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了,B 站網友為啥一直琢磨《讓子彈飛》

《讓子彈飛》
文:叉少

2010 年薑文捧出《讓子彈飛》,一上映就成了神話。

網友稱贊說:這是近三十年來最好的華語電影,可以和《霸王別姬》掰下手腕。

還有人說:如果薑文拍完就退休,他會被封神。

憑借數不清的金句和隱喻,十年來,這部影片被無限解讀。熱度不減當年。

近兩年,《讓子彈飛》在 B 站回潮,被一群年輕人反複把玩、惡搞、二次創作。甚至形成了一門新的學問 ——「讓學」。

《讓子彈飛》成了當代年輕人奉行的網路 「聖經」,也是讓人永遠琢磨的《推背圖》。

今年的 B 站跨年晚會上,葉音舞團把《讓子彈飛》搬上舞臺,驚豔眾人。

舞蹈名為《讓子彈飛一會》,截取影片中 「鴻門宴」 和半夜剿匪兩場戲。節目舞蹈炫酷,服化考究,臺下觀眾呼聲高漲。

網友評論說:「讓子彈飛,YYDS。」

還有人惡搞:「我來 B 站只幹三件事!」

一  蓄力

2000 年,薑文執導的《鬼子來了》斬獲戛納評審團大獎。

但因影片未通過廣電審查,薑文私自參賽違規,不但沒賺到錢,還被勒令 5 年不許拍電影。

這部電影耗資巨大,全片用了 48 萬尺膠卷,導致比原計劃的 2000 萬預算超支 30%。為了拍最後的馬大山砍頭戲,劇組還從美國進口了幾臺能滾動拍攝的攝影機。

華億的董平作為投資人,原本對票房抱有極大期待,可沒想到都沒能公映。聯想到拍攝影片的巨大成本,他很委屈地用 「電影處男」 來形容薑文:

「薑文對電影太在乎了。越在乎就越講究,越講究就拍得越少拍得越慢,拍得越少就越懼怕市場,懼怕別人看不懂。這就好比一個姑娘,上牀上得太少,所以老是在顫抖。」

2005 年一解禁,薑文就著手拍新片,兩年後捧出了《太陽照常升起》。

這部影片大咖雲集,陳沖、薑文薑武,還有薑文老婆周韻。出品方是太合影視。

影片拍到一半太合撤資,薑文無奈,托人找來楊受成接盤,代價是英皇要比太合先拿到分賬。

薑文原想憑這部影片翻身,把自己和老婆的片酬都押上了。可沒想到觀眾看不懂,上映沒幾天就被影院下線,票房還不到 1800 萬。薑文的商業價值再一次受到質疑。

薑文很憋屈,他在媒體面前稱:「《太陽照常升起》是上帝送給我的禮物」,但對票房和口碑,他一直逃避回應。

薑文拍電影,是出了名的費錢。

早年拍《陽光燦爛的日子》,為了拍一張滿意的照片,他給寧靜拍了 10 萬個底片,一千多個鏡頭,最後選出了一張。拍《鬼子來了》用了 48 萬卷膠片,4000 多個鏡頭。

