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神曲》| 插圖珍藏本

神曲

文:徐淳剛 

但丁(1265-1321) ,意大利詩人,文藝復興前新時代第一位偉大詩人。代表作《神曲》通過作者歷經地獄、煉獄、天堂,折射出時代的困境以及人文思想的曙光。

和所有的中譯本給人的印象不同,《神曲》是用意大利方言俗語寫成的,同時又保持著嚴謹的格律,風格游離於貴族和平民之間。《神曲》的構成始終圍繞著數字3,代表神聖的三位一體。全詩《地獄》《煉獄》《天堂》三部曲每部33首,《地獄》最前面增加一首序詩,總共100首。詩句是三行一段,連鎖押韻,各首長短大致相等,每部也基本相等。《地獄》4720行,《煉獄》4755行,《天堂》4758行,每部都以「群星」一詞結束。《神曲》長達14233行,內容博大精深,在思想性和藝術性上都達到了不可逾越的巔峰。這裡為摘抄本,《地獄》《煉獄》《天堂》均選12首,共36首,並配有最著名的托雷版插圖。

地獄

1.森林

我走過我們人生的一半旅程,

卻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

這是因為我迷失了正確的路徑。

啊!這森林是多麼荒野,多麼險惡,多麼舉步維艱!

道出這景象又是多麼困難!

現在想起也仍會毛骨悚然,

儘管這痛苦的煎熬不如喪命那麼悲慘;

但是要談到我在那裡如何逢凶化吉而脫險,

我還要說一說我在那裡對其他事物的親眼所見。

我無法說明我是如何步入其中,

我當時是那樣睡眼朦朧,

竟然拋棄正路,不知何去何從。

2. 三頭猛獸

瞧!幾乎在山丘開始陡起之處,

一頭身軀輕巧、矯健異常的豹子驀地竄出,

它渾身上下,被五彩斑斕的毛皮裹住;

它在我面前不肯離去,

甚至想把我的去路攔阻,

我多次扭轉身軀,想走回頭路。

這時正是早晨的開始,

太陽正與眾星辰冉冉升起,

從神靈的愛最初推動這些美麗的東西運轉時起,

這群星就與太陽寸步不離;

這拂曉的時光,這溫和的節氣,

令我心中充滿希冀。

3. 冥界之行

「我把你帶出此地,前往永恆之邦。

你在那裡將會聽到絕望的慘叫,

將會看到遠古的幽靈在受煎熬,

他們都在為要求第二次死而不斷呼號;

你還會看到有些鬼魂甘願在火中受苦,

因為他們希望有朝一日

前往與享受天國之福的靈魂為伍。

倘若你有心升上天去瞻望這些靈魂,

有一個魂靈則在這方面比我更能勝任,

屆時我將離去,讓你與她同行;

因為坐鎮天府的那位皇帝

不願讓我進入他統治的福地,

這正是由於我生前曾違抗過他的法律。

他威震寰宇,統轄天國;

天國正是他的都城,有他那崇高的寶座:

啊!能被提升到天國的人真是幸福難得!」

4.地獄之門

「通過我,進入痛苦之城,

通過我,進入永世悽苦之深坑,

通過我,進入萬劫不復之人群。

正義促動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神靈的威力、最高的智慧和無上的慈愛,

這三位一體把我塑造出來。

在我之前,創造出的東西沒有別的,只有萬物不朽之物,

而我也同樣是萬古不朽,與世長存,

拋棄一切希望吧,你們這些由此進入的人。」

5. 阿凱隆特河與卡隆

這時,一個老人年逾古稀,鬚髮皆白,

駕著一葉扁舟迎面而來,

他叫道:「你們該倒楣了,可惡的靈魂!

