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璧君:「提籃橋」裡的「第一夫人」

陳璧君:「提籃橋」裡的「第一夫人」

文:胡錦成

中國的機關或機構,大多都可以「以人民的名義」冠一個「人民」的名號,如:人民法院、人院檢察院、人民公安、人民交通,還有人民郵電、人民醫院、人民旅社、人民商場、人民飯店等等。雖然沒聽說有人民殯儀館、人民肉聯廠,但你這麼叫估計也不會有人拿你怎麼著,唯獨一個地方不能用人民,那就是監獄。

中國有多少監獄,這恐怕沒人能說的清楚。但最有名的,就是「南橋北秦」,也就是上海的提藍橋監獄和北京的秦城監獄

就像上海人一向把所有的上海以外的人都視作鄉巴佬一樣,上海的提藍橋也以其規模之宏大、歷史之悠久、文化之深厚,睥睨其餘,自然也包括了秦城。

1

提籃橋確實曾經是一座橋,只是這座橋你現在找不到了。

二百年前的清嘉慶年間,在今東長治路東面、海門路西首的下海廟附近的下海浦上也不知是什麼人建了一座寬約2米,長約10米的木橋。

至於為什麼名喚提籃橋,有人解釋說是因為當年這座橋的附近有爿竹器店,專營提籃、淘籮而聞名,故人們稱該橋為提籃橋。

也有一種說法,是因為這座橋為瞿藍兩姓所建,名瞿藍橋,上海人瞿提不分,就變成了提籃橋。

比較權威的說法是當年住在河西的人到位於河東的下海廟敬香,就會提著裝有鮮花香燭、供品的竹籃,從橋上走過。於是,這座橋就被叫做了「提籃橋」。

還有一種權威解釋是當時敬香用的籃子是比較高檔的LV級「提籃」,其狀若此橋形,故名「提籃橋」。

上海開埠後,提籃橋區域被闢為美租界美僑居留地。到19世紀末,這裡已經成了十里洋行中最繁華的地帶。

1900年,下海浦被填平。水沒了,提籃橋隨後也就被拆了。橋拆了,但橋的名卻因另一個在此興建的建築而聲名鵲起,這個建築就是提藍橋監獄。再後來,人們說到「提籃橋」這個專有名詞時,如不加以修飾和限制,聽者只管理解成「提籃橋監獄」,進而「提籃橋」便成為「監獄」的代名詞。以至於江浙滬一帶至今都流傳著一個「成語」:「送儂到提籃橋」。

提籃橋監獄始建於1901年,啟用於1903年5月,起初占地10畝,主要建築有2棟4層的監獄樓,牢房480間。

到1935年,監獄已經占地面積達60.4畝,有10棟4至6層的監獄樓,約4000間牢房。

由於建築精良,規模宏大,「提籃橋」號稱「遠東第一監獄」

2013年,提籃橋監獄早期建築被由國務院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因占據了寶貴的土地。在迎來首名囚犯的110年後,監獄將被關閉。原址將保護開發,予以保留。

2

在提籃橋服役的一百多年裡,先後關押過各種各樣的犯人有幾十萬。除了曾經一段時間關押在這裡的一批日本戰犯以外,這裡關押的主要是刑事犯、政治犯,還有「右派」和「反革命」。其中名氣較大的有鄒容、章太炎、任弼時、張愛萍,以及林昭。

1949年5月27日,也就是蔣介石的「倉皇拜廟日」後的第二天,陳毅、粟裕部的第9、第10兵團共8個軍攻取上海,隨後接管了提藍橋監獄。

一個月零四天後的7月1日,一個身分特殊的犯人被從蘇州司前街公安局看守所押解到這裡。

該犯基本信息:

姓名:陳璧君    性別:女    年齡:57   

出生年月日:1891115

籍貫:廣東新會  

出生地:馬來西亞檳榔嶼喬治市  

罪名:漢奸罪

在當時,陳璧君無論如何都算得上是一個名人。這個一度可以與宋美齡比肩的奇女子,不僅因為曾經是與南京政府分庭抗禮的武漢政府的第一夫人,更因為其顯赫的出身,潑辣的性格,大膽的作風,而成為一個有傳奇故事的知名女人,為市井閒人們所街談巷議。

3

陳璧君,字冰如,乳名環,絕對的富二代。其父陳耕基年輕時攜妻闖蕩南洋,成為當地富有的橡膠商和體面的紳士。陳璧君生長在優越的家庭環境裡,接受的中英文教育都很完備,因小時個性就特彆強,什麼文體特長班都不肯參加,所以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才藝。

