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吃羊是因為來了獵人?

普京

文:西奈山峰

此文是與朋友關於俄烏問題的聊天實錄,簡中VS繁中。


友:烏克蘭應該有反抗的自由吧?

我:烏克蘭當然有反抗的自由,但是他沒有強制其平民作為肉盾的自由。在地下室的那些平民,俄羅斯開放人道通道卻沒人出來。為甚麼?

友:你為什麼認為俄羅斯這次是對的?

我:古特雷斯到訪莫斯科,普京當面對他闡明出兵的法理依據:

莫斯科承認「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獨立的舉動是基於科索沃的先例,這個先例是由聯合國創立的。我清楚地記得國際法院的判決。如今俄羅斯應兩個獨立共和國的邀請,開展特別軍事行動,並不違反任何聯合國憲章。這是當年美國在聯合國開的先例。」

古特雷斯不得不表示理解普京。

友:烏克蘭可以叫俄羅斯承認北方四島是日本的嗎?

我:可以啊,如果北方四島上的居民他們想公投獨立的話。而頓、盧獨立並不是俄要求的,是兩個地區人民自己要求獨立。遭到了烏克蘭政府的鎮壓屠殺。然後才請俄羅斯幫助。

4月21日,在俄羅斯聯邦莫斯科的公民會議廳舉行的國際會議上,從頓巴斯地區的南部趕來的德國記者托馬斯·廖別爾講述了該地區的局勢。

友:我將這場戰爭看作是國與國之間的地緣戰爭。

我:即使是地緣戰爭也應該有所依憑,而不能胡來。地緣戰爭就要遵守戰爭法,而現在違反戰爭法的是烏克蘭。

用平民做肉盾,把重武器安插在醫院,幼兒園,居民區,甚至屠殺所謂親俄的平民,這都是嚴重違反戰爭法的。

古特雷斯在訪問完莫斯科到達基輔後說,「我們提到了戰爭法的問題,但我認為最惡的是戰爭本身」。甚麼意思?就是說他承認了烏克蘭上述行為違反了戰爭法,但他卻認為只要俄羅斯沒有出兵,就不會引發這些問題。

這也正是黃白蓮花們的邏輯。就像是說只要沒有獵人,狼就不吃羊,或者吃相不這麼難看一樣。他們把狼吃羊的罪責完全怪在了獵人頭上。

比如昨天一個黃蓮花朋友給我轉發英國衞報消息。說法醫檢測認為是俄羅斯大炮炸死了幾十個布恰平民。

我當時就怒了,也很寒心。因為這位朋友是高校教授,他卻不僅沒有看出這則消息明顯的硬傷,反而四處轉發以擴散謠言。

為甚麼一眼就認定為這是謠言?因為,法醫只可能檢出死因,卻決不可能指出誰是兇手。比如你被歹徒刺傷了胳膊,然後你到醫院去檢查,醫生的診斷書上會寫某某人被歹徒張三連刺三刀嗎?他只能說。利器所傷在甚麼位置,而沒有義務也沒有權利寫上誰是兇手。

那麼,首先發出這條消息的人,輕者是學術不規範,重者就是道德淪喪。

而給我轉發這條消息的,竟然是我國高校教授,我當時就不客氣地回敬他說:

X教授,如果別人引用這些東西還情有可原,因為他們不懂嘛,但是您是搞學術的人,起碼得知道一些學術規範。這個真的讓我特別特別失望,我們的教育為甚麼上不去呀?為甚麼總說我們是愚昧的?連您這樣的頂尖的知識分子都這樣,可怎麼好啊?

當然這不僅僅是這位教授朋友的問題,連大名鼎鼎的秦暉,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僅憑想當然就撰文直指「布恰慘案」是俄軍所為。

這樣的硬傷都看不出來,知識分子的學術尊嚴,學術精神,學術規範在哪裡呀?

我也發過一些資訊,但我保持一個底線,就是有名有姓有圖像,有此人敘述的事實,還有消息的來源。比如:

圖片

絕對要做到有名有姓有圖像,有此人敘述的事實,還有消息的來源。

此時友人找到了衞報的那條消息,截圖發給了我:

圖片

我:對,就是這個圖片。這個問題就出來了,法醫怎麼能確定是誰幹的?你只能確定找到了某某東西,發現了某某傷口。

接下來的問題是,為甚麼這個法醫會這麼說呢?他不懂學術規範嗎?

這讓我想起來當初疫情剛來的時候,24名頂尖科學家在柳葉刀上發表的那篇文章。那個不是學術文章,它就是一篇恐嚇信。說任何說是來源於非自然的,都是陰謀論。

他們這種做法已經非常明顯的違反了學術規範,違反了科學精神,可是為甚麼他們還非要這樣做呢?

友:俄羅斯也是一個世界造假 工廠,近十年來,在英文世界上,凡見到訊息來源俄羅斯的就不要相信,而是從另外渠道去驗證新聞,這是我多年積蓄的經驗,而並不是由這次俄羅斯的戰爭才產生的。

我:我幾乎沒有關註過來自俄羅斯的消息,幾年來唯一關註的一條就是川普總統的通俄門。但是現在已經證明,與你所說的完全相反,是那些赫赫有名的「自由公正」的英國和美國的媒體,與希拉裡、佩洛西們聯手制作了這個通俄門的驚天大騙局。

還有就是亨特筆記型電腦門,你認為可以相信的西方的主流媒體全都歪曲了這個事件。現在已經被法庭證實它是真實的。

再有就是拜登竊選的問題,西方媒體都是怎麼報道的?

這兩年的這幾個大事件,你讓我怎麼還相信西方的新聞報道?西方不是有個諺語說一次被騙如何如何再次被騙如何如何嗎?

可更大的問題是,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就像那24名科學家聯名寫柳葉刀的那個事件一樣,他們為甚麼會這樣?他們不知道這明顯違反了自己職業的道德嗎?他們當然知道這是明顯違反他們自己的職業道德的和學術規範的。可是為甚麼會這樣?

友:所以他們也損害了他們自己的個人聲譽了。

我:沒有啊,他們沒有損害自己的個人信譽。因為你還在相信他們呢。國內所有挺烏克蘭的人們也都在相信他們呢。

友:這是兩件事。

我:不,我剛才一再問你,他們為甚麼會這樣?其實就是在提醒你,這不是兩件事,而是一個大系統

不是因為出現了獵人狼才吃羊的,有沒有獵人,狼都要吃羊,並且在獵人松懈的時候,狼會連獵人一起吃掉。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