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優秀漂亮的女人,卻死於一場培訓,太遺憾了

魏萌

文:古原

DCM董事總經理魏萌(Sara Wei)於近日去世,年僅32歲。

DCM是一家風險投資公司,管理著超過40億美元的資金,目前已在美國和亞洲地區投資了超過400家高科技企業,其中包括快手、58同城、脈脈、探探、唯品會等公司。

32歲就擔任全球知名風投公司的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可謂是女性中的人生贏家。

32歲的魏萌,正處於職場發展的黃金期,圈內評價「勤奮樂觀,為人nice」,而她從DCM副總裁升任董事總經理還不到一年。她的成績在創投圈也有口皆碑,主投過的明星項目包括探探、脈脈、熊貓星廚、Blued等。

2019年,魏萌被福布斯評選為中國30位30歲以下精英之一。

引爆輿論是她的死因。

據騰訊新聞《一線》消息,8月14日,魏萌曾在裡程LEGACY飛躍力工作坊(公司全稱:北京誠泉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學習課程,並在課室中暈倒,最終於8月16日在醫院離世。

盡管魏萌家人出面發聲,說她的死與課程本身無關,但裡程LEGACY飛躍力工作坊的系列課程,還是引發了公眾強烈的質疑。

據知情人士透露,魏萌是在飛躍力工作坊「四人辱罵一人」的互動環節中,因情緒激動發生突發狀況而意外暈倒。而據新浪財經報道,魏萌昏倒前,曾有三個人不斷質疑她為甚麼不照顧好孩子,為甚麼工作那麼忙,最終導致魏萌情緒崩潰。

但有知情人士在接受騰訊《深網》採訪時否認了這種說法,「魏萌遭辱罵的說法是謠言,她是在很開心的大笑時暈倒的。」而魏萌的丈夫也發布聲明稱:目前網路上的資訊嚴重失實,對魏萌造成了極大誤解,也對家人造成了二次傷害。

當時具體的情況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但這類培訓長期以來一直引發諸多爭論,甚至遭遇過警方查處。

以我的社會經驗,這類的課程其實就是靈修系列的課程。

這二十年,中國有兩類課程,一直比較火,而且也很貴。

一類呢,以是教練技術為核心的課程,另一類就是靈修類的課程。

教練技術類的課程,大多數是企業老板或高管,但這種課程的起源,其實是心理康複類的課程,他的課程起源叫NLP.

NLP源自三門學問:1、薩提亞家庭治療糢式;2、完形治療;3、米爾頓催眠學派。

以前三種,都是心理學方面的各種心理治療方案。

但在引入企業管理培訓後,他帶來的效果是驚人的,這個驚人並不是指企業管理就如何變的更好了,而是課程對學員的影嚮非常重大。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導師可以讓學員配合做很多事,包括幫他去拉新的學員,包括不斷地升級更高級的課程,而全套課程學下來,可能要花費百萬。

有人說,這是一種精神控制法,不能否認這種說法,但也不完全準確。

因為學員會沉迷在教練技術課程所設計的各類活動帶來的新奇心理體驗上,他們的反饋也是真實的,對他們來說,展現了一個震撼、前所未有、全新的心理世界。

所以,大多數學員在學完後,幾乎都是異口同聲地說他好。

既然是一個市場化的產品,既然有這麼好的市場口碑,那你很難說,他就是一個不對的東西。

畢竟心理感覺是完全主觀的,站在門外無法理解那些稀奇古怪的活動和游戲,但當你身在其中時,可能和這些人是一樣的。

而靈修課程,則是近十年來火起來的培訓產品。

他的主要目標客戶也是高端人群,其中又以女性為多。

靈修課與教練技術在本質上其實是一樣的,也是一種心理調整課程。

教練技術還有一些如何影嚮他人觀念的管理技術教學,但靈修則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以調整自己為目標。

這類的課程,還經常請到所謂的活佛、印度僧人、甚至波蘭的靈修大師來國內上課,費用非常昂貴,但卻熱銷不已。

大把的富婆和高知女性參與這類課程。

當一種產品,能熱銷市場時,你不能簡單地把他們理解為這是騙子。

騙是貨不對版,是虛假許諾,是利用不實資訊,但這兩類課程之所以火,完全來自於參與培訓學員的口碑傳播,甚至是這些參與者努力說服其他人參與的結果。

就連伊能靜,這樣的知性美女明星,這個在歌廳裡邊唱歌邊讀張愛玲的明星,也在參與印度大師的靈修課程,並倍加推崇。

那市場從何而來,這樣的產品為何就能成為中上階層圈子裡口碑甚好的產品呢?