她自我評價是:「絕對清潔,但不齊整。愛好天然,不事裝飾,除去爽身粉外,一生未塗過脂粉。不會唱歌,不會跳舞,好聽優美的音樂,但是不懂。好看新、舊、中、外的畫,但自己一條直線都畫不出來」,一個人能如此的客觀評價自己,也是十分的難得。

她從小就貪吃,把自己吃成了個小月半子。上小學時,同學叫她肥環,她就生氣,追著人打。被追的人求饒說,肥環就是大美女楊玉環呀。她便高興了,請人家吃她的零食。

有人叫她爹是「陳百萬」時,她又不高興了,道:我爹的錢豈止百萬,千萬也不止,你們該叫他「陳千萬,陳萬萬」才是。

其母衛月朗聽女兒這麼說,嚇唬她,你說你爹有錢,就不怕有人綁你的票?她說:要是綁了我,我就說我一個女孩,綁我家裡也不肯出多少錢,不如我帶你們去綁我哥和我弟。衛女士聽了,笑罵道:你這熊孩子!

陳璧君15歲時進入當地的璧如女校讀書。這時她認識了孫中山。那年,孫中山來馬來西亞發展下線,在這裡成立了一個同盟會的分會,陳璧君於是成為同盟會中最年輕的會員。

陳耕基知道陳璧君加入同盟會的事後,十分生氣,堅決反對。他說:「一個女孩子,不好好讀書,成天和一些男人們在外邊東奔西跑,像什麼話?」

陳璧君也不服氣,你還說我,沒有你我能認識孫中山麼?

陳耕基是孫中山革命事業的支持者,給孫出了不少錢,「秀才人情紙半張」,孫先生還是很大方的,他回的人情不止是半張紙,而是一張紙又一張紙的同盟會私自刊印的沒有刊號的非法出版物——《民報》。

把陳璧君吸引到同盟會的就是小報上屢屢出現的一個名叫精衛的人寫的文章。起初,看到精衛的文筆辛辣老道,陳璧君便猜想此人一定是個白鬍子老頭。直到有一天陳在街頭看一人在演講,吸引了無數人圍觀,她過去一看,發現此人一身白色的西裝,很潮的板寸,劍眉鷹目,鼻直口方,竟然是個稀世的美男子。再一打聽,原來這人就是精衛!

從此後,陳璧君就成了汪的超級粉絲。為了能和帥哥產生互動,她天天去支持汪的演講,汪兆銘在上面喊,她就在下面喊,不僅為汪兆銘拉來了很多的粉絲,還把自己的老媽也拉去了參加。

為了更接近帥哥,陳璧君參加了汪兆銘的同盟會分部,為了和汪兆銘達到思想上的統一,不至於以後沒有共同語言。陳璧君積極學習革命思想,如饑似渴在大腦裡灌輸革命理論。本來陳璧君也有幾分聰明,再加上肯努力,很快,陳璧君就成為同盟會很活躍的分子。

只是汪對陳的熱情並不領情,他說「革命不成功不考慮結婚」,結果這更令陳璧君輾轉反側,寤寐思服。

汪精衛乃晚清民國時期公認的才子+美男,更是一個道統先生。倘若論相貌、文采和私德,在他那個時代,可以說無人能出其右。故胡適有云:「我若是女人,就一定要嫁汪精衛。」

4

胡適沒有嫁汪精衛這個可能,但陳璧君有。

現在父親一阻攔,她乾脆一摔門,找小汪同學去了。

1908年7月,陳璧君搭乘荷蘭客船來到日本,在孫中山的特批下,宣誓加入同盟會,到《民 報》編輯部幫忙,終於可以和汪精衛在一起工作了。

陳璧君到《民報》後,編輯部的氣氛一下活躍了起來。本來《民報》的編輯們都是些窮書生,生活拮据,最奢侈也不是叫個外賣。陳璧君是個有錢的闊小姐,經常請大家去大飯店聚餐,使這些窮編輯大為開懷,陳璧君於是了他們追求的對象,然而陳璧君傾心的只是汪精衛。

但此時的汪精衛卻是個有名的「道學先生」,不賭博,不嫖妓,不酗酒。他的理念是革命家不能結婚,因為革命家生活無著落,生命無保證,革命家結婚必然陷妻子於不幸之中,讓自己所愛之人一生不幸是最大的罪過。他發誓「革命不成功不結婚」,他和陳璧君,簡直就是「牆裡鞦韆牆外道」。

讓汪精衛不能兒女情長的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在這時,他正在組織暗殺團,準備行刺清廷要員,陳璧君聽說後堅決要求參加,她想這樣就可以有很多時間與汪精衛在一起了,開始汪精衛不同意,看到陳璧君態度堅決,才勉強答應她。周圍的人拿她開玩笑:我們被抓住了,可是砍頭,你有洋人的護照,清廷是不敢拿你怎麼樣的。陳聽此言,掏出護照,當眾撕個粉碎,令眾人張口結舌,再也不敢多嘴。