你們永遠不要希望能見蒼天:

我此來便是要把你們渡到河的另一邊,

叫你們去受火燒冰凍之苦,永陷黑暗深淵。

嗨,你這個人,是個活的靈魂,

你快離開那些死的靈魂。」

6.偉大靈魂的城堡

我們來到一座高貴的城堡腳下,

有七層高牆把它環繞,

周圍還有美麗的護城小河一道。

我們越過這道護城小河如履平地;

我隨同這幾位智者通過七道城門進到城裡:

我們來到一片嫩綠的草地。

那裡有一些人目光莊重而舒緩,

相貌堂堂,神色威嚴,

聲音溫和,甚少言談。

我們站到一個角落,

那個地方居高臨下,明亮而開闊,

從那裡可以把所有的人盡收眼底。

我挺直身子,立在那裡,

眼見那些偉大的靈魂聚集在碧綠的草地,

我為能目睹這些偉人而激動不已。

7. 淫慾者

這時,我開始聽到那些慘痛的呼聲;

這時,我來到哭聲震天之境,

這哭聲令我心酸難忍。

我來到連光線也變得喑啞的地方,

那裡傳出陣陣轟隆浪濤聲,仿佛大海在暴風雨中,

吹打這大海的正是那逆向的頂頭風。

地獄裡的狂飆始終吹個不停,

它那狂暴的力量把鬼魂吹得東飄地盪;

鬼魂隨風上下旋轉,左右翻騰,苦不堪言。

他們被吹撞斷壁殘岩,

他們慘叫,哀號,怨聲不斷;

他們在這裡詛咒神明的威力。

我恍然大悟:正是那些肉慾橫流的幽靈

在此經受如此痛苦的酷刑,

因為他們放縱情慾,喪失理性。

正像紫翅 鳥的雙翼

把它們一群群帶入寒風冷氣,

那狂風也同樣使這些邪惡的陰魂

上下左右不住翻騰;

他們永遠不能抱有任何希望:

哪怕只是希望少受痛苦折騰,而不是停下不飛。

8. 但丁和維吉爾進入第六環

我們揚長而進,未遇任何阻擋;

我很想把城堡觀察一番,

看看其中究竟有怎樣的景象,

因此,我一進城就四下張望:

我看到到處都是一抹平川,

到處都可聽到痛苦的呻吟,看到受刑的慘狀。

就像在羅訥河游積其內的阿爾,

就像在夸爾納羅海灣附近的普拉

——意大利囊括這海灣,它的邊疆也恰好浸沐在海灣水下,

在那一大片坎坷不平的地帶,到處都是墓穴,

這裡也與那裡一樣,遍地都是墳冢,

除了這裡有更加慘不忍睹的苦痛;

因為在那墳墓與墳墓之間,散布著熊熊烈焰,

這就把所有墳墓都燒得紅遍,

任何鐵匠都不會要求燒出更紅的鐵件。

所有棺 的棺蓋都支在一邊,

從裡面傳出陣陣悽厲的抱怨,

顯然這都是些可憐人和受刑者在哭聲震天。

9. 伊壁鳩魯派信徒的墳墓

現在我們走在一條狹窄難行的羊腸小徑,

在那鬼城的城牆和火燒的墳冢之間,

我的老師走在前面,我尾隨在他的後邊。

「擁有歲高美德的導師阿!」我開言道,「你隨心所願

帶領我繞過這罪孽深重的一環又一環,

請告訴我,也請滿足我的願望:

那些躺在墳墓中的人能否看到外面的東西?

既然這些棺蓋都已豎起,

任何看守又已不見蹤影。」

老師對我說:「等我們從約沙法谷回到這裡,

帶著他們如今留在人世的那些肉體,

所有的棺蓋就將緊閉。

這一帶都是伊壁鳩魯派信徒的墓地,

他們與伊壁鳩魯本人葬在一起,

他們認為,靈魂是與肉體一道死去。

因此,對你向我提出的問題,

不出這個地方,你就可以很快得到滿意的答覆。

你的心願也會得到滿足,儘管你不曾向我說出。」

我說,「好師長,我並非眼把話埋在心裡不說,

我只不過是不想嚕囌,

你並非只是現在才樂意我這樣做。」

10.自殺者的叢林

涅索斯尚未到達河的那邊,

我們就已經步入一片叢林,

那裡不見任何路徑。

枝葉不是綠色,而是色彩暗黑;

樹枝不是光滑挺直,而是多節彎曲;

沒有果實,只有毒刺:

即使野獸憎恨切齊納鎮與科爾內托市之間的那片耕耘之地,

它們也找不到如此荒涼,如此茂密

的荊棘林作為棲身之所。

那些醜惡的哈爾比正是在這裡築巢做窩,

她們曾把特洛伊人趕出斯特洛法德斯島,

因為她們對他們的未來做出不祥的預告。

她們有寬大的翅膀,有人形的脖頸和面龐,

他們雙腳帶鉤,碩大的肚皮長滿羽毛;

