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容妝:駐顏「 秘史 」

墨子》中記載著這麼一個有趣的故事:「 昔者楚靈王好士細腰,故靈王之臣皆以一飯為節,肋息然後帶,扶牆然後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 」

這則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春秋時期楚國的國君楚靈王。楚靈王有個特別的嗜好,喜歡腰細的人,而大臣們為了討好他,就每天只吃一頓飯,早上穿衣服的時候先憋住氣、收腹,再系腰帶,扶著牆站起來,再去上朝。結果過了一年,大臣們都餓得面色發青。時間長了,宮中不僅人人面黃肌瘦,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更頻頻有人餓死。

這可以看作我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一場減肥運動,當然這裡的「 細腰 」指的不是女性的細腰,而是男子的細腰。為什麼楚靈王有如此愛好?很可能是他的審美如此,不想看到朝中大臣個個肚大腰圓。就這樣,很多人成了「 瘦 」的犧牲品。據說,當時的大臣對瘦的追求,還波及了青銅禮器,出現了「 束腰 」的鼎。

後來,楚靈王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不顧大臣反對和百姓死活,大興土木,派人建造了豪華至極的章華台,又叫「 三休台 」,因為據說從低到高走一趟這座台,中途要休息三次。之後楚靈王又開始搜羅全國各地腰細的女子,宮殿內夜夜笙歌。不少女子為了邀寵,一直控制飲食,後來由於太過飢餓,很多人因此丟了性命。章華台也因此被稱為「 細腰宮 」。所以後來就有了非常有名的兩句詩:「 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大臣為了得到提拔重視,女子為了得到寵愛,而創造出我國歷史上如此隆重的減肥「 盛事 」 ,不可謂不精彩,但也實在荒唐。

趙飛燕「 香肌丸 」懸案

不過,這種對瘦的追求從此彷彿成了一種審美正確,一直傳了下去。幾百年後,漢朝最有名的「 瘦美人 」——能做掌上舞的趙飛燕,恐怕又為瘦身的流行做出了巨大貢獻。

「 掌中舞霸簫聲絕,三十六宮秋夜長。 」據說趙飛燕的腰就特別纖細,體重也很​​輕。有一天,她在跳舞的時候,忽然刮起大風,要不是旁邊有人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裙子,她恐怕會「 乘風而去 」。後來,漢成帝怕她被風吹跑,特地築起「 七寶避風颱 」。除了瘦,趙飛燕皮膚也很好,很白皙。傳說她用了一種秘方——香肌丸(也叫息肌丸)。這種藥是用麝香、高麗參、鹿茸等多種藥材製成的,將它放入肚臍內,可以讓人的皮膚光滑細膩,白皙嬌嫩,但香肌丸有副作用,會導致不孕。為了控制體重,趙飛燕還內服仙人掌,因為聽說仙人掌可以控制人的食慾,還可以養顏排毒。後來,趙飛燕一直沒有生出孩子,估計就是因為太瘦了,內分泌功能出現了問題——可見苗條也是一把雙刃劍。

在這樣以瘦為美的審美趨向的推動下,又一場壯大的瘦身運動應運而生。這一潮流也一直延續了很多代。魏晉時期,有個富人叫石崇,出了名的好色,一生熱衷於蒐集各色美女。他對美女的要求也苛刻無比。

據說,石崇曾將沈水香篩成粉末,撒在像牙床上,讓美女經過,誰要是沒留下痕跡,石崇就賜給她珍珠百粒;誰留下了痕跡,則命她節食減肥——這要求恐怕只有仙家能做到了。

南北朝時期,同樣以瘦為美。 《南史·徐勉傳》裡記載了一個舞女,她的腰圍只有一尺六寸,也能做「 掌上舞 」!

