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為什麼愛跑馬拉松

馬拉松

文:朱不換

古希臘人並不跑馬拉松,它本是近代賭徒的遊戲。

在你的微信朋友圈中,什麼是中產階層曬生活方式的標誌?住學區房?開好車?穿品牌?吃日料、潮汕火鍋?

大概還少不了一樣:跑馬拉松。在各種值得一曬的生活成就中,馬拉松可能是經濟花銷和學習成本不高,但腔調相當高的一種。

中產為什麼愛跑馬拉松

乍看上去,跑步的流行順理成章。

與絕大部分體育賽事項目相比,馬拉鬆的基本動作——擺臂、邁腿、開跑都是零難度。儘管跑步也要通過一些規範動作才能高效奔跑同時不傷身體,但是與大部分值得炫耀的運動相比,跑步遠不像籃球、芭蕾等一樣需要學習、苦練技巧。

馬拉鬆的主要難度在於堅持。不是誰都能跑 42195 米,你能堅持到終點,你就贏了。

然而,通過提高運動總量來解鎖成就,可設想的方式其實也有無窮多種。除了跑 42195米,你還可以轉動 42195 次手串佛珠,擊打 42195 次直拳,寫 42195 個大字。

但所有其他這些項目都無人問津,充其量只會被收錄進吉尼斯記錄,和吹出最大泡泡糖的人、在冰塊裡忍耐最久的人一起,成為稍顯無聊的馬戲奇觀。

為什麼只有馬拉松,成了風靡世界的時尚運動?

人是善於長跑的動物

這可能有遺傳基礎,因為人類天生是最善於長跑的動物。

在所有陸地動物中,獵豹的瞬時速度最快,高達 29 米每秒。在所有人類中,最善長跑的民族是肯尼亞人,他們經常包攬國際馬拉鬆的賽事紀錄。

而如果獵豹和肯尼亞人比賽長跑,獵豹跑不過肯尼亞人。

2013 年,四名肯尼亞人在中午艷陽下狂奔 6.4 公里,抓住了兩頭偷山羊的獵豹。

獵豹雖然速度爆發力快,但耐力不及人類,也比人類更怕熱。在高溫時段連續奔跑,會使它們很快虛脫,被遠處尾隨的人類獵手捕獲。

即使是耐力遠強於獵豹,能連續高速奔跑五個小時的大捻角羚,也難以逃脫非洲布須曼人的追捕。在布須曼人的緊追不捨下,大捻角羚無法躲到林蔭喘息降溫,只能筋疲力儘後被捕獲。

人類善於長跑,是因為人類的各種器官都支持長跑功能:

人的體表毛髮稀少,使得人類便於在長時間運動中排汗散熱,熱氣的蒸發表面更大,效率遠高於呼吸散熱。

人的骨骼和肌腱的結構也極其利於長跑。比如,人類脖子後方的頸韌帶可以在奔跑時穩定頭部,這是靈長動物中獨有的。

人類也是哺乳動物中少有的大長腿,腿長與體重的比值最大,這有利於人在奔跑時的觸地時間,減少能量消耗。

與同體重的哺乳動物相比,人類的下肢關節表面積更大,具有優良的減震性能,可以吸收奔跑時的巨大衝擊力。人的足弓在奔跑時也具有類似減震彈簧的功能。


• 人類(左)與近親黑猩猩相比,頸、肩、背、腿、腳的骨骼和肌肉結構都十分適合長跑

與其他靈長動物相比,人類的腳趾非常短,而這也有利於奔跑時降低腳的做功消耗。

為什麼人類的身體結構會進化得適合長跑?這仍然是一個謎。

一些研究者推測,史前人類依靠蒐集動物腐屍和耐力捕獵來獲取肉食。長跑讓人類能比其他食腐動物更早到達動物屍體,也能在長途追踪中把羚羊或鹿累趴,再將其捕獲。

耐力捕獵的原理:我雖然沒你跑得快,但我耐久耐熱,可以把你累趴下、熱趴下
• 耐力捕獵的原理:我雖然沒你跑得快,但我耐久耐熱,可以把你累趴下、熱趴下

你喜歡是因為你擅長

一般來說,你越擅長什麼活動,你就越容易從這類活動中獲得激勵,也就越容易喜歡這類活動。

擅長奔跑的人類,最喜歡圍觀欣賞的運動,往往也是需要大量跑動的運動。

比如,最熱門賺錢的當代四大運動聯賽,足球,棒球,美式橄欖球和籃球,都需要大量奔跑。而跑動量最大的足球,熱門程度也最高。

運動聯賽類別近年年收入(百萬歐元)
足球35391
棒球11455
美式橄欖球11394
籃球8872

 不過,圍觀歸圍觀,中產階層為什麼要親力親為跑馬拉松?

