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埃舍爾

在很多恐怖故事裡都有樓梯的元素,而這些關於樓梯的恐怖故事中,常常會介紹一種永遠沒有盡頭的樓梯,一種俗稱「鬼打牆」的現象,讓人永遠迷失在這樣一個樓梯空間,永遠攀爬,永無止境。

上面這段音樂是巴赫的《C大調前奏曲》,乍聽起來旋律十分優美。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它的音調是不斷升高的,而且一直在升高……那麼它為什麼沒有盡頭?

就像那永遠走不出去的樓梯……巴赫就是一位製造這種永恆空間的魔法師。

在美術界有一位畫家,可能不太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卻幾乎很少有人沒看過他的畫作。他的畫作如此詭異,讓你只看一眼就永遠不會忘記。

這就是版畫家—埃舍爾。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如果你不知道埃捨兒是誰,那麼看下面這幅畫。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畫手》,石版畫,1948

究竟是左手畫出了右手,還是右手畫出了左手?

如果左手畫出了右手?又是誰畫出了左手?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相對論》,石版畫,1953,

如果《畫手》你沒看過,那麼這幅《相對論》一定曾經出現在你的腦海里,即使你沒看過,你腦海里也一定有這張畫。

《三個世界》,石版畫,1955

你是不是覺得在哪裡看到過?我敢說這幅畫一定影響了蒂姆.波頓對電影《大魚》的創作

前面說了「鬼打牆」,埃舍爾就有就有一幅畫作和巴赫的詭異升調有異曲同工之妙。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升與降》,石版畫,1960,

諾蘭在其導演的《盜夢空間》中試圖再現這個樓梯

應該有不少人對這幅《瀑布》印象深刻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瀑布》,石版畫,1961,

這幅《瀑布》形成了一個永遠循環的引水裝置,水往低處流,水往低處流……水往低處流……

但這是可能的嗎?

近年來對埃舍爾致敬作品中最有名的要數那款叫《紀念碑谷》的小遊戲。

製作組讓一個小人兒在各種埃舍爾不可能空間中行走。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上圖中主人公所站的三角形叫做「彭羅斯三角」

世界上最「詭異」的畫作,看完讓人懷疑世界的真實

1956年數學家羅傑·彭羅斯。在看到了埃舍爾的作品之後,他和他的父親一起寫了一篇論文,分析了這種視錯覺,提煉出彭羅斯三角和彭羅斯樓梯等幾個基本形態,還把這篇論文寄回給了埃舍爾。

這是不可能的嗎?

《日與夜》,木刻,1938,副本銷售量最高的作品。

是黑天鵝飛向白晝?還是白天鵝飛往黑夜?

《美洲鱷》,石版畫,1943,最著名的關於二維三維變換的作品。

埃舍爾的的版畫或許不是最受歡迎的,但卻是最受數學家和科學家喜愛的作品。

他並不是用變形去進行超現實主義表現,而是用寫實的視覺元素製造了超現實的神祕體驗?

埃舍爾作品和很多數學家和科學家心意相通,使之成為科學家最愛畫家(沒有之一)。

上世紀初,數學家希爾伯特希望為整個數學尋求一個堅實的基礎,他的目標是將整個數學體系嚴格公理化,然後運用元數學來證明整個數學體系是完備的。

如果他成功了,今天人工智能早就超越人類了。

然而1931年數學家哥德爾用「哥德爾不可能定理」,嚴格證明了數學的不完備性,哥德爾使用的悖論和埃舍爾的視覺悖論如出一轍。

這個哥德爾定理,你可把它理解為數學不能證明數學自己,或者一個人不能將自己薅著頭髮拉上天。他證明很多想法本質上是一種錯覺,就像你初看埃舍爾的畫作一樣。

而這個悖論,存在於所有足夠強力的形式系統之中,也就是說,如果形式系統足夠強,那麼就成為了哥德爾定理的犧牲品。這包括了人們一直相信的人工智能能夠強化自身,取代人類成為智能體。而目前的上人工智基本都是若人工智能,僅能夠模擬人類的一些計算能力,比如下圍棋。但是讓人工智能最終成為能夠有「意識」,意識到「自我」,像電影《終結者》裡那樣很可能只是一個錯覺。

就像埃舍爾的畫作一樣,悖論與錯覺。

有一本書《哥德爾,埃舍爾和巴赫》很好的探討了這些問題。

埃舍爾自己最為得意之作,《畫廊》,你能找到你面的悖論嗎?

如今荷蘭為了紀念埃舍爾將位於海牙的前女王行宮改建為埃舍爾博物館。

埃舍爾這位最「詭異」的畫家,用他的作品直擊人類大腦,讓你最自己的判斷力產生錯覺。這種「詭異」體驗可謂是獨一無二。

不過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證明,視覺藝術、音樂和數理哲學是內在相通的。

為什麼是內在相通的?難道我們這個世界有一個底層算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