到底欠了多少優待費沒付,做了一次總結算。結算方式是1919年6月以前的欠款,按銀兩算;1919年7月1日以後的欠款,按銀幣算。最終得出一項數據:從1912年到1919年6月底,共應支付銀兩3000萬,折算成銀元,是4166.6666萬元。加上從1919年7月1日至12月底,還應發銀元200萬,合計應發4366.6666萬元。除去已支付的2772.8926萬元,還欠1593.7740萬元。 ⑨

也就是說,截至1919年12月底,民國政府向遜清小朝廷支付了約三分之二的優待費。考慮到當時的中央財政幾乎完全靠借債度日,這個支付比例,可以說是有誠意的。

欠下的1593萬餘元優待費,由財政部發給小朝廷796.8870萬「 無利國庫證券」,和796.8870萬「 八年七厘公債票」做抵,算是結清。


♦ 《益世報》的相關報導

1920年,北洋政府只欠了清室優待費76萬餘元。之後欠款比例又有所增長。 1921年欠了164萬餘元;1922年(截至8月份)欠了130餘萬元。三年共計又欠下了371.5454萬元。此外,自1917年至1922年8月,北洋政府還欠下原八旗兵丁的「 旗餉」869.5071萬元。 ⑩

這批新欠款的歸還情形不詳,很可能延續了1920年的還款辦法——1925年,有新聞報導稱,財政部以國庫券的形式,撥發給清室的優待經費,仍「 實欠五百三十九萬八千餘元,全數存匯豐」。北洋當局選擇以「 鹽餘」分期撥還,每月還二十萬。這批國庫券,很可能是用來還新欠優待費的。


♦ 《申報》1925年的報導

說回1922年。

該年6月,第一次直奉戰爭以奉系失敗告終,對遜清小朝廷懷抱友好立場的總統徐世昌辭職。 7月,議員李慶芳在眾議院提出撤銷清帝尊號及優待費的主張。理由是民國成立至今已有十年,國庫空虛債台高築,兵丁與官吏半數沉淪在飢餓狀態之中,「 清帝及其宗室臣下,未曾為國服務」,卻每年坐食民脂民膏達數百萬之鉅,實在是不合情理。不如將這數百萬的清室優待費,改為創辦「 貧民職工廠」,來收容那些生活困頓、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原八旗百姓。 ⑪

消息傳出,遜清小朝廷頗為惶恐。為求「 落袋平安」,小朝廷先是呈請民國政府償清此前所有積欠的優待款;然後又開始轉移紫禁城內的貴重資產,或將之變賣,或存入東交民巷的外國銀行,或轉移至天津。據參與其事的溥佳(溥儀堂弟)披露,溥儀偷運宮中文物的具體方式,叫做「 賞溥杰」:

「 從1922年起,我們就秘密地把宮內所收藏的古版書籍(大部分是宋版)和歷朝名人字畫(大部分是手捲),分批盜運出宮。……當時我們想了一個自以為非常巧妙的辦法,就是把這大批的古物以賞給溥杰為名,有時也用賞給我為名,利用我和溥杰每天下學出宮的機會,一批一批地帶出宮去。……這批古物運往天津時,又費了一番周折,這些書籍、字畫,共裝了七八十口大木箱(詳細數字記不清了)……」⑫

小朝廷變賣、盜運文物的行為,經媒體披露後引起了輿論的群起責難。於是便有了1924年3月,李燮陽等六十六名國會議員聯名提出質問,要求政府設法「 制止清室變賣」國家文物。 5月份,北洋政府總統曹錕指派顏惠慶等10人為「 保存國有古物委員」,與小朝廷的代表10人,共同商議皇宮內文物的保管辦法,規定「 凡系我國歷代相傳之物,皆應屬於國有」,也就是算作國有文物;「 無歷史可言者之金銀寶石等物件,則可作為私有」,也就是算作溥儀的私產。

同年10月,直系軍人馮玉祥發動事變,迫使曹錕辭去總統職務。隨後,以黃郛為首的攝政內閣召開國務會議,修改了《清室優待條件》。新優待條件規定:

(1)大清宣統帝從即日起,永遠廢除皇帝尊號,與中華民國國民在法律上享有同等一切之權利。
(2)自本條件修正後,民國政府每年補助清室家用五十萬元,並特支出二百萬元,開辦北京貧民工廠,盡先收容旗籍貧民。
(3)清室應按照原優待條件第三條,即日移出官禁,以後得自由選擇住居,但民國政府仍負保護責任。
(4)清室之宗廟陵寢,永遠奉祀,由民國酌設衛兵,妥為保護。
(5)清室私產歸清室完全享有,民國政府當為特別保護。其一切公產,應歸民國政府所有。

