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文:謝遠東

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打起來了!

不是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以下簡稱納卡)那塊飛地,而是在納卡周圍邊界沿線。戰鬥激烈,數十人死亡。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有意思的是,雙方都聲稱對對方形成致命打擊,但是關於直升機和坦克被毀的說法目前還是各執一詞。

這兩國國家之間發生戰鬥很正常。遠的不是,光是過去幾年,就有數百起事件。

一致的是,兩國均已徵召預備役,宣布國內戒嚴,部分地區進入戰爭狀態。這一輪暴力衝突,很有可能像上世紀90年代一樣,蔓延成一場全面戰爭。

一場全面戰爭?

1992年到1994年亞美尼亞人和阿塞拜疆人的戰爭,這是蘇聯解體後的大衝突。雖至今被人遺忘,然而兩國卻仍沉迷其中。

這場戰爭至少有2萬人死亡,100萬人因種族清洗而流離失所——其中約70%是逃離亞美尼亞人控制領土的阿塞拜疆人,其餘是逃離阿塞拜疆人控制領土的亞美尼亞人。時日不遠,何其慘烈。然而,至少是今天媒體,更不要說公眾,幾乎沒有註意到這場戰爭。

戰爭的中心是納戈爾諾-卡拉巴赫。這是一個美麗的高原地區。這個名字有點複雜還繞口,其字面意思是 「 多山的黑色花園」。這個美麗的地方,在兩國的浪漫想像中扮演著有力而又不可分離的角色。

作為1919-1920年蘇聯接管外高加索地區的一部分,納卡地區分配給阿塞拜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儘管這裡的人口主要是亞美尼亞人。

不過,只要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都是蘇維埃帝國的一部分,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就像許多亞美尼亞人也住在他們鄰國共和國,反之亦然。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而其實以基督教東正教為主的亞美尼亞,和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阿塞拜疆之間的宗教差異,在一個意識形態為無神論的國家中,這點差異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到了1980年代,當種族和宗教抗議變成世界潮流一部分,矛盾開始尖銳起來,更容易被識別,也更容易被認為是問題。

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居民開始強烈抱怨他們的地位,指責阿塞拜疆的巴庫當局開展的阿塞拜疆化運動,毫不掩飾的對亞美尼亞人進行同化。

很快到了1989-1990年,納卡地區,還有阿塞拜疆的巴庫和蘇姆蓋特等城市爆發了暴力事件。面對針對亞美尼亞人的大屠殺,蘇聯軍方不得不實施戒嚴法,試圖制止暴力,但收效甚微。

到1991年,隨著蘇聯的解體,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這兩個新興國家之間為爭奪有爭議的領土——亞美尼亞單方面宣布納卡地區從阿塞拜疆獨立——而發生戰爭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尤其是當領導人將沙文主義視為鞏固自己權力的捷徑時。

戰爭本身既是引人悲痛的悲劇,有時又是逗人啞然失笑的鬧劇。蘇聯軍隊的解體造就了大量的俄羅斯僱傭兵。他們的職業就是戰鬥。在這裡,僱傭軍們為雙方作戰,有時一夜之間就會轉移戰線,調換角色。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更有犯罪分子在混亂中興風作浪。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庫和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之間的航班​​在蘇聯解體後,曾有過再次起飛的一天,那也是唯一的一天:這一天是1993年一名亞美尼亞黑幫老大去世,他的阿塞拜疆兄弟希望在葬禮上表示哀悼。

最終亞美尼亞佔了上風。 1994年,在莫斯科斡旋下雙方達成停火,亞美尼亞控制了納卡大部分地區。

丟了這一塊,阿塞拜疆會認?

完全沒有。

戰爭的失敗給阿塞拜疆造成了深深的創傷。

因為領土的喪失,因為被亞美尼亞軍隊驅逐的阿塞拜疆人,還因為兩國相對的面積、人口和實力:阿塞拜疆面積8.66萬平方公里,人口1024萬,GDP1659億美元(2016年),而亞美尼亞面積只有2.98萬平方公里,人口296萬,GDP107億美元(2016年)。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完全不在一個量級。理當是阿塞拜疆主場的絕對勝利才是。

各種陰謀論充斥阿塞拜疆的街頭巷尾,更在網絡上甚囂塵上,阿塞拜疆人普遍認為是美國暗中支持亞美尼亞人,才決定了勝敗。阿塞拜疆人絕不會承認:亞美尼亞軍隊只是領導得更好,腐敗程度更低,而且更有決心——亞美尼亞志願者的戰鬥熱情遠非士氣低落的阿塞拜疆士兵可比。阿塞拜疆人當然無視:俄羅斯也越來越青睞亞美尼亞,向其運送大量武器,提供軍事訓練。

阿塞拜疆人就是不能嚥下這口窩囊氣。

2004年,匈牙利布達佩斯一個英語培訓班如期舉行。這是北約組織專門為非北約成員而舉辦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都派軍官參加。半夜,阿塞拜疆軍官拉米爾-薩法羅夫用斧頭砍死了睡夢中的一名亞美尼亞軍官。在試圖殺死另一名軍官失手。

