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烏克蘭,五件奇怪事

澤倫斯基

文:S叔

烏克蘭有很多地方,極其詭異。

有哪些地方極其詭異呢?

第一件事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自從開戰以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好像就專門幹兩件事,一件事是拍各種小視頻,另一件事是到處視頻演講。

比如說,美國當地時間3月16號,他又玩了一次視頻演講,聽眾還是美國參眾兩院的國會議員,聽完後,大家熱烈鼓掌。

反正就是他講得很好的意思。

順便說一下,11天前,也就是3月5日,差不多對同一批人,他已經演講過一次了。

據說效果也不錯。

演講完後,拜登立即宣布:對烏克蘭,再追加8億美元的援助。

順便說一下,在這之前一個禮拜內,美國已經宣布了對烏克蘭援助10億美元。

自從開戰以來,他的日程排得挺滿:要麼是對歐洲議會演講,要麼是對英國議會演講,要麼是對美國國會演講。

順便說一下,他美國國會演講完後,當地時間3月17日又趕了下一場:對德國國會演講。

據說日本國會也「趕時髦」,想邀請他也去講一場。

但這中間有個問題,澤連斯基美國時間3月16日演講時,罵了一通當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如何邪惡,然後話鋒一轉,又把它和「911」事件連在一起。

當年偷襲珍珠港的,就是日本人啊。

澤連斯基把他們和阿拉伯大胡子聯繫在一起,日本人吃不消啊。

所以邀請倒是邀請了,但日本人提了個要求:在日本國會演講時,能不能不提偷襲珍珠港?這話太傷人。

除了演講之外,澤連斯基還瘋狂拍各種小視頻。

反正一大堆自媒體,像臉書、推特啦甚麼的,都是掌控在美國人手裡的,它們就給他瘋狂推送,很多人說刷臉書,稍不留神,澤連斯基的小視頻就冒出來了。

怎麼說呢?

就是這麼一種感覺:他好像不是烏克蘭總統,又變回了那個喜劇演員。

他的工作,基本就是天天在演戲。

和之前他當喜劇演員,拍《人民公僕》時差不多,無非現在是現場實景演出而已。

但問題就來了:你是總統啊,你的國家在打仗啊。

總統,可是國家的三軍總司令啊。

一個國家的三軍總司令,在他的國家打仗時,他似乎不應該天天搞演講,拍各種小視頻吧?他應該召集將軍們,開各種作戰會議啊。

哪怕他不懂,至少為了振奮民心士氣,也得做個樣子啊。

反倒是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人家國家還沒在戰爭中呢,倒是對著軍用地圖,擺了好幾次pose。其中一次,在他身後,掛了一張地圖,正好是烏克蘭的,上面還有幾個紅箭頭,弄得媒體還大大地議論了一陣:老盧這究竟是不小心洩密呢?還是借此來欺敵?

大家有沒有發現:自從開戰以來,澤連斯基的身邊,從來沒出現過軍人,更別說開作戰會議了。

一個總統,一個國家的三軍總司令,在國家危難之際,卻天天搞演講,拍小電影,徹底地不務正業,這件事夠詭異的吧?

第二件事是:烏克蘭軍隊,到底是誰在指揮?

你只要看澤連斯基最近這些天的表現,就知道肯定不是他。

畢竟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啊。

演講,事先要做好各種準備,演講稿啦,提示啦,表情啦,甚麼地都要配上。

拍小視頻,也沒那麼簡單啦。

他就算是知名演員,天賦異稟,也得拍個好幾次,說不定還會說錯啦。

不過總統不懂軍事,很正常,世界各國遇到戰爭,一般是由他們的總參謀部來指揮作戰的,總統如果弱勢,遇到這種情況,往往會掛個名頭;要是強勢呢,也就主要拍板一些戰略問題,具體還是要總參謀部去執行的。

所以這種時候,總參謀部的將軍們,總該亮亮相,出個鏡頭,讓國民安心一點吧?

但奇怪了,總參謀部也不見蹤影。

一個國家,如果出現上面兩種情況,基本上亡國就在兩三天了。

原因很簡單:你沒指揮中樞了呀。

各支部隊肯定亂成一鍋粥了呀,整個體系已經土崩瓦解,士兵紛紛想著趕緊逃跑,早就不是一支軍隊,而是一群烏合之眾了,這仗還怎麼打呢?

