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為甚麼錯了(2)

民主

文: 古原  

上一章,《民主到底錯在哪? (1)》,我剖析了共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礎,共有制度下面,人人自願才是處理產權糾紛的唯一原則 。

那民主理論下,甚麼才是民主要決策的事務呢?

那就是公共事務,而公共事務分為兩部分,一部分叫作公有產權,一部分叫作公有事務

不管是公有產權還是公有事務,都是一種公有制度。

也就是說,民主必以公有為基礎。

我們假設一個社會所有的事務和產權全部由私人主導,那就不存在民主決策的基礎了,一切決策由私人自主決策或根據契約進行決策,而不存在所謂的民主制度。

我們也可以這麼理解,一個地區,如果民主政治搞的如火如荼,人們參與意願高,那必定說明人們生活中的很多事務已被公有化,個人無法進行決策,因而大家參與民主的意願就更高。

反過來也是一樣理解,如果一個地區即使有民主政治,但普通人參與政治的熱情低,這說明政治對個人生活的影嚮比較小,生活中的事務被公有化程度比較低。

如果你能不能喝酒抽煙,都成為民主事務進行討論,那你還會對政治不感興趣嗎?

人們對民主政治的熱情往往是因為公域不斷擴大、私人事務不斷受到幹預導致的。

美國2020年大選 ,選民數量創了新高,這是好事嗎?

不,這是美國衰落、落後、退步的標志。

越來越多的人的生活受到政治的影嚮 ,所以他們的參與熱情增加,這只不過代表美國在公共事務上的國進民退。

美國政府有權隨意調高關稅,調高個人所得稅,調高企業稅,搞強制性的全國醫保,在各州下達禁墮令、隨意印鈔等等,這些都說明,美國社會公有化在加劇。

當公有事務增多時,私人可以決策的事務就在減少,市場與權力是一個此消彼漲的過程。

今天,我們先從國家範圍的所謂公有產權談起,一個小區內的事務是共有事務,不是公有事務,那一個國家的事務是共有事務還是公有事務呢?

很多學者還把一個國家範圍內的某些事物定義為共有產權,以此證明公域的存在。

首先我們要回到自然權利,產權的合理獲得糢式只有三種:

第一是天然擁有,比如你的身體;
第二是先到先得,誰先發現使用,就是誰的;
第三是自願交易,比如你買來的房子。

這三種產權獲得方式是人類社會能進行合作分工的基礎。但是,那些我們通常認為國有或全民公有的資產,它們的名義產權和本來應有的產權狀態是甚麼樣的呢?

一國當中的河流,山川是不是這國人民的共有產權呢?當然不是。

假設有一條河在新疆,有一人出生在廣東,這個人一生都沒有見過這條河,他既沒有通過交易獲得河流的產權,也沒有通過先到先得獲得河流的產權,河流也不屬於他身體的一部分,那他憑甚麼擁有這條河的產權呢?

那這條河的產權是誰的呢?當然是那些生活在河邊,長期使用河水資源的那些人共同擁有的。

他們通過購買河邊的土地,通過先到先得使用河水灌溉,通過先開發河裡的漁業資源、旅游資源等方式獲得了河流的產權。

這些人共同擁有了這條河流的產權。

而有些山川則有可能處在沒有開發的狀態,沒有人認為這個山川有價值,沒有人能開發這個山川,那這個山川就屬於無主狀態。如果有人率先開發,那他就擁有了這個山川的相關產權。

河流山川都可以根據產權原則在私人之間進行權利的界定,顯然他不是產權不清晰的公域。

現實中,我們看到有很多國家的政府擁有很多的土地,也宣稱河流,山川是國家的共有產權,這些產權是怎麼來的呢?