《太陽照常升起》從雲南拍到甘肅,花幾百萬動用了一百多種飛禽走獸,光打造一個火車頭就花了 30 萬。

有次上節目,竇文濤問:「預算超了怎麼辦?」 薑文說:「甚麼叫預算啊?那拍電影就是請觀眾吃飯,你還算飯錢?」

《太陽照常升起》賠了錢,媒體唱衰他被資本拋棄,薑文賭氣,決定拍部商業片 「複仇」,來證明自己。

二  爆發

2009 年,薑文給周潤發寄去一封信,邀請他出演自己的新片。

薑文許諾這是個獨一無二的角色,信中寫道:「片中,兄將分身異術,同飾真偽,定為兄之演技提供遼闊空間,創影林之美談。」

周潤發讀罷很感動,隨即接受了邀約。

周潤發當時很貴,幾乎能抵上梁朝偉加張曼玉兩人的片酬,但薑文仍然要請,他覺得很值。

新片超一個億。受前兩部影片影嚮,新戲拉投資難處不小。薑文自己的公司 「不亦樂乎」 投了近一半。他又拉來合作過的董平和英皇投了錢。

2010 年,薑文 「賭氣」 拍攝的商業片《讓子彈飛》上映。這部充滿薑文風格的影片在誕生之初就引發無數討論,最終斬獲票房 6.76 億,雖然沒拿到當年的票房冠軍,但卻是最火的一部。影片打戲精彩,文戲有嚼勁,十年過去了,仍然活躍在互聯網上,一次次翻紅。

影片上映後,「讓子彈飛一會兒」 成了網路上最流行的梗,薑文也憑此片一戰封神。

網友稱贊:「如果要評選 2000 年後華語電影榜,這部片子可以排進前五。」

還有人說:這是近三十年來最好的華語電影,可以和《霸王別姬》掰下手腕。

《讓子彈飛》講了一個 「土匪鬥惡霸」 的故事,時間設定在 1920 年,北洋軍閥時代。悍匪張牧之劫持湯師爺馬邦德,化身縣長上任鵝城,與惡霸黃四郎鬥智鬥勇,展開一系列精彩交鋒。

兩人各出奇招,你來我往,從頭鬥到尾。

影片中最精彩的戲份當屬張麻子、湯師爺赴 「鴻門宴」 和半夜剿匪兩場。「鴻門宴」 上,三人各懷鬼胎 —— 黃四郎為了權利,湯師爺為了發財,張麻子為了複仇,小心翼翼又明目張膽地進行了一場談判。

「師爺,高!」

「縣長,硬!」

「黃老爺又高又硬!」

三位影帝話裡有話的談判至今讓人回味無窮。

半夜剿匪這段,黃四郎派手下刺殺縣長,陰差陽錯殺死了縣長夫人。他兔死狐悲,假惺惺來照看縣長。沒想到張麻子抻了一口氣,活過來了。周潤發飾演的黃四郎立馬換了一副面孔。

網友評論說:「川劇變臉也沒有這麼快的,周潤發真是神了。」

還有網友贊嘆:「薑文真是鬼才!」

除了劇情精彩,《讓子彈飛》還特別經得起琢磨,它像一個難以定義的多面體,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解釋。有人說,這是薑文對個人英雄主義極致的迷戀和謳歌;有人說,在黃四郎、湯師爺和張麻子的幾方對峙中,看到了被歷史規律反複推上臺前的幾種革命陣營;還有人說,這是中國版的《權力的游戲》。

《讓子彈飛》中各種隱喻也引起了大規糢討論。甚至於還有網友為 「黃四郎死的是替身還是本人」 打了起來。

對此薑文非常詫異,他表示不論影片吹成啥樣,他都樂於接受。

影評人稱:「對《讓子彈飛》的過度解讀,才是對薑文的尊重。」

三  解讀

《讓子彈飛》自 2010 年公映以來,民間對其解讀和比較就從未停止過。

十年前,若是評選華語電影的頭把交椅,網友定會為《霸王別姬》、《無間道》、《大話西游》吵得不可開交。

可近幾年《讓子彈飛》在各大視頻平臺越來越火,以絕對優勢領跑網路,平息了這場民間影史爭奪戰。

讓這顆 「子彈」 飛了十年的,不是薑文,也不是宣傳團隊,而是 B 站等視頻平臺的 「影視解說」 博主。他們把這部 132 分鐘的電影拆解之後,似乎整部片子成了一部近乎 「推背圖」 的寓言。

每個人物,每句臺詞,每個眼神都能引出觀眾無限的想象。

在 B 站,《讓子彈飛》成了年輕人的 「聖經」。

它是累積播放量最高的影片,對影片的人物解讀和符號分析視頻更是層出不窮。一個標題叫《敢殺我的馬?!》的鬼畜混剪,在 B 站上能收獲六千多萬的播放量。隨意點開一條視頻,飄過的彈幕都是 「接受我的膝蓋」「全文背誦」「每日三遍」。