唐朝縱然是以所謂的胖為美,但這個胖多是指的「 豐腴 」或「 豐滿 」,絕不是現代意義上的胖。當時上至宮廷,下至鄉野,很多人熱衷減肥;除了節食外,還流行「 五禽戲 」,可以看作當時的廣場舞。

而到了晚唐時,出現了一種「 意念減肥法 」,即打坐,腹式呼吸,然後不斷暗示自己瘦了……如此每天冥想半個時辰,堅持三個月,就能達到減肥的目的。

宋朝同樣是以瘦為美,從當時的服飾就可見一斑。在老百姓當中,據說流行這樣一種衣服——上衣窄袖,非常瘦窄,甚至貼身,既便於行動,也凸顯了女性的曲線美。很多女性為了穿上當下最流行的衣服,自然是想方設法讓自己變瘦,畢竟雖然人靠衣裝,但衣也要靠人裝。

從此,雖然歷朝歷代審美情趣或多或少有所變化,但以瘦為美的基調則定了下來,並延續至今。

當然,減肥也有比較「 溫柔 」的方法。比如《飲膳正要》中提到的藥膳減肥。人們食用能夠利水、消腫、減肥的飲食方,比如薏米粥,據說能健脾除濕,減肥消腫;還有鯉魚湯、冬瓜粥、荷葉粥等。至於到底能不能減肥,恐怕只有用過的人才知道了。

從「 錫粉妝 」到「 七皮飲 」

除了減肥,另一個女性十分在意和關注的問題,就是美容養顏。誰都想擁有絕世的容顏,現實卻是,並非所有人都「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不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為了變美,古人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這一點上,跟現代人比起來,古人可謂不遑多讓。

早在殷商時期,古人就用錫粉化妝,「 為悅己者容 」,還有用紅藍花葉搗成汁,凝為脂,來飾面化妝。這可以看作最早的粉底和腮紅了。 《五十二病方》中則記載了用水銀、丹砂除疣祛瘢痤的美容方。而據《博物誌》記載,商紂王曾經命人煉製鉛粉和錫粉,據說美白效果非常驚人。戰國時期的《神農本草經》記錄了20多種美容的中藥,還有關於瘦身美容的食療方法,比如白瓜子「 令人悅澤,好顏色 」,桃花「 令人好顏色 」,大棗、葡萄「 久食輕身不老 」等。

到了魏晉時,葛洪在他的書中推薦了兩種「 桃花美容方 」。一種是單用桃花,可以「 細腰身 」;一種是桃花搭配白瓜子、白楊皮,可以增白潤膚;還有「 張貴妃面膏 」「 白楊皮散 」「 令面白如玉方 」等多種美容方。

唐朝同樣不甘落後,宮中很多女性愛用「 唐宮迎蝶粉 」——粟米粉用香花熏後即成,外塗,可以讓皮膚香嫩,還可以去皺紋。孫思邈在他的《千金方》中也收錄了很多美容瘦身藥方,比如「 豬蹄漿 」「 桃花酒 」等。

到了宋朝,在宋徽宗親自主持編撰的《聖濟總錄》中,有專門的「 悅顏爽志 」食療方,比如「 大棗粥 」「 蓮子粥 」「 鹿角膏 」等。 《太平聖惠方》中同樣有許多美容輕身的方子。

宋朝最常用的「 七皮飲 」,也是有名的瘦身茶,被宋朝名醫嚴用記錄在《濟生方》中。這種減肥飲品據說能行氣消脹,利水滲濕,消水腫。相傳,蘇軾曾經自民間得了一張「 駐顏不老方 」,他還為此寫了一首歌訣,並被收錄在《蘇沈良方》中:

一斤生薑半斤棗,二兩白鹽三兩草,
丁香沉香各半兩,四兩茴香一處搗。
煎也好,泡也好,修合此藥勝如寶。
每日清晨飲一杯,一生容顏都不老。

元明清三朝,人們對美容減肥事業同樣孜孜以求,貢獻出了很多良方。比如清朝《石室密錄》中記載了一款減肥丹藥——「 火土兩培丹 」,由人參、白朮、茯苓、苡仁、芡實、熟地等十幾味藥物組成。

慈禧太后對美白的追求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除此之外,她還對美髮十分重視。 《慈禧光緒醫方選議》中記載:「 光緒三十一年七月除五日老佛爺香發散,發有油膩,勿用水洗,將藥摻上一蓖即淨,久用發落重生,至老不白。 」