她們棲息在怪異的樹木上發出悽厲的吼叫。

 

11.火雨紛飛的沙地

我看見成群結隊的赤身露體的鬼魂,

他們都在淒悽慘慘地哭個不停,

看來他們是在承受另一種苦刑。

有些人仰面躺在地上,

有些人則金縮著身子席地而坐,

還有些人在不斷地來回走著。

圍繞沙地轉來轉去的人最多,

躺在地上受苦的人則較少,

但他們的舌頭卻更便於哀呼慘叫。

在這整片沙地上方,

有大片大片的火雨在緩緩而降,

猶如飛雪飄落在無風的高山上。

12. 重登地面

那下面有一個地方,與鬼王別卜西相距甚遠,

而墳墓的伸展也與這遠近一樣長短,

因此,不是靠聽覺,而是憑聲音才把這個地方發現,

那聲音來自一條小溪,

它順著一塊岩石的孔洞瀉下,流到這裡,

那孔洞正是被小溪流經的蜿蜒曲折而又略微傾斜的水道腐蝕而成,

導師和我沿著這條幽暗的路徑,

又開始重返那光明的世界之中,

我們顧不上絲毫休整,

他在前,我殿後,我們一起攀登,

直到我透過一個圓洞,

看見一些美麗的東西顯現在蒼穹,

我們於是走出這裡,重見滿天繁星。

 

煉獄

  1.  南半球的天空

東方藍寶石的柔和光彩

匯集在晴朗的天色之中,

碧空純淨,一直延伸到第一重,

這景象又開始令我賞心悅目,喜不自勝,

而我不過是剛剛離開那死亡的氣氛,

那氣氛曾令我滿目淒涼,心情沉重。

那美麗的星宿把愛灑向人間,

她也曾使整個東方綻開笑臉,

她的光芒把在她護衛下的雙魚宮遮掩。

我把身軀向右轉去,

一心只想把另一極看清,

我望見了除人類始祖外從未有人見過的四顆星。

天空似乎在把她們的熠熠光焰獨享,

哦,多麼淒涼的北方,

既然你無權欣賞那些星光!

2. 駕舟的天使

太陽已經到達地平線,

而北半球子午圈的最高點

則把耶路撒冷俯瞰;

黑夜與太陽的方向恰好相反,

它從恆河中脫穎而出,與它一起的是天秤座,

待到黑夜壓倒白晝時,天秤座又從黑夜手中墮落;

這樣,在我所在的地方,

那美麗的黎明女神的面頰由於年事過高,

也從雪白抓為鮮紅,隨後又變為桔黃。

我們依然呆在海濱,

猶如人們在思索選擇什麼途徑,

他們的心靈在走動,而身體則寸步不行。

瞧,有光焰一點迎面而來,

宛如火星在晨曦的遮掩下,通過濃霧,紅光閃閃,

降落到西方的海面,

那光焰就是這樣顯現在我們眼前,

但願我能再見它一面,

它在海上移動得如此迅急,任何鳥飛也無法與之匹敵。

3. 煉獄外界

由於我們的某個官能

能感受到歡樂或苦痛,

靈魂也便完全集中表現在這個官能之中,

這時,顯然靈魂不會去想發揮其他任何潛能的作用;

這種情況與如下錯誤恰好相反:

它竟認為,我們身上會有一個靈魂在另一個靈魂之上點燃;

因此,一個人聽到或看到某件事情,

這件事情又強烈地把靈魂吸引,

這時,時間在流逝,而此人卻覺察不清;

因為用來覺察的是一種潛能,

占據整個靈魂的潛能又是另一種:

後一種潛能幾乎與靈魂相連,前一種潛能則與靈魂離分。

此刻我對此正有切身經驗:

我在傾聽那精靈陳述,並把他注目觀看;

因為太陽已升到整整五十度,

而我卻並未發現,

這時我們來到一個地界,那些鬼魂向我們齊聲叫嚷:

「這裡正是你們要來的地方。」

4. 對意大利和佛羅倫薩的哀嘆

啊,淪為奴婢的意大利,你是痛苦的藏身之地,

是狂風暴雨中無人掌舵的舟楫,

你不是各省的主婦,而是賣身之娼妓!

