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檳榔西施,如何用美色推銷檳榔?

台灣檳榔西施

久居美國的堂弟前年回台探親,閒暇時曾前往士林夜市觀光。堂弟一口「菜中文」很快就引來水果攤老闆的關注,一杯甘蔗汁收他兩百元。堂弟當場丟下果汁想要離開,誰知水果攤後面轉出兩人,「長著血盆大口,牙齒墨黑,舌頭鮮紅,嘴角滴血」向堂弟呼喝,堂弟當場嚇呆,不知此二人生何怪病,吸血鬼一般甚是恐怖,只好丟下錢財,逃離現場。

堂弟逃回家中,訴說當時的情形,卻引得家人當場笑噴,直說:「不過是吃了檳榔,你怎麼這都沒見過?」

士林夜市的水果攤對觀光客並不友善

來源:東森財經新聞

* * *

* * *

「血盆大口」到底有多常見,請大家先看看檳榔在台灣的「白歷史」。

台灣南部的墾丁,曾有一處史前遺址,經考古學者挖掘研究,推估是距今五千到三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的墓葬群。墓葬中不止出土了文物,考古學家還在墓葬主人幾顆泛紅的牙齒上,看到咀嚼檳榔的痕跡。由此可見,檳榔是自原始社會時期,就已經進入人類的生活。

幾千年前,那時候還沒有現在的閩南移民。這時檳榔的主要消費者,是台灣的原住民。

細細分來,無論是能歌善舞的阿美族,還是巫術高強的卑南族。檳榔在他們的文化中都佔有重要的地位。阿美族以檳榔表達愛意,視之為增進感情的象徵。卑南族視檳榔為通靈之物,可以治病救人,也可殺人於無形。

阿美族的佩袋(檳榔袋、情人袋)

來源:自然與人文數位博物館

1986年12月25日南王卑南猴祭與大獵祭

1986年12月25日南王卑南猴祭與大獵祭

台灣原住民用檳榔擺出「魔法陣」

路旁的石頭,下方皆以檳榔附加深紅串珠排列整齊

來源:《開放博物館》

 

當國姓爺鄭成功開墾台灣,引入更多漢人移民後。漢人移民難以適應台灣溼熱的環境,深受疫病所苦,因而也將檳榔作為防治疫病的解藥,無論男女,時時嚼用,以求強身健體,美容養顏。

又看到原住民房前屋後皆種植檳榔樹,一應交際往來都以檳榔為禮,便也有樣學樣,把檳榔種好種滿,除了食用,也兼用於社交和儀式,甚至可以用來抵稅收和房租。

如此「強強聯合」,就不難理解台灣的檳榔文化如此的根深蒂固。

阿美村落,房前屋後均種植檳榔樹

來源: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

日據時代的台灣貨幣,背面印有檳榔樹

日據時代的台灣貨幣,背面印有檳榔樹

進入日據時期後,彼時偏好西化文明的日本殖民者,對於台灣民眾的陋習,包括纏足、辮髮、吸食鴉片、嚼食檳榔這些,積極加以禁止。被所謂皇民化「導正」的島上民眾,生活習慣在那幾十年內也確實有所改變。檳榔的產量減少很多,受眾也著實變少。

日據時代檳榔產量急劇減少

來源:台中師範學院社會科教育學系,王柏山、任茹

直到1945年台灣光復,檳榔作為個人嗜好產品,又伴著島內經濟起飛而逐漸復甦。民眾在種植稻穀水果之餘,盡力開發農地,讓檳榔產業一舉又現高峰。如今,小小的檳榔果還成為「外銷小尖兵」,大量外銷至大陸。

半面美人半面毒,檳榔的「黑歷史」在一開始也就如影隨形。

「黑齒紅唇「,是台灣民眾常見的一景。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就是檳榔。

長期食用檳榔,導致牙齒顏色異變

來源:Matt Hahnewald / Shutterstock

隨著醫學的進步,現代社會的我們早已知道,檳榔對於強身健體並無太多加分。

反而其中所含的檳榔鹼是致癌物質,長期食用,對健康是非常的不利。其次檳榔還有致幻和成癮的效果,很多國家視之為毒品。像是8月份,就有中國遊客攜帶檳榔進入土耳其被查的案例。可見檳榔的暗黑屬性還是很令人擔憂的。