這可能是因為,馬拉松訓練雖然看上去漫長、單調且不乏痛苦,但它的投入產出比其實相當划算——尤其是在炫耀方面。

雖然看上去極為痛苦,但訓練馬拉鬆的時間花銷比許多其他高技巧運動要小, 全程和半程馬拉鬆的業餘訓練都可以依靠週末閒暇時間進行長途訓練,工作日只需要進行較短長度的訓練即可。

按照知名馬拉松推廣者哈爾.希格登的訓練計劃,任何能以慢慢溜達的速度跑完 6 英里(約 10 公里)的人, 都可以嘗試用 18 週時間實現全程馬拉松。

知名的哈爾·希格登馬拉松新手 18週訓練計劃,建議新手以能和跑友邊跑邊交談的舒適速度進行訓練
• 知名的哈爾·希格登馬拉松新手 18週訓練計劃,建議新手以能和跑友邊跑邊交談的舒適速度進行訓練

完成訓練後,你將獲得一張馬拉鬆的完賽證書,整個過程比零基礎人士苦練拿下小區羽毛球賽冠軍可能都要簡單一些,而朋友圈炫耀力反而要高得多。

馬拉鬆比賽的關門時間一般是 5.5 – 6.5 小時之間,在關門時間之前完成全程,拿到最初階的完賽證書,相當於以每公里 8.5 分鐘的龜速慢跑完成全程,並不需要特殊禀賦。

而且和大部分競技運動不同,長跑運動幾乎沒有年齡限制。 2015 年,92 歲高齡的女鋼琴家哈里特.湯普森完成了圣迭戈馬拉松,可能是有官方紀錄的最年長馬拉松跑者。

中產為什麼愛跑馬拉松

對參與者來說,馬拉松訓練也未必多麼枯燥,因為它具有足夠高的打怪​​升級的縱深,可玩度比較高,遠比其他田徑項目更能提供級級推進的樂趣。

中產為什麼愛跑馬拉松
• 5 公里,10 公里,半馬、全馬、破500(5 小時),破430,破400,破345,破330……                                                                        馬拉松能夠為玩家們提供一整套逐步升級的打怪目標,遠比立定跳遠、扔鉛球之類項目更適應人們的心理獎賞機制

科普作家和段子手喜歡討論的馬拉松潛在風險,也基本都可以預判並設法規避。

作為一種長距離極限運動,心血管疾病患者本來就應格外謹慎;此外,對於眾所周知的膝蓋傷痛風險,雖然每年都有10% – 30% 的長跑者膝蓋受傷,但今天越來越成熟的馬拉松玩家們也會配備減震跑鞋,長跑時選擇塑膠、柏油、泥土路面而避開水泥路面,遇到膝蓋疼痛就休息幾天,鍛煉內側股斜肌等膝週肌肉,通過這些方法減少對膝蓋的損傷。

• 將腿部完全伸展、再下降 30 度、再伸展……該動作可以鍛煉內側股斜肌,保護膝蓋
將腿部完全伸展、再下降 30 度、再伸展……該動作可以鍛煉內側股斜肌,保護膝蓋

儘管如此,馬拉松完賽也還是非常值得炫耀。無論沙發土豆們怎樣編段子嘲笑這類自虐+自拍的活動,跑完馬拉松仍然是公認的意志力證明。

畢竟,馬拉松這個名字,不就是來自古希臘馬拉松戰役中那位堅韌不拔的長跑信使嗎?