那個高貴的魂靈是如此殷勤,

這只不過是出於他的故土的溫馨鄉音,

他對在此地相遇的同鄉表示歡慶;

而如今在你那裡,你的那些活著的人則戰亂不停,

那些被一堵城牆和一條壕溝圍起的人

也都在相互啃齒拚命。

可憐的人啊,你盡可到海岸周圍搜索你的濱海城鎮,

然後再把你的腹地來探尋,

是否在你的國土上還有某塊地方可享太平。

 

5.黃昏的祈禱

勾起航海人思鄉之念的時分已經來臨,

這軟化了他們胸中的一片寸心,

那一天,他們正是心懷同樣的傷感告別好友親朋;

這個時分也激起新離故土的遠行者的懷戀之情,

因為他聽到遠方傳來的陣陣鐘聲,

這鐘聲是為了正在逝去的白晝哀泣送終;

這時,我開始不去側耳傾聽,

而是注意觀看其中一個站起身來的幽靈,

他把把手舉起,要求別人聽他把話說明。

他把雙手合十,高高抬起,

把目光盯視東方,

仿佛向上帝稟告:「除你之外,我別無他想。」

「在光明熄滅之前」,這禱詞從他口中唱出,唱得竟然如此虔誠,

聲調又是如此優美動聽,

竟至令我忘乎所以,顛倒神魂;

其他幽靈隨即也柔和而虔誠地隨他歌唱,

把全部讚歌唱得完完整整,

雙眼則凝視著那無際的蒼穹。

6.煉獄的第一層

我們隨即跨過門檻,走進大門,

而魂靈的不當之愛卻把這大門棄絕不用,

因為這種愛使人竟把迂迴的道路當成筆直的途徑,

這時,我聽到關門的響聲;

倘若我掉轉視線去看大門,

我該為犯此過錯道出怎樣才算合適的謙忱?

我們沿著一條石縫攀登,

那石縫時而轉向這邊,時而又轉向那邊,

猶如海浪既向前翻滾,又向後逃竄,

我的導師開言道:「在這裡,需要運用一點技巧,

設法時而從這邊,時而從那邊,

貼近那凹進去的壁面。」

這使我們如此步履艱難,

以致那殘缺的月亮已先走到她的床前,

準備重又躺倒安眠,

而我們卻仍未走出那針眼。

7. 愛與自由意志

我向他答道,「你的話語和我潛心受教的努力

都向我揭示愛產生的根蒂,

但是,這卻加重了我的懷疑;

因為愛倘若是來自我們身外之物,

心靈又不能用另一腳走路,

不管它走的正路還是邪路,這都不能以它的功過論處。」

他於是對我說道:「我能向你講述的道理

都涉及你在這裡所看到的;超出這個範圍的事體,

你只能求教於貝阿特麗切,因為那是信仰問題。

每一種實體形式都是與物質有別,

又與物質合為一體,

它本身總是匯集著特殊的潛力,

這潛力若不在活動,就不會為人所感知,

它也只有通過結果才能自我顯示,

猶如植物的生命要表現在碧綠的葉枝。

8.貪婪者

待到我走出洞口,來到第五環,

我看見那裡到處有人在痛哭受譴,

他們躺在地上,全身向下倒轉。

「我的靈魂已貼在地面」,

我聽到他們這樣說著,並發出如此大聲的悲嘆,

甚至難以聽清他們口中所言。

「哦,上帝精選的精靈啊,

正義與希望使你們的痛苦不致如此劇烈,

請你們向我們指出哪裡是那登高的梯階。」

「倘若你們確信不必倒臥受苦,

又希望從速找到路途,

那麼,你們右邊總是山崖的外部。」

詩人就是這樣提出請求,並得到答覆,

而答話的人就在我們前面不遠之處;

因此,我從談話中,覺察另有隱清未訴;

我把我的眼睛轉到我的先生的眼睛上:

於是,他高興地示意頷首,

同意我那渴望的目光所表示的要求。

 

9.對貪婪的譴責

意願爭鬥不過更好的意願;

因此,為了令他高興為違背我的歡心,

我只好把尚未吸滿的海綿拿出水中。

我開始走動;而我的導師則已在那邊尋找空隙之地,

緊貼石壁,把身子前移,

猶如一個人沿著築有城堞的狹窄牆道向前行去;

因為這些人把侵占整個世界的惡行

化為淚水,滴滴擠出雙眼,

他們伸展到山崖的另一邊,過分靠近外緣。

古老的母狼啊,你真該詛咒,

你虜去多少人,甚於所有其他野獸,

因為你的飢餓深不見底,無休無止!

