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且看葉聖陶如何給孩子批改作文

文: 言九林 

上世紀六十年代,北京、西安、延安等地的中小學校裡,流行過一本叫做《作文批改二十例》的小冊子。

這些小冊子不是正規出版物,它的印刷者是「 北京教師進修學院教師之家」、「 西安鐵路局教育處」、「 延安專署文教局」等機構。小冊子選入的二十篇作文,來自1963年舉行的一場叫做「 北京市少年兒童習作徵文」的活動,作者主要是小學生(五、六年級)和初中生。作文的批改者,是著名的教育家葉聖陶

《作文批改二十例》封面

從1907年做小學教員算起,在如何給孩子批改作文這件事情上,葉聖陶積累了數十年的經驗。這些經驗,被盡可能地落實在了這本充滿了時代特徵的小冊子之中。

比如,葉聖陶很反對教師在學生的作文上玩打圈、劃勾的把戲。他說:

「 有些國文教師看學生所寫的文章,只覺得它不通,勾掉愈多,愈感覺滿意。這種觀念發展到極點,於是整段勾掉的也有,全篇不要的也有。勾掉之後,按照自己的意思在行間寫上一些文字,就把練習本發還學生。為什麼原文要不得?為什麼一定要照改本那樣說才對?都沒有說明。……有些國文教師看學生所寫的文章,不問那個地方須用句號,或須用讀號,都打一個圈。表示眼光並沒有在任何地方跳過,圈子圈到完畢,事情也完畢。」

葉說,這些把戲除了表達教師「 自己的意思」,以及顯示教師「 眼光並沒有在任何地方跳過」之外,對學生的成長是毫無幫助的。學生見到這種缺乏交流誠意的作文批改,只會瞄一眼後就把作文本「 塞進抽斗裡去」。

下圖是葉聖陶對一位小學五年級學生作文的批改。他通讀了全文,確認了文章所寫之事的發生時間,然後將開篇的「 那是一個夜晚」,改為了更妥當的「 去年冬天的一個夜晚」。他去掉「 全身鬆軟得好像棉桃一樣」這個比喻,是因為「 棉桃」並非一種人人皆知的事物,以「 棉桃」做比喻無助於讓表達更具象。這些批改有的放矢,非是隨意打圈、劃勾所能比。

作文批改二十例》內文

葉聖陶還主張,給學生作文留的批語一定要具體,切不可使用那些籠統、空洞的詞彙。他尤其反感用「 好」、「 美」、「 流利」、「 明徹」、「 雅潔高古」、「 氣完神足」這類詞語來讚揚文章(批評類也一樣)。因為這類評語背後的邏輯是:

「 為什麼好?因為它是好。你讀了之後,不覺得它好嗎?為什麼美?因為它是美。你讀了之後,不覺得它美嗎?」

在葉看來,這類評語不過是「 空空洞洞地加幾個大字」,對學生沒有什麼意義,他們偶爾或許能體會到一點點東西,大多數時候則「 只落得個莫名其妙」。所以呢,「 不如實事求是,在橫頭加上一些小批語,指出學生作文中的優點或毛病。對全篇有可說的就加批語。……如果沒有什麼可說,就可以不說」。

下圖是葉聖陶對一位初中三年級學生作文留下的評語。這篇作文的內容和主旨帶有強烈的時代特徵,但葉的評語仍圍繞著文章本身的表達是否清晰、完整、合乎邏輯而展開。他先用一段文字說了文章的優點,然後以一種建議性的方式,指出文章裡提到的「 星期六回來總要拿出(媽媽的)筆記本來看」這件事,或許還需要一些前提條件才能符合日常的生活邏輯(由這一含蓄的建議,也能窺見葉聖陶對當時流行的不講邏輯的模式化作文是不認同的)。

《作文批改二十例》內文

「 批改不是挑剔,要多鼓勵」,也是葉聖陶主張的作文批改標準。上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葉面對的是一篇並無多少可取之處的模式化作文,但他在提出批評之前,仍努力從文章中找出了一些閃光點,先表揚了一番學生對日記內容的選擇比較到位,然後才以一種建議性的方式對文章提出批評。

