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肺魔本紀

文:阿米

1

庚子歲初,肺魔突襲

古漢鄂府,鍾靈毓秀,乃九省通衢之地,無南越食生鮮之習,卻首當其衝。

個中蹊蹺……不足為外人道也。

肺魔者,瘟也,疫也,狀似日冕,以奇速稱。

魔入世,尚弱。

染蝠不成,去;染犬,又不成,仍去。

然遇人,遂其願。

初時,所染者寥,不過數人。

醫者聞之,辨其形,識其惡,大驚。

且憶癸未瘟事,歷歷在目,八醫同行,群內論之,史稱「八醫辨魔」。

待魔形初現,醫者懼,奔走呼:「肺魔將至,吾輩須慎之。」

醫者,濟世仁心,所憂者不過蒼生。

然,魔入世之地,乃天朝上國。

士子庶民,每日必稱賢君在上,天下歸心,國泰民安,正能治國無往而不利。

其國倫理綱常,大異余域。

朝中大夫,皆奉「君天地親師」之序,號令萬民:「君為上,社稷為輕,民可倒懸焉。」

故,依天朝律,醫者之言,甚為不妥。

不悅君意,不服綱常,乃大逆不道之舉。

 

2

時有六扇門,常判言入罪,「尋新姿勢」蔽之。

遂將醫者入獄,以儆效尤。

昭告天下曰:「肺魔之事,子虛烏有,餘人不可庸人自擾,攪亂人心。」

肺魔大喜:「高山流水,人間難尋。」竟大有知己之感,遂踞江城之地,大顯其能。

數日間,百姓紛紛染疫,倒伏無數。

又有人言:「肺魔出世,須慎而重之。」

有獸醫高福,聖眷正隆,取道江城,取肺魔之血,迅疾去矣。

不日,大英帝國有論文曰:「肺魔混跡於畜,害於人……」

然天高路遠,不可得見。

肺魔日盛,肆虐無忌,百姓惶惶,醫者忙亂。

然彼時,湖廣總督、江城知府皆高坐廟堂,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朝堂之上,鼓樂齊鳴,觀歌姬舞,品盛世歌;市井之間,有萬人宴,觥籌交錯,大快朵頤。

 

3

不日,肺魔愈發得勢,風云為之變色,但見魔影迭出,天下皆驚。

江城知府笑曰:「肺魔未必傳於人,便是傳人亦必不強。吾等已有制它之法,何足道哉?」

又云:「山村野夫,皆矇昧無知,醫者亦膽小如鼠,長肺魔志氣,滅官家威風。」

一鍾姓老者躍然出,憤而斥:

「肺魔之患,非同小可,豈能等閒視之?汝等糊塗昏庸,無恥無識,視人命如兒戲,當真是豈有此理!」

鍾姓老者亦南山居士,前朝大醫官,知府亦不敢造次。

不日,賢君有旨,力除肺魔。

然肺魔勢大,非一日可除。數日後,江城車水馬龍,皆入封禁。

庶民惶然無措,奔走相告者有之,拖家出逃者有之,哭喊叫罵者有之,更有染疾者,病入膏肓,奄奄一息。

江城如修羅之境,其悽慘悲涼,莫可名狀。

4

封禁之日,米鹽尚足,口罩無多,有囤積居奇者,有坐地起價者。

然患疾者無藥可醫,生死皆由天命;醫館告急,不足予治,是為大患。

雖有賢君親署,朝廷欽命,亦只供得十之二三。更有江城紅會之禍,更甚肺魔。

江城紅會者,善雁過拔毛,敲骨吸髓,以朝廷之命,囤物資於倉,欺上瞞下,媚官愚民。

有醫館協和者,術精湛,善治頑疾,為紅會所欺,令患疾者不得治,善醫者臨於危。

無奈告求於人,亦不得。

另有醫館莆田者,不學無術,坑蒙拐騙,得紅會之眷,獲資無數;

達官貴人,無所事事者,所獲亦多……此番種種,一言難盡。

廟堂之上,善弄愚術。

妻鼓吹雙黃連,引來哄搶者無數;夫穩坐釣魚台,安然笑納,坐收漁利。

當真是:夫妻唱雙簧,愚民吃黃連。

更有甚者,捧哏跪舔,似妖魔鬼怪,兵分十路,大肆鼓吹。

名為捧魔,實為頌君。

小女子不才,采奇文共享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