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楊蓮亭之功過

楊蓮亭
文:六神磊磊

日月神教裡,大約有那麼幾年時間,大權由一個叫楊蓮亭的人把持。因為教主東方不敗不親教務,專心去搞刺繡工藝,擔任總管的楊蓮亭就是黑木崖的實際操舵手和掌權人。正像任盈盈所說的:「 這些年來,教中事務,盡歸那姓楊的小子大權獨攬了。」

楊蓮亭

一說楊蓮亭,大家就覺得他胡作非為,把教務搞得一團糟,這基本已經是定論。從他的政治對手的評價就能看出來。任盈盈說他:「 武功既低,又無辦事才幹」。任我行說他:「 倒行逆施,已近於眾叛親離的地步」。作為死對頭的任我行還說,要感謝楊蓮亭胡作非為,搞亂了魔教,給自己的複闢創造了大好條件。

這些評價, 總體是真實的可信的,任我行、任盈盈肯定不是栽贓污衊。如此看來,楊蓮亭實在是個一無是處、沒有絲毫貢獻和作為的百分百爛人。

可問題是,這些評價和書上的另外一些話,又似乎是矛盾的。

比如在恆山,令狐衝被魔教設計攻擊,任盈盈便對令狐沖說:

東方不敗此人行事陰險毒辣,適才你已親見。」

「 東方不敗這當兒也已展開反攻,他……來向你下手,便是一著極厲害的棋子。」

那麼請問,是誰的手段陰險毒辣?又是誰反攻令狐衝,行了一招極厲害的棋子?名義上是東方不敗。可是盡人皆知,東方不敗早已經不管事了,唯一主事的就是楊蓮亭。換句話說,楊蓮亭就等於東方不敗,東方不敗就等於楊蓮亭。

這是否證明了一件事:楊蓮亭其實也是有些手段的,並且還很「 陰險毒辣」?楊蓮亭也是會展開反攻的,還能下出「 極厲害的棋子」?楊蓮亭也並不是完全的廢物?

所以說,這個作為總管的楊蓮亭到底是什麼水平,有多少工作能力,是否完全一無可取,還真的可以探討探討。

在我個人看來,楊蓮亭除了「 胡作非為」之外,也還是抓了三件工作的,可算是正兒八經的工作:

第一件,維持了對正教的緊逼和壓制態勢。

打擊少林、武當、五嶽等正教,是魔教一直以來的主營業務。對這個業務,楊總管似乎並沒有放鬆。你看他攬權這些年,對正教的壓迫感還是很強的。

整部書上,從沒聽到哪一個正教領袖說過諸如「 這幾年日子好過了」之類的話。相反地​​,一講到魔教,正教之中便是精神緊張,如臨大敵。這是否也可說側面印證了楊總管的工作成效?

第二件,打擊了黑木崖內部的分裂和復闢勢力。這也是楊蓮亭抓了的一件正事,至少對於他和東方不敗來說,是絕對意義上的正事。

魔教內部的分裂和復闢勢力是誰?典型代表就是向問天。向問天是一個極難纏的對手,武功又高,又有資歷和威信,是一個很有能力的當權派。楊蓮亭對他是有所防範的,後來也是拿出了果斷措施的,一度把向問天抓了、關了。向問天出場的時候手上是戴了鐵鍊的,這個鐵鍊是誰給他戴上的?當然就是楊蓮亭。一個人能抓向問天,能關向問天,怎麼也不能說是廢柴對不對。

後來向問天脫困,去解救任我行,甫一下黑木崖,便有大隊人馬追殺。這反應和處置速度是可以的。任我行被救出黑牢後,十幾天內黑木崖便得到了訊息,四名長老立即被派到杭州梅莊的號子裡去調查此事,可見魔教的情報系統、應急系統也都正常運轉,沒有鬆懈和癱瘓。

當然了,任我行最後被營救成功、復辟成功,這件事上你可以說楊蓮亭落入了被動,招招落後於向問天,未能料敵機先,這是不錯的,他確實沒有大才幹。但要說他毫無作為、完全草包,那真也不是。

第三件,楊蓮亭還主動地策劃了一些進擊、斬首行動,試圖有所作為。

比如他派人突襲恆山,對令狐衝展開斬首行動,就是極其狠辣的一招,連任盈盈也說這是「 一著極厲害的棋子」。事實上這一次突襲差點就大功告成了,不僅險些斬首了令狐衝,還險些一起斬首了少林方證大師、武當沖虛道長。

倘若這一戰成功了,楊蓮亭一舉滅掉正教三大高手,那可說是魔教多少年來都沒有過的輝煌戰果,黑木崖怕是真的要「 一統江湖」了。到那時候,歷史又該怎麼評價楊蓮亭?還有誰能說他是個草包呢?