另外,清朝時期的美容手段其實已經比較完善了,除了中藥、食療外,還有推拿、按摩、氣功、針灸等方法,內服外用一樣不少。

上面的方子都還算正常,但接下來介紹的這兩種就有點驚悚了。雖然用米粉塗臉可以美白,但這種方法有一個弊端,那就是容易脫妝,怎麼辦?這可難不倒古代的小仙女們,為此,她們大膽使用鉛粉。所謂「 一白遮百丑 」,鉛粉美白的效果的確一流。但是,鉛是重金屬,且帶有毒性,長期使用,會讓肌膚發青甚至發生中毒。

這還不算最可怕的,有人為了美白,竟然口服砒霜——把少量的砒霜混進食物裡每天服用。少量服用砒霜的確可以使皮膚在短時間內變得白淨有光澤,但是依賴性也很大,一旦停用,膚色會比以前還要糟糕。可要是長期服用,死亡怕是唯一的「 出路 」了。

特殊的足部整形術——纏足

在追求美的過程中,我國歷史上出現了一種讓西方人驚訝、讓現代中國人感覺不可思議的畸形審美行為——纏足,也稱纏腳、裹腳。從宋代到清末的近千年間,眾多女性或被動,或主動加入這一隊伍之中,慢慢將這一損害身體健康的怪異行為發展為一種美的標準,以至於以「 不為者為恥 」。

今天看來,纏足很像古代一種特殊的足部「 整形術 」,所用的手術器具比較簡單:一條簡單的纏膠帶;手術人員則是女性自己或女性親屬。

這項特殊的「 足部整形術 」如何實施呢?

如若家有女孩,四五歲便開始對其纏足,過程是這樣的:先穿一種尖頭鞋,以限制足部的生長發育;到了七八歲,開始用纏足布纏腳,因此時女孩的腳還有柔韌性和可塑性。所用的纏足布(裹腳帶)大約一寸(3.3厘米)多寬、七八寸(20多厘米)長。纏足的時候用纏足布把大腳趾之外的其他四個腳趾卷壓到大腳趾下面,此時的骨頭就算再柔韌,也需要人力強行進行扳壓。經過五六年的時間,女孩的腳背高高拱起,腳漸漸長成尖角形——「 三寸金蓮 」就此形成。

由於這項特殊的整形術違背了腳的自然生長規律,結果常常導致女性腳部流膿潰爛、血肉模糊、筋骨錯亂,繼而變得形象各異、面目全非。

纏足所帶來的痛苦與風險,與今天的整容手術不相上下。某地曾有一女子,幼時開始纏足後,一個多月不能下床走路。但由於腳還是「 難看 」,她的母親和奶奶就把瓷碗碎片放在她的腳底、腳腰和腳麵,再用纏足布把她的腳包裹起來,套上小鞋,讓她下地走。結果,瓷碗碎片割破腳底,血跡從纏足布中滲出,慢慢變黑、發臭。女子疼得臉色蒼白,精神恍惚,體重驟減。

為什麼古代的女性要纏足,莫名遭此苦楚?為什麼古時候有那麼多男子喜歡小腳的女性?對此,中外學者有不同的看法。曾經在中國住過40年的社會學家納吉奧·魯佐認為,當時的中國男性找纏足的女子,是認為同這類女子性交就跟和處女性交一樣,能增強男女性交時的快感。他曾在《金蓮小腳具有整個身體的美》中寫道:「 女人的腳越小,她的陰道肌膚就越美妙。 」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讓女性纏足是為了限制她們的自由行動,因為儒家提倡女子應以貞靜為美德,尤其是名門閨秀。比如,如果某個女子說自己在自家門口的街上都能迷路,很可能是在炫耀自己家教好,名聲清白。被纏足的女性行動不便,更可能「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也就更能保持貞潔、純潔的本性。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女子纏足可以製造一種「 性隱秘感 」,或「 性敏感帶 」,能刺激男性的性慾。所謂越是隱秘的東西,越能激發人的興趣。而有的人甚至只對這類「 隱秘 」性的事物感興趣。 《趙飛燕外傳》中說漢成帝患有陽痿,不能勃起,但只要用手接觸趙合德的腳,勃起障礙瞬間解除。

而無論原因為何,這一特殊而畸形的審美癖好在我國歷史上也是奇葩的存在,眾多女性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那麼,纏足起源於何時?誰又是始作俑者?

