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榔:明明是毒品,為什麼在中國竟有如此悠久的食用史?

文:水雲初靜

2003年,世界衛生組織把檳榔認定為一級致癌物,2018年湖南湘雅醫院收治的45位口腔癌患者中,有44人有長期、大量咀嚼檳榔史,2021年,土耳其明確將檳榔列為毒品。

檳榔?毒品?此條新聞一出,大量網友表示愕然。檳榔是新晉「網紅」水果,雖然北方人很少食用,但在南方有些地區人們嚼檳榔就像嚼口香糖一樣,隨時隨地會掏出一顆,放在嘴裡,優哉悠哉地咀嚼起來。

其實,說檳榔是「新晉網紅」有點兒小看它了,在中國(包括北方),檳榔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漢武帝時代,食用檳榔之風則在魏晉南北朝時期盛行,那時候的檳榔可是名副其實的貴族食品,一般人是吃不起的。

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漢武帝兵徵南越時,北方的士兵受不了南方的瘴氣,許多都生了疾病,有人看到掛滿樹梢的檳榔果煞是可愛,於是摘下來吃,食用了檳榔之後的患者竟然奇蹟般地痊癒了。於是全軍服食檳榔,以解瘴癘。

後來漢武帝勝利凱旋,回長安的時候帶回了許多南方的奇花異樹,當然也包括救了全軍性命的「有功神樹」檳榔。但是檳榔屬於熱帶樹木,難以適應北方乾燥、寒冷的天氣,無法成活。只能種植在南越,也就是今天的海南、臺灣和兩廣地區。

因此,漢武帝指定南越以檳榔作為貢品進獻,司馬相如在他著名的《上林賦》裡羅列珍奇花木時寫道:「留落胥餘,仁頻並閭。」留落、胥餘、並閭都是指棕櫚或者類似棕櫚的樹木,仁頻就是檳榔。

因為有了皇帝的追捧,那些達官顯貴也開始鍾愛檳榔這種水果,到了兩晉南北朝時期,貴族名士無論是在衣著、食物上都求新求異,服食檳榔這種「奇異果」更是氾濫成殤。

一時洛陽紙貴的《三都賦》中,大才子左思也把檳榔寫了進去:「檳榔無柯,椰葉無陰。」 意思是檳榔樹沒有樹杈,椰子葉沒有樹陰。

不知左思有沒有見過檳榔樹,不過檳榔樹還真是不長樹杈的,東漢楊孚所撰寫的《異物誌》上記載:「檳榔若筍竹生,竿種之,精硬,引莖直上。」檳榔樹是一根筆直的樹幹長到樹頂,在樹頂上開始抽穗、開花、結果的。

南北朝著名詩人的《忽見檳榔詩》寫的就是他看到檳榔開花結果的樣子:「綠房千子熟,紫穗百花開。莫言行萬裡,曾經相識來。」

有關檳榔最有趣的典故是關於漢高祖劉邦長子劉肥的後代劉穆之的《南史·劉穆之傳》:劉穆之雖然出身皇族,但他出生時已是東晉末年,連漢朝都亡了好幾百年了,他這個「皇室血脈」可是比劉備劉皇叔都淡薄了。

當時劉穆之的生活境況也和劉皇叔賣草鞋時差不多,因此經常跑到妻子江氏的哥哥家去蹭吃蹭喝,人家很是看不起他,但是架不住他臉皮厚,無論江家人的臉色有多麼難看,劉穆之照去不誤。

有一次,劉穆之又在江家吃飯,飯後江氏的哥哥命人端上一盤檳榔分給眾賓客,唯獨沒給劉穆之。劉穆之站起來說:「為什麼沒有我的?」江氏的哥哥說:「檳榔是用來消食的,你經常連飯都吃不飽,還需要吃這個東西嗎?」

劉穆之一聽,不氣不惱,笑了笑,坐下,不再說什麼。

後來劉穆之跟隨了劉裕,劉裕起兵做了皇帝,劉穆之也成了開國之臣,功成名就,他特地邀請妻子的哥哥來自己的府上赴宴。等宴席結束,劉穆之命人用金盤盛著滿滿一大盤檳榔端上來,呈給眾賓客,這下輪到江氏的哥哥尷尬了。

