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吳亦凡媽媽也是個有故事的美人吶

吳亦凡媽媽

文:伢大富

吳亦凡被警方蓋章的消息一傳出,我腦海中的第一反應不是他,而是他的溫哥貴婦媽媽。

溫哥華這個地方,有點像某些大牌奢侈品,除了貴沒有任何亮點。整個城市節奏慢得像老奶奶家的舊式掛鐘,留在那裡的中國女性裡,尤其是熟齡的,多半是富太太。

日常生活就是喝茶打牌買買買,其餘時間帶帶崽。老公要麼有跟沒有一樣,要麼沒有但又約等於有,但不管有木有,這幫女的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不差錢」。

吳媽媽芹姐就是其一,當然她比其他人更有故事一點,籍貫是南京,但出生在甘肅白銀,是個地道的小鎮姑娘,學历不詳,只知道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明眸皓齒,皮膚白皙,即使是最簡單的白襯衫牛仔裙,都能襯得身材凹凸有致。

芹姐一開始在南京做海鮮批發生意,大美女嘛,脾氣都不好的,她也不例外,為人非常強勢,以至於別人都不敢惹。

後來跟李姓男人結了婚,先後生下倆兒子,幼子起名李J恆,小名本本,是90年在江蘇某個小鎮上生的,孩子長大了出名後,為避嫌把出生地改成了廣州。

孩子還很小的時候,兩口子感情就不好了,之後大兒子歸前夫,她管小的。

90年年代初期,為了謀生,她把孩子送回甘肅老家給爸媽養,自己去了潮流前線——廣州。

一個長相美豔、身材如糢特般火辣的妹子,在南方大城市混得如魚得水,沒幾年就把孩子接到廣州上小學了。

這時候芹姐已經跟前夫徹底掰了,孩子改跟母姓,叫吳凡,後來他自作主張改叫吳某凡。

在這期間,芹姐認識了一位加拿大籍的華人富商,也有人說是土鱉老板,發達了之後搖身一變,成了外國人的。

想想也對,芹姐不懂英文,找個純老外可能性也不大,總之在2000年前後吧,她再婚了,然後帶著小兒子移民去了加拿大。

差不多同一時間出國的,還有一個未來巨星的漂亮媽媽,叫劉X莉,她去的是美國,若幹年後,她的女兒成了紅遍大江南北的神仙姐姐。

芹姐的再婚老公超級有錢,在溫哥華市區一捐就是一個大教堂,對她也很好,娘倆住的溫西的大別墅,但你說家庭很溫馨麼估計不大可能,畢竟是女方前一段婚姻帶過去的孩子,不要高估男人的本性。

我在坡縣認識一個二婚媽媽,她後來的老公收入很高,但只給親閨女花,和繼女在一個屋簷下生活,連客氣都懶得裝,經常出現的畫面是,大女兒洗衣做飯時常挨訓,小女兒渾身名牌,學跳舞學畫畫,被爸爸捧成了小公主。

都是一個媽生的,但生活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說回吳本本,芹姐再婚後沒有再生,而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培養兒子身上,她在異國他鄉7年,幾乎沒有社交圈,也不工作,主要精神寄托就是兒子。

她給孩子規劃的路線是考上名牌大學讀醫科,畢業以後當醫生,然後結婚生子,在加拿大過上優渥生活。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她在孩子面前極其強勢,一切都必須在自己掌控之中。有段時間小吳很喜歡玩游戲,芹姐怕耽誤學習,直接把家裡網線給拔了,氣的小本本當晚就離家出走了。

他小時候癡迷打籃球,還做過籃球校隊隊長,拿過區冠軍;但芹姐覺得,打籃球容易受傷,職業生涯短也不穩定,哪有當醫生好,於是強行停止了他的這一愛好。

除此之外,兒子交甚麼樣的朋友,跟甚麼人接觸,她都要一一過問,發現有一丁點問題,她就要想辦法阻撓,囉囉嗦嗦開始教育。

過強的掌控欲,讓母子關系變得扭曲,為了表達抗議,小朋友頻繁離家出走,被找回去了,母子再哭著和解。

單親家庭的孩子,很容易和父母關系走極端,因為家裡沒有第三個人去和解。

在溫哥華生活的5年,吳本本去了很多地方打工,甚麼餐廳和KTV都去過,沒錯,繼父是大老板,他還要去打工,一方面自食其力,一方面也可以不用每天都聽媽媽嘮叨。

很偶然的機會,他得知南韓SM娛樂招練習生,就動了心思。

要是去了南韓,不但能夠完全擺脫媽媽管教,還有可能成為大明星,於是毅然決然的輟學去參加選拔了。

最初母親完全不同意,奈何孩子去意已決,文化課也確實不咋地,當醫生是肯定指望不上了,所以她也很糾結。

就這樣母子倆在機場抱頭痛哭,哭完,吳本本踏上了前往南韓的飛機,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和母親對抗,也是命運轉折的開始。