對溥儀來說,主要的損失是三項:(1)沒有了皇帝尊號,「 小朝廷」不再是合法的政治待遇;(2)優待費從每年的400萬,減為每年50萬,另挪出200萬救濟旗民;(3)搬離皇宮,只能帶走金銀珠寶衣物首飾等私產,建築物與關乎歷史文化的文物,被歸入公產。


♦ 黃郛

此番修改「 清室優待條件」,引起了知識界的一場大爭論。胡適認為「 條約可以修正,可以廢止,但堂堂的民國,欺人之弱,乘人之喪,以強暴行之,這真是民國史上的一件最不名譽的事」。更多的人則認為,小朝廷1917年參與張勛復辟,已是違約在先;張勛1923年死後,小朝廷又賜予其諡號「 忠武」,可謂二次違約。從前無人追究,是因為政府內部有太多原清廷之臣,並不意味著遜清小朝廷的做法沒有問題。 ⑬

小朝廷的內務府,也曾一度拒絕承認新優待條件,理由是這次修改並非出自合法手段。但形勢比人強,抗議無用。此後,民國政府給遜清皇室的優待費,便改做了每年50萬元。據黃郛之妻沈亦云說,黃在任期間,「 其所訂之優待費是照付的,……未絲毫延宕遲疑」⑭。

黃內閣只存在了短短一個月,若沈亦云所說屬實,期間大約支付了一次優待費。優待費減為每年50萬後,政府的壓力大減,所以此後只偶爾有小朝廷要求當局撥發拖欠優待費的新聞。媒體報導的焦點,也轉移到了「 恢復優待條件」的種種運動之上。比如1926年,溥儀曾致函吳佩孚,要求返回故宮居住,並恢復1911年的「 清室優待條件」。該函件交北洋政府內務部討論後被否決。


♦ 北洋政府內務部拒絕溥儀返回故宮

1927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成功,吳佩孚、孫傳芳等一干軍閥被掃蕩出局,民國進入南京國民政府時代。北洋政府欠下溥儀的那些「 優待費」,自此便成了一筆無從討要的爛賬。

1931年,為拉攏爭取溥儀不要投靠日本,蔣介石曾派人前往天津與溥儀接觸。蔣希望他離開日租界,以免被日本人利用,並提出可恢復優待條件,保證按時撥付優待經費。但溥儀此時已決心投日,對前來接觸者稱:「 優待一節大可不必,因受人優待者,必系極無能力之人,識者恥之。」⑮

民國政府欠了末代皇帝溥儀多少「退位優待費」?
溥儀

以上,是1912年至1927年,袁世凱政府與北洋政府支付遜清小朝廷「 優待費」的大致情形。雖然很難得出具體的欠款數據,但依據上述材料,大體情形仍是清晰的:(1)1924年之前的「 優待費」,至少超過半數是以現款支付的,剩餘部分大多以國庫券和政府公債做抵。 (2)1924年修改優待條件之後,每年50萬的優待經費,又支付了三年左右。

參考資料

①《優待清帝清皇室及滿蒙回藏各族待遇條件案》。收錄於《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第2輯:中華民族史料》,文海出版社1973年版,第88-90頁。
② 王鐵崖編:《中外舊約章彙編 第2冊》,第878頁。
③《清室優待費之分擔手續》,《大同報(上海)》1914年第20卷第8期,第51頁。
④《優待清室條件繼續有效》,《崇德公報》1915年第22期;《民國四年十二月十六日:申令清室優待條件永不變更》,《東方雜誌》1916年第13卷第1期。
⑤張旭、車樹升、龔任界:《陳寶琛年譜》,福建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368頁。
⑥《申報》1917年1月16日「 外電」。
⑦《申報》1918年6月10日「 北京政聞雜記」。
⑧曹汝霖:《西原借款之原委》,《近代史資料》1979年第1期。
⑨《益世報》1920年5月21日「 要聞一」。
⑩《申報》1922年11月18日「 財部積欠軍政各費細數(再續)」。
⑪《申報》1922年7月30日「 李慶芳議撤清室帝號」。
⑫溥佳:《1924年溥儀出宮前後瑣記》,收錄於 《文史資料選輯》 第35輯。
⑬楊天宏:《「 清室優待條件」的法律性質與違約責任》,《近代史研究》2015年第1期。
⑭沈亦云著、唐德剛協助整理:《亦云回憶(上)》,岳麓書社2017年版,第194頁。
⑮《申報》1932年1月18日要聞「 溥儀之真正意向」。

來源:短史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