不過台灣人是沒在怕。不但不敢發聲要禁檳榔,甚至連想要立法要管制都難上加難。

米桶早晨出門時,就遇到隨地亂丟的檳榔包裝

來源:作者自攝

如果在地上看到這種紅紅的汙漬,就是檳榔的紅汁

如果在地上看到這種紅紅的汙漬,就是檳榔的紅汁

來源:作者自攝

畢竟台灣吃檳榔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據台灣衛生福利機構的統計,大約有兩百萬人嚼食檳榔,佔總人口的十分之一,甚至超過吸菸和酗酒的人數,一天能消耗六千五百萬粒的檳榔,嚼多一點的人一天能吃到五、六百顆。

地方政府不願得罪如此多人,只得做長期抗戰,平日以「檳榔致癌」的醫學宣導,想要嚇退膽小者。

簡單一句「檳榔致癌」,效果實在有限。檳榔提神效果容易成癮,戒除後渾身無力、心神不寧,不適感很強。

還有一個,畢竟前面幾千年都在把這個奉為神奇寶貝,怎麼就一下變毒品?不信者恆不信。很多人甚至覺得,不吃身體才會出毛病。

吃完檳榔討親親?人妻說NO

來源:抱怨公社

來源:成功大學醫院癌症篩檢站

來源:成功大學醫院癌症篩檢站

檳榔還有比菸草更厲害的地方,就是兩個好朋友:石灰和蔞葉(在台灣也俗稱是荖葉或者檳榔葉,是一種有辛香氣的植物)。叫「葉仔」是檳榔子+蔞花+紅色石灰,叫「青仔」的是檳榔子+白色石灰+蔞葉。

不管哪一個版本,這三個好朋友永遠在一起。而且論致癌能力,石灰和蔞葉也不逞多讓。毒朋友湊在一起,真的是一套「致癌組合拳」。

兩種常見的檳榔口味和搭配

來源:Byaml

除了果實,檳榔還為台灣民眾的餐桌提供了別的實惠。一穗穗的檳榔花,拿來拌炒肉絲,香脆可口。嫩嫩的檳榔樹心,有冬筍般的口感,無論是清炒或者煲湯都很適合。

檳榔花炒肉、檳榔心炒野菇

來源:愛料理、楊桃美食網

然而這些副產品,全部都含有檳榔鹼,無一例外都有致癌的危險。

好朋友們各個都毒很大

來源:聯合報

其次,台灣的檳榔產業時下正夯(夯,在寶島流行語上意為很熱門、很搶手),乃果品之首,堪稱「綠色黃金」。不僅本地市場可以做好做滿,還能外銷到大陸和東南亞。

俗話說「殺人的生意都有人做」,檳榔有大利可圖,全台灣以此為業的幾乎百萬人。主要產地,例如屏東,很多孩子自稱為「檳榔囝仔」,意思是自己靠父輩種植這綠金,才能吃飽穿暖,讀書上學。

按舊習俗檳榔果在江湖場合還有相當的地位

因此黑道對這一味的控制也很認真

來源:TVBS

在賣檳榔的地方約架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賣檳榔的地方約架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來源:雪花台灣

難以撼動的綠金產業,和交織於社會中的古老習俗。讓地方政府難以像控制菸酒一樣,直接插手鉗制檳榔產業的發展。只好在過去的三十年裡,以「不輔導、不鼓勵、不禁止」的消極手法來面對。

地方政府裝瞎裝傻,檳榔產業也就趁機膨脹。終於,失控的那天已經近在眼前。

台灣南部,因颱風、暴雨和地震作用,常有土石流發生。崩落的土地吞噬生命,而檳榔難逃禍源之名。

因易於種植、利潤又高。南部的山林中,常見接天連碧的檳榔林,皆是農民用怪手開山挖土而生,導致土壤流失,一遇狂風暴雨就釀出禍事。

大面積開山毀林種植檳榔,終於也引發災害

來源:痞客邦

為求產量提高,檳榔成了農藥殘留的最大漏網之魚

為求產量提高,檳榔成了農藥殘留的最大漏網之魚

來源:環境諮詢中心

* * *

* * *

危害更大的,腔癌患者逐年增加,且有年輕化趨勢,以男性居多。這一現象,嚼檳榔惡習也是罪魁禍首。

既然與本地的歷史文化如此盤根錯節,檳榔產業也孕育出非常獨特的「黃曆史」。

18歲以下的小朋友讀到這裡就好,該去乖乖休息了

來源:網路

起因當然是檳榔產業的競爭白熱化。四十年前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候,基礎建設和出口創匯都需要民眾大量投入精力,造就出勞工階級辛苦打拼的風氣。「愛拼才會贏」的背後,是勞工階級為了提神,依賴檳榔、藥酒「補充體力」。