薩法羅夫沒有參加過納卡戰爭中服役,他只是來自現在被亞美尼亞佔領的一個城鎮。

就其本身而言,這可能是個人的瘋狂行為。薩法羅夫因謀殺罪匈牙利被判無期徒刑。 8年後,阿塞拜疆想盡一切辦法將薩法羅夫轉移回國。

剛回到阿塞拜疆,戲劇性的場景出現了:阿塞拜疆總統立即赦免了他,晉升為少校,給一套公寓,工資全部補發。

阿塞拜疆外交部還高調讚揚薩法羅夫是 「 在捍衛了國家的榮譽和人民的尊嚴之後,被扔進了監獄」。

需要給阿塞拜疆人同情的理解:在這樁臭名昭著的兇殺案裡,可以體會到那場戰爭給他們造成何其大的痛苦。

那為什麼三十年了,可還是什麼問題都沒有解決?

為了在談判中保持更強勢、更主動的地位,也為了避免侵略的指控,亞美尼亞一直將納卡地區維持為名義上的獨立共和國,而不是將其納入自己的領土。這個正式稱謂為阿爾薩克共和國的傀儡國家,幾乎沒有人承認。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美國和俄羅斯都在尋找永久解決這一問題中發揮重要作用,但長期無數的嘗試基本上是徒勞的。

在美國方面,亞美尼亞裔美國人是有一定影響力的遊說團體,但阿塞拜疆投入巨資與美國石油公司建立聯繫。二者在美國的實力差不多勢均力敵

理論上,雙方在2005年前後達成了馬德里原則。亞美尼亞放棄自己佔領的納卡周邊的領土,流離失所的人民返回家園,兩國和外部勢力保證爭議地區居民的權利,最終解決該領土的地位問題。

原則距離地面差距過大:問題是,亞美尼亞並不想放棄其事實上的控制權,而阿塞拜疆無論如何也無意放棄其主權。尤其是考慮到兩國的領導人完全被民族主義所把持的情況下,在這個問題上一絲絲的妥協都會遭到兩國公眾強烈反對、地動山搖。要知道,兩國的領土爭端可不止這一處,蘇聯解體後留下許多有爭議的領土。

那怎麼今年又惡化了?

好吧,現在是2020年,一切都很糟糕。

但說到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其實它們還有更具體的原因。 2019年,雙方都有很多激烈的言論,說自己的主張不可改變,說自己國家如何偉大等等。 2020年夏天,在邊境發生血腥的小規模衝突之後,雙方都指責是對方挑起的衝突。

尤其是在遭遇冠狀病毒大流行造和經濟失敗的雙重壓力的情況下,政客們比以往更願意將自己緊緊裹在國旗裡,更有動力將矛盾往外轉移,以此拯救和延續政客的政治生命。

一場新的戰爭會改變一切嗎?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這場衝突只持續了一天,很難看到納卡能開墾出什麼樣的未來。

最初的交鋒雙方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到目前為止雙方所有的傷亡名單,在這場衝突最開始時,甚至還沒有出生。

但同時——如果亞美尼亞的戰鬥錄像可信的話——阿塞拜疆方面被摧毀的物資遠遠多於亞美尼亞方面。亞美尼亞佔據高地,也因此,阿塞拜疆向崎嶇的山地推進變得極為困難。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獨立的評估仍將阿塞拜疆的軍力排在很低的位置:不滿、腐敗、效率低下,逃兵率高達近20%。這樣的軍隊無法讓阿塞拜疆人滿意。儘管2008年至2014年期間,石油的利潤帶來了大量新裝備。但石油價格的暴跌,阿塞拜疆在政治動盪中陷入財政困境,這支軍隊缺乏訓練和條令,無法有效利用購買的武器裝備。

阿塞拜疆出人意料的增兵也可能促使莫斯科進行更直接的干預,最有可能的是實施快速停火。俄羅斯和伊朗都提出要通過談判結束最新一輪的敵對行動。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還有一種令人擔憂的可能性是衝突蔓延:阿塞拜疆人和土耳其人之間的緊密聯繫,以及安卡拉長期以來對亞美尼亞人的敵視。亞美尼亞人不斷提起1915年土耳其對亞美尼亞人的種族滅絕事件,而土耳其從不承認有此問題。土耳其已經大力挺身而出支持巴庫,衝突前,更是有土耳其將其在敘利亞的僱傭軍轉移到納卡附近。

與民族主義的狂熱相比,這裡衝突最初宗教方面還是輕描淡寫的。納卡從未像往北500公里的車臣那樣成為聖戰事業。雖約有2000名前聖戰者為阿塞拜疆作戰,但幾乎完全是出於僱傭軍的原因。

遺忘30年的戰爭1天終戰?根在蘇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硝煙何去

不過,誰能說這一次,情況不會改變?

克制的預測,也是最有可能的前景,這將是一場痛苦的、規模相對較小的戰爭,然後是遙不可及的和平。

 來源    有種樂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