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專家好騙

專家

文: 赤評

浙江高考滿分作文《生活在樹上》網上發表後,各方評價多有錯位。

據浙江教學月刊公眾號介紹,該篇作文,第一位閱卷老師只給了39分,但後面兩位老師都給了55分的高分,最終作文審查組判為滿分。

我推測一下閱卷者的心理:

第一位閱卷老師覺得沒怎麼看懂,所以,比較謹慎,給39分。

後兩位老師看到文章有那麼多的生僻詞彙量,覺得不簡單,39分給低了,給55分高分。

最後組長出馬,組長大概也沒有看懂,既然前面兩位都給了55分高分,想來他們一定是看懂了。

作為組長當然必須更懂,想來想去,只有給滿分,才能證明自己才是專家。

所以,越是專家,越容易被騙。

因為他不敢承認自己無知。

既然給了滿分,那就要自圓其說。

浙江省高考作文閱卷大組組長陳建新教授點評稱,「 文章從頭到尾邏輯嚴謹,說理到位,沒有多餘的廢話,所有的引證也並非為了充門面或填充字數。」

用了那麼多生僻詞彙和冷僻格言典故,居然不是為了充門面,那請問什麼叫充門面?

當然,陳教授說,「 其中的晦澀也不希望同學們模仿。」

這個邏輯是很奇怪的。

所謂的滿分是沒有瑕疵,晦澀當然是一種瑕疵。

既然有瑕疵,既然不希望被模仿,為什麼要給滿分?

滿分是一種導向,是標杆,是大力獎賞。

要知道,給一篇有瑕疵的作文滿分,會甩下多少認真答題的考生。

陳組長,你覺得這公平嗎?

聲稱看懂了這篇文章的專家不少。

資深傳媒人朱學東在微博評論稱,「 高考作文考什麼?我想無非就是主題,圍繞主題的展開的邏輯演繹,遣詞造句能力等等。這篇滿分作文,在這三方面是夠格的,無論是主題,邏輯和文字表達。」

朱學東不是中學教育專家,但作為「 資深傳媒人」,在寫文章方面還是專家。

但朱專家的這個評價,第一句就味道不對。

「 高考作文考什麼?我想無非就是主題……」

主題正確就可以給高分,在古代叫做揣摩上意。

至於要不要「 我手寫我心」大概就不重要了。

這不是鼓勵說假話嗎?

朱學東是讚成給滿分的。

理由除了主題正確,還有「 圍繞主題的展開的邏輯演繹,遣詞造句能力……這篇滿分作文,在這三方面是夠格的……」

滿分是滿分,夠格是及格。

不是一回事啊!

當然,他的意思應該是指夠滿分的資格。

事實上,這篇文章的邏輯演繹和遣詞造句能力都很有問題。後面我會分析。

作家馬伯庸在微博評論:

「 讓人覺得驚訝的是,這些生僻詞、生僻典故和生僻表達都用對了地方。」

但讓我驚訝的是,馬伯庸先生恰恰評論錯了。

我就拿作文的第一段來分析。

「 現代社會以海德格爾的一句’一切實踐傳統都已經瓦解完了’為嚆矢。濫觴於家庭與社會傳統的期望正失去它們的借鑒意義。但面對看似無垠的未來天空,我想循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的生活好過過早地振翮……」

這第一句話就有常識性的錯誤:

「 現代社會以海德格爾的一句‘一切實踐傳統都已經瓦解完了’為嚆矢」。

海德格爾是後現代的精神領袖,是現代性的批判者。

因此,他是後現代的「 蒿矢」。

(如果一定要用「 蒿矢」一詞的話。)

「 蒿矢」大體是「 先聲」的意思,這個詞在這裡是可以用的,沒有大錯。

問題是這個詞早已死亡。

如今卻在高考試卷上借屍還魂。

此文中藉屍還魂的詞還有很多,比如「 一覘」、「 洵」、「 玉墀」、「 婞直」等。

死詞量的確很大。

可惜大多用得似是而非,詞不達意。

比如,「 覘」是指偷偷地看。

「 從家庭和社會角度一覘的自我」。

從家庭和社會角度儘管大大方方看好了,何必要偷偷看自己呢?

第二句:「 濫觴於家庭與社會傳統的期望正失去它們的借鑒意義。」

「 濫觴」一詞在此處是一次典型的濫用。

「 濫觴」通常用於追溯某種思潮、文化或做法起源於何時何處。

是一種理論上的追根溯源。

但此處沒有任何的追根溯源。

傳統的期望除了來自於家庭和社會,還能來自於哪裡呢?

難道還能來自於曠野,或者外太空嗎?