不過,儘管「馬拉松」這個名字來自古希臘,但古希臘人其實並不跑馬拉松。馬拉鬆比賽是現代人的發明。

古希臘人並不跑馬拉松

所有馬拉松長跑的介紹,都會提到馬拉松戰役的典故:據說公元前490 年,當雅典軍在馬拉鬆平原打敗波斯軍後,使者費里皮德斯一路跑回雅典報捷,跑完全程42 公里,將勝利的消息帶到後,當即虛脫死去。

• 傳說中奄奄一息的菲利皮德斯向雅典人報捷
傳說中奄奄一息的菲利皮德斯向雅典人報捷

不過,按正經史書,古希臘人大概根本沒有跑過馬拉松。

希羅多德在馬拉松戰役時已出生,他在《歷史》第六卷確實提到了菲利皮德斯這個人。不過,他的事蹟既不是飛傳捷報,也一點不熱血,而是一個相當煩悶悲傷的故事:

馬拉松戰役前夕,雅典人派善跑的菲利皮德斯去斯巴達求救;菲利皮德斯先是在路邊山上遇到了山神潘,潘責怪雅典人不重視向自己獻祭上貢;菲利皮德斯到達斯巴達後,斯巴達人也不肯馬上救援,非要等到一周後月圓之夜的吉時才肯出兵。

菲利皮德斯遇到了攔路的山神潘
菲利皮德斯遇到了攔路的山神潘

如果說這個故事有什麼寓意,它可能更貼合現代普通人的焦慮處境:辛辛苦苦加班奮鬥,工作進度卻到處遭到繁瑣科層和尋租流程的阻礙。

直到六百年後的羅馬時代,羅馬作家盧錫安對菲利皮德斯故事進行了深度改編,把它變成了流傳至今的熱血拼搏故事:菲里皮德斯一路跑回雅典報捷,跑完全程42 公里,大呼「快活吧!我們贏了!」,然後倒地死去。

無論是希臘人還是羅馬人,都並不舉辦馬拉鬆比賽。在古希臘的傳統奧林匹克運動會中,長跑項目最長也就五公里左右。

因為古希臘賽事項目大多是在模擬軍事項目,而 5-10 公里快速跑基本是普通人運動後仍然保持戰鬥力的極限了。 40 公里以上的快速長跑對軍隊來說並無實用性,大部分士兵即使能跑下來 40 公里,之後也基本會失去戰鬥力。

馬拉松等超長距離賽事的興起,是因為近代體育博彩的勃興。

賭馬不如賭人

1660 年,英王查理二世復辟。作為狂熱的賽馬愛好者,他放鬆了之前克倫威爾政府的博彩禁令,令英國從貴族到平民都陷入了體育博彩的狂熱。

不過,賽馬對於貴族之外的人群來說,仍然過於昂貴;馴養純種馬的費用是大部分人承擔不起的。於是許多人想到了新的賭博方法:賽人。

有錢人家會讓兩家的僕人賽跑,賭誰家的僕人跑得快。普通人只要能招呼到足夠多的賭友和圍觀者,也可以用長跑打賭賺錢。一個賣魚小販就曾為了賺錢,頭頂著 50 斤魚狂奔七英里。

當時常見的街頭博彩:賭一賭扛著人的瘦子和空手的胖子誰跑得更快
當時常見的街頭博彩:賭一賭扛著人的瘦子和空手的胖子誰跑得更快

1809 年,巴克萊為了掙到 1000 基尼(相當於當時農場工人 20 年的工資)的賭資,用 1000 小時晝夜快走了 1000 英里。

用今天的標準看,巴克萊的步速並不很快,甚至算不上跑。但他的旅途仍然異常艱辛, 因為和他對賭的人想盡了辦法讓他中途失敗。巴克萊攜帶的夜燈多次被人射碎,他不得不隨身攜帶手槍,並雇了一個拳擊冠軍擔任保鏢,以防中途突襲。

此後,出於對巴克萊的壯舉和致富經的羨慕,許多人開始參加 1000 英里/ 500 英里的快走挑戰。

到 1851 年,理查德.曼克斯刷新了巴克萊的紀錄,用 500 小時快走了 1000 英里。

到了 19 世紀末,各種長途跑步和快走項目已成為歐美不少地方的流行嘉年華節目。

1896 年舉辦第一屆奧運會時,奧運會創辦人也就順理成章的把馬拉松長跑作為比賽項目,並風行至今,成為今天的中產風潮。

 

參考資料:
[1] Bramble, D. M., & Lieberman, D. E. (2004). Endurance running and the evolution of Homo. Nature, 432(7015), 345–352.
[2] Higdon,H.(2011).Marathon:The Ultimate Training Guide_ Advice, Plans, and Programs for Half and Full Marathons. Rodale.
[3] https://bkthisandthat.org.uk/a-potted-history-of-athletics-in-england/
[4] https://www.historyextra.com/period/stuart/1660-the-year-that-c​​hanged-everything/

來源     大象公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