比如,美國聯邦政府擁有的土地占美國土地的38%,而州政府擁有的土地占了10%。
這些產權是政府人為制造出來的,這就叫作公有制。

政府控制住這些土地的產權,不讓其他私人採取先到先得和交易的方式獲得產權,宣布其為全民所有,這是無比荒唐的一件事。

假設今天你早上出門,稅務官把你堵在門口說,你擁有喜馬拉雅山脈的產權,這是全民共有的,珠峰準備裝個電梯,所以你得交稅來建這個電梯。我相信任何人心裡都會有一萬只草尼瑪飄過。

但現實中,美國政府就是這麼做的,為甚麼讓你交稅,因為他們要整治河流,他們要保護山川,要保護野生動物,要防止環境污染。

你是這個國家的一員,只要你出生在這裡,你就天然擁有了這些產權,所以必須為這些產權付費。

有人說,一個國家的全民所有資產和我們擁有上市公司股票是一樣的,只不過這個股份公司比較大。

真是這樣嗎?出生在有美國國家的嬰兒,在他們一出生,就在名義上擁有了美國政府公有的產權部分,這實際上是一種沒有穩定產權預期的產權,因為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在美國公有產權中占有多少比例,你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死了,又有多少人要生。

而你在上市公司擁有的股票是有著清晰的比例的,是有穩定的產權預期的。

所以,美國的公有土地,因為無法細分產權,不可能進行權利的分割,實質上就變成了政府所有制,只不過是掛了一個全體國民所有的名義。

收益不能分配每一個國民,決策只能由政府來決策,這實際上是政府所有制。

政府所有制下,企業的收益實際成為政府稅收的一部分,而政府稅收的使用也不是平均分配到每一個國民,而是根據他們的目標在使用企業的收益,這就完全違背了產權人應根據產權比例獲得收益的原則。

如果你交的稅就是用於你,那何必收呢?你自己決策使用就好了。

政府所有制只是政府稅收另一種形式,或是政府通過政府所有制企業達到某些目標的工具。
聯邦政府所有的土地被稱為公共土地,號稱全民所有,州政府所有土地則號稱為州民眾所有。美國政府擁有的不少土地是政府當年從其他政府買來的,比如阿拉斯加,就是1867年美國政府以720萬美元從俄國政府手裡買來的。

政府買來的土地,不是天然的公域嗎?不然,任何一國的政府都不是合理的交易主體,美國政府能用於購買土地的錢,依然來源於納稅人。

政府將這些土地定義為全民所有,實際上成為政府所有,也就是政府小集團才有權支配,這依然是一種強制。

美國政府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將這些所謂國有土地用拍賣的方式銷售給民眾,這樣才能完成權利的界定。

建國之初,美國政府鼓勵居民從東部向西部偏遠地區遷移(即著名的「西進運動」),曾以十分便宜的價格向私人出售有待開發的土地。

比如1862年通過的《宅地法》,該法規定每個年滿21歲的美國公民,只需交納10美元手續費就可以免費獲得無人居住的政府土地160英畝。無論是誰,只要在那裡定居和開墾5年,土地就永遠歸其所有。

以後,美國政府先後通過《鼓勵西部草原植樹法》、《沙漠土地法》等法律,大規糢向個人賣地,供其墾荒。

當然,這些法律現在已不再有效,因為隨著美國聯邦政府的擴權,對土地進行管制的法律越來越多,現在的美國的國有土地要變成私有土地已是非常困難,不得不說,這是近代美國的悲哀。

綜上所述,一國範圍內,一般不存在所有人的共有產權,即使政府強行劃分,

也不可能形成人人份額清晰且有穩定產權預期的共有產權,最後只能淪為實際上的沒有合格產權人的政府所有制。

如果不存在一國範圍內的共有產權,那就更談不上以此為基礎的民主決策或是專制決策糢式,任何人為劃分的一國共有產權,本身就是非法的。

政府唯一正確的方式,是將原來的無主資產進行拍賣,將剝奪來的私有產權歸還原業主,而不是討論用各種決策糢式來進行產權的處置。

如果沒有公有產權,那民主政治討論甚麼呢?又決策甚麼呢?

當然現代新式的公有制度更加隱蔽。

現代新式的公有制度往往用產權幹預代替產權名義,讓人忽視公有制的真實存在。

比如,你可以買一臺小汽車,產權登記在你名下,你也可以自由決定要不要賣掉,賣掉的錢一定是你的,那請問,這臺小汽車就一定屬於你的私有產權嗎?

