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皇帝的權力,不是太大,而是太小

明朝皇帝

文:生民無疆

在中國歷史上,皇帝的權力從來就不是無邊際的,而是受到很多約束的。

人們往往以為,明朝自朱元璋「廢相」後,皇帝權力變得很大,幾乎不受約束。歷史的真實並非如此。

明人沈德符《萬曆野獲編》:

「(唐朝)以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為宰相。……本朝以大臣入閣預機務,此平章事之遺。而銜稱殿閣大學士。」

在明朝官宦看來,明朝的「大學士」,與唐朝的「平章事」是一樣的,都是宰相,僅僅是稱呼不同。

事實不僅如此。

歷史的真實是,困擾明朝朝廷,毀滅明朝的,不是皇帝專制,而是朝廷太「民主」,太自由,皇帝的權力嚴重不足。

下面,我從三個方面談談明朝皇帝的權力,最後談點個人淺見。

一、聖旨的誕生

明朝「聖旨」 即朝廷大事的決策的誕生過程,與唐朝幾乎是一樣的。

現在,我們從《明史》中,選取幾則宰相傳記,來分析一下。

葉向高在萬曆時期,就擔任多年的宰相。《明史·葉向高傳》:

「天啟元年十月還朝,(葉向高)復為首輔。言:『臣事皇祖八年,章奏必發臣擬。即上意所欲行,亦遣中使傳諭。事有不可,臣力爭,皇祖多曲聽,不欲中出一旨。陛下虛懷恭己,信任輔臣,然間有宣傳滋疑議。宜慎重綸音,凡事令臣等擬上。』帝優旨報聞。」

天啟元年,葉向高復出,位居首輔,即第一宰相。一上任,便以先朝重臣的身分,指教小皇帝說:「我在你皇爺爺身邊工作八年,詔書大多是由我起草的。當年,你皇爺爺想要做什麼,都是先派太監告訴我;我若覺得有不妥之處,便提出不同意見;你皇爺爺一般會尊重我的意見,不會再說什麼。我希望皇上您也這樣,充分尊重各位宰相,不要輕易對其他人說什麼,如果想要做什麼,就告訴我們,由我們來草擬聖旨。」天啟皇帝表示虛心接受建議。

葉向高說的這段話,其實就是明朝大政誕生的核心過程:國家大事,是由大學士們,即內閣充分商議後,報請皇帝批准的。

令人震驚的是,葉向高作為宰相,竟然以如此口氣對皇帝說話,可謂放肆。葉向高的話,翻譯過來就是:國家大事我們會考慮的,皇上你就少操心吧。在明朝,這樣的事情不是個例。

在明朝以前,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的。

在古代社會,皇帝就如同是董事長、老闆,而宰相則是皇帝聘請的職業經理人。

如果你是老闆,你公司的總經理這樣對你說話,你會怎樣?十之八九,你會毫不猶豫地,讓他立即捲鋪蓋走人!

關於國家大政的前端即輸入,我們再看這樣一則故事。

劉一燝,是天啟時期的宰相。《明史·劉一燝傳》:

「(宦官劉朝、田詔等盜內府祕藏被抓)諸奄乃厚賄忠賢為地,而上疏辨冤。帝果免(劉)朝、(田)詔死,下其疏法司。一燝執奏:詔等議誅久,無可雪;疏直下部,前無此制。帝不得已,下其疏於閣。一燝復言:『此疏外不由通政司,內不由會極門,例不當擬旨,謹封還原疏。』」

這則故事,大致是這樣的:劉朝、田詔等宦官,因盜竊宮廷的寶貝,被關進了牢房,依法當殺頭。如此重罪,只能通過皇帝予以特赦,才能救命。天啟皇帝被宦官們纏的沒法,便將宦官們準備的「上訴書」轉給執法部門,這相當於皇帝寫了條子。不久,「上訴書」按流程到了宰相那裡。劉一燝便對皇帝說:「這案子司法機關早已有了定論,幾個宦官所犯之罪當死,不可赦免。皇上您把他們的『上訴書』送給司法機關,也是不符合制度的。」天啟帝便改為將「上訴書」轉給內閣。劉一燝又回復皇帝道:「這份『上訴書』,既不是來自通政司,也不是來自會極門,按照制度,我們不能對此草擬聖旨,只能將它退回。」

這則故事中,說明了這樣一個決策程序,《萬曆野獲編》:

 「中外大小臣工上封事,外有通政司,內則會極門,俱有號簿。」

全天下所有需要朝廷決策的事情,其文書通過通政司送達朝朝廷;中央機關的文書,通過會極門送到朝廷。相關文書,自此進入相應的決策程序。

《明史·百官志》對此有規範的描述:

「通政使,掌受內外章疏敷奏封駁之事。凡四方陳情建言,申訴冤滯,或告不法等事,於底簿內謄寫訴告緣由,齎狀奏聞。凡天下臣民實封入遞,即於公廳啟視,節寫副本,然後奏聞。」

「文書房……掌收通政司每日封進本章,並會極門京官及各藩所上封本,其在外之閣票,在內之搭票,一應聖諭旨意御批,俱由文書房落底簿發。」

可見,「聖旨」產生,有著十分規範的程序。劉一燝拒絕天啟帝的理由,便是因為天啟帝沒有遵守制度,超越了程序,壞了規矩。

二、太子的廢立

皇帝往往有多個兒子。立哪一個兒子為太子,也不是皇帝一個人說了能算數的。

萬曆皇帝長期不立太子,大臣們普遍憂心忡忡。因為一旦皇帝有個三長兩短,如果沒有明確儲君的話,皇帝的兒子,甚至兄弟們都會覬覦帝位,那必然會導致天下大亂。

因此,大臣們,包括宰相們,天天給皇帝上書,請求趕緊立太子。

萬曆帝不是不想立太子,他對首輔王錫爵說:朕在等皇后生兒子。

《明史·王錫爵傳》:

「錫爵密請帝決大計。帝遣內侍以手詔示錫爵,欲待嫡子,令元子與兩弟且並封為王。」

大臣等不及,他們聲稱,按照傳統,可以立皇長子為太子。

《明史·沈一貫傳》:

「時國本未定,廷臣爭十餘年不決。皇長子年十八,諸請冊立冠婚者益迫。」

朝臣天天吵,宰相們一有機會就勸說。經過十年努力,萬曆終於同意冊立皇長子為太子。

《明史·沈一貫傳》:

「九月十有八日漏下二鼓,詔下。既而帝復悔,令改期。一貫封還詔書,言:『萬死不敢奉詔』。帝乃止。」

萬曆帝在深夜派太監通知宰相,說同意舉辦冊封太子的儀式。不一會兒,萬曆又反悔,派太監通知改期。宰相沈一貫說:「萬死不敢奉詔」。

其實,萬曆帝之所以一再推遲冊封皇太子,是因為他看透了那些大臣,《明史·沈一貫傳》:

「諭一貫草敕傳示禮官,上冊立、冠婚及諸王分封儀。敕既上,帝復留不下。一貫疏趣,則言:朕因小臣謝廷讃乘機邀功,故中輟。俟皇長子移居後行之。既而不舉行。」

萬曆帝很清楚,某些人整天上奏摺,要求趕緊立太子,他們不過是打著關心朝廷安危的幌子,真實目的是為了在擁立新帝上撈取政治資本。

就這樣,萬曆帝很不情願地冊封長子為太子。

萬曆帝駕崩後,太子朱常洛繼位,是為明光宗。光宗一個月後駕崩,其長子朱由校登基,是為明熹宗,即天啟皇帝。

三、宰相的任免

唐宋及以前,對於宰相的任免,皇帝基本擁有絕對的權力。當然,皇帝一般會充分徵求相關高級官員的意見。

到了明朝,皇帝對宰相任免的權力,竟然也受到大臣們的質疑了。

《明史·孫如游傳》:

「孫如游……八月朔,光宗即位……十月,命以東閣大學士入參機務。言者詆其不由廷推,交章論列。如游亦屢乞去,帝輒勉留。……如游十四疏乞去,乃加太子太保、文淵閣大學士,遣官護送。」

天啟帝登基後,任命顧命大臣孫如游為宰相。一批大臣輪番上書,聲稱孫如游沒有經過朝廷推選,不能當宰相。孫如游感到十分尷尬,堅決拒絕了天啟帝的挽留,辭職回家。

那麼,「廷推」宰相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明史·何宗彥傳》:

「何宗彥……攝(禮部)尚書事六年,遇事侃侃敷奏,時望甚隆。其年(萬曆四十七年)十二月,會推閣臣,廷臣多首宗彥,獨吏科給事中張延登不署名,遂不獲與。」

萬曆四十七年十二月,皇帝打算任命一位宰相,便要朝廷組織推選。當時,何宗彥已經代理禮部尚書六年,能力業績突出,深受皇帝信賴,在大臣中也很有聲望,許多朝臣都認為非他莫屬。但是,吏部在形成上奏皇帝的推舉書的時候,吏科給事中張延登拒絕署名。根據制度,吏科給事中不署名,這份報告就出不了吏部。因此,何宗彥沒能擔任宰相。

