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仙」為何會致人「中邪」?

「黃大仙」為何會致人「中邪」?

文:呼延雲

傍晚,我送女兒去上舞蹈課,快要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面前倏地閃過一條色黃而體長的動物,腦袋很小,動作靈活,轉瞬間就消失在草叢裡了。女兒嚇了一跳,問我那是甚麼,我怔了片刻才說,那是一只黃鼠狼

我家所在的小區自然環境非常好,野貓野兔甚麼的就不必說了,晚上經常能在路邊看到小刺蝟,但黃鼠狼可還是第一次見到,而這距離我上一次看到這種動物,至少已經過了三十年——那還是童年時在東北老家撞見過一兩次,大人們很煩它,嫌它偷雞,但又說此物屬「五大仙」之一,不可追打,不然容易遭些小咎,總之聽上去是一種挺無賴的動物。直到後來讀了很多古代筆記,才發現它真的是一種有點兒窩囊的「大仙」。

《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劇照

一、外強中幹的「廢柴角色」

東北人所謂的「五大仙」是指狐貍、老鼠、刺蝟、蛇和黃鼠狼,也稱「五家仙」,說白了就是東北的土胚房、火炕、柴禾垛子,給這幾種動物提供了比較優越的生存環境,導致它們經常在家裡出沒。基於「萬物有靈」的傳統文化,老百姓便將它們封之為仙。薛福成在《庸庵筆記》中就寫到:「北方人以狐蛇蝟鼠及黃鼠狼五物為財神,民間見此五者,不敢觸犯,故有五顯財神廟,南方亦間有之。」

雖然五仙並稱,但在人們的心中,其地位並不相同:狐仙當然是最厲害的;蛇仙仗著一部《白蛇傳》撐腰,自然也差不到哪裡去;白仙亦即刺蝟,多被認為有吉祥護家之用,很受尊重;灰仙也就是老鼠,由於有搬運糧食的能力,所以被認為是倉神,在年畫上總是以可愛的面目出現——其實仔細思忖,這些家仙到底在民間傳說中扮演著甚麼樣的角色,說到底跟它們在現實生活中的「破壞力」息息相關。

相比之下,黃鼠狼比較尷尬,它個頭小,攻擊力有限,體型本來就過度狹長,長得又賊眉鼠眼的,遇到危險的逃生方式又顯得猥瑣不堪,因此在古代筆記中扮演的多半是外強中幹的「廢柴」角色。

《耳食錄》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耳食錄》

有位公子喜歡養鴿子,他把一間屋子辟成鴿房,「架木為鴿巢百十如窗欞,以卵以雛,鴿以蕃息」。有一天夜裡忽然丟了數十只鴿子,公子很生氣,夜裡拿了根棍子躲在鴿房裡,想抓住偷鴿賊,忽然見一只「長數尺」的黃鼠狼冒出來,往鴿巢裡鑽。公子跳起來便打,那黃鼠狼閃躲開,然後突然躍起,撲到公子的身上「嚙其衣領」。緊接著,一大群老鼠從四面八方鑽了出來圍住公子便咬,公子大喊大叫,很多僕人拿著家夥來救他,黃鼠狼這才帶著老鼠們逃走。公子氣急敗壞,不依不饒,帶著眾僕人追趕。黃鼠狼與群鼠躲進旁室,公子正要破門而入,就聽見裡面傳來聲音:「姑勿來,來且不利!」眾僕人被嚇住了,公子卻說這不過是鼠輩的恐嚇,於是排扉徑入,只見無數只老鼠的眼睛在房梁上閃爍,很久才消退。當天夜裡,每間房屋的梁上都傳來奇怪的嚮聲,「若有大木從屋拋下」,然而點燃蠟燭一照,又甚麼都沒有,接著房門又傳來哐哐哐的劇烈撞擊聲,嚇得眾僕人不知所措。公子拔出寶劍怒吼道:「鼠輩再敢興妖作怪,我把你們統統斬殺!」聲音一下子就消失了,並從此再無發作。

二、偷雞摸狗的「廢柴勾當」

黃鼠狼是鼬科的小型食肉動物,能直立,甚至會做出一些把戲,比如《子不語》中就提到,周養仲在安徽做幕客時見到兩只黃鼠狼「拖長尾,含蘆柴,演呂布耍槍戲」。這就導致在民間傳說中,黃鼠狼經常會以人形出沒——當然,縱使人形,幹的也是偷雞摸狗的勾當。