5

1909年冬,汪精衛與黃復生、羅世勛等暗殺團的其他成員祕密潛回北京。他們以開照相館為掩護,尋找行刺機會。後來由於保密工作沒做好,此次在北京的活動以失敗而告終。而他們的行蹤也被清政府發現,汪精衛則在他的住地東北園被清兵抓走。

汪精衛事敗入獄,人在紐約的孫中山嘆道:「汪精衛是我們的一個大人才啊,失去他等於砍掉了我一條手臂!」一度陷入分裂的同盟會為了營救汪精衛又團結起來了,各地組織都在行動;而民眾也看到,革命黨可不是一個叫人家子弟送死、領袖們舒舒服服的團伙,他們的信念和決心如此堅貞如此深厚,中國的希望就在他們。

汪精衛在牢裡吃什麼?每日三餐都是一碗霉變的陳米飯和一條咸蘿蔔,每五天才可以吃到一次豆腐,逢年過節每人才能食肉半斤。這日子雖然很苦,但要比若干年後,中國大部分在飢餓中掙扎的人還要好過一點,所以,在這裡,汪精衛寫下許多文學作品,其中流播最廣的就是「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所出的《慷慨篇》,全詩是:

街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

孤飛終不倦,羞逐海浪浮。

詫紫嫣紅色,從知渲染難;

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陳米飯那個鹹菜條的日子不知過了多少個,忽一日,一個獄卒塞進來十個熟雞蛋。汪精衛疑惑地接在手中,立即明白:是她!

汪精衛急促地翻轉著雞蛋查看,果然在其中一隻上,寫著一個小小的「璧」字!

汪精衛知道,陳璧君冒死到北京救他來了。她已買通了獄卒,可以和汪精衛聯絡了。

汪精衛給她寫了首詞:

別後平安否?便相逢淒涼萬事,不堪回首。國破家亡無窮恨,禁得此生消受,又添了離愁萬斗。眼底新年頭如昨日,訴心期夜夜常攜手。一腔血,為君剖……

詞後,他又寫了五個字「勿留京賈禍」,催促她快快離開危險的京城。

陳璧君來信了,她的信是一篇光照愛情史的光輝文獻:「我們兩人雖被牢獄的高牆阻擋無法見面,但我感到我們的真心卻能穿過厚厚的高牆。我將遵從你的忠告立即離開北京,不過在此之前有一件事想和你商談。你我兩人已不可能舉行形式上的結婚儀式,但你我兩人從現在起,在心中宣誓結為夫婦,你看好嗎?」

汪精衛熱淚盈眶,咬破食指,寫下一個鮮紅的「」字。

準備把牢底坐穿的汪精衛沒想到革命形勢發展如此之快: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隨即各地響應,清王朝土崩瓦解。風雨飄搖的清廷趕緊宣布釋放政治犯,汪精衛黃復生作為頭號政治犯立即出獄,1911年11月6日,汪精衛和黃復生重獲自由,北京各界一千餘人涌到法部大獄門前,歡迎這兩位刺殺攝政王的英雄出獄。

1911年12月,汪精衛乘船到上海,那裡,陳璧君正等著他。

6

民國元年元月(1912年1月),汪精衛與吳稚暉,張靜江等人發起「進德會」,號召不做官,不做議員,不納妾,不嫖,不賭,不吸鴉片。喚起民眾的公德心,改善民風。5月,汪陳舉辦了結婚儀式。9月,汪陳一起前往法國留學。

如果汪陳二人就此淡出江湖,江湖上將永遠流傳著他們的美好的傳說,但不幸的是,沒到一年的時間,他們又重現江湖了。

轉年,1913年,孫中山「二次革命」失敗,急招汪精衛回國。

接下來的十餘年的時間裡,汪陪侍在孫中山的左右,成為孫政權的核心人物。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汪精衛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兼宣傳部長。

這時一個著名的圖書館協理員也來到了這個委員會,他先是當了一陣子的「胡漢民的祕書」,然後,當上了汪精衛的祕書,一年後汪當上了首任的政府主席,無暇顧及宣傳部的事,此人便成了「代理部長」。

