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來一個散養的仁波切

張鐵林

文:二大爺

我們中國人雖然沒有主流的宗教信仰,但是從來不缺乏各種田園信仰。有出處的神仙你一定在廟裡找得到,沒有出處的,也可以按需生產。正是這種在偶像崇拜上天才的創造力,讓各色人等都能各取所需,充分滿足了群眾不平衡、不充分的逼格提升需要。

作為引領時尚風氣之先的娛樂圈當然不會落伍。這兩年如果要細數一下娛樂圈號稱皈依佛門的明星,就算是千手觀音掰著指頭也數不過來。劉德華是台灣靈巖山妙蓮老和尚皈依弟子,李連杰皈依密宗上師羅貢桑仁波切,王菲信仰藏傳佛教薩迦派,謝娜、張傑結婚專門去雲南香格里拉找活佛加持,阿雅就離譜了,直接就嫁給了「 第七世竹慶本樂仁波切」……

這些都是公開的,想進這個圈子但又還夠不到門檻的,估計有幾火車。總之,這年頭你要是不說自己擁有一個上師或者仁波切的指引,或者至少是沾個邊供養過,不僅在野生佛教界寸步難行,在正宗娛樂圈也步履維艱。

這裡要解釋一下所謂的「 仁波切」,這是藏傳佛教對於高僧大德的一種尊稱。活佛一類需要轉世認證的當然可以稱為仁波切,宗教職銜較低或者道行一般的僧人不能稱為仁波切。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按照藏傳佛教的供養傳統,上師、仁波切是要花錢供養的,而且不是小錢,是需要持續付出的大錢。所以這個逼裝起來會讓錢包很沉痛。本來在他奶奶的野廟供個佛像,或者大年初一去雍和宮搶個頭柱香,再或者戴個星月菩提就能展現的逼格,為什麼這幾年會行情暴漲,需要仁波切這種私人訂製來攀比了呢。

說起來,還要怪滿清。

在我之前專門介紹藏傳佛教緣起的文章中,已經詳細說過藏傳佛教的興起,特別是取得世俗認證,和滿清多頭扶持、分而治之的民族羈縻政策是密不可分的。所謂的四大活佛系統都是滿清刻意的扶持下發展起來的。作為這種羈縻政策的添頭,或者說拉攏,藏傳佛教一直是滿清皇家私人信仰。


最後一任章嘉活佛,已經宣布不再轉世

既然是皇家信仰,自然就不能跟黎民百姓去燒香磕頭,丟幾個銅板就了事。得有所謂的專屬寺廟、活佛加持,這才有皇家的氣派。四大活佛里面有「 國師」之稱的「 章嘉活佛」就是滿清皇家專屬「 仁波切」,雍和宮就是他的法場。歷代章嘉活佛的駐錫地是青海,但是長期都是北京活動。

大活佛攀不上,攀個一般的小活佛,這是沒權但有錢的明星們不二之選。可大家都知道,活佛這個稱號不是山大王,誰想要都有。是要有認證程序的,大活佛要國家認證,小活佛要大活佛認證。原則上不在民族宗教部門備案、發證書的,都是有問題的。

藏傳佛教本質上是藏區土生土長的苯教和佛教混合的產物,甚至在很多方面摻雜了印度教,再加上傳承系統、儀軌兼備,所以無論是形式還是內容都很有特點。但實事求是的說,特點不代表正宗,更不代表主流。中原佛教一直把藏傳佛教視為旁門左道,是有深層次的原因的,這裡按下不表。我們要說的是,正是因為藏傳佛教是入門灌頂、講究資質的密宗,關門傳法,玄虛不明,就算是有文化的人也不一定懂各種門道,何況沒啥文化的商賈或者明星們。

這才是仁波切們為啥突然火了起來的根本原因。大家都不懂,所以逼格就高。

正是在這種人傻錢多的所謂「 佛教文化產業興起」的氛圍中,各種各樣的搞笑「 仁波切」就出來了。

比如曾經在網上賣佛學雞湯的網紅「 赤仁波切」,號稱三木察活佛的化身,原來是甘肅卜楞寺一位僧人,曾經在甘肅省佛學院混日子。 2004年因為長期翹班,連續三年考核不稱職,被佛學院辭退丟了飯碗。這哥們也很聰明,用多年來在外斂的錢財,下了血本在外蒙捐修了一座私人廟,鄭重其事搞了個「 升座儀式」,自封活佛。

這好歹還是學過佛的,沒學過佛的仁波切們,就粗糙了點。完全無視信徒們的智商——雖然他們確實沒有。比如台灣有個「 恆生仁波切」,真名叫做陳寶生,號稱「 藏密十七個派別中的覺域派大活佛」——這個稱號你懂不懂不要緊,關鍵你要買他的開光保健品。甚至飲水機都賣,一台幾百塊的飲水機他加持後標價上萬。更搞笑的是,為了把女弟子弄上床「 靈修」,居然玩下藥。大活佛居然也要靠下迷藥,說好的佛法無邊呢?


張鐵林「 仁波切」鬧劇

而青出於藍的是出生福建泉州的吳達鎔,乘著這股妖風,從一個擺地攤、賣水貨的攤販,迅速搖身一變,在香港「 坐床」,成為所謂的「 白瑪奧色法王」。這個牛逼其實吹得已經非常大了——因為法王這個稱號,比大部分的活佛還要高。也許當法王感覺還不錯,他非要給「 皇阿瑪」張鐵林也弄個高調「 坐床」儀式,結果引來吃瓜群眾揭老底。害得一門心思也準備靠這個混飯吃的張鐵林不得不又灰頭土臉的去演戲。牛逼吹得更大的是東北歌手火風。本來在酒吧吃吃老本,唱唱成名曲《大花轎》也能過下去,或者乾東北人最擅長的主播也行。但他非要弄出一個誤入寺廟被感化、得道高僧傳衣缽的神話來,宣稱自己在四川甘孜州白玉寺被認證為活佛,號稱「 烏金西珠丹增仁波切」。人家的轉世靈童都是小時候找到的,就他這個活佛,都變成40歲的腦滿腸肥的大叔才被發現認證。好感人。

這些散養的仁波切們並不高明的法術,估計還比不上王林大師街頭魔術的水平,但為什麼能呼風喊雨,橫行無忌呢,一茬又一茬的收割感人的智商和財富呢。

真相就是,簇擁在仁波切們周圍的的金主,其實都不是為了佛法而來的善男信女。這些在財富上急速崛起的暴發戶,單憑財富很難獲得與之匹配的社會地位和心靈安穩。這種身份和財富落差帶來的焦慮感,使得他們急需一種區別於底層大眾的文化標籤和靈魂雞湯,窮人們沾不上也養不起的仁波切,就是粗魯的靈魂最好的撫慰劑,同時也是貴圈秘而不宣的敲門磚。你說你在五台山上過一炷香,捐過幾萬塊香火錢,一听就帶著鄉村重金屬的味道;但你要說我最近跟上師吃過飯,跟仁波切學了五部大論……撲面而來的倫敦郊區田園風。這逼格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就普通人而言,這些笑料橫生的中華田園信仰,既不會改變一日三餐金拱門的生活層次,更不會洗滌在日本愛情動作片中磨練出來的粗糙情感。睜大眼睛,好好供養自己的妻兒、父母,認認真真的追尋普通人應該有的生活,才是信仰最終的歸宿。

所以如果有人再跟你吹關於仁波切的牛逼,你可以說,老闆,請給我來一個散養的。

來源        二大爺Point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