《醉茶志怪》有這樣一則筆記:

《醉茶志怪》

有位姓陳的茂才,住在三河縣的邨墅裡,每到夜裡喜歡獨自在書房裡臨帖。有一天晚上他突然走到後院罵家人太懶,居然不給自己準備夜宵,「其眷屬即出食物奉之,食訖,匆匆遂退」。這樣每天晚上他都來後院要夜宵吃,家人也覺得奇怪,因為陳茂才晚飯都吃得很飽,不應該到了夜裡饑餓至此,且他為人一向謙謙君子,不會動輒罵人。這天夜裡,一個僕人突然闖進陳茂才的書房,戰戰兢兢地說夜宵還沒準備好,請他稍候片刻,晚一點再送過來。陳茂才很驚訝,說我沒有讓你們準備夜宵啊?兩下一對,都目瞪口獃。這時陳茂才忽然發現,燈後有一雙爪子正在偷他放在書案上的帽子,「叱之,乃一巨黃鼠沖門去,方悟每夕詈僕並詐飲食者,皆此物為之也」。

《夜譚隨錄》裡亦有記載:

有位佐領好酒喜啖。一天晚上,他買了六七枚羊蹄,一瓶燒酒,擁爐獨酌,一邊吃一邊把吃剩下的蹄骨扔在地上。「驀聞牆角下窸窣有聲,挑燈諦視,見小人十餘,各高五六寸,或男或女,裝束悉類時人。」這些小人每個都背一竹筐,彎腰拾取蹄骨,然後放在筐裡。佐領有些害怕,拿過火筷子扔了過去,正好砸中一個小人,其他的小人都驚慌四散,鑽進壁洞不見了蹤影,而被砸中的那個在地上滾了幾滾,化成一只黃鼠狼也溜掉了。

縱使受到傷害,黃鼠狼也只會體現出「廢柴屬性」。明人錢希言所著筆記《獪園》記載:

有個無錫人經常見到屋子裡有兩個「二三寸」的矮人轉來轉去,驅之不走,便治下藥弩,等那兩個矮人再出來,「斃其一,一疾走去,視之,乃雌黃鼠也」。過了一會兒,「忽有矮人百餘輩出,與主人索命」,主僕一番驅趕,它們慟哭一陣之後,「怪便寂然」。

可能也正是意識到黃鼠狼雖然可以如人一般直立,卻沒有更多的能耐,所以被一些筆記作者拿來用作物喻。《洞靈小志》裡寫光緒年間,浚縣縣令陶某的官署後面有一片廢園,陶某將它修葺一番作為接待賓客之用,平時讓一個僕人住在裡面看守。「夜半見一矮官人,高僅尺許,纓帽官服,自牆隅出,徐步有度,盤旋室中,若自得者。」僕人知道這是個妖怪,轟它走,誰知它反而怒視僕人,僕人害怕了,任它在屋子裡游走,「四鼓後,仍循牆而滅」。第二天,僕人死活也不肯再在這屋子裡留守了,向陶縣令請求「調崗」,陶縣令不許。僕人沒辦法,結果當天夜裡又看見那矮官人出來「巡視」一番。僕人忍無可忍,偷偷買了些爆竹,等矮官人再出現時,突然點燃了爆竹!「矮官人聞聲驚怖狂跳」,這時埋伏在附近的其他僕人一擁而上將其捉住,「視之,一巨黃鼠狼,身裹黑布一幅,頂紅紙一片而已」。《洞靈小志》的作者郭則沄感慨道:「嘗見豪貴子弟,乳臭未滌,即納粟入官,伏獵弄獐,傳為訕笑,其亦怪之類矣!」

《洞靈小志》

三、協助破案的「廢柴偵探」

很多人對於「黃大仙」的畏懼,來自於它的一種特殊「技能」:據說陽氣不盛的人——尤其是婦女和兒童,只要被它看上一眼,就容易中邪。《洞靈小志》上說老北京西城安福胡同的一處宅院,備受黃鼠狼騷擾,「室中黃鼠狼遍地,其色黃而璨白」,趕都趕不走。有一對夫婦住在那裡,被它們搞到「夜不敢寐」的地步。剛開始這些家夥還只是夜裡出沒,後來居然大白天也在院子裡橫行,女主人氣急了,就去追一只黃鼠狼,想搞清楚它們的巢穴在哪裡,那黃鼠狼被逼到絕路時,「回首一顧,目光奇厲」,女主人「悸而成疾」,很久才好轉。