流傳最廣的說法是,纏足源於南唐李後主。他「 令嬪娘以帛纏足,屈上作新月狀,著素襪行舞蓮中…… 」宮女們為了爭寵也開始效仿,後傳至民間,成為後世女性悲劇的開始。雖然有人對這個說法存疑,但主流觀點多認為纏足大致出現在唐末宋初。

宋之前,纏足多限於宮廷演出,而兩宋後慢慢成為時尚,並開始在民間風靡。南宋末年的學者車若水在《腳氣集》中寫道:「 小兒未四五歲,無罪無辜,而使之受無限之苦。纏得小來,不知何用。 」

到了元朝,很多漢族女子「 以不纏足為恥 」。真正意義上的「 三寸金蓮 」在宋末到元末這一時期出現。

到了明朝,纏足到達全盛時期,風氣吹遍全國,當時「 士大夫家,以致編戶小民,莫不裹足 」,當然也有不少人不纏足。

朱元璋的皇后因為腳大也曾為人背後譏諷,有一次,朱元璋微服出巡,聽到有人變相嘲笑皇后腳大,第二天就下令將這家人連帶九族300多人統統處死。皇后都被人嘲笑,可見時人對女性小腳的趨之若鶩……

而也是在此時,纏足成了評價女性美醜的首要條件,甚至連容貌、身材、膚色等都要往後排。

明代小說《玉閨紅》中提到一相貌平平的青樓女子因有一雙「 好看 」的小腳而「 門庭若市 」;更有人喜歡將金蓮小鞋當作酒杯喝酒。此外,對「 金蓮 」的迷戀,甚至發展出專門品評金蓮的標準。最有名的當屬李漁,他在《閒情偶寄》中有詳細的評述,可以說是專業的「 金蓮評論家 」。

清軍入關後,曾對漢族女子纏足極力反對,但從順治到乾隆,即便四帝三令五申,依舊對漢女羅裙下的三寸金蓮無可奈何,甚至本不纏足的滿族女子也偷偷效仿,風靡的「 花盆鞋 」中就有纏足的身影。

清人方絢寫的《香蓮品藻》,可謂纏足的百科全書。他在書中把女子小腳的美醜進行了分級,並起了各種名稱。比如香蓮「 五式 」:蓮瓣、新月、和弓、竹萌、菱角;香蓮「 三貴 」:肥、軟、秀;「 香蓮十八名 」:四照蓮、錦邊蓮、釵頭蓮、單葉蓮、佛頭蓮……;「 香蓮十友 」:益友(羅紈)、艷友(弓鞋)、夢友(伴奴)、執友(繡曳)、淨友(錦襪)……不一而足。當時一些文人在看書行文時,必須手握姬妾的金蓮不可,不然沒有靈感,無法搞創作……

清代小說《情夢柝》中則寫道,某書生因聽說想招他為婿的荊家小姐雖然人漂亮,但可能沒有纏足,頓時興趣缺乏,想讓他父親推掉親事。可見古時人對 「 金蓮 」 的迷戀到何種畸形的地步。

清朝末年,一些知識分子開始認識到纏足的危害,反纏足運動慢慢興起。這期間,外國人在國內開辦的耶穌教會曾發起 「 天足運動 」 ,太平天國運動也反對纏足。不過,根深蒂固的思想不可能一時被抹除。

清朝被推翻後,孫中山下令禁止纏足。 「 五四 」 時期,纏足被革命分子討伐,很多人撰文痛斥纏足的弊端,許多報刊也廣泛宣傳放足的好處。但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才真正杜絕了這一陋習。

粗覽我國歷史上的纏足史,誰承想,當初皇帝的無心讚賞,卻成了後世萬千女性的桎梏!真可謂 「 帝王一念,害人不淺 」 。而對於纏足,它纏住的不僅是當時女性的腳,也是當時所有人的腳,更是全社會的腳……話說回來,雖然又臭又長的有形裹腳布已經被遺棄很久,變成了 「 文物 」 ,但人們心裡無形的 「 裹腳布 」 ,有沒有完全丟掉呢?

