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北靈異事之六

雁北靈異事
文: 韓麗明  

1、上世紀八十年代時,鄰村有朋友蓋房,表哥和村里的幾個青年去給幫忙。晚上吃飯時,大家都喝了點酒。酒後回家時已經夜深了。

回家經過村外御河時,表哥覺得自己喝的有點多,走到河邊,用手捧起河水洗臉,好讓自己清醒清醒!月光照在河面上,星星點點。正當他用手捧水時,突然發現前方一兩米處,有隻漂亮的繡花鞋在河面上飄著。他很喜歡,情不自禁地就用手去撈。只見那隻繡花鞋越飄越遠,他也就隨著這只鞋走進了這河裡。慢慢地,他用手去探,可那隻鞋總是離他不遠不近,他也隨之向河中心走去。這時,幾位朋友一起大聲呼喊,站住!不能再往裡去了!其中一人當即跳進河裡,死命把他拉了回來。一回頭,那隻鞋不見了……表哥此時才如夢初醒,嚇的臉色慘白。後來,這事兒在堡子里傳開了,老人們都說,御河每年都有淹死的人,晚上千萬不要在河邊走!

靈異

2、六十年代時,每到夏天,得勝堡的男孩子們都要去御河裡耍水。那年夏天非常熱,一天午後,一群孩子又吵著要去御河裡耍水,張羅最歡的是隊長的兒子。那天,隊長的兒子讓大夥先在岸上站著,欣賞一下他跳水的姿勢,像不像電影上的跳水明星。    

大夥聽話地站在岸上,看他一個猛子扎進了水里,半天沒浮上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哎呦!不會出事吧?」    

孩子們這才慌了。表哥當時挺英雄的,一點也不慌亂地跳下了河,在水里摸索著向前遊。摸著摸著他摸到了一雙手,正高興地想要往上拉的時候,他的一隻腳似乎被人使勁地拉著往下拽。他當時害怕極了,用力地掙扎著,可是怎麼也掙扎不脫,他回頭望去,只見有一隻蒼白的骷髏手死死地抓住他的腳脖子。他連驚帶嚇,在水里失去了知覺。    

表哥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岸邊,隊長的兒子也躺在他的身邊,奄奄一息。

有人追問:「河裡的骷髏手是真的嗎?    

表哥沒回答,只是拉開了他的褲腿,給我看他的腳脖子,上面有很深的抓傷。看得人心驚,大熱天的直冒冷汗。

3、六十年代,表哥經常到御河邊釣魚。有幾回,明明有東西咬鉤了,都墜線了,可提上來還是啥都沒有。反反复復了好幾次,他很鬱悶,就回家了。回家後頭疼欲裂,上床睡覺時入夢,夢見他在河邊釣魚,魚鉤下面有個人影一直在拽他的鉤,後來用魚線把他拖下水了。他驚醒後覺得背後有人,猛地轉身,模糊間一個人影,倏地一閃就沒了。他點燈四下查看,並無異樣,疑似自己做夢精神緊張,幻覺所致。待心靜再次入夢,又感覺屋裡有人,欲轉身看時,身子卻無法移動,手腳也不聽使喚、喊也喊不出聲,眼睜睜地看見一個人影撲到他身上。他意識很清醒,知道自己鬼壓床了。突然想起枕頭底下有個開過光的護身符,就努力控制自己胳膊去探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眼看就要把手伸到枕下的時候,突然感覺身子一輕,能動了。他猛然起身、不敢再睡,手握護身符坐到天亮,從那以後再也沒去御河釣過魚。

4、兒時,得勝堡有個老奶奶,跟我說過一個關於夢的靈異事。她說:如果夢見有人跟你說話,千萬不要隨便答話,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可能引來災難,特別是讓你跟他走之類的話更要小心。