其實非常簡單,這就是一個保健品的產品邏輯。

因為工作的關系,我見過很多的保健品,你不能說他們全是騙人的產品。比如,某種用於改善疼痛的液體,身上哪不舒服就往身上塗,立竿見影,馬上見效。再比如,眼疲勞可以用一種眼貼,貼個五分鐘,保證緩解疲勞。

但是,他們能真正治療你的問題嗎?不能,他只能緩解你的癥狀。

但保健品的銷售邏輯,就是,你有病,我有藥。

這兩類心理課程,其實也是一樣。

教練技術是管理培訓界的保健品,靈修課程則是心理問題的保健品。

那保健品為甚麼能長期擁有穩定市場呢?

因為不舒服這種事,是介於健康與疾病中的中間狀態。這個中間狀態,醫院是滿足不了你的需求的,你不可能眼睛有點酸痛就跑醫院去排隊掛號,這時保健品就大行其道了。

其次的原因是,保健品不需要為真正的結果負責,他只需要幸存者偏差的口碑。只要有幾個人用了有感覺,那就拼命為這個產品背書,甚至真誠的向親戚朋友推薦。

這兩類課程也是一個商業邏輯。

教練技術並不進入你的企業改變你的企業管理流程,建立新的管理制度,而是調整企業老板或高管的心理狀態,這種狀態的改變,當然可以帶來其行為的改變,也有可能在企業管理和運營上出現變化,這種改變其實與保健品的對癥效果是一樣的。

其次,管理培訓也沒有哪一家有確定性的結果,能確定幫助企業增加利潤。在這種情況下,管理培訓就沒有標準了,那甚麼產品都有可能被市場接受。就如同所有的保健品都不可能帶來確定性的結果,反而人們對他都抱著試試看的想法。

靈修課程就更是如此了。

大多數參與靈修課程的人,都受到一定程度的精神困擾,比如焦慮,痛苦,嚴重的,有抑鬱甚至輕生心理。

而靈修課程有心理按摩的作用,有負面情緒發洩的作用,有群體撫慰的作用,這些都可以緩解癥狀。

甚至有些靈修課老師,讓學員不斷跟著他學習,從而開辟出另一個新的環境,在新的環境中,學員會發現,困擾自己的很多問題消失了。當然消失了,因為導師帶著這些人離開了原有的世界,建立了新的朋友圈,新的抱團取暖群體。

靈修課程的結果僅僅滿足於每一個個人的內心,這是純主觀的,沒有任何標準的。

甚至只要老師夠帥,親和力足夠,整個課程中有個一段話和一個活動被接受和認可,就有可能高度認同這個課程,畢竟有太多女性是非常感性的。

總而言之,教練技術就是管理培訓的保健品,而靈修課程則是心理問題的保健品。

之所以賣的貴,是因為客戶重視,在意,他們才能賣的這麼貴。

有錢的富人職場人,更在意心理健康,希望心態能更平和安寧,花幾萬、幾十萬聽個課,也就是他年收入的幾分之一,只要癥狀緩解,他依然是覺得值的。

你要說這樣的產品是問題產品,應該關掉,這個邏輯和你要不要消滅保健品市場是一回事。

不讓搞靈修和教練技術,一樣有國學、有佛學等各類課程搶占市場,他們本質的商業邏輯是一樣的,都是有錢人的精神保健品。

只不過靈修和教練技術用了很多特殊的手段,讓癥狀緩解更快,所以他們收費更高,口碑更好。

但這些產品,有沒有更好的產品來替代他們呢?當然有。

企業管理是門經驗技術課,其實已經很成熟,但中國市場發育不是很好,法治環境也不夠好,國外很多成熟的課程拿過來效果不怎麼樣。

經理人管理就是一例。

國外企業管理依賴經理人,但經理人的責任與義務可以通過契約很好的進行管理和約束,而國內職業經理人數量不夠,契約精神不夠,法治也不夠完善,搞經理人管理糢式,往往搞的一團糟糕。

老板自己也不夠專業,又找不到合適的經理人,因此犯上了管理上的心理疾病,病急當然就亂投醫了。

心理問題也是如此。越是發達富裕的社會,心理問題其實越多。承認自己存在心理問題,在發達國家並不是羞恥的事,而是一個正常的事,找心理醫生就可以了。

心理醫生其實就是處理負面情緒到精神問題中間態的一個角色,當然,這類經驗治療也不完美,比如丹麥,人人都可以接受看心理醫生,但自殺率依然高居全球前列。

但中國的富人的心理問題,往往是求助於這種民間培訓保健品來處理,這當然也屬於愚昧的一種。科學尚未普及,科學也尚未發展到能處理所有的心理問題。

其實在更廣大的農邨,婦女的心理問題更為嚴重,但那裡是各種教的市場。

解決的方式,是開放醫療,而不是關閉這類的培訓,你哪怕讓靈修大師坐心理門診,也比搞這種私下課程要好,至少公開的市場操作,會讓心理咨詢業進行普及,讓人們接受心理咨詢的服務,用更專業一點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精神困擾。

今天這篇是商業文章,也是經濟學文章。

來源: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