如果真是這樣,俄軍早就應該拿下哈爾科夫。

像馬裡烏波爾這種城市,也不用打了十幾天,還沒拿下。

所以,雖然澤連斯基肯定沒在指揮,烏軍總參謀部也基本沒在指揮,但從種種跡象來看,烏軍是存在著一個指揮中心的,而且這個指揮中心相當高效。

從這個視頻,就能看出來。

烏克蘭駐華大使館微博賬號「烏克蘭信使」上,也掛著同一個視頻。

上面介紹說,這是烏軍在基輔州的博羅江卡附近摧毀俄羅斯坦克。

看了這個視頻之後,你會覺得很怪。

因為它說明了兩件事:

一是烏克蘭軍隊的抵抗,確實非常弱。

因為一般來說,部隊深入戰區,通常不會這麼一長列坦克,大搖大擺地,搞得像武裝游行一樣,就在這麼在公路上走著。

一般來說,肯定會在坦克隊前面,派出側翼尖兵,前面探路,還必須和隊伍保持一段距離,對方如果派了反坦克小分隊,想在交通要道伏擊,不說會立刻被這些側翼尖兵做掉,至少他們沒辦法這麼近距離打到坦克。

烏克蘭反坦克小分隊能打到坦克,說明烏軍戰鬥力很弱,俄軍一直沒遇到甚麼抵抗,覺得前面派出側翼尖兵,後面跟著裝甲隊伍,完全沒必要。

所以這支裝甲部隊這才會裸走,這才會被中了埋伏。

二就嚴重了。

烏克蘭這支小分隊,迎面過來的俄軍存在這種漏洞,他們怎麼立刻就能知道呢?

不能用撞運氣來解釋。

因為有這麼一個統計,在阿富汗戰場,每年塔利班大約會對美軍車隊發動一到兩萬次襲擊,能成功幾次呢?

一到兩次。

靠的還不是這種肩扛火箭筒或者反坦克導彈,而是路邊炸彈,埋在那裡,正好湊巧撞上了。

這次伏擊,一定是事先就掌握了非常詳細的情況,而且附近正好有這麼一支小分隊,所以有人趕緊把他們召喚過來,對俄軍坦克隊伍發起襲擊。

因為這場伏擊還有視頻啊。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飛到適當的位置,就算成功搞了一次伏擊,也不見得能拍到視頻啊。

所以,這個視頻說明甚麼?

自從開戰以來,一直有一個非常強悍的偵查和指揮系統在執行,指揮著各地的烏克蘭軍隊。同時也說明,俄羅斯始終沒能像美國當年打伊拉克一樣,實現戰場單向透明。

這套系統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卻非常重要。

2003年美國打伊拉克,薩達姆當時明明手下還有幾十萬部隊,有的部隊還打得不錯,比如說美軍在過一個小鎮時,那鎮裡正好藏著幾十個伊拉克士兵,見美軍過來,立即開火,打死了很多美軍。

2003年美國打伊拉克,相當大一部分傷亡,就是那幾十個伊拉克士兵造成的。

但問題是薩達姆當時的偵查和指揮系統,完全被美軍摧毀了,他不知道自己的部隊在那裡,也不知道美軍在那裡,更不知道自己還剩多少部隊,完全成了孤家寡人,所以聽說美軍快到首都巴格達了,他信心崩潰了,就逃走了。

俄羅斯人明白不明白打掉偵查和指揮系統的重要性?他們肯定明白,而且肯定第一波就把這玩意兒打掉啊。

光靠烏克蘭自身,有沒有能力保住這個系統?

它們當然沒這個能力。

那誰有這個能力?這大家都能猜得出來,它的名字就不用我點出來了吧!

所以,從這個視頻,再結合第一點,能看出這兩件事:

第一、某國早就實質性地參戰了。

現代戰爭,對資訊化依賴性很高,這種參戰程度,大致相當於70%左右。

第二、某國對烏克蘭的滲透,遠遠超出預想的程度。

比如說上面這個視頻中的烏克蘭反坦克小分隊,不可能是某國人發現可乘之機,再告訴烏克蘭的總參謀部,讓它們再派部隊,如果這樣,那麼多環節周轉下來,黃花菜都涼了。

它只能是某國直接指揮的。

還有一件事,也相當可疑。

開戰第一天,俄軍用20架卡52直升機護航,掩護30多架米8運輸直升機,搭載著差不多一個營、400名空降兵,飛了100多公裡,突襲了基輔西北郊25公裡的戈斯托梅爾機場。

蘇聯人很喜歡玩這種戰術。

先讓空降兵突襲,把機場給占了,然後一架一架運輸機落了下來,更多的空降兵,甚至重裝裝備都落下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攻占敵人的神經中樞。

1968年,蘇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這麼幹過,成功了。

1979年,蘇軍入侵阿富汗,也這麼幹過,也成功了。

但這次,他們就沒成功,俄羅斯空降兵剛下地,烏克蘭部隊也趕到了,人家連夜和俄軍展開激戰,還直接用炮火破壞了跑道。

要不是後續部隊趕到,這也400名俄軍空降兵險些被殲滅。

這也說明:從表面上看,好像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在交戰,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它是俄羅斯在和某國的一個分身交戰。

再說第三件事:開戰沒幾天,澤連斯基同意和俄羅斯談判之後,馬上有人跳出來說,烏克蘭已經挫敗了三起刺殺澤連斯基的陰謀。

說這話的人,是誰呢?