顯然,這一制度存在明顯的問題。

《萬曆野獲編》卷九:

「時陸莊簡新入領銓,特疏諍之,謂:斜封墨敕乃季世亂政,況輔弼近臣無夜半傳出之例,漸不可長。其詞甚峻。上優容答之。比有旨再推閣臣,則銓臣為政,陸於會推疏中列堪任者數人,以己名居首。俱人望也。疏久不下。上忽批云:卿向有疏,欲復會推舊制,今果卿居首,足見請推之意。陸惶恐謝不敢,遂閉門請罷。」

萬曆帝堅定不移地自主任命了幾位宰相。陸光祖擔任吏部尚書後,上書皇帝,稱當時的選人用人混亂,選任宰相也很不規範,如此等等。皇帝很客氣地回復了他。不久,皇帝下旨推選宰相。這當然是由吏部來負責組織。結果,上奏給皇帝的人選名單中,陸光祖名列第一。奏摺上去後,很久沒有消息。忽然有一天,皇帝的批示下來了:陸光祖你一直說要恢復廷推宰相的制度,如今你果然排名第一,足見請推之意。陸光祖惶恐不已,立即遞交辭職報告。

選拔宰相時,在朝廷官員中進行民意測驗,這是沒有問題的。

如果官員隊伍風氣中正,那麼,民意測驗的結果才有正面價值;反之,則毫無意義。

事實是,明朝晚期,士大夫隊伍結黨營私,作風敗壞,他們把廷推宰相作為謀取私利、排斥異己的工具。

四、一點體會

明代的朝廷,尤其是明朝晚期的朝廷,很不成體統。最為突出的問題是,在朝廷占主流的東林黨人,道德敗壞,把朝廷和士大夫階層搞得烏煙瘴氣。身為首輔的葉向高胡作非為,甚至把社會混混汪文言安排進內閣做官,西方傳教士入朝做官也主要歸功於他;徐光啟,身為主管國家意識形態的禮部首長,竟然是一個大肆鼓吹天主教的教徒;當孫承宗在前線組織對清軍作戰時,掌控兵部、工部的東林黨人竟然聯手停止錢糧、武器的供應。面對如此等等嚴重問題,明廷毫無辦法,唯有坐等滅亡。

明朝的問題,我歸納為:四個「無」。

1、國家無主。由於皇帝失去自主選拔宰相的權力,因此,在朝臣面前,皇帝已經失去了應有的權威性。朝臣任意干預、批評皇帝的任何言行,任意拒絕執行皇帝的任何決定,動輒以辭職威脅,甚至直接撂挑子回家。大臣們黨同伐異,朝堂上吵成一鍋粥,成為了常態,毫無體統。皇帝成了聾子瞎子,不得不利用宦官來獲取真實的信息,處理疑難問題。

2、皇帝無相。由於宰相由大臣們推選,因此,想當、能當宰相的,要麼當老好人,要麼拉幫結派。當上宰相的人,為了保持足夠的「得票率」,一邊在朝堂廣植黨羽,消除異己,一邊組織黨羽為自己歌功頌德,禍亂皇帝和朝廷的耳目。明朝的臭名昭著的黨爭,諸如東林黨、浙黨、楚黨之類,就是這麼來的。前面提到的葉向高,就是勢傾朝野的東林黨的黨魁。

3、朝政無道。到了明朝晚期,朝廷已經不能對任何國家大事做出任何正常的決策。清軍橫行京畿、李自成兵臨城下之時,朝臣們竟然圍繞著一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在吵架。極其惡劣的是,在明末,幾乎所有的能做大事、能做實事、願做苦事難事險事的能臣幹吏,全部成了黨爭的犧牲品。

4輿論無德。 「東林黨」毫無道德底線,肆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他們通過辦書院、上奏章等等手段,控制了朝野輿論。在明朝晚期,從皇帝到百姓,已經無法獲得真實的信息了。因為輿論的肆意造謠污衊,防守遼東的優秀而敬業的指揮官,諸如李成梁父子、熊廷弼、孫承宗、袁崇煥,要麼含怨被殺,要麼辭職避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