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義代言人——新時代的「川普」

川普
文:轅固小生

川普在沒有競選總統以前,已經是一個成功的億萬富翁,從小到大,幸福到底,家庭事業雙豐收,完美的人生設置令人嫉妒。其祖先是德國移民,來到美國紐約定居後,幹起了房地產與建築方面的買賣。傳到川普手中,家族積累了大量家產,而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川普繼承了祖父的優良基因,將家族的事業發揚光大,建立了更大的商業版圖,獲取了豐厚的財富資本。

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高齡就職的總統,川普從前對於政治的興趣似乎沒有那麼濃厚。雖然他也在很多場面提出了一些對於社會事件的看法,但是其生活重心還在於生意的經營上面,即使親身參與製作了一些電視節目,也是為推廣知名度進行的宣傳廣告,歸根結底還是服務於資本主義。

早期的川普保守主義色彩並不濃厚,大家都熟知其生平放蕩不羈,花邊新聞纏身,一副浪蕩公子的左派。在普通人眼裡,儘管他不是一位坐吃山空,頹廢墮落的富二代,反而精明強幹,能夠在良好的基本盤中開疆拓土,創造一片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刷新了刻板印象。但是因為對其生活作風的詬病,社會心理想要接受也不是很容易。況且,如果川普要選擇政治陣營的話,似乎其為人風格與民主黨方面更加匹配,嚮往自由與開放,毫不顧忌陳規戒律,散漫狂放。

然而,川普外在的左派表現卻不是其性格的全部。作為一個商人,川普成功的秘訣還是在於信條的信守和策略的玩轉,而且祖先踏實穩健的作風是其血統基因中的優秀傳承,如此在能贏得品牌的力量,獲取消費者的信任。所以不管川普的生活狀態是如何驕奢淫逸,但不過是物慾滿足後的一番隨便炫耀,僅此而已。

川普按照其商人頭腦的思維來領導國家,就是要有基本的標準,要求參與的各方尊重遊戲規則,履行承諾,承擔責任,對等交往。其實,這說起來十分簡單,但操作起來特別困難。

二戰後,由於美國迅速崛起,國家的發展策略從孤立封閉走向對外,並且接過了英國沒落後,光榮退出全球各殖民地留下的地緣空間,名副其實地成為了世界老大。那麼美國在盛名之下,對待各成員國就必須得表現地慷慨一點,不然輿論上的聲勢就很被動。而且國內左派文化的喧囂,同樣令本國政府學會了綏靖主義的心慈手軟,始終要把窮人的處境放在國家考量的第一位,過度的扶貧義務與維和使命壓在頭上,喘不過氣來。

美國的立國根基本來是要求在世界上奉行自由貿易的原則,但是可以嚴於律己,卻不能改變夥伴們的做法。即便在歐洲和日韓發達國家盟友的地盤,美國還必須接受過往的高額關稅,降低了本國產品的競爭力,但是他國貨物進入美國卻自由放任,沒有任何障礙。所以美國在聖母關懷的指引下,長期以來發展的貿易都是完全不對等的,全世界都大賺美元的逆差。

裡根政府改變了以往這種無償為他國輸血的作法,同日本打起了貿易戰,最終扭轉了貿易不平等的局面。如今,川普又橫空出世,舉起關稅的大棒要教訓那些不講規矩的傢伙了。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在他的著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對兩者作了鮮明的闡述,指出其互為因果,相輔相成。其實宗教是一種保守主義的寄託,而資本主義的倫理要追求的也是保守主義者強調的律法,在實踐中,資本家遵守宗教規範所經營獲取的成果也真正實現了利潤最大化。新教推動了資本主義的發展,資本主義又拓展鞏固了新教精神。

川普在事業的經營中培養的商人思維正是對於規則的信守,如同教徒所信仰的聖經一樣,符合基督宗旨,更是人性依歸。

很多人以為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逐利,所以可以踐踏世間的一切標準,不顧法律與道德。當然在原始積累的時候,因為新教精神的擴展不充分,而資本主義的狂飆突進就將人性的自私本性發展到了極限。但是在正義與罪惡的博弈中,宗教的製約力量重新為解除人類社會既有的弊端找到了歸宿,從而讓資本主義的理性回歸正道,自省之後造就輝煌。

要知道當下世界的一切顯著進步,都是在合理的條件中利用共有資源造福了所有人,在發達地區中再也沒有搶來本錢做買賣的事情發生了。

眼下在美國的中小企業界中,新教的保守傳統根植深入,大家以誠信互惠互利,一起致富。而川普在商海的沉浮中,也深刻體會到保守主義的美德,是發展與操持的基礎。就像新教徒所信奉的上帝信條一樣——以勤勞工作為上帝的榮耀,並將奉獻作為贖罪的事業。

川普私德有缺,大德不墜,與那些假惺惺的虛偽左派政客相比,顯得坦蕩從容,令人尊重。他為美國人民做的一切都將會被歷史銘記,要為保守主義再次正名,遏制自由主義的氾濫扭曲了道德與良知,撥亂反正。

保守主義者們「 敬畏真神,回歸傳統」的努力在久遠的沉浮中找到了新時代的化身,川普所做的一切,也許道路曲折,但前途終將光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