孫中山逝世後,汪精衛於1927年在武漢發動「分共」運動,終結了孫中山「聯俄容共」的政策。由於汪精衛與蔣介石長期不和,導致國民黨的分裂。

1940年3月,汪精衛偽政府在南京成立。聲稱要「曲線救國」的汪精衛任偽國民政府主席,當上了不折不扣的漢奸。這也讓陳璧君再一次當上了「第一夫人」。人們也開始記錄這位「第一夫人」:「她對居所開始講究富麗堂皇,穿戴追求奇異超群,口胃刁鑽,花樣百出,光是隨身廚師便有六名之多,有時想吃什麼東西了,張口說出,必須馬上做得。就連宋美齡她也不放在眼裡,常道,當年我是第一夫人時,她不過……」

陳璧君個性傲慢而剛烈,1925年7月1日,汪兆銘當選為「國民政府主席」, 當時還只是大元帥府大本營參謀長的蔣介石想和汪兆銘搞好關係,就送來一個蘭普,要和汪拜把子。汪一感動,立馬給蔣介石回信,稱比自己小四歲的蔣為「介弟」,陳一邊看到,當即就說:「你願意做他的把兄,我可不願做他的把嫂!」。嚇得汪趕把信撕了,保證不再和蔣稱兄道弟

對於自己的「情敵」, 陳璧君更是從不手軟,汪精衛在香港製造炸彈準備刺殺清廷要員的時候,認識了方君瑛,但汪精衛最後選擇了「革命意志」堅定的陳。汪結婚後,與方君瑛一直保持普通朋友的友誼,方甚至給陳的第一個兒子汪文嬰當保姆,儘管如此,陳璧君仍對方惡語相向,最後令方精神崩潰,懸梁自盡。

1944年11月10日,汪精衛病死於名古屋帝大附屬醫院。遺體葬在中山陵之側。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下詔宣布無條件投降,聽聞此消息的陳璧君惶惶不可終日。於是她找到褚民誼商議應對之策,倆人卻是沒了主意,最後只好決定向老蔣獻殷勤,請求蔣介石網開一面。於是陳璧君要她的妹夫,汪偽政府的要員褚民誼(字重行)給蔣介石發電報,試探老蔣的態度。

很快褚民誼收到了重慶方面的電報,上面寫道:

重行兄:

       兄於舉國抗戰之際,附逆通敵,罪有應得。惟念兄奔走革命多年,自當從輕以處。現已取得最後勝利,關於善後事宜,切望能與汪夫人各帶祕書一人,來渝商談。此間已備有專機,不日飛穗相接。

弟 蔣中正

陳璧君聞訊後喜出望外,她特地讓人上街買了一筐剛上市的鮮桃,準備帶到重慶送給蔣夫人。

她哪裡想得到,前方是蔣給她準備好的圈套。

7

1946年4月16日江蘇高等法院開庭審訊陳璧君,陳璧君在法庭上答辯:

「日寇侵略,國土淪喪,人民遭殃,這是蔣介石的責任,還是汪先生的責任?說汪先生賣國?重慶統治下的地區,由不得汪先生去賣。南京統治下的地區,是日本人的占領區,並無寸土是汪先生斷送的,相反只有從敵人手中奪回權利,還有什麼國可賣?汪先生創導和平運動,赤手收回淪陷區,如今完壁歸還國家,不但無罪而且有功。」

法庭最後判處陳璧君無期徒刑,陳璧君接到判決書時卻說:「本人有受死的勇氣,而無坐牢的耐性,所以希望法庭改判死刑。」

1949年,中國大陸江山易主,蔣介石並沒有把陳璧君移往臺灣,而是把陳留給中共。

1952年,和陳璧君私交很深的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和廖仲愷夫人何香凝,去監獄探望陳璧君。二人告訴陳璧君,中央已經決定,只要陳璧君承認汪精衛有罪,寫一篇悔過書就可以釋放出獄。

陳璧君果斷地拒絕了宋、何的善意,坦言道:「我固守受審時公開宣布的立場,對日本的和與戰都為救國,屬殊途同歸,無罪可言,無罪可悔,但願在牢房中送走最後的歲月……我有什麼罪行?不過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只有一部革命史!」

也有人說,宋何二位為陳求情是子虛烏有之事,我們且姑妄聽之,姑妄言之罷了。

在「提籃橋」改造久了,陳璧君的思想也多少發生了一些改變。在1955年7月書寫的思想匯報中,她寫道:

「1949年7月1日,我到女監。初期是很不能心平氣和的。以為成王敗寇。但每天的《解放日報》和我幼子送進來的書,令我心平氣和。知道貴黨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事……我是一個自問很努力學習的人,也覺得恍如置身於革命大學,但可惜我的病亦隨著我的年齡增加。」

8

1959年6月17日,68歲的陳璧君死於獄中。

有人說,陳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的夫君是個美男子。

不管她有沒有說過這句話,這句話是沒錯的。

來源:花月滿樓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