男人妝:粉英

女子想變美,男子也不例外。戰國鄒忌不就曾問妻子: 「 我孰於城北徐公美? 」

更讓你想不到的是,我國最早的化妝用具竟然是為男性所用!據考古發現,古時男性用的梳妝盒裡有銅鏡、木梳、刮刀、脂粉盒和小木梳,一應俱全,簡直是最早的化妝箱。漢代的男性墓中也隨葬有豐富的化妝用具, 「 孝惠時,郎侍中皆冠、貝帶、傅脂粉。 」 還流行過在帽子上插鮮豔的羽毛,脖子上抹用米加鉛做的粉。

古代化妝用的米粉是用圓的缽盛米汁,沉澱後製成 「 粉英 」 ,曬乾後用來敷臉。也有的用黏性較好的粟米,還加了香料。鉛粉的主要成分是鹼式碳酸鉛,含有鉛、錫、鋁等元素,但沒有脫水,呈糊狀,用的時候要加水調和。後來它被製成了粉末和固體狀,保存起來也方便,慢慢取代了米粉。

歷史上男性化妝最有名的朝代,非魏晉莫屬。很多人恐怕不知道, 「 膚如凝脂,唇賽點朱,面似月下白玉,腰如風中楊柳,口噓蘭麝,體溢芳香,端的一個好皮囊! 」 其實是形容男人的。當時的貴族們,鏡不離身,打粉化妝,噴香水,跟現在的美容潮流不相上下。曹植跟朋友見面前 「 取水自訖,敷粉 」 ,據說有一次讓客人等了一個多小時——現代人估計都自愧不如;書法家王羲之也不能免俗,出門必定化妝,香水是臥房的必備之物,塗唇之類的胭脂膏粉也不少。

唐朝的時候,皇帝還帶頭給大臣發化妝品,如唐高宗、武則天等。有洗頭髮用的 「 頭膏 」 、敷臉的 「 面膏 」 、潤唇膏 「 口脂 」 ,這些都有一定的藥物功能。包裝也是相當高大上,曾經 「 以翠管銀罌盛之 」 。據說太平公主用過一款面膜,用後皮膚光滑細膩,武則天知道後就把這方子賞給朝廷裡的大臣——好東西就是要分享嘛,武則天也真是個豁達爽快之人。

宋代開始,男人化妝的風氣稍弱,但也不是蓬頭垢面,至少 「 三天一沐發,五天一沐浴 」 ,保持頭髮油亮和臉部潔淨。比如明朝的宰相張居正,尤其喜歡護膚品,早晚都要讓人送到府裡,即 「 膏澤脂香,早暮遞進 」 。到了清朝,男性化妝才逐漸不再時興。

瘦身本無錯,愛美亦真心。自古以來,東西方都在追求美的道路上前赴後繼,對美的看法也在隨著時代更迭而有所不同,這都無可厚非。不過,如果一味地為了取悅他人而亂從潮流,甚至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摧殘,那就得不償失了。這樣的 「 愛美 」 行為就不得不說是一種殘忍了。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審美,亦有獨特的風尚。那些逝去的時代,我們雖然不能真正領略其風采,但通過史書典籍,仍可窺見人們在追求美的道路上所創造的輝煌,當然也包括所陷入的困境和誤區。

古人化妝的步驟,你了解嗎?

古代人化妝跟現代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現代可能更煩瑣一些。
洗臉:古人通常會選擇淘米水來洗臉,然後 「 施以膏澤 」 ,類似今天的水、乳。
妝粉:古代的妝粉有植物類的和金屬類的,植物類的如米粉,金屬類的就是鉛粉。
修眉:用黛石或藍草汁等畫眉。不同時期流行不同的眉形。
貼花黃:通常是在額髮際或面部塗黃色粉等,一般是未出閣的少女常用。
最後是戴花鈿,或面靨(人工酒窩),塗口紅。

來源       異鄉客Outsiders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