甚至於,B 站的年輕人還研究出了一門 「讓學」—— 解讀《讓子彈飛》的學問。

「讓學」 內容豐富,門類眾多,不僅包含符號解構,還包含人物分析,問題解讀。

比如 「為甚麼黃四郎放走了老二老三」 這個問題,「讓學」 大師的解讀是:

「花姐是黃四郎派來離間張麻子兄弟的姦細。花姐把盛有兩顆鑽石的禮盒獻給了黃四郎,黃四郎一看,便知花姐離間成功,俘獲了湯師爺(鑽石原先在湯師爺手裡)和老二老三。」

對於張麻子初到鵝城,黃四郎送的那頂禮帽,「讓學」 大師們也有著別樣的看法: 「禮帽」 是一種裝門面的擺設,好看卻不實用,暗示縣長沒有實權。而迎接縣長的胡萬對張麻子摳褲襠,表達了對縣長的鄙視。

還有,影片開頭的 「馬拉火車」 有甚麼隱喻?B 站網友分析說:「馬拉火車隱喻了當時半封建半殖民的狀況。」

對於電影中的標志性地點 「鵝城」,網友甚至給出了不同角度的解讀。

有從諧音角度分析的:「鵝城」 就是 「餓城」。寓意縣城百姓生活窮苦,沒油水可刮,與富饒的 「康城」 形成對比;

還有從象徵、比喻等藝術手法角度分析的:影片中的大白鵝象徵鵝城的百姓。他們先是依附於黃四郎,後來黃四郎倒臺,他們又倒向張麻子。最後跟著張麻子攻打碉堡的就是一群大白鵝;

而有的網友,甚至解讀出了政治意味:「鵝城」 代表 「俄國」。故事發生在 1920 年,那時國際上十月革命剛爆發不久,一聲炮嚮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張麻子上任鵝城寓意 「鵝城」 是摧毀封建制度開始的地方。

這些解讀,有的合理,有的則是網友過度解讀。但無論解讀是否恰當,都折射出影迷們對《讓子彈飛》的狂熱崇拜。

四  「讓學」

《讓子彈飛》在 B 站封神,背後的原因不難理解。

除卻影片中無處不在的細節和隱喻,多如牛毛的金句、耐人尋味的臺詞也是《讓子彈飛》「出圈」 的另一推手。

「站著把錢賺了」「有時候死人比活人有用」 這些高度 「普世性」 的臺詞,在影片中借助人物之口講出來,產生了一種意想不到的效果。

網友借助這些金句套用在現實當中,既有調侃,又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前兩年國外發生群眾游行,一張哄搶家具的照片在網路上瘋狂傳播,網友評論道:「縣長,縣長,這兩把椅子歸我了。」

在影片中,這句臺詞出現在張麻子鬥倒黃四郎以後,百姓們進入碉堡分財產。一名百姓指著張麻子屁股下的椅子,如是說道。

2020 年羅永浩進軍直播賣貨,粉絲套用《讓子彈飛》裡湯師爺告誡張麻子的話,戲稱說: 「賺錢嘛,不寒磣。」

這句臺詞也迅速 「出圈」,被年輕人用在了一切為金錢折腰的場合,表達自己的無奈和自嘲。

2021 年 2 月份,消費者在上海特斯拉車展維權一事引起輿論關註,對此新華社評論說:「在權威部門鑒定結果出來之前,應該先『讓子彈飛一會兒』。」

「子彈」 一飛就是十年,網友對影片的各種梗用得更加靈活多變。

隨著《讓子彈飛》種種 「素材」 被引用頻率越來越高,網友大力呼籲保護片子,還有人喊出 「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 的口號。