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兼祕書阿列克西·丹尼洛夫。

註意,在不管是俄羅斯,還是烏克蘭,「祕書」這個職位我們說的,完全不一樣,是個很高的職位,至少應該相當於我們這邊的祕書長。

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是個甚麼組織呢?

簡單這麼說吧,整個國家的暴力機器,軍隊甚麼的,全都掌握在它手裡。

副主席是這位,主席是澤連斯基。

我們都知道,澤連斯基的班子,基本都是他當年拍喜劇時的班底,像編劇、經紀人啦甚麼,統統都被他提拔,當上了烏克蘭的高官。

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兼祕書,它能調動軍隊、警察、情報機構甚麼的,這個位子很重要,照道理說,應該澤連斯基親信中的親信來幹吧?

事情就奇怪了:阿列克西·丹尼洛夫不是。

他和澤連斯基幾乎沒瓜葛。

他的資歷極其地老,蘇聯解體前,他就在政壇混了,解體後搞了個小企業,後來玩政治,很早就當過盧甘斯克州州長,但從來不顯山不露水。

等澤連斯基說要和俄羅斯談判了,他才跳了出來,說挫敗了三次刺殺澤連斯基的陰謀。

還說的有鼻子有眼睛。

他說一次是俄羅斯的「瓦格納」僱傭軍想幹。

至於甚麼是瓦格納僱傭軍,這裡就不解釋了,大家自己去查。

一次是車臣特種部隊幹的。

他們發現了一輛車臣人的坦克,還搞出了一份包括澤連斯基等在內的24人刺殺名單,並為此採取了行動電話追蹤措施。

第三次他沒講。

不知道大家還記得不,我之前就講過,最害怕澤連斯基死掉的,就是俄羅斯。

原因很簡單,因為不管他幹得怎麼樣,澤連斯基手裡,總是有個行政系統的。如果把這個行政系統打掉,再來硬湊一個傀儡政府,會極其地難。

因為這會導致群雄四起,遍地烽火,你就會被迫變得像打地鼠一樣,永無寧日。

美國人為啥在阿富汗失敗?

就是因為它覺得自己可以扶植起一個傀儡政權了,結果搞了20年,還是沒能成。

日本人為啥失敗?

它也覺得自己能行,結果搞了個汪精衞偽政權,也基本沒起到甚麼太大的作用。

所以在當時那個當口,身份又如此特殊的阿列克西·丹尼洛夫,突然說了這麼一檔子事,就非常奇怪了。

他甚麼意思呢?

是想警告誰呢?

這就非常值得琢磨了。

說了這件事之後,就可以說第四件事了:澤連斯基總是烏克蘭總統吧,他說過的話,居然馬上敢有人出來打他的臉。

甚麼事呢?

差不多發生在烏克蘭當地時間3月7日,當時烏克蘭已經和俄羅斯人在談判了。

談判桌上,烏克蘭方面的代表非常強硬,提了一大堆條件,要俄羅斯撤軍,要俄羅斯吐出2014年占領的克裡米亞,要俄羅斯賠償戰爭損失等等。

搞得好像俄羅斯是戰敗國一樣。

但就在這時候,澤連斯基卻突然軟了,他對媒體說了一番話,大致這兩層意思:

一是對於烏克蘭加入北約一事,他已經不糾結了,因為北約不願意接收烏克蘭。

承諾不加入北約了。

二是在克裡米亞和兩個「共和國」的問題上,他也不堅持了。

他說,可以就這些領土展開對話,找到一個妥協方案。

連領土他都準備讓了。

要是按照他的這種表態,那戰爭俄羅斯就不用再打了,為啥呢?因為俄羅斯想要的,就是這些條件啊,澤連斯基都表態肯給了,那還打個甚麼?

大家趕緊停火,簽條約好了。

但萬萬沒想到,他這番話剛出,一個黨跳出來反對了。

哪個黨呢?

人民公僕黨。

它是烏克蘭的執政黨。

還記得吧?澤連斯基之前演的那個喜劇,名字就叫《人民公僕》,後來他參加總統選舉,總要組個政黨吧,他懶得多想,就用了這個名字。

黨主席誰呢?

