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請你不要做糊塗公知

盧克文

文:古原 

上一章,又讓幾十個理科生取關了,為了繼續平衡,我決定今天改罵罵文科生

我好像進入了「 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的困境了,不管他,寫了再說。

我們繼續第一篇《文科生誤國,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繼續來討論很多人在社會問題討論中不追求概念精準的問題。

公知當中,文科生最多了。比如最著名的秦暉。

首先說一個最常見的,每一個對社會議題關心的知識分子都會哼哼的詞。

這是世界上錯用最多的詞彙,也是引發最多災難的謬誤。

這個詞叫公共。

比如,公共事務,公共事件等等。

為什麼公知會成為一大害?

從他的名字就決定了,他就是害蟲,因為他是為公共事務發聲要求政府乾預的知識分子,這叫公知。

但公共這兩個字,就是一個將兩個截然相反的詞混在一起的錯誤到底的概念。

不要以為只有天天要三免費要福利的才是公知,周小平盧克文這樣的也是公知,他們滿嘴都是國家民族,不也是說的公共事務嗎?

如果對新出的民法典有所了解的話,你會發現中國民法中,一直是將公與共分開表述的。

民法典第二百四十六條:法律規定屬於國家所有的財產,屬於國家所有即全民所有。

這就是公有的,也就是國家所有、全民所有。

民法典第二百九十七條不動產或者動產可以由兩個以上組織、個人共有。共有包括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

你看,中國民法典將公和共分的清清楚楚,一個是公有製,一個是私有製。

可是這兩個字卻可以完美地組合在一起,天天大講特講。

他們說,小區事務是公共事務,公路規則也是公共事務。

實際上,小區事務是私有事務,小區是類股份所有製結構,是由多人共有的,由產權人制定規則治理的一種事務。和一個公司建立董事會、股東會處理公司事務是一回事。

公路規則則是公有事務,因為那是公有製的。

二者混在一起,那就是公私不分。

公私不分,就會導致一個結果,政府擴權,比如將市場的教育醫療產品視為公共事務將其公有化,用公權力規定私人的飯館不讓吸煙,禁止個人自己的子宮進行代孕,為了所謂公共利益強拆等等。

你看,一個概念,一個名詞用錯,也會帶來災難。而且,這個概念的錯誤使用在世界上製造了無數的災難。

世界上很多災難和戰爭都因為公私不分而產生。很多人說吵架不文明,其實吵架是很文明的,兩個人爭吵,起碼是在論證雙方的概念是否正確,而當相互不吵架時,往往是開始動武,你不同意我的概念定義,我就準備消滅你,甚至是大規模的戰爭。

比如希特勒就將血統問題這種個人問題公有化,繼而展開大屠殺。比如計劃生育就是將個人生育問題公有化,繼續開始管制生育。

再來說一個哲學家提出來的概念。

著名的英國哲學家邊沁同學說:我們改造社會的目標,應該是追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

這個話一听就提氣,就高大上,就有逼格,可是這話有毛病嗎?

我們先假設幸福可計算,可用數值表達,你也可以理解為是金錢的多少。那麼,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指的是什麼呢?假設社會上總共有三個人,他們分別是甲、乙、丙,他們的幸福程度分別是2、3、4。


如果他們的幸福程度變成1、2、8,其中甲和乙的幸福都減少了,但是丙的幸福卻大幅度提高,使得全社會的幸福總量也提高了。這種情況,和社會財富高度集中的狀況有點相似,幸福的人數減少了,但幸福的總量增加了。這是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嗎?

第二種情況,社會從2、3、4變為3、4、1,也就是甲和乙的幸福都得到了提高,而丙的幸福卻大幅度下降,使得全社會的幸福總量也下降了。這和劫富濟貧的社會變革結果比較相近,幸福總量減少,但幸福人數增加。這是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嗎?

