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 六扇門裡好修行

文:老鳳1974
忍不住先說一句題外話,國內的這些影視創作者門,有時候真傻的讓人捉急。六扇門不是一個衙門的名字,而是古代三法司的統稱。
明清時分別指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元代指大宗正府、刑部、宣政院,宋代指大理寺、刑部、禦史臺,唐代指大理寺和刑部、禦史臺,漢代指廷尉、禦史中丞和司隸校尉,秦代《商君書·定分》:「天子置三法官,殿中置一法官,禦史置一法官及吏,丞相置一法官。」這是最早的三法司。
有時候也把衙門中人,稱為六扇門中人。由於古代基層行政司法為一體,所以說六扇門的時候,基本都是指執法部門。
有句俗話說的好,叫做「六扇門裡好修行」,這又是為毛呢?我們先回顧,上次寫的那篇玄學,叫做千夫所指,沒看過的看這裡:玄學| 千夫所指,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上次說的是,成名露臉在玄學裡說,叫做拋頭露面,萬眾看到這個人自然有各種各樣的評價,如果德行不厚是扛不住冥冥中的願力的。所以很多影視界名人、主持人的下場都不是太好。你也別說大國是這樣,你去看看全世界影視明星,體育明星,有好歸宿的百裡無一,大多數都晚景悽涼。當紅的時候有多紅,落魄的時候就有多慘。
這是玄學裡的願力反噬,由於太玄妙我也不多說。還是回到今天的話題,為啥說「六扇門裡好修行」。
古代有個說法,叫做滅門的知府,破家的縣令。父母官對治下草民,一言可決生死,執行者就是六扇門裡的刀筆吏和衙役們。甚麼概念?用現代的語言講,就是刀把子。這個刀想怎麼砍就怎麼砍,在古代唯一能約束的,恐怕就是那麼點「儒家思維」中的親親愛民,然後靠官場上的互相制約,除此真是毫無約束可言。當代呢,當代就是要講帶你法治,講點政治。但不管講甚麼,六扇門從古至今,權力都大的嚇人,怕人。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第二個畏大人,其實就是要畏懼權力,權力的具體執行者是who?六扇門。
在有巨大權力加持中,如果一個人還能保持本心,敬畏孔子說的畏天命,那可不就「好修行」麼!
然而,不是人人都懂畏大人之前,還有畏天命一說。有些六扇門裡人,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他們把酷吏的行為,說成是嚴格。其實殘酷和嚴格是兩碼事。嚴格是依法行事,殘酷則是以逞權欲而後快。昨天寫了一個酷吏的結局,在這裡:讀史| 酷吏的結局
你說這些酷吏,有甚麼必要用那麼殘酷的手段去對待黎民或者下屬呢?文景武帝,並沒有讓他們這樣做呀。無非是骨子裡那麼點獸性發作罷了,把嚴格執法當做獸性發作的借口,是招致天罰最大的通道。
昨天在群裡聊這個話題,有一位六扇門人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說這些人在位的時候要尊稱他們是領導,塌臺了就是泡狗屎,人人都可以對著他們吐口水。像下面這種趨炎附勢的小人,也怪不得他們甚麼。當然今天他們再清遺毒,也不過世態炎涼而已:
六扇門大人如果被這些小人所惑,以為自己所為就是天理天道,那就是不畏天命了。從玄學角度,如果一個大人塌臺的時候,萬眾歡欣,那麼他的塌臺就符合玄學中某些不能言明的道道了。
昨天這位大人,就應和了「千夫所指,無疾而終」 的預言。從玄學和現實角度,簡單聊一下。
從玄學角度,如果一個人被廣泛的憎恨,這種普遍憎恨的情緒會被某種不知名但存在的天道捕捉,氣機牽引之下,這個人絕不會有好下場。
你說玄,也不玄。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能感受到這些的,比如氣氛凝固了,氣氛結冰了,空氣中有緊張的氣息。這些東西都是摸不到看不到的,但你能感受到。但一個人被千夫所指,人人憎惡,這個人就會被看不到的氣機牽引,做出各種逆亂的行為,最後自食其果。
所謂天地玄黃,宇宙洪荒,自有名始,皆可名狀。
惡人的名字,就是氣機牽引的媒介。一個人如果被許多人念好,大家都感謝他的話,這種氣機會讓他或者他的後人有好處,相反一個人的名字如果被萬眾在內心狂罵,他也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甚至禍及子孫。
所以在西方神話裡,惡魔的全名是禁忌是祕密,不能被人知道,也不能說出來,被知道名字的惡魔,就很容易被鎮壓。關於這個東西方都有神祕學的說法:
在歐洲、埃及和中東,人們相信不管是人、神、還是魔鬼,只要知道了對方的真名,就可以使用巫術、咒術來控制或者詛咒對方。耶和華的真名無人知曉,安拉也擁有99個尊名來掩蓋他的真名。
在日本,真名,也叫言靈,人們認為真名是一個事物的關鍵之處,儲藏著這個事物的真正力量,掌握真名就能掌握事物本身,很多人應該對《陰陽師》中的這段表述印象深刻:世上最短的咒,就是名…所謂咒,簡而言之,就是束縛…名字正是束縛事物根本形貌的一種東西。」
在中國,這方面傳統也是由來已久,《白澤圖》就是希望通過記錄山川中無數鬼怪的真名,來讓人們避免其傷害,所記述的條目畫風都是這樣的:「火之精名必方,狀如鳥,一足,以其名呼之即去。」;「百歲狼化為女人,名曰知女…以其名呼之,則逃去。」;「故水石者精名慶忌…以其名呼之,可使入水取魚。」等等。
很多木有文化的「大人」,自己的真名就明晃晃的掛在那居然還敢作惡,我也是笑而不語,只等他們倒霉。
從現實角度分析呢?那就簡單了。六扇門裡的酷吏,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原因是,等用完後天下還是要恢複和諧的,沒有哪個君王喜歡酷吏治理的社會。所以在達到目的後,為了謝天下也要讓酷吏完成他們最後的使命——平憤。
武則天女性上位,任用寒門酷吏打壓士族,等完成後呢?無論索元禮,來俊臣還是周興,有一個好下場的沒有?
天道是平衡的,六扇門權力巨大一方面給想修行的絕好機會,在這裡面若能保持本心、善意,那修行事半功倍;反過來呢,搞到千夫所指,那只好跟著葉若夫一起走了。
來源: 聖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