事實上,那些所謂的「中邪」,並不是被黃鼠狼的目光攝去了魂魄,而是中了此物遇到危險時放的「大招」,即通過體內臭腺釋放的臭氣。這種臭氣的主要成分丁硫醇有致幻作用,會對人的大腦神經產生幹擾,導致一系列精神癥狀的發生。至於所謂的「陽氣不足」雲雲,倒不如說因為古代教育水平的低下和不平衡,婦女兒童或愚昧無知的人,本來就膽子小,再遇上一些奇異的現象,就更容易被蠱惑,導致癔癥的發生,而膽子大又有一定文化的人,則不但可以不受幹擾,反而會進行「反殺」。

薛福成在《庸盦筆記》中記載一事:

《庸盦筆記》

有個名叫錢子蓮的縣令,回憶自己十七八歲時遇到的一件事,那時他獨寢書齋,「忽若有物壓其胸者,欲言不能,欲起不得,如是數日」。他在牀上使勁撐開眼皮望去,只見一只一尺來高的黃鼠狼踞地而坐,「對牀噓氣,人即被魘,精神疲倦異常」。第二天晚上,錢子蓮找了一把鐵尺放在牀邊,假寐以待之。三更過後,那只黃鼠狼又來了,對著牀噓氣,錢子蓮出其不意,抽出鐵尺猛擊,把它打得腦裂而死。第二天晚上,又來了一只黃鼠狼繞室哀鳴,並到牀前噓氣,錢子蓮以鐵尺驅之不去,就找來一枚捕獸夾,事先放在它逃走的路上,「追而鉗得之」。錢子蓮還是用鐵尺打它,「每擊一下則放一屁,黃煙繚繞,厥臭令人難耐」。錢子蓮忍著惡臭,不停擊打了十餘下,打死了那只黃鼠狼,「魘人者由此始絕」。

可見,對於那些為邪之物,只要不信邪,奮起反擊,就絕不會中邪。

浙江義烏,天龍山一處巨石下面擺放著黃大仙彫像

不過即便是連逃生手段都顯得下作不堪的黃鼠狼,偶爾也能建立奇功。清末,京郊有位某甲,出外做生意多年,發了財,就將賺到的銀元裝在行囊中,步行返鄉。時值盛暑,走著走著他突然覺得內急,便把行囊放在一塊石頭下,到樹蔭下解大手。「俄見兩黃鼠狼互鬥,漸近,竟拖行囊越田塍去。」某甲提上褲子就追,追到一座新墳前,不見了黃鼠狼的蹤影,只見那墳已經塌了,露出棺材來,棺材下面有個空穴,自己的行囊好像就在裡面。某甲想去拿,又怕犯了盜墓之罪,便走進附近一個邨子,找到保正,說明情況,請他一同去墳邊發掘,以為證人。保正說那是前不久去世的某乙之墓,要想發掘得徵求其妻的意見。他們一起找到孀婦,孀婦始終堅決不同意,但某甲堅持要取出自己的財物,孀婦沒辦法,只好跟著他們來到墳邊。某甲「請保正代探之,果出銀包,數之,缺十餘圓」。某甲請保正繼續探查,孀婦表示反對,這時保正發現棺材裡面隱隱閃現著銀光,便說:「銀圓固在,一探手間耳,何靳為?」然後把手伸進棺材裡摸,不小心碰到屍體,「有物刺手,察為鐵條」。那保正很是吃驚,屍體上怎麼會有鐵條呢,立即下令開棺,「啓之,則屍之太陽穴有鐵箸橫貫之」。那孀婦一看頓時臉色慘白,交代了自己與人通姦,謀殺親夫的罪行……

每次看到和黃鼠狼有關的筆記,總覺得它們像極了某些游走在社會灰色地帶的「邊緣人」,雖然我不喜歡他們,但他們的存在是某種客觀現實。現代社會的一個重要法則,就是每個個體只要遵紀守法,無論何其另類,都可以擁有自己的生存空間。所以,當你看到那些穿著打扮一望即知是「非主流」的人士在街上閑逛時,不必總是白眼相加,反而應該感到,這是我們的社會越來越文明、包容和多元化的體現。

來源 澎湃 敘詭筆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