她兒子小時候,一天放學後,去御河裡摸魚,不小心被河水沖走了。這時恰巧有一個拾糞的老頭路過這裡,急忙跳進河裡去救。沒想到老頭把他推上岸後,自己卻被水沖走了。

此後的一個半夜,她聽到兒子在說夢話。她聽了一會兒,也沒有聽懂在說啥。天亮後,她問兒子:「你昨天夜裡做夢和誰說話呢?」

兒子回答:「跟爺爺!」

她又問:「哪的個爺爺?」

兒子回答:「就是救我的那個拾糞的爺爺。」

她開始感到不妙,有些緊張起來:「他在夢里和你說了些啥?」

兒子說:「爺爺告訴我,他在河裡悶得不行,讓我去陪陪他。」

聽完兒子的話,她知道是那個死去的老漢給兒子託夢了,立刻擔心地問:「那你答應他沒?」

兒子點了點頭說:「答應了,今兒晚上,我就去河邊找他呀。」

她一聽到兒子這樣說,非常驚恐,把他鎖在家裡,堅決不許出門。沒有想到天黑後,兒子竟然跳窗跑了。等她找到兒子時,兒子已淹死在村邊的小河裡。

從此,她就有些精神恍惚,逢人便說,千萬別在夢裡接應鬼話。

5、得勝堡東牆外有條御河,每年河裡都要淹死人,我們小時候都被大人嚴厲告誡不能去那耍水。那年,有人在御河邊蓋了一排房子養鴨,事情就發生在這戶人家。一天夜半,這家男人被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他以為進賊了,就伸手去推他老婆,想把她叫醒。可摸來摸去卻沒摸到。他又想,是不是老婆起夜啦,就點著燈看。這一看可把他嚇了一跳,只見他老婆穿著為過年縫製的新衣裳,描眉畫眼、塗了口紅搽了粉,正要開門往外走。他忙拉住老婆,問她咋底回事?她老婆茫然地說:「剛才有人在門口吆喝我,我說我還沒起來,他又說叫我收拾好了去河邊,他在船上等我。」那男人一聽感到事有蹊蹺:禦河水又不大,咋會有船呢?他不敢想了,故意很兇地把老婆訓了一頓,讓她趕緊睡覺,自己則在炕上枯坐守候。天亮後他問老婆,老婆竟然啥都不知道。人們都說,這是水鬼在找替身,要是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6、小時候總是聽老人們說,走夜路不要回頭。因為人肩上都有兩盞三味真火,鬼神懼之,回頭容易把火弄滅了。

話說八十年代一個冬天的晚上,一個在外打工的得勝堡後生因為家裡有事,下了夜班往家趕。這個後生騎車到一個水塘前。大月亮底下,前面突然起了霧,冷颼颼、霧澄澄。不知何故,他平時膽子挺大,此刻卻感覺有些怕。

他突然想起,村里有個老漢說,前幾天這個大水缽子又淹死了一個年輕女人。她本來要到公社當會計的,結果卻到閻羅那裡去報到啦。突然,他覺得脖子後面有點涼,似乎有個人坐在他的後衣架上對著他的脖子吹氣,又好似有一雙冰冷的手扶著他的後背。他猛轉過頭去看,卻什麼也沒有。耳邊西風呼呼,水面白濛濛一片。他想,難道那個淹死的女人要上我身啦?於是他再次緩慢地轉過頭去,只覺得眼前好空,一無所有的空;後背很冷,一股冰冷徹骨的寒。

他一激靈打了個冷戰,腦子一下子清醒了。哇哩哇啦高唱著義勇軍進行曲拼命地蹬著車子往家跑。一進家緊閉房門,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然後蒙頭大睡。

次日一早,老婆搖醒他,問:「你昨晚去哪啦,咋衣服後背上都是泥水,自行車後座上還掛著那麼多水草,莫非你大冷天還下河摸魚不成?」他頓時嚇出一聲冷汗,也不敢和老婆多說,怕她操心。只是打那以後,晚上再也不敢走那條路了,寧願多繞幾里回家。

