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膽大包天的騙子,壞了同治皇帝的圓明園重建夢

一個膽大包天的騙子,壞了同治皇帝的圓明園重建

文:言九林

說一個晚清大騙子的故事。

1873年,同治皇帝載淳十七歲,正式宣布親政。親政後乾的第一件大事,是準備重修圓明園。載淳的理由非常光明正大:慈安與慈禧兩宮太后垂簾聽政多年,實在辛苦,是時候給她們修個園子頤養天年了。

在這光明正大的說辭背後,載淳還有另一重謀算。自六歲即位之後,慈禧太后就對載淳管束極嚴,不但讓宦官對皇帝「時時監視之」,讓帝師群體天天給皇帝上課(即便已宣布親政也不能停止),還親自出馬監督皇帝的婚姻生活,不許他將時間過多地花在後宮,以免妨害政務。搞得載淳只好「終歲獨宿乾清宮」,然後與貼身太監及交好的宗室子弟(比如恭親王奕訢的兒子)在夜裡悄悄溜出皇宮「微行」,據說甚至有眠花宿柳之舉。重修圓明園,可以名正言順地將慈禧太后送出紫禁城,既有助於強化載淳的權力,也有助於擴張他的自由

這也是載淳明知國庫中沒有餘錢可以揮霍、明知滿朝文武都反對重修圓明園,也絕對不肯退讓的根本原因。哪怕上至以恭親王奕訢為代表的幾乎所有軍機大臣,中至以李鴻章為代表的各省督撫,下至以游百川為代表御史言官群體,輪番上奏反對,甚至鬧到君臣在朝堂爭辯「聲震殿瓦」的地步,載淳也絲毫不願退縮。他一面以「擇要重修」這種虛辭來搪塞反對之聲——實際涉及到的建築多達三千餘間,是一項預計長達十年的大工程;一面下諭旨要「王公以下京外大小官員量力報效捐修」,以求解決修園經費(當然,規模龐大的主體經費仍來自國庫)。

同治皇帝

慈禧也很樂於重建圓明園。一方面,載淳是她的親生兒子,載淳的那點小謀算她不介意。另一方面,1861年之前,慈禧侍奉了咸豐皇帝約十年,其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奢華舒適的圓明園內度過的。較之紫禁城一味追求權力的莊嚴肅穆,更具娛樂氣息的圓明園,顯然要宜居得多。對慈禧來說,自1861-1873年,這十餘年裡困居紫禁城,可謂生活質量的一次極大幅度的下降。所以,她對圓明園重修工程充滿了興趣。史載,樣式雷進呈的萬春園等處建築的設計圖和燙樣,全部都要送至慈禧處請求裁決。慈禧甚至還興致勃勃地親自操筆,為「天地一家春」的內檐裝修繪製圖樣。

皇帝的堅持與太后的縱容,讓圓明園的重修,在1874年3月份正式宣布啟動。恭親王奕訢等反對者,審時度勢,感覺事情已難以阻止,只好服從諭旨,率先響應皇帝的號召,為圓明園的重修工程捐款。奕訢在1874年初帶頭捐獻了第一筆銀子共計2萬兩,後來又補捐了5000兩。醇王奕?等皇室成員,也在同年的5月份捐出了5.6萬兩銀子。以李鴻藻為代表的帝師群體,也跟進捐了一點資金,數額雖小,卻是一種很緊要的表態。

然後,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圓明園的重修已成定局之際,騙子李光昭登場了。

李光昭是廣東人,曾在漢口從事商業活動。1873年夏天來到京城,做的是販賣「花板」(鏤刻雕花的門欄家具)的買賣。其間結識了內務府的官員成麟等人。圓明園的重修工程正式啟動後,按慣例由內務府負責。李光昭覺得撈錢的機會來了。他跑去找到成麟等人,說自己也是一個官員,曾靠給朝廷捐輸(也就是報效軍費)得到過一個「候補知府」的頭銜。所以很願意響應同治皇帝的號召,為圓明園的重修出一份力。他告訴內務府,說自己以前做木材生意,可以弄到一批巨木,「價值數十萬金」,願意運往京城修圓明園,其中的10萬兩木材算是無償報效皇上。

其實,這位李光昭,並不是什麼候補知府,甚至連李光昭這個名字,也有可能是借自他人。在通過內務府呈遞給朝廷的奏摺裡,李光昭說自己是廣東嘉應直隸州人氏,而該州恰好有一位地域性文化名人,也叫「李光昭」,約死於1834-1853年間。冒用已去世的本鄉名人在外省招搖撞騙,在當時是一種極常見的騙術。或許是為了避免身分被揭穿,李還在奏摺中說:自己曾兩次花錢買官,第一次是在安徽,因「未繳免保舉銀兩」沒買成;第二次是在貴州,剛剛買完「照尚未回」,目前還沒拿到朝廷發的官憑證書。簡言之就是自己這個「候補知府」目前還無據可查。