另一方面,B 站年輕人逐漸長大,開始更加留意生活和藝術的關聯,從影片中給自己的生活找印證。

這群平均年齡 21 歲的年輕人,早已不滿足於影片的鬼畜二次創作和玩梗,而是用屬於他們自己的表達方式,含蓄而刁鑽地參與社會思考。

像《讓子彈飛》這種道理淺白卻耐人尋味,通篇糢稜兩可的 「讖緯學」 素材,正是年輕人大顯身手的好機會。

他們借用影片內容,糅合社會痛點,再配上各種陰聲怪氣的 BGM,輸出年輕人的態度和觀點。

光是看到 B 站上《讓子彈飛》的二創視頻標題,其心思便可略知一二。

「你給我翻譯翻譯,甚麼叫資本!」

「這他媽才叫醫鬧!」

「準點下班?呸,惡心!」

<主管,你是了解我的,我從來不做準點下班的事>

除了鬼畜視頻、巧用金句評論社會熱點之外,年輕人還採用多種方式解讀這部神作。

《讓子彈飛》像是大海,給他們提供源源不斷的靈感源泉。

2021 年 12 月 31 日,B 站跨年晚會上,葉音舞團將影片《讓子彈飛》改編成舞蹈,表演的正是 「鴻門宴」 和半夜剿匪這兩場。

演員一出場,張麻子的禮帽,湯師爺的長袍馬褂,以及那個半空裡叮鈴鈴嚮的鐘表,都高度還原了影片場景。除此外,舞蹈還改編電影《太陽照常升起》和《波基上校進行曲》,作為舞蹈配曲。

舞臺上服化道雜揉電影中標志性元素,三個舞蹈演員瀟灑上場,將影片中張麻子、黃四郎、湯師爺的精彩 battle 和人物關系展現得淋灕盡致。

燈光一亮,舞曲一嚮,觀眾瞬間被拉入到那個張麻子殺富濟貧的時代。觀眾呼聲一片。

舞蹈結尾,伴隨著張麻子的一句 「我來鵝城,只辦三件事兒」,氣氛達到高潮,有人尖叫,有人含淚。

年輕人喜歡《讓子彈飛》,B 站跨晚就上《讓子彈飛》,影迷們在 B 站上旺盛的創作激情,收到了來自 B 站真誠又別出心裁的回應。

光是從這個節目裡,我就看到了 B 站晚會的心意:在別家跟流量、堆明星的時候,B 站選擇尊重觀眾真正感興趣的東西,選擇尊重時間沉澱下來的內容,並在音樂、視覺等制作細節上精細打磨。

這是文化制作產業裡,不多的浪漫情懷。
《讓子彈飛》是薑文職業生涯的一座高峰。當年有影迷稱:「如果薑文拍完《讓子彈飛》就宣布退休,他會被封神。」

但薑文善思,求變,導演之路還要繼續。

拍完《讓子彈飛》,薑文又在 2014 年和 2018 年導演了《一步之遙》和《邪不壓正》,可惜兩者不論票房還是口碑,都不能跟《讓子彈飛》相提並論。

質疑聲再次撲向薑文,他說:「是我有點任性。」

2021 年魔幻巨制《圖蘭朵》上映,豆瓣評分 3.6。薑文在其中飾演一位驕傲的大漢,一身金色,紮著兩個小辮,觀眾直呼辣眼睛。有人批評他接爛片,有人呼喚他回來當導演。

當年拍完《讓子彈飛》,影迷追著薑文讓他拍續集。薑文糾纏不過,笑著答應了。十一年過去,《讓子彈飛》續集仍舊沒有等到。有網友說,《讓子彈飛》都是老電影了,沒勁。還有人說,薑文後來的片子一部不如一部,江郎才盡了。

對此薑文都無回應,他只是在接受採訪時微笑著說:

「我們要拷貝一部《讓子彈飛》是容易的,但我願意去做一點兒有價值的東西。」

不急,讓子彈飛一會兒。

來源:往事叉燒 微信號:wschasha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