李白有詩「何時黃金盤,一斛薦檳榔」一句,寫的就是這個典故,以此來表達自己的失意之情。

《南史·任昉列傳》也記載了一個關於檳榔的故事:南北朝著名的文學家任昉的父親非常喜歡吃檳榔,他在彌留之際對兒子說想再吃一顆檳榔。任昉把能弄到的檳榔都搜羅來,剝了一百多顆,竟然沒有一顆好的,父親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從此以後,同樣喜吃檳榔的任昉竟然戒掉了這個愛好。

檳榔是一種很難保鮮的水果,所以能夠食用新鮮檳榔的多是南方——檳榔的原產地區。新鮮檳榔的食用方法是先用刀將檳榔切成小片,放進嘴裡直接咀嚼,或者將扁螺殼同檳榔一起切碎,加清水調成糊狀,再用一種籐葉裹起來,然後放進嘴裡嚼食。

通過咀嚼,檳榔會產生大量紅色的汁水,不僅唾液會變成紅色,臉也會變得泛起潮紅色,就像喝了酒一樣,因此文人墨客又給檳榔起了個美麗的名字「醉檳榔」。

許多詩人都把醉檳榔寫進詩詞裡,蘇東坡的「暗麝著人簪茉莉,紅潮登頰醉檳榔。」明代宋徵明的「朱唇輕染胭脂色,愛嚼檳榔玉齒紅。」

據說李後主著名的《一斛珠》中「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中的「紅茸」,有人說是「紅絨線」,但是現代有很多人認為這裡的「紅茸」就是檳榔。根據詞意和檳榔的歷史文化推測,檳榔的解釋似乎比紅絨線更為合理,嫵媚可愛的小周後怎麼會滿口嚼著刺繡用的紅絨線呢。

曹雪芹在《紅樓夢》裡也寫到過檳榔:「賈璉…..說道:檳榔荷包也忘記了帶了來,妹妹有檳榔,賞我一口吃。二姐道:檳榔倒有,就只是我的檳榔從來不給人吃。賈璉便笑著欲近身來拿。二姐怕人看見不雅,便連忙一笑,撂了過來。賈璉接在手中,都倒了出來,撿了半塊吃剩下的撂在口中吃了。」這裡的檳榔還有一個寓意,在南方一些地區,檳榔是男女之間定情歡愛的信物。

而且在清朝貴族食用檳榔之風比之魏晉南北朝有過之而無不及,乾隆皇帝愛吃檳榔,他有兩個專門用來裝檳榔的波斯手工和田玉罐,據他自己說服食檳榔是他長壽的重要原因。

他的兒子嘉慶也曾在大臣的折子上寫下禦批:「朕服食檳榔,汝可隨時具進」,「唯檳榔一項,朕時常服用,每次隨貢呈進,毋誤。」

不過因為檳榔鮮果不易保存,北方人吃的檳榔都是製成乾果,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裡記載:「今入北者,皆先以回煮熟,焙燻令幹,始可留久也。」

想必《紅樓夢》裡的尤二姐和乾隆皇帝父子吃的都是乾檳榔。

李時珍在《本草綱目》還記載:檳榔的主要功效是殺蟲、消食、行水,除一切風、一切氣,宣利臟腑,也就是可解瘴毒。最主要的是他留下一句話說:「檳榔扶留,可以忘憂。」東漢的楊孚也稱檳榔為「忘憂果」。

顧名思義,咀嚼檳榔可以使人消解煩憂,產生愉悅的感覺。現代研究證明檳榔可以刺激腎上腺素及多巴胺分泌,有提神的作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苦悶的心情,甚至可以致幻,這也是土耳其將其認定為毒品的原因。

當然,也是上千年來無數人對咀嚼檳榔樂此不疲、欲罷不能的原因,可見追求刺激與快樂是人的本性,古今皆同,並不是我們現代人的專利。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