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緣傳》中的人口交易

文:中微子和小二  

世界上最寶貴的是人,然而在每個時代和社會,人或者人的一部分多少都能折算成貨幣。無論個人是否認同,人類在可預見的將來還不能全面杜絕這種現象。給人標價,標的當然不是人的真正價值,而是人在別人心裡的「 客觀 」價值。

《醒世姻緣傳》中價值最高的人,當數第一章裡晁大捨晁源娶下的女戲珍哥。珍哥是戲班子裡的正旦,年輕貌美,會唱戲。晁源花了八百兩銀子,把她從戲班子裡買出來。 《醒世姻緣傳》中出現的戲班子,多是男班,如後文的梁生與胡旦便是相貌俊秀的小伙子。 《儒林外史》中的戲班子也主要是男人,鮑文卿和養子鮑廷璽都吃這一行飯,帶著戲子行頭衣箱在鄉紳巨宦門下行走。


《儒林外史》書封

珍哥這個戲班子是女戲,書作者直稱班主是「 忘八 」,大概女戲班兼營賣淫是無法避免的事。晁源要打獵,她也纏著要去,晁源以為她一個年輕女人家只能坐轎,如何騎馬?珍哥恥笑他們這夥人騎馬還騎不過她,人家出殯,她常要騎馬錶演。

另一個叫調羹的女人就沒有這麼高的身價。調羹自述是「 京師人 」,也就是北京城裡貧賤人家的女兒。狄家在京城納監,因為廚子被雷打死了,嫌買飯吃不干淨而且貴,在能幹的童奶奶勸說下,決定買個「 全灶 」,也就是會做飯的丫頭。一般的請客,用丫頭不用外面僱的廚子,也能省不少花費。調羹從人販子家過來,媒人說那家裡有四個丫頭,都是調理著幹這個,準備往外賣,人販子冉家還另外開著布鋪。


《醒世姻緣傳》書封

十八歲的調羹身體壯,力氣大,手腳麻利,無論是家常飯還是酒席都做得很好。她相貌尋常,長得不醜,但也絕非美貌佳人。雖然如此,買的丫頭會跟主人睡也是常規,外可以對媒人說,內可以對家人說。婦女既然可以買賣,也就是財產,使用財產順理成章,只是誰有權用,誰不該用,要事先說好,否則會引起家庭糾紛。調羹一進門,精明的童奶奶就把由調羹帶來的人情和利益關係四面鋪墊好了:她對狄員外說,全灶是買下了,但不經家鄉的奶奶同意你可不能沾;對調羹說:老爺子是好人,但是奶奶許了才能成事,不可冒失,到時自有你的結果;對狄希陳說:這是你爹準備要收房的,你可不要插手。美話兒醜話兒,都讓童奶奶搶在頭里說了,倒也真的解決了許多可能的矛盾。

同樣是有技能的女人,調羹只值二十四兩銀子,比小珍哥差了三十多倍。即使旁人不是古板儒生,也很難認同小珍哥一人能頂三十來個調羹。小珍哥身價如此昂貴,因為可能買她的客戶都是捨得花冤枉錢的浪蕩子,不敲竹槓就是虧了。買調羹的人家則是為了使用她的勞動力,如果調羹身價太貴,就會失去目標客戶。

狄員外原來的尤廚子,工錢是一年兩石糧食,也就是四兩銀子,狄老兒還嫌貴。買了調羹,給她置辦一副鋪蓋,幾件烏銀首飾,在狄家幹五六年,就把買她的身價銀子省回來了,往後都是淨賺。如果調羹生活在現在,憑她的手藝,白手成家開個小飯館,也能掙下一副安穩生活。但是在明代,身為貧賤人家的兒女,失離父母,在人販子家學一點傍身的技藝,她此後的命運就是無休止的被賣被轉手。如果能長久在一個人家呆著,生兒育女過上安定的生活,也算是有個結果。童奶奶也買過一個十八歲的全灶,花了十八兩銀子,使喚了八年之後,八兩銀子賣給了過路的屠戶。童奶奶賣她是因為丈夫開始打丫頭的主意了,童奶奶先下手為強。

沒有知識沒有技能的小女孩,又值多少錢呢?身價八百兩銀子的小珍哥驕橫張狂一世,投胎轉世成了丫頭小珍珠,被童家買去,十二歲的女孩子,只要十二兩銀子。童寄姐報冤前世,整天折磨小珍珠,寒冬臘月不給她棉衣穿。狄希陳曲線救國,給了小珍珠的親爹媽二兩銀子,讓他們給做綿衣,又被寄姐識破,一頓大吵。小珍珠的父親是個皂隸,因為貪污了公款要賠補,所以賣了女兒,一個女兒只值六套普通的綿衣裳。他家做好拿回來的綿衣裳,童寄姐一看就知道他家無力置辦,所以罵得更狠。後來小珍珠不堪忍受,上吊身亡。狄希陳花了二兩七錢銀子,買了一副棺材,把她裝在裡面,和她生前沒能穿上的綿衣價錢差不多。後來被鄰居拿住敲詐,認訛行賄,給挑事的鄰居四十兩銀子,小珍珠的父母一共二十五兩銀子,上門打人的漢子婆娘七兩,抬棺材的叫化子八兩,兩個官差四十兩。一個死了的小珍珠,倒是讓狄希陳花了十倍的身價銀子。

小珍珠在丫頭里是比較不幸的。主人家買丫頭使喚,存心要虐待也不常見。正如童奶奶說的:「 人家拿著一大捧銀子買將個丫頭來,必定是圖好,難道是買了圖打殺來? 」有錢人家買女孩子,為的是勞作、性和生育,三個意圖彼此不分,但要分開給錢。晁夫人的丫頭春鶯,是從沈裁縫家買來的。沈裁縫給縣官做衣服,因為貪心,弄壞了縣令花了十七兩銀子買回來的大紅衣料和補子,縣令逼他賠衣服,他家只好賣掉十一歲的女兒。父母需要七兩銀子,客戶家裡最多出到四兩。晁夫人慷慨,給他補足虧空,買下了小姑娘。養到十六歲成了大姑娘,晁知州老頭子想收房,又叫了她的爹娘來,給了十二兩財禮,打首飾做衣服。好在春鶯一懷孕老頭子就死了,生了兒子任務完成,苦日子到頭了。春鶯的父母又來試探她是否要嫁人,被春鶯罵回去:「 你已是把我賣了兩番錢使用了,沒的你又賣第三番麼? 」《醒世姻緣傳》的作者對無辜勤勞的婦女還是憐惜的,都給了她們寧靜的好結局。

 

來源        貝書單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