哦,蒼天啊,似乎人們相信,

天體的旋轉會帶來塵世的變遷,

何時才會有人來到,把這頭餓狼驅趕?

10.貧窮與慷慨的範例

我們邁著緩慢的小步前行,

我對這些魂靈處處留神,

我聽到他們在悽慘地啼啼哭哭和怨言紛紛;

我偶然聽見呼叫「慈悲的瑪利亞啊!」

這呼叫就在我們前面,混雜著哭聲,

猶如一個正在分娩的女人那樣痛苦呻吟;

「你曾那樣貧窮,

從那旅店就可以看出這般情景,

正是在那裡,你使你懷下的神聖孩兒降生。」

接著,我又聽到:「哦,善良的法布裡齊奧啊,

你曾寧可要美德加貧窮,

而不向擁有巨大的財富加罪行。」

這些話語令我如此動情,

我於是向前走出,想認識一下

仿佛說出這些言語的那個魂靈。

他還談到尼可洛

對那三個少女的慷慨饋贈,

為的是讓她們不致虛度青春。

11.娼妓與巨人

我的面前出現一個厚顏無恥的娼妓穩坐在大車上,

她滿懷自信,像是一座堡壘在高高的山崗,

滾動著一雙放蕩的眼珠,朝四下觀望;

我又看見她身旁矗立著一個巨人,

像是為了防備有人把她從他那裡奪走,

他們兩個不時擁抱在一起,互相親吻。

但是,因為那貪婪而淫蕩的眼睛

向我瞟來,那個殘暴的情人

就用鞭子抽打她,從頭打到腳跟;

接著,他滿腹猜忌和狂怒,

把那怪物解開,拉進森林深處,

這就使森林變成一道屏障,把我擋住,

使我看不見那新奇的野獸和淫婦。

12.但丁滌清罪過

讀者啊,倘若我有更長的篇幅可以書寫,

我定會把飲用甘甜河水的情景部分地歌頌一番,

而這河水不論如何痛飲,都永不會令我生厭;

但是,因為用來撰寫這第二部詩篇

的所有紙張都已寫滿,

藝術的限定也不讓我把它繼續寫下去。

我從那至為神聖的水波中返回,

像一些新生的樹木那樣得到再生,

那些樹木重又長出新的葉叢,

我身心純淨,準備好登天去會繁星。

天堂

1.登天

世界之燈在升起,從不同射點普照眾生;

但是,它從那四個圓圈與三個十字

相聯之處,噴薄而出,

它有更美好的流程,又有更吉祥的星宿結伴而行,

它可以把塵世的蠟料

以更符合它的方式揉和與刻印。

這樣一個日升之處,給那裡帶來早晨,給這裡帶來夜晚,

而那裡,整個半球幾乎都是白色,

另一部分則全是黑暗,

這時,我看見貝阿特麗切轉向左邊,

把太陽注目觀看:

飛鷹也從不會把眼睛緊盯在那上面。

正像第二道光線往往從第一道射出,

並且重又直射上去,

恰如遠行遊子想要走上歸途,

由於她的行動通過雙眼滲入我的想像,

我的行動也便同樣從她的行動中產生,

竟然超出我們的習慣,把眼睛盯住太陽。

2.月球天

那輪太陽以前曾用情愛烘暖我的胸膛,

這時則向我揭示了美好真理的俏麗形象,

既驗證真諦,又批駁錯誤主張;

而我,為了承認自身得到糾正,確信真相,

我恰如其分,更挺直地昂首抬頭,

談出我的感想;

