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發給誰?

諾貝爾和平獎

文:漫天霾

原諒我,又要使用這張圖片來惡心你。當然,她本來就是用來惡心人類的。

1

據說瑞典環保小婊砸格雷塔·通貝裡有望獲得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英國一家博彩公司(Ladbrokes)為她獲獎開出了50%的勝率預測,並稱這位瑞典少女穩操勝券。

和平獎本身就是一個笑話,並不值得關註,因為那些評獎的人並不知道和平的真正基礎是甚麼。但是若把這個獎項頒給格雷塔,簡直就是TMD惡心到家,羞辱全人類。

和平的終極基礎是甚麼?

私