李光昭也沒做過什麼大木材商人。按清廷事後的調查,他是1861年漢口開埠之後,隨洋商來到漢口的。做的是地皮中介的生意,具體來說就是從中國人手裡將地皮買下,然後再賣給洋人。但在一筆將「襄河出口濱水荒地」賣給洋人的生意中,李光昭倒了大霉。襄河就是漢江,這塊地屬於漢江的泄洪區,地方政府明令禁止買賣,洋人拿到後在上面造建築,很可能加劇水患。於是,前有地方政府干預,後有洋人要求退款,李光昭走投無路,只好以「京控」(去京城打官司)為藉口逃離漢口。朝廷的事後調查還發現,李光昭是一個借洋人為生活之人,並非巨富家僅有五十石之地,根本就沒有本錢去買木料來報效朝廷。

圓明園平面圖

但對內務府的官員們來說,李光昭有沒有錢報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光昭的所謂報效,可以投同治皇帝與慈禧太后之所好。有了皇帝和太后的支持,李光昭就有了紅頂官商的名分,走到哪裡都能輕鬆搞到木材。後續操作也簡單明了:第一步,李光昭以欽差身分免費拿到木材;第二步,內務府做一筆假帳,將10萬兩虛報為30萬兩,就能領出20萬兩的工程款;第三步,從20萬兩裡拿出10萬兩付木材帳(也未必會真付足),剩下的10萬兩,就由內務府和李光昭一起瓜分了。

為了讓這一「空手套白狼」的計劃順利實施,李光昭在奏摺裡,特彆強調說,須請朝廷「派員同運」並「頒發字樣、雕刻關防」,也就是派內務府官員和李光昭一起南下籌集木料,並給他頒發紅頭文件和官印。如此,內務府正牌官員壓陣、紅頭文件與官印在手,李光昭就能做起那兩頭通吃的中間商。載淳正愁官員們捐款不夠積極,見了李光昭的奏摺非常高興,立即下旨給了他一堆特權,比如沿途關卡免稅放行,可前往各處與督撫會商事務等。時年五十二歲、事業潦倒、官司纏身的李光昭,遂搖身一變,成了「奉旨採辦」的欽差。

然而,天不遂人願。李光昭與內務府的成麟等人前往南方各省一番考察,發現各地已鮮少有符合規格的大木料,若是前往深山砍伐巨木,又耗時費錢,並無差價可賺。李光昭只好改變主意,轉道去香港向洋人求助。最後以「圓明園監督代大清皇帝」的名義,與一名法國商人訂立合同,向其購買了5萬餘兩白銀的木材,只付了10兩銀子的定金,約定木料運抵天津後再付全款。洋商見李光昭手中文件齊全,思忖皇家的買賣當不致賴帳,於是也就應允。另一頭,內務府則向皇帝報告稱,李光昭這項木料價值30萬兩白銀。

1874年夏天,洋商將第一批木料運抵天津。事情卻出了兩個岔子。第一,李光昭沒有商業能力,也缺乏商界資源,籌集不到足夠的資金履約付款。第二,李光昭根本不懂木料,更不懂圓明園要什麼樣的木料,內務府先是向皇帝報告這批木料均堪使用,然後驗貨時又發現規格有問題,無法使用;洋人則堅稱是按李光昭提交的規格採辦的貨物。

圓明園方壺勝境殿

若對象是中國木料商人,這兩個岔子並不要緊。李光昭的欽差身分,和內務府的權勢,足以讓對方打碎牙齒往肚子裡吞。但李光昭面對的是洋人,背後有駐華領事撐腰,並不害怕打官司;天津又是北洋通商大臣李鴻章的駐地。於是,糾紛先是鬧到法、美兩國駐天津領事處,又被移交到李鴻章的北洋大臣衙門。李本來就反對修建圓明園,細察木料與合同之後更是大驚:

1)向法商買木材的價格只有5萬餘兩,內務府上報的價格卻是30萬兩,差距極大,而且李光昭迄今還分毫未付

2)與洋人訂立的合同,經可靠之人翻譯成中文後,內中竟有圓明園李監督代大清皇帝與洋商立約的字樣,這相當於將同治皇帝給推上了被告席,實在是大逆不道。

1874年8月18日,李鴻章上奏報告「李光昭案」的調查情況,將上面這兩大問題捅了出來。李光昭與內務府勾結,一頭騙朝廷一頭騙洋人,空手套白狼的把戲曝光。原本已成定局的「圓明園重修工程」,再度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9天之後,8月27日,恭王奕訢、醇王奕譞、惇王奕誴、軍機大臣文祥、大學士李鴻藻等十位王公重臣,以一種前所未有的大陣仗,再次聯名上奏,要求同治皇帝停止重修圓明園。

李光昭與一干內務府官員隨後殺頭的殺頭,流放的流放(也有好些人很快就官復原職了)。陷入空前被動的載淳,鬱悶了整整兩天之後,才在眾人的再三請求下召見奕訢等人,極為煩躁地吼出一句:

我停工如何?爾等尚有嘵舌?」

清廷的圓明園重修工程,就此宣告流產。五個月後,載淳亦暴病身亡。大騙子李光昭以自己的死,以一種黑色幽默的方式,「成功阻止」了一場民脂民膏的大揮霍。

(本文主要史料來源:①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清代檔案史料:圓明園(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②《文獻專刊:故宮博物院十九周年紀念》,1944年故宮博物院出版;③《李鴻章全集6·奏議六》,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④許吉敏:《試論李光昭案》,《黑龍江史志》 2010年第3期。封面圖引自維基百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