但是,此刻出現一片景象,

它是如此緊密地把我吸引過去,把它觀望,

我甚至不記得要把我想承認的事宣講。

猶如通過透明而潔淨的玻璃,

或是通過清澈而平靜的水面,

那清水並非深沉到看不見水底,

反映出我們的面容的輪廓,

顯得如此模糊不清,卻也如雪白額上的珍珠,

在我們的眼球中並非顯得那麼不清楚;

我看到有許多面龐正是這般光景,它們都準備好與我談論;

因此,我竟陷入相反的錯誤,

跑去逢迎那點燃人與泉水之間的戀情的面容。

 

3.世界的秩序

那首要的、難以言傳的權力

滿懷著愛,把他的兒子觀望,

而正是他與他的兒子把這愛的永恆地吹送四方,

這權力把腦海中、空間裡運轉的一切

安排得如此秩序井然,

凡是注意觀察這一切的人,都不能不對他有所體驗。

因此,讀者啊,請與我一起抬起視線,

注視那高高在上的一個個輪盤,

要凝望那一片:正是一種運動與另一種運動相互碰撞的地點;

可從那裡開始觀望那位大師的技藝,

他在內心深處對這技藝是如此熱愛,

甚至片刻也不把眼光從它那裡移開。

你可以看到,那攜帶眾星宿的斜圈

如何從那裡分道揚鏢,

為的是滿足召喚這些星宿的世人的需要。

4.塵世事物的虛妄與天國的榮光

哦,芸芸眾生的毫無意義的操勞,

那些讓拍動翅膀、向下飛去的論調,

是多麼站不住腳!

有的追求法學,有的追求警句格言,

有的把祭司的職位緊追慢趕,

有的靠武力或詭辯獨攬大權,

有的偷盜行竊,有的把公私事兼營,

有的耽於肉慾之樂,疲憊不堪,

有的則無所事事,遊手好閒,

而這時,我則不為所有這些瑣事所纏,

受到如此榮光的歡迎,

與貝阿特麗切一道,登上青天。

 

5.世人的判斷

這令我總該如鉛系足,

像一個疲憊的人那樣緩慢行動,

無論是『是』還是『否』,你都尚未看清:

因為一個人在邁出一步或是另一步時,

不加區別地就加以肯定和否定,

他就算是智能相當低下的愚人;

因為往往會有這樣的情形:

倉促的意見會使人走向錯誤,

其次,情感也會把心智束縛。

一個探索真理而又垂釣乏術的人,

比從河邊徒勞而歸還要不幸,

因為他返回時已不再是動身時的那般光景。

此外,世人也不該在判斷上過分自信,

猶如那些人在五穀成熟之前

就估量田裡的糧食能打多少斤:

因為我曾見過:先是在整個冬季,

那樹木曾顯得那樣僵硬,那樣遍體針芒,

而後來,玫瑰卻綻開在枝頭上。

6.享天福者的沉默

正直率真的愛

總是表現為一片善心,

猶如貪婪總是表現為邪念叢生;

正是這善心令那柔美動聽的豎琴靜默無聲,

讓那些神聖的琴弦停止跳動,

而上天的右手曾把這些琴弦拉緊又放鬆。

那些長存之物既然為了讓我產生向他們提出請求之願,

協同一致地緘口不言,

又怎會對正當的祈求不聞不管?

一個人只要因為耽溺於不能持久的東西

而把那種正直率真的愛永遠捨棄,

就要用受痛苦煎熬,那也是天經地義。

7.鷹

我從那宇宙的光焰中

看到仁愛在那裡光輝閃閃,

在我的眼前勾勒出我們的語言。

猶如一些鳥兒從河上飛起,

仿佛為它們飽飲河水而歡慶,

它們把自己排成一隊,時而成圓,時而又成其他陣形,

同樣,在那些光輝中的神聖造物,

也在一邊歌唱,一邊旋轉飛舞,

把自己的形象時而變成D,時而變成I,時而變成L,不一而足。

它們先是以便歌唱,一邊隨著歌聲節奏翩翩動作;

然後,在變成這些符號中的一個時,

就停歇片刻,靜默不歌。

哦,佩加賽亞女神,

你使那些天才享有榮光,並使他們萬世流芳,

而他們又在你的幫助下,使他們的城市和王國榮光分享,萬古名揚,

請向我說明你自身,

使我能像我所理解的那樣,把他們的形象弄清,

但願你把威力顯示在這些簡短的詩句當中!