第三種情況,假設社會從2、3、4變成4、6、無——無,不是五,是沒有了——最後那個人,那個丙被驅逐出這個社會了,他不存在了。這和排斥外人進入一個城市或者國家的做法相似,幸福總量和幸福人數都增加了,但其中一部分人被忽略不計了。

最大多數人包括誰呢?國家範圍?全世界範圍?如果以行政區劃來劃分,為什麼深圳要交稅給貧困地區使用呢?有人說,那你都是一國的人啊。

如果深圳交稅給貧困地區是合理的,你為什麼說全世界稍有點錢的國家政府都拿錢去非洲給非洲人用就不合理呢?因為別人也有一種解釋,因為你們都是人啊。

白左們進一步還有一種解釋,還要求動物也要保護他們的權利,因為大家都是生命。

第四種情況,假設三個人的幸福指數都翻了一倍,從2、3、4變成4、6、8,每個人的幸福都有所增加的情況。這看上去好像是皆大歡喜的格局,但其實也還是有人不滿。

為什麼?因為有人覺得不公平,甲和乙都只增加了2和3,而丙卻增加了4,增長的數量不一樣。比如很多地方搞市場經濟改革,所有人的收入都增加了,但他們卻說貧富差距增大了,確實是啊,4與2的差距只有2,但8與4的差距可是4了。
國改開後,不是一大堆人在說,貧富差距大了,出問題了。而21世紀資本論批判的重點就是發達國家貧富不均,有錢人佔有財富比例太高。你看,所有人的境況變好,也不行。

那結論是什麼,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就是一個似是而非的概念。

但一聽,好有道理呀,於是幾百年,這一句話都流傳下來了,成天在一些公知嘴裡哼哼,也不知道他想表達的到底是什麼?

再舉一個選舉的例子。

我們在平常進行選票,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排名,比如你可能喜歡蘋果勝過香蕉,喜歡香蕉勝過橙子。既喜歡蘋果又喜歡香蕉,這叫做幸福點,我們先簡單看一下有兩個幸福點的選舉情況。

不管是班級裡需要選領導人,還是公司裡決定去哪個地方開年會的時候,大多數人認為最公平的選舉方法是,讓每個人都發言,大家一起投票。

這樣真的就公平嗎?真的就能反映出大多數人的意願嗎?今天這個定律就是要推翻你這種錯誤的觀念。

假如說公司裡選擇去一個旅遊,現在有三個地方可供選擇:美國,泰國,加拿大。由A、B、C三人進行投票。

這三個城市在這三個人的心目中的排序分別是:

A:喜歡美國多於泰國,喜歡泰國勝過加拿大。
B:喜歡泰國多於加拿大,喜歡加拿大勝過美國。
C:喜歡加拿大多於美國,喜歡美國勝過泰國。

我們來舉行一次選舉,如果讓三位在美國和泰國選一個的話,因為A和C都是喜歡美國而多於泰國的,所以得出的結果是二比一,美國會獲勝。

而如果在美國和加拿大之間選呢?因為B和C都是喜歡加拿大多於美國的,所以結果就是2比一,加拿大獲勝。

還有一種方案是在泰國和加拿大之間進行選擇,因為A和B都是更喜歡泰國,所以最終得出的結果是2比一,泰國獲勝。

是不是發現什麼問題了?在選舉中,這三個城市都有可能獲勝,每個人也都發表了自己的意願,這個過程中也沒有人作弊,但即便是這樣,他們也選不出到底哪個城市獲勝。結果其實是循環的。

那為什麼現實中沒有出現過這個問題呢?

原因就在於,現實生活中,每一次人們投票決定什麼事情,其結果都是確定的,沒有人會想到還有其他結果,也就不覺得會有這種矛盾出現,但這種不公平又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那每次的結果不是大多數人的意願,最後又是誰決定的呢?

我們都知道,選舉都有一個會議召集人,都有一個議程設計者。這個會議召集人、這個議程設計者,他設計了怎麼問別人,他設計了選舉方案,他設計了選舉的選項,從而也就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選舉的結果。

這是著名的阿羅不可能定律,也就是即使是直接選舉也不一定反應大多數人的意見。

我在上一章談過,簡單的數學計算就可以計算出,代議制也不一定反應大多數人的意見。

可是,太多人根本不經思考,不經論證就將民主選舉就當作表達大多數人的意見的必然。當然,大多數人為什麼就一定是對的,他們也回答不上來。

你看,核心問題不在於文科生理科生,而在於社會問題需要邏輯,需要概念精準,需要準確地認知人是什麼。

能稱的上社會科學的只有經濟學,他研究的是人的行動,無數個人的行動成為社會現象,但要還原這些社會現象,只有研究具體的一個又一個的人的行動,尋找具體人的行動規律,才能得出科學的結論,而不是將數學公式套到人身上,或是玩弄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和聽起來高大上的句子。

世界上大多數的災難,就來源於對社會科學的認知不夠。

那哪來的什麼文科生理科生誤國,根本的問題在於錯誤的社會學問導致災難。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