作為赴韓務工人員,吳是所有練習生裡面練習最久的,一開始過的非常苦,沒有錢每天就吃盒飯便當,好在不負眾望,最後是成功出道了。

兒子走了,當媽的一下子失去生活重心,她賣掉了倆人一起住過的別墅,搬到溫哥華市區,接著開始融入當地社會,移民七八年了才開始有第一個當地朋友。

那一年,吳本本被選中成為exo一員,2012年被包裝成海龜高富帥出道。

隨著男團的走紅,他也如願以償成了大明星,公司抽傭很高,他省吃儉用一年多,把積蓄全攢下寄給媽媽,說以後就可以養她了。母子倆一晃分開很多年,嘮叨是沒了,但思念又湧上心頭。

想想也是,在父親缺失的家庭,母子二人過度捆綁,結果就是相愛相殺,見面就摩擦。

很快的,吳本本解約退團,回中國發展,芹姐一路打點,全盤負責兒子的經紀合約和商務廣告等一切事宜,而她的強勢作風也讓工作人員頗有微言。

2016年曾有廠商邀請吳本本參加一場商演,芹姐開口就是人民幣250萬元,對方沒那麼多預算,希望能優惠一點,遭到一口拒絕:「沒這個價,我家凡凡哪都不去!」

某國產品牌邀請吳做代言人,價碼隨他開,但芹姐不同意,理由是「我家凡凡是International!」言外之意就是看不上這個牌子,品牌方也不是吃素的,從此她兒子在坊間多了個「國際凡」的綽號。

有傳聞,吳身邊的所有工作人員都是芹姐親自面試挑選的,硬指標之一就是:顏值必須是中下,她希望借此可以幫兒子擋住不必要的桃花。

回過頭來看,這顯然是徒勞。《小炮兒》的導演就說過,當媽媽的面吳很乖,但只要他媽不在,立馬就變成桀驁不馴大男孩。

這也正常,父母越強勢的孩子,內心越叛逆,一旦脫離掌控,分分鐘放飛自我。被老媽控制慣了的小吳,根本就不知責任為何物,闖禍完畢就想躲,因為一切自有媽媽搞定。

2016年他和女生亂來,之後不負責、不聯繫,結果被女方找上門,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安撫,而是面如土色的說:「你快走,我媽來了,我媽真的來了!」

一次次惹事,芹姐一次次負責收拾攤子,這讓他養成了「凡事找媽」的習慣,更加的肆無忌憚。直到這次,親媽也兜不住了,因為找上門來的不是女孩,而是警察蜀黍。

有人說,小吳被抓意味著人設崩塌,其實哪有甚麼人設崩塌,不過就是原形畢露而已。

在粉絲面前他是完美偶像,在公司高層面前他是聽話藝人,在媽媽面前,他是孝順兒子,在女星面前,他是成熟專業好藝人。

但拋開這些,他就是個啥事都不敢作主的媽寶,甚至在同齡女性面前都沒有自信,只能找未成年女孩,在她們身上尋找崇拜感、支配感和存在感。

你看他历任撩騷和緋聞對象,幾乎一個糢子出來的:黑長直,大長腿,瓜子臉,跟他媽媽一個類型。

心理學上講,如果親子關系過於緊密,尤其是孩子的成長環境中只有母親,那他的擇偶標準,很容易就是媽媽的翻版。

是翻版但又不全是,因為那些姑娘都像洋娃娃一樣精致、乖巧聽話,也沒甚麼腦子,仿佛可以隨意擺弄,甚麼樣的人才會喜歡洋娃娃呢?答案當然是:巨嬰。

吳被刑拘上了熱搜之後,一片叫好聲,但我覺得與其清一色去罵,不如思考下為何他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對社會有何啓發,這才是我們八卦的意義。

貴圈單親家庭出身的明星不少,侯主播是,爽妹子是,神仙姐姐是,鍋美美那種勉強十八線的,也算是,這些明星們身後都有一個神奇老媽。

回顧芹姐的前半生劇本,有點像神仙姐姐媽+爽妹媽+侯主播媽的複合版,所以她的孩子,也是先打的高富帥牌、巨星牌,之後被送上道德漩渦,最後上法制頻道。

只能說完整的家庭關系,父母正確的引導對孩子來講,還是很重要的吧,畢竟對單親媽媽來說,年輕時可以靠臉蛋,中年可以靠老公,老來麼靠孩子,一切盡在掌控中,但作為孩子,他能靠甚麼呢?

最後,資本雖說需要造星,需要熱度跟流量,但在選拔藝人的標準上能否門檻高一點,沒演技、沒作品就算了,沒道德、沒底線,沒法給青少年做正確示範的也收,莫非是想嘗一下甚麼叫社會主義鐵拳?

來源:伢伢復盤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