賣檳榔的攤位,就成了勞工或貨車司機們最放鬆的地方之一。檳榔攤內部設置簡單,最小的一人一桌一櫥窗就可營業,大點的多些桌椅、音響,冷飲,再配上冷氣就十分高級。

圖中閃爍的燈飾為檳榔攤專用孔雀燈

如果分不出哪家店賣檳榔,跟著孔雀開屏燈就能找到

來源:[email protected]匠紫

店內一人或幾人,都是年輕女性,濃妝豔抹,穿著性感。她們喜歡坐在櫥窗後的酒吧高椅上,盡顯長腿撩人,用纖纖玉手撿一顆檳榔,熟練的刷上石灰,再一片蔞葉,利落地一捲即成。一顆一顆排在袋子裡等著顧客上門。

這些女子,被稱為「檳榔西施」。她們是檳榔產業競爭激烈所衍生出來的特殊文化。她們披著誘惑的戰袍,坐在塗滿調情色調的房間,門前掛著快速閃爍的孔雀燈,極盡所能力求快速抓取顧客的眼球。她們肯拼、機警、靈活,世故、也心甘付出,成為檳榔產業促銷最終環節的有力保障。

普通的長這樣

來源:《檳榔西施》劇照

美國人也發現了財富密碼

美國人也發現了財富密碼

來源:TVBS

最後,連遊客也加入進來。就算不吃檳榔,也都想見識一下檳榔西施的風采。讓計程車運將把車停在路邊,招呼西施把檳榔遞進車窗,西施們大多都會實相地壓低上身,翹起臀部,再把頭胸探入車窗,調笑幾句,再看著她們踩著誇張的高跟鞋,扭腰擺臀走回店裡。遊客滿足了醉翁之意,也不吃那包青果,通常隨手送給計程車運將。

來源:《檳榔西施》劇照

零幾年的時候,西施們穿著十分「開放」

零幾年的時候,西施們穿著十分「開放」

來源:Flickr

直至政府監管

直至政府監管

警察會去檢查西施是否穿著太過火

警察會去檢查西施是否穿著太過火

(話說台灣的警察好像沒事就給人過肩摔)

來源:TVBS

 

以至於後面,檳榔西施也名揚天下,成為「寶島文化」的一面招牌。西施文化也登上旅行雜誌,被製成明信片,冰箱貼。就連做電影電視題材都也常見。

和藍領階層「甘苦與共」的檳榔西施,面對如今經濟不景氣、反檳榔宣導、又常常被警察檢查穿著,紅火了四十年也開始逐漸消退。

檳榔西施的電影

來源:豆瓣電影

當年不少外國人到臺一睹西施風情

當年不少外國人到臺一睹西施風情

當地與外地媒體也前來採訪

來源:[email protected] Openshaw

儘管現在檳榔店的數量與十幾年前相比

儘管現在檳榔店的數量與十幾年前相比

已大為減少,但仍有「老字號」在營業

並且有的依然「衣著火辣」,圖為檳榔西施的戰袍。

來源:[email protected]匠紫

嚼食檳榔,是台灣在地文化的沉屙固疾。要廢除這一頑疾,可能真的是一件「百年大業」。要提升民眾的健康意識,要說服農民轉耕別的經濟作物,要讓農業生產在「無痛」中轉型。這些要動的腦筋可是多了。

記得米桶前年去墾丁遊玩,看到滿山搖曳的檳榔樹,筆直修長,充滿熱帶風情,怎知卻長出令人擔憂的果實,當時心情猶記得,只覺得大自然常常將美與毒放在一起,實在是很諷刺。

檳榔-美麗而恐怖的熱帶風情

來源:Shutterstock.

 

來源:環行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