不一定。

假如政府出臺一個規定,你這臺小汽車一年只能開一天,開兩天就要收你的巨額罰款甚至扣車,那這時,你還能說這臺車是你的嗎?

不能了,因為車的使用權不完全屬於你,你的私有產權並不完整。這也是一種公有制。

同理,美國的房子公有化程度高嗎?高!

因為每一套房都有房產稅,而房產稅要用於當地稅區的公立教育、治安等公共事務。房產稅,也是一種將私有產權的一部分公有化的手段。所以美國的房子投資價值並不高,因為它是公有化比較嚴重的資產。

更不用說那些赤裸裸的遺產稅,明目張膽地將個人私有財產公有化。而大多數歐美國家都有遺產稅,這不過是說明了歐美逐步衰弱不過是因為公有化程度加劇的結果 。

現代西方民主制度,大多採用的就是這種產權幹預的方式來形成特殊的公有制。

美國的企業大多是私企,但是,拜登可以隨時提高他們的稅收,那這時,這個企業是完全的私企嗎?不是了。

你還可以用股份制公司的簡單思路來理解,如果一個企業徵走的稅收占了他總利潤的30%,那可不可以這麼理解,政府是這個企業的股東之一呢?

那這家企業還是一家純粹的私企嗎?不是了。

個人所得稅,資本利得稅,企業所得稅,通脹稅,美國政府有多種稅收向企業家收稅,最後政府所得可能超過企業家所得。

同時,企業要賣產品給誰,也由美國政府說了算,你的產權照樣不完整,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公有制。

很多人說,美國、歐洲就是私有制社會,其實不然。

高額的稅收和各種管制證明,歐美社會的公有化程度非常嚴重,這是他們衰落的主要原因。

那為甚麼歐美社會的公有化程度會越來越高呢?因為民主。

越來越多的人試圖參與決策稅率,決策對企業的管制手段,也就是說無數的人參與到政治當中來,把管制企業、稅率提升當作自己的事,這就是弗裡德曼講過的,人人都將手伸到別人口袋裡生活。

所以,你再看美國的左右兩黨的爭議。

民主黨要將手伸到所有企業和個人口袋裡,向他們多收稅;

而共和黨則要將手伸到所有的家庭裡,不許他們墮胎,不許他們賭博;

兩黨都將擴大權力當作目標,兩黨的支持者都試圖通過民主政治強迫另一派人,其後果就是公域不斷擴大,公共事務不斷增加。

放在二百年前,美國是一個以自治立國的社會,看病、教育這種事全是私人事務,根本不存在政府插手的可能。

但現在的美國,公立校占比八成,醫療受到的管制與幹預全球第一,然後兩派為了這些事務爭個你死我活。

你看,明明是私人事務,卻變成公有事務,這就是民主政治的惡果。

你再看某些沒有實現民主的國家的民主派,他們的訴求是甚麼?是要免費醫療,要更多的退休金,要免費教育,甚至要免費住房,要實現這些的基礎,都是要讓公有化程度變的更高才有可能。

任何時候,任何環境下,民主,都將在邊際上增加權力,增加公有成份,而不是相反。

這是由民主政治的邏輯決定的,無公有,哪需要民主,要擴大民主,就要擴大公域,要吸引選民,就要不斷地將私有事務納入公有事務進行討論。

讓婦女有選舉權後,美國政客們馬上向她們推銷禁酒令,這就是典型的民主導致公域擴大。

民主只是一種權力機制,是一種讓更多人參與權力的機制,他本身並不存在減少權力,減少管制的手段,而更多人參與權力必然導致權力進一步擴大。

所以,這個世界上,但凡實施過民主制度的地方,都比其在實施之前管制更多,政府權力更大,無一例外。

當然民主派們不會同意,他們不會同意的原因是他們相當然地認為世界上除了民主,沒有其他糢式可以選擇了。

這是他們的眼界所致,其實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的基因,叫自治,而不是民主。

(未完待續)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