8.祈禱與譴責

哦,溫馨的星辰,有怎樣的寶石,又有多少寶石,

在向我顯示:我們的正義正是

由你用寶石鑲嵌的上天的影響所致!

正因如此,我祈求那之你的運動和你的能力

得以產生的智能,注意觀察那遮掩你的光芒的煙氣

究竟是來自哪裡;

這就使他如今能再一次

對那在聖殿內進行的買賣勾當大發雷霆,

而聖殿的牆壁都是以聖跡和殉道建成。

哦,上天的戰士,我仰望著你們,

你該為那些塵世間的人祈禱,

因為他們竟都跟從那惡劣的範例而走上邪徑!

過去,人們往往使用寶劍進行戰爭;

但如今人們則時而從這裡、時而從那裡剝奪麵包,

而慈祥的天父從不將這麵包拒發給任何人。

但是,你卻只是為了抹掉才書寫,

你該想一想:彼得和保羅曾為你所糟蹋的葡萄園而喪命,

他們至今則雖死猶生。

你盡可以揚言:「我一心仰慕的是

那願意孤獨生活的人,

他曾因那婆娑起舞而被拖去為道殉身,

我既不認識波羅,又不認識那打漁之人。」

9.正義的精靈

那個普照世界之物

正從我們的半球低低降落,

四處的白晝特隨之漸漸消磨,

這時,原來只是靠它才點亮的蒼天,

則在許多光輝照耀下,立即面目再現,

而又只有一個把光芒反射在這些光輝裡面;

天空的這種變化此刻也令我想起,

因為那世界及其元首的標記,

把它那幸福的鳥啄緊閉不語;

因此,所有那些晶瑩閃爍的光芒,

變得更加明亮,它們開始歌唱,

但那歌曲從我的記憶中瞬間即逝,未能久長。

哦,溫馨的愛啊,你為自己披上微笑的衣裳,

你在那笛子裡顯得多麼熱情奔放,

而只有神聖的思想才會把那笛子吹響!

10.天命

哦,天命,你的根源

距離世人的視線是多麼遼遠!

那些視線對那首要原因的全部無法看見。

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啊,你們在判斷事物上務須謹慎;

因為我們雖能覲見上帝,

卻還不能得知所有當選之人;

這樣界定的局限卻令我們感到溫馨,

因為我們的善通過這種善會變得更加完善,

也因為上帝所願也正是我們所願。」

這樣,那神的形象

為了使我的短視變得明察秋毫,

便為我開了一劑甜美的良藥。

正如一位好琴師為一位好歌手伴奏,

他把琴弦撥得絲絲入扣,

從而使歌手更加悅耳地一展歌喉,

以致我至今依然記得,在它講話的同時,

我看到那兩束幸福的光芒

在配合著言語,閃動陣陣火光,

猶如雙眼在一合一張。

11.對貝阿特麗切的感謝

「哦,貴婦人啊,你是我的希望所寄,

你曾為了拯救我,不惜

把你的足跡留在地獄,

我感激你的恩惠與德能,

讓我看到所有這些情景,

而這恩惠與德能又都是來自你的威力與善行。

你使我擺脫了奴役,獲得了自由,

經過所有那些途徑,

把使你能做到這一點的所有方式都全部運用。

請把你對我的寬厚善加保存,

以便讓我那被你醫治痊癒的靈魂

能在脫離肉體時仍然令你歡欣。」

我就是這樣禱告;而那一位,儘管顯得如此之遠,

卻仍嫣然一笑,並看我一眼:

隨即又轉向那永恆的泉源。

12.結局

如同一位幾何學家傾注全部心血,

來把那圓形測定,

他百般思忖,也無法把他所需要的那個原理探尋,

我此刻面對那新奇的景象也是這種情形:

我想看清:那人形如何與那光圈相適應,

又如何把自身安放其中;

但是,我自己的羽翼對此卻力不勝任:

除非我的心靈被一道閃光所擊中,

也只有在這閃光中,我心靈的宿願才得以完成。

談到這裡,在運用那高度的想像力方面,已是力盡詞窮;

但是,那愛卻早已把我的慾望和意願移轉,

猶如車輪被均勻地推動,

正是這愛推動太陽和其他群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