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甚麼畫油畫?難道他們瘋了嗎?

中國人為甚麼畫油畫?難道他們瘋了嗎?

陳丹青:「中國人為甚麼畫油畫?為甚麼?難道他們瘋了嗎?」

陳丹青:「中國人為甚麼畫油畫?問得好!好問題,但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油畫熱

陳丹青在他的《退步集》裡寫過:「兩年前,京城有位國畫理論家隔著桌子正言厲色逼視我,質問過這句話(當然,他也穿一身西裝),我好比受一記當頭棒喝,啞口無言:是啊,我是中國人,我虛擲三十多年的性命畫油畫——我猜,恐怕沒有哪位水墨畫家會遇到同樣的質問吧——但我願理直氣壯地高聲回答:我不知道!」

雖然稀裡糊塗,但學習西畫當然是可以的,可如果我們把西畫學的中西不分,那就不好了。

很多國內畫家雖然畫的很好,但是作品放到外國去,估計沒人會認為這是出自中國人的手。

很多畫廊舉辦的畫展同樣讓你分不清展出的是些國產貨還是洋貨。

中國學習西方油畫已有一百多年,中國油畫家以中國高鐵般的速度,從具象寫實與表現性繪畫和現實主義繪畫;再到古典主義繪畫、現代主義繪畫的寫實與抽象全面探索。將西方近百年各類流派與方法、風格历史都走了一遍,甚至,技術發展水平在某些人手上已達到世界一流水準,可唯獨缺的就是中國油畫自己的味道

你可曾知道,以前都是西方人學我們的東西!

中國風的室內裝修

中國風的室內裝修

18世紀法國的《Happer’s Magazine》雜志上就刊登了當時的藝術評論,並開始有”Chinoiserie”的說法,從17世紀的巴洛克到18世紀的洛可可再到20世紀初的迪考主義風格,中國元素在西方藝術史上塗抹了一筆筆重彩,並一直持續著。

百戲圖

華托 發舟西苔島

18世紀法國「羅可可」繪畫大師讓·安東尼·華托青年時期曾研究中國的《百戲圖》,他的作品《發舟西苔島》具有明顯的中國意味和東方藝術特色。

被稱為豔情藝術的洛可可風格跟18世紀的歐洲大陸的「中國熱」是分不開的。洛可可風格繪畫其極度奢華、繁瑣裝飾與清代宮廷趣味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這也是兩個封建王朝即將結束時期的相似之處。

東方藝術在19世紀更是席卷歐洲~

惠斯勒作品

惠斯勒算是中國藝術的大粉絲,1863年,惠斯勒的一個朋友在一封信中寫到:「吉米(惠斯勒暱稱)買了一些精美的瓷器,價值六十鎊,他吃飯的時候表現出來對瓷器的熱情非常有趣」。惠斯勒買了很多東亞的家具,他睡在一張巨大的中國牀上,他媽還在信裡很自豪的誇燿他兒子「非常罕見」的日本和中國珍寶。

再來看看浮世繪……

眾所周知,西方藝術的分水嶺——印象派繪畫受到日本浮世繪的影嚮,不管是現代繪畫之父馬奈,還是莫奈、梵高等人的作品中都充斥著東方平面化繪畫的形式。

左拉肖像 馬奈 1868年

這幅馬奈的左拉肖像,可以看到左拉家裡有日本屏風,日本浮世繪,日式陶瓷墨水瓶,顯然,一代文豪左拉也是日本藝術愛好者。

莫奈的日本服裝癖,只能讓自己老婆來COSPLAY。

《穿和服的女子卡伊美》 莫奈的這張畫可太有喜多川歌麿的浮世繪作品氣息了

喜多川歌麿 浮世繪人物畫

其實,日本「浮世繪」畫法就來自中國唐代以及明代的陳洪綬和清代的蕭雲從。

日本善於吸收學習,其文字全部借助於中國的漢字,繪畫也從中國「拿來」,尤其是糢仿中國唐代和明代。當然其山水畫也糢仿中國的宋代。但它借用中國的畫法,卻不忘日的「大和魂」,他們稱為「和魂漢才」,即以「漢才」表現出「和魂」。

陳洪綬作品

蕭雲從作品

「沒有中國藝術,梵高一輩子只是個十流畫家」。

這句話可不是白蟻說的,不過真的有人這麼講過,因為單論基本功,梵高的素描可是全班倒數第一。如果沒有接觸到浮世繪繪畫的以線造型,平面裝飾化,那他估計只能是一個不入流的繪畫死忠粉。

安利前:

梵高早期的素描作品,以學院派的標準來看是真的不咋地

安利後:

梵高自畫像

他以線條造型,加強色彩的單純性和表現力,後面還有日本浮世繪的海報呢

現代主義繪畫大師馬蒂斯也是中國藝術的擁躉。

他曾明確表示:「我的靈感來自東方。」

「我效仿中國人。」

「我的靈感來自中國。」

馬蒂斯作品

馬蒂斯對中國藝術情有獨鐘。中國藝術重傳神、重情趣、重單純而簡潔的形態觀念,給了馬蒂斯的「安樂椅」非常多啓示。

來到近代,中國藝術依舊為西方藝術家提供了不少營養。

譬如英國畫家大衞·霍克尼就很喜歡中國卷軸畫。

乾隆南巡圖 清朝

乾隆南巡圖 局部

乾隆南巡圖 局部

「我依然記得在1983年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初次看見中國畫《乾隆南巡圖》時的震撼,那一天我花了3個小時細細觀看,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一天,我被中國畫中的散點透視深深吸引。觀看中國卷軸畫時你可以沿著其中的風景行走,目光一直移動著,你是其中的一部分。」

「可以這麼說,來自中國畫的靈感影嚮了我一系列的創作,一直延續至今。」

大衞·霍克尼受到中國畫散點透視的影嚮,創作了他那些拼貼式的寶麗來攝影和多視點觀察而成的風景畫作。

大衞·霍克尼 攝影作品

大衞·霍克尼 攝影作品

大衞·霍克尼 風景繪畫作品

波普藝術的鼻祖——安迪·沃霍爾也對中國產生過興趣,早在1982年他就帶著他的相機跑到中國拍了大量的照片。回去之後,安迪沃霍爾就創作了許多中國題材的藝術作品。很多還成為了他的代表作。

安迪·沃霍爾在天安門前留影

安迪·沃霍爾創作的毛主席肖像系列

有人可能會問,畫的沒有中國味這算是個問題嗎?

白蟻君認為,不是非要強調刻意的「中國風」,但恰如中國人雖身在歐洲,環境變了,語言變了,習慣變了,但中國人的胃變不了,這個胃決定了中國人的味道。畫的有「中國味」,就是畫的像「自己」。

畫的完全跟外國人一樣,這個問題值得思考。畢竟,外國人都知道學習中國傳統,我們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