「 濫觴」一詞在這裡完全多餘。

許多人說這句話讀不懂,我刪掉這個詞就讀懂了——

「 家庭與社會的傳統期望正失去它們的借鑒意義。」

第三句:「 我想循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的生活好過過早地振翮……」

此句中的「 振翮」一詞,常用來形容人誌向遠大、努力奮發向上或經濟正高速發展、在騰飛等。

但此文恐怕沒有否定人應當志向遠大、努力奮發向上的意思吧?

否則,朱學東先生關於作文的第一關——主題關就過不了。

太不夠正能量!

所以,「 振翮」用詞不當。

看來每一句都有問題。

朱學東、馬伯庸兩位卻偏偏認為遣詞造句好。

至於主題和邏輯呢?

刨去那些費解的唬人詞語,開頭三句話無非是說:

現代社會顛覆了傳統,家庭和社會的傳統期望不再被重視,但我仍然要重視這種傳統的期望和價值觀。

但家庭和傳統的期望是什麼呢?

整篇文章在這個問題上缺少一個定義和界定。

因此,接下來所有的論述都指向不明。

作者的意思是,我們應該重視傳統。

面對無限的未來,不要去振翅高飛,只想回到傳統的期望中去。

但傳統的期望是什麼?

——望子成龍,實現自我價值。

而不是像作者說的那樣,沒出息地呆在樹上,吃喝拉撒都在樹上。

這恰恰是反傳統的。

作者藉用了卡爾維諾「 樹上的男爵」這一形象,結果,卻把意思弄反了。

他以「 樹上的男爵」為傳統的指代,不料這個「 男爵」是一個反傳統、反現代的後現代形象。

這種一知半解、生吞活剝的寫法,是作文的大忌。

連基本的概念和意義都沒有搞懂,其邏輯關係又怎能清晰呢?

居然馬伯庸說他「 處處用對」了。

專家就是這麼好騙。

另一位教育專家熊丙奇乾脆以專家身份壓人,說評價作文是教育領域的專業事務,網友並非都具有這樣的專業水平。因此還是要看專業教師對此的評價。

他說:「 每年都有網友對高考作文的吐槽,但不少吐槽並不專業。」

這就不講理了。

如果說是量子物理或者高分子學我們一般人不懂,但一篇談人生道理的文章,本來就是給普通人讀的,憑什麼讀者沒有發言權?

事實上,我看到大部分網友的評論都比專家說得有道理——

「 思想不滑坡」:個人不喜歡,凡事都應該適度,過度的引經據典顯得太刻意了!

網友「 貝明」:寫作是思想的表達方式,一個意思可能有10多種表達詞彙,應該選擇最恰當的表達,一味的選擇晦澀的表達,並無文采可言,太刻意了!

網友「 好說話啊親」:海德格爾是20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存在主義大師,我不覺得有人能在不到20歲就能深入了解他,而且在中國這種教育環境下,光學哲學史都不夠。敬畏的產生來自對崇高的解讀與攝取,但這篇文章到底想論證啥?論證主題都沒說明白。

對這樣的評論,專家們還能說他們不專業嗎?

另外,我很懷疑此文事先押過題。

高考作文越來越喜歡出雞湯題,出題寬泛口徑大,考所謂人生哲理,就很容易押題,背熟幾篇,稍微扭一扭角度就可以往上套。

今年浙江的高考考題如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標,也有對未來的美好期望。

家庭可能對我們有不同的預期,社會也可能會賦予我們別樣的角色。

在不斷變化的現實生活中,個人與家庭、社會之間的落差或錯位難免會產生。

對此,你有怎樣的體驗與思考?寫一篇文章,談談自己的看法。

注意】①角度自選,立意自定,題目自擬。 ②明確文體,不得寫成詩歌。 ③不得少於800字。 ④不得抄襲、套作。

這是典型的人生雞湯題,準備幾個方向,即可萬變不離其宗。

這篇滿分作文能信手拈來就用上海德格爾、卡爾維諾、麥金太爾這種超綱的、冷僻的格言典故,非有大量的閱讀儲備不可。

這對一個緊張復習的高中生來說顯然是不現實的。

除非事先去準備。

從《樹上的人生》這個標題來看,就是一個萬能標題,凡議論人生,皆可套用。

可惜這位考生在扭角度的時候扭反了。

幸好晦澀的表達和冷僻的字詞典故嚇唬住了閱卷專家。

為什麼那些高考工廠能夠大批量速成?

就是善於押題、套作,考生拿來即可用。

該題註意事項的第四點規定不得套作。

這恰恰是套作。

閱卷者如何判定人家是否套作?

這種不可操作的規定自欺欺人罷了。

高考作文正在走進死胡同。

這種寫給死人看的作文,唯一的意義只是一塊敲門磚,一具語言殭屍,用完即廢,閱後即焚。

想一想,除了高考,誰還會去寫、去發這樣的文章?

誰又會去讀這樣的文章?

當今的作文教學,正在生產一批新的冬烘先生。

(附新冬烘先生滿分作文及陳建新教授點評)

來源    赤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