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開學第一課,還得看看岳不群

岳不群

文:齙牙趙

我的主業雖然是讀宋史,但是我對金庸老爺子的書也是極其喜愛。

金庸小說裡有很多開學第一課的場景介紹,和藹可親如穆人清之於袁承志,插科打諢如陳近南之於韋小寶,血腥悲壯如江南七怪之於郭靖,冷酷無情如趙志敬之於楊過,可以說是「殺豬殺屁眼,各有各的刀法」。

但是這麼多開學第一課,最講究、最排場、最有心計、最有規劃的,還是得算華山派的君子劍岳不群。他給新收的徒弟林平之的開學第一課,堪稱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典範之作,是可以拿出來當公開課示範的。

鑒於兄弟我好歹也是正兒八經的師範專業畢業,所以,我還斗膽梳理了一下,岳不群開學第一課的全套流程及其深意,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細思極恐。

咱們先說說這節課的背景。

岳不群剛剛以救命恩人的身分,把父母雙亡的林平之接到了華山之上,他的目的就是要讓林平之死心塌地地認可岳不群,認可華山派,然後他好抓住機會拿走林家的《辟邪劍譜》。

為了這個目的,岳不群精心設計了幾個環節,從踏上華山玉女峰的第一步開始,就在一直不停地給林平之上課。

第一步,表現團隊和諧。

對於林平之這樣大戶人家的公子哥,岳不群深知,不管怎麼展示自己華山派的家大業大都沒有用——林平之交朋友從來不看別人的家業大不大,反正都沒有他家的大。

而林平之乍逢大變之後,最需要的是什麼?當然是溫暖、關心,以及像家庭一樣和諧的團隊關係。這一點,正好是岳不群能夠提供的。

所以,當岳不群帶著林平之一行抵達玉女峰腳下的時候,華山派剩餘的二十多個弟子傾巢出動下山來迎接。你看這年齡結構和男女比例,「年紀大的已過三旬,年幼的不過十五六歲,其中有六名女弟子」。對林平之來說,照顧他的哥哥姐姐有,陪他玩耍的弟弟妹妹也有,幾乎可以算是一個陌生而親切的大家庭。

而且,所有人的表現也相當的真情流露,既有森嚴的等級制度,也有歡快的同門情誼,這是林平之以前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場景,新奇而期待。

更大的和諧在後面,秀美端莊、和藹溫柔的岳夫人寧中則在封頂壓軸出場。如果說岳不群身上散發出來的是有些讓人不敢接近的「爹味」,那麼寧中則身上就是讓人無法拒絕的「媽味」。

在林平之的眼裡看來,華山派這樣一個團隊,有一個嚴肅強大的師父,一個和藹端莊的師娘,一個義薄雲天的大師兄,一群志趣相投的小夥伴。這是什麼?這就是家啊……

第二步,展示專業能力。

林平之來華山派,當然不是來繼續自己的巨嬰生活的,他要學習武功為自己的父母報仇,重新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對他來說,團隊和諧只是一個加分項,並不是一個決定因素,他需要看到華山派的實力,這樣才能讓他死心塌地地留在這裡學武功。

所以,岳不群的下一步,就是要向林平之展示華山派的專業能力。

請注意這個措辭,是「華山派」的專業能力,而不是「岳不群」的專業能力。

江湖上有很多門派,師傅極其厲害,但是教出來的徒弟一個比一個不成器。岳不群的能力,已經在林平之面前展示過了,他接下來要展示教師團隊的教學能力。

怎麼展示?當然是讓另外的教師和最優秀的學生一起展示,最好的人選就是師娘寧中則和大徒弟令狐沖。

所以,在正式入門拜師之前,岳不群安排了讓寧中則來破令狐沖模仿田伯光快刀的表演賽,劍術之精妙、內力之精湛,當場就鎮住了林平之:「世間竟有如此高明的劍術,我只須學得幾成,便能報得父母之仇。」

為什麼我說這是岳不群刻意安排的呢?書裡有一個小細節:在帶著林平之回華山的路上,令狐沖多次向岳不群討教破田伯光快刀的法門,岳不群「始終不說,要他回華山之後向師娘請教」。

岳不群這麼心思縝密的人,你以為就是單純地為了討好老婆嗎?

第三步,介紹門派紀律。

該展示的都展示完畢之後,岳不群要正式開始立威了。單靠師娘的溫柔賢惠和師兄的插科打諢,是肯定帶不好一個團隊的,先有規矩,才能有方圓。

在接下來正式的拜師環節中,岳不群馬上換了一張嚴肅的面孔,帶著林平之去了專門布置的後堂,規規矩矩磕頭、恭恭敬敬聽訓,就連一向「瘋瘋癲癲」的大師兄令狐沖也像個播音員一樣一絲不苟地背誦門規。

告知了華山派的門規,並且強調了本門的價值觀是「仁義為先,做個正人君子」之後,岳不群立刻開始了自己「殺雞駭猴」的表演:處罰令狐沖(當然另有目的)。

他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令狐沖良久,看得令狐衝心裡發麻之後突然發問:「你這次下山,犯了華山七戒的多少戒條?」

令狐沖只能一一認錯甘受處罰,就連岳不群的掌上明珠岳靈珊在一旁說情也沒用。

有兩個細節請大家注意一下。

其一,在此之前,岳不群還在跟岳靈珊開玩笑,伸手輕輕扭了她臉頰一下,父女之間的親密無間顯露無疑,但是這種情況下岳靈珊都說不上話,甚至還被厲聲呵斥。

其二,不但岳靈珊開玩笑說岳不群「怕老婆」,就連江湖上都知道,「岳夫人是太上掌門」,但是這種情況下,岳夫人「只有當作沒瞧見」。

這一段關於「門派紀律」的表演,可以說給初來乍到的林平之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第四步,彰顯人文關懷。

這一步並不是一個單獨的環節,而是從頭到尾貫穿到岳不群對待林平之的態度之中的。

岳不群深知林平之父母雙亡、仇家窺伺,極有可能找不到地方為父母下葬,於是專門僱人收殮了林震南夫婦的屍身,隨林平之一起從衡山北上運到華山玉女峰腳下的小廟之中暫厝,擇日安葬。

這個處置是非常能夠打動林平之的,既能讓林平之親自為父母送終,可能讓他們有一個安全穩妥的下葬之所,考慮得十分周全。

在林平之拜師儀式結束之後,岳不群在其樂融融一片歡騰的場合裡,也沒有忘記林平之父母的喪事問題,轉頭跟林平之說:「平兒,咱們先給你父母安葬了,讓你盡了人子的心事,這才傳授本門的基本功夫。」

這麼一些話,說得林平之熱淚盈眶拜倒在地,實在是家中發生滅門大變之後感受到的最大的溫暖。

我不知道金庸老爺子在寫這一段的時候有沒有進行過反覆推敲,但是單從文字上來看,岳不群的開學第一課可以說針對林平之的個人特點和個體需求,已經做到了最好。

與其說岳不群是一個搞教育的高手,不如說金庸是一個搞教育的高手。

一個字:服。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