給學生作文寫批語時,葉聖陶有兩個原則。一是要多稱讚少批評,但稱讚和批評都要有根有據。二是批語要講究修辭,要有鼓勵性而非打擊性。批評的話要從正面去鼓勵,不要從反面去否定。比如,他不建議責備學生的作文「 在細節描寫方面還不夠,影響了故事的生動性」,而建議將之改成「 如果在細節描寫方面多下些功夫,故事會更生動些」。

再比如,葉在給前文提到的小學五年級學生作文《我總想念著一位叔叔》寫評語時,也是先表揚文章的長處,再說文章的不足;說不足時,也非否定式的批評,而是鼓勵性的建議。批語原文如下:

「 只把當夜聽見的話記下來,已經夠了,能叫人想見那位叔叔的高貴品質了。假如加寫一些說明的話,說那位叔叔熱心幫助別人而不要報酬怎樣了不起,也沒有什麼不可以。不過讀的人會覺得把話說盡了,味道反而淡薄了。」

葉聖陶批改後的二十篇文章,收錄在該書之中。該書只收錄了文章和評語,未收錄批改手稿。

葉聖陶還有一種主張,是希望教師在批改作文時,能夠去體察、尊重學生的寫作和說話習慣,而非強迫學生來適應教師。他說:

「 學生作文裡有任何—點可取的地方,都應該找出來,肯定他的想法和寫法。如果有不妥當的地方,幫他改好,盡量保留他的原話。可改可不改的地方,寧可不改。這樣能鞏固他的學習所得,加強他的信心,鼓舞他的興趣。教師不宜只顧著自己的思路,按照自己的說話習慣去改。」

葉在1963年批改二十篇中小學生作文時,秉持的正是這種理念。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 皆就其原意,易其未安者,刪其繁贅者,而不為增添其內容」。

葉聖陶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種主張,葉聖陶希望教師在批改作文時,「 但為詞句的修正,不為情意之增損」。意即教師不但要尊重學生寫作和說話的習慣,還要尊重學生情感和思想的表達。

在葉看來,教師批改作文的目的,是「 幫助學生提高運用文字的能力,提高運用文字如實地表達自己所見所聞聽感所思的能力」。基於這種理念,葉聖陶不喜歡教師出手將學生的作文改得辭藻華麗,他一貫的意見是「 字句已通順而尚欠凝煉高古者,不必為其改」,只要意思表達清楚了,句子通順了,辭藻不華麗是不要緊的。他更不喜歡教師去干涉學生作文的情感和思想表達,如果學生上完作文課之後,喪失瞭如實表達自己的見聞與感想的能力,那這種作文課就失敗了。教師在批改作文時,真正要做的是:

「 揣摩學生到底想說些什麼,不要把自己的意思強加給學生,要根據學生想要說的意思去修改,修改那些表達得不清楚的地方,不確切的地方,不順當的地方,不連貫的地方,還有遺漏的和累贅的地方。」

不能干涉學生在作文中的情感與思想表達,並不意味著教師在這方面沒有作為的空間。早在1919年,葉就意識到了學生作文的「 意義」(也就是文章主旨)如何,主要緣於兩個方面,一是學生的「 識力」,也就是人生閱歷;一是學生的「 推理」,也就是邏輯思維能力。教師不能把自己的人生閱歷摻到學生的作文裡,即便灌輸給了學生,讓他們寫進作文,若干年後他們長大了,也很大可能會不認同。所以,這種「 意義不完」(也就是文章主旨不怎麼樣)是不必干涉的。真正需要教師提供幫助的,是糾正「 推理之謬誤」,也就是作文裡那些因錯誤的思維邏輯而導致的錯誤認知。

1981年,在一本教學生如何作文的圖書的序言裡,葉聖陶說過這樣一句話:

「 我看過一些中學生的作文本,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不少老師在批改的時候只顧到學生作的文,卻忘了作文的學生。」

這句話,和葉聖陶主張的那些給孩子批改作文的原則,在今天與未來,都不會過時。

圖:常州金壇某校教師對一位五年級小學生(已辭世)的作文所做的批改

參考資料

①葉聖陶,《作文批改二十例》,北京教師進修學院教師之家複製。

②董菊初,《葉聖陶語文教育思想概論》,開明出版社,1998年。

③《葉聖陶甪直文集》,人民教育出版社,2017年。

④葉聖陶,《「中學作文指導實例」序》。

⑤王尊政,《兩位老專家教我改作文》。

⑥《我和姐姐爭冠軍》,北京出版社,1963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