還有人說楊蓮亭故意搞亂魔教,那更是絕無可能。就好像劉謹、魏忠賢再為非作歹,也絕非存心想搞亂大明。楊蓮亭也是渴望有所作為的。試想,谁愿總被人背地說是孌童、男寵呢?他豈能不想幹出一點成績來證明自己,表明自己的地位不是睡出來的?

那麼,楊蓮亭之滾滾惡名,之不招人待見,究竟是源於什麼事?他的胡作非為具體為何,到底是哪些事情上胡作非為?我們不妨仔細分析分析。

回到原文認真一看,你就能發現端倪:

黃鐘公:「 東方教主……寵信奸佞,鋤除教中老兄弟。」

任我行:「 那楊蓮亭……作威作福,將教中不少功臣斥革的斥革,害死的害死。」

任盈盈:「 教裡很多兄弟都害在這姓楊的手上,當真該殺。」

以上這些,才是針對楊蓮亭的具體的指控,你會發現基本上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是迫害教中兄弟。換句話說,就是搞擴大了的、嚴酷的對內鬥爭。

這才是他招恨的根本。楊蓮亭的本質,乃是佞臣,由貼身依附主子而得勢,操持了權柄。這種佞臣往往就逃離不了愛搞鬥爭、搞迫害的套路。因為他們獲得權力的途徑通常都是超常規的,都是違反正常程序的。倘若要按常規的途徑,楊蓮亭就是鑽營到死,也不可能升到向問天、童百熊的頭上去。他們和正常的權力體系天然是抵觸的、對立的。

那麼為了樹立權威、鞏固權力,他們往往就要鬥爭、要殺伐,製造人人自危的氣氛,迅速完成威信的累積。某種程度上說,黑木崖上的氣氛越是緊張,越是人人擔心受怕,就是越有利於楊蓮亭。試想,劉瑾、魏忠賢等人不去殺伐,誰人依附於他、畏懼於他呢?

而且佞臣也往往逃不脫要幹壞事的命,為什麼呢?因為倘若是好事、正事,教主就會派重臣、大臣去乾了,何必派佞臣去干呢?既然派到你楊蓮亭去幹,那麼多半這事就是私事、醜事、壞事了。

楊蓮亭的干的壞事,一小半是自己要幹的,一多半大概還是替東方不敗幹的。比如剷除童百熊這種老骨頭,全是楊蓮亭自己要幹的麼?恐怕未必,怕還是代東方不敗執刀的成分大。這種事東方不敗不便自己幹,也不方便讓向問天等大臣重臣幹,終究是由楊蓮亭這種人幹起來方便、順手。萬一哪天小楊跋扈太過,玩過火了,惹眾怒了,批評他幾句就是,大不了日後換一個楊蓮亭,多大點事呢。

站在楊蓮亭的角度上,他也是沒有什麼選擇的,他必然要去逢迎和助長東方不敗的毛病,尤其是壞毛病。楊蓮亭這個角色的原型,很有可能部分來自明朝正德帝的寵臣江彬,兩個人都是孔武有力、倔強悍勇,和老闆的關係好到一起睡覺。他這樣角色是只能去助長正德帝的毛病的,正德帝愛玩,他就慫恿正德帝玩,正德帝好色,他就能把孕婦都送到正德帝的房間裡去。這是他的工作。他是不能規勸正德帝的,那是楊廷和這些人的工作。倘若正德帝要約束自己,要積極上進,為什麼不找李東陽、楊廷和呢?倘若不是要幹壞事,找你江彬幹嘛呢?

所以楊蓮亭注定了「 胡作非為」、「 倒行逆施」。他有才幹也好、沒才幹也好,這個標籤是改不了的。對於任盈盈、童百熊等人來說,他這叫禍害本教。但對於他來說,沒有別的,一句話,這就是工作。

來源    六神磊磊讀金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