澤連斯基。

搞笑吧?

執政黨出來反對自家的總統,自家的黨出來反對自家黨主席。

人民公僕黨發了一個聲明,說國家的領土和主權,不可以談判,烏克蘭不但不會就領土問題和俄羅斯談判,烏克蘭還要堅持收回克裡米亞。

和澤連斯基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照理說,澤連斯基應該反駁或表達一下自己的立場吧?

沒有。

從此之後,這家夥就依照人民公僕黨的這個聲明,瘋狂地到處演說,瘋狂地到處罵娘,這家夥玩得太成功,弄得很多西方政客都得跟著他一起演。

但這件事本身,如果細細看它的過程,是非常奇怪的。

再來說第五件事:近段時間,烏克蘭發生了兩起奇怪的謀殺案。

一起謀殺案,我之前介紹過。

被殺的人名字叫傑尼斯·基列耶夫,這人本身就很奇怪,因為他參加了第一輪俄烏談判,現場畫面上,也可以看到他,但他的名字並不在烏方代表團名單上。

談判回來之後,他就被殺了。

為啥被殺,就疑雲重重了。

烏克蘭媒體和部分議員表示,基列耶夫因涉嫌叛國罪,在抗拒烏克蘭國家安全局人員拘捕時被打死。

要是按照這種說法:基列耶夫是「烏姦」。

但沒想到,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卻發表了一個聲明,說基列耶夫是情報總局官員,與另外兩名情報人員近期在執行特殊任務時被殺害,屬於因公殉職。

要按這種說法,基列耶夫是烈士。

這兩家,都是烏克蘭的官方機構,說法居然自相矛盾,實在是怪事一樁。

這件事過了差不多一個禮拜,烏克蘭又出事了:3月10日,烏克蘭國家安全局前任副局長德米亞年科被當街射殺。

殺人的是誰呢?

烏克蘭內務部派的警察,據說當時他們想拘捕德米亞年科,但這位老兄選擇了反抗,並最終死在自己的汽車裡。

汽車都被打出了好幾個洞。

所以這就非常奇怪了:烏克蘭國家安全局的人,殺了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的人;然後它的前任副局長,又被烏克蘭內務部的人給當街殺了。

這些全是政府機構啊。

事後,也沒人給個解釋。

這是不是也相當奇怪?

雖說具體情況不清楚,但從這兩起謀殺案,可以看出:在烏克蘭內部,主戰與主和兩派,正在激烈鬥爭中。

所以,當這五件很奇怪的事湊到一起時,如果細細去品味,就會覺得這場戰爭,絕對不是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一場戰爭,而是我前面所說的,它其實是俄羅斯和某國的分身之間的一場戰爭。

烏克蘭這個國家,表面上看,是一個國家。但它很可能像修仙小說裡描繪得那樣,早就被某國個「奪舍」了,早就成了某國的一具分身了。

因此這才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

好吧,來個總結吧,簡單三句話:

第一句話:這個世界,遠比我們想象得複雜。

比如說,在這場戰爭之前,可能有人還在相信甚麼「體育無國界」「藝術無國界」「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結果戰爭一打,啥都暴露了,很多假仙都現出原形來了。

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連那麼精明的李黃瓜都發現自己被騙了,但他老人家向來手快腳快,反應敏捷,一見形勢不妙,立即毫不猶豫,趕緊拔腿跑路。

更何況我們普通人呢?

第二句話:假仙被迫現出原形,還不算最厲害。最厲害的,就是那些早就被奪舍的國家,也現出原形來了。

比如說某永久中立國,你還相信它會真的永久中立嗎?

再比如說烏克蘭,你看到最近它發生的這些奇奇怪怪的事,你還會相信它真是原來我們想象中的那個國家嗎?

這種暗藏的棋子,本來應該在關鍵時刻,在人家背上捅一刀的。

結果被迫現形了。

這就說明布局很久,幕後的那位,手頭暗藏的最後一張牌已經打出了。

這種牌打出後,會非常傷及它的地位,而且場面很難收拾,對它的根本利益影嚮很大。而且這張牌要是被徹底打掉,對幕後這位的影嚮將會更大。

因為它自己不敢下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牌被打掉,有這前車之鑒,將來誰還敢做它的牌,被它奪舍啊?

如果真到了這步,它就很難混了。

到了這種地步,幕後那位,現在也只能低下頭來求那位真正的大佬了。

真正的大佬,向來都是最後出場的。

它出場的時機,快要來了。

第三句,當然還是那句話:拜登這個人啊,總是胸有成竹、有條不紊地把所有事情都搞砸。

來源:史客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