7、雁北某村有個大水缽子,那些年每到夏季總要淹死幾個孩子。走夜路的人經過此處,常能隱約聽見孩子的哭聲。後來一傳十,十傳百,眾說紛紜,惶然不安,隊長就下令請來幾個和尚做超度。說來也怪,當時有四五個年輕和尚,超度時不是點不著香火,就是敲不響木魚。一個年紀大的和尚說他們法力不夠,超度不了,最後只好草草收場了。後來,為了擴大農田,那個水缽子被填上了。不知何故,那片填起來的地好幾年都不長一根草,而且土的顏色都是紅的。

那年,有個外村來堡裡落戶的老漢死了,沒有墳地,大隊就特批這個老人埋在那塊地裡。葬在那裡沒出三天,那個老人就給隊長託夢說,他在那邊被一群人欺負,說他佔了人家的地方,人家讓他趕緊搬走。於是隊長另找地方,把老人的墳遷走了。文革破四舊,隊長被紅衛兵拉出來批鬥,說他大搞封建迷信。又過了不久,生產隊搞多種經營,那片地又重新開挖,改成了魚塘。說來奇怪,這次挖出來好多骸骨,先前填的時候是沒有的。後來村民就把那些骸骨另找地方掩埋,又立了碑,那片水塘從此才平靜下來。

8、那年,得勝堡有個孩子在玩耍時不小心掉到井裡了,一起玩的幾個孩子驚恐萬狀,趕緊跑回村找人來救。人們很快把那個孩子救了上來,但抱回家一直發高燒說胡話,又喊又叫,還時不時怪笑。人們都以為是過度驚嚇所致,過兩天就好了,可後來病情越來越嚴重,還隔三差五地昏迷。

他爹帶著他四處看醫生,也沒治好,後來又帶他去大同縣的一個奶奶廟求仙。那天,在廟門口遇到一個算命的,他花錢給孩子打了一卦。算命竟然知道那口井裡死過人,死者與他家不和,這是那人化成冤鬼在害人。他這才想起,死的那個人是他家的鄰居,因為家境差,媳婦跟別人跑了,自己一氣之下就跳井了​​。那個人愛佔小便宜,生前曾和他有過打鬥。

於是他又花錢請來一位道士做法。道士讓他跪在井邊,一邊燒紙、一邊磕頭。道士則面對井口訴說:事都過去了這麼多年了,你還不依不饒!你快安心走哇,別再禍害人家的孩子了。如果再不走,我就施法術,讓你永遠不得轉世!

很快,這個孩子就沒事了,醒來時,完全不記得自己精神錯亂的事情。

9、五台窪有個後生,三代單傳。因此大人從大同真武廟請來護身符,從小不離身。一天,他準備坐大隊的汽車下大同,正要出門時脖子上護身符的繩子斷了。他顧不了那麼多,把護身符扔在炕頭上就匆忙出發了。他剛出門,母親就追出來,帶著哭腔讓他趕緊回家佩戴護身符。可等他戴好護身符出來,汽車已經開出好遠了。他氣急敗壞地和母親吵架,嫌母親誤了他的好事。

世上的事情就是蹊蹺,那掛汽車開出不到十里就出了事故。因為前面的汽車突然拋錨,駕駛員發現時因為跟的太緊已來不及剎車,下意識地向左側打方向盤躲避,一頭栽進了深溝。除了司機,幾個隊幹部無一倖存。

10、當然也有似​​是而非的事情:那年,得勝堡有個人趕夜路。途經一片墳地,微風吹過,周圍聲音簌簌,直叫人頭皮發麻、汗毛倒豎。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遠處有一點紅色的火光時隱時現。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鬼火」。於是戰戰兢兢地揀起一塊石頭,朝亮光扔去。只見那火光飄飄悠悠地飛到了另一個墳頭的後面。他更害怕了,又揀起一塊石頭朝火光扔了過去,只見那亮光又向另一個墳頭飛去。

此時,他已經接近崩潰了。於是,又揀起了一塊石頭朝亮光扔去。這時,只聽墳頭後面傳來了聲音:「媽的,誰啦?屙泡屎都不讓人消停,一袋煙功夫砍了爺三回!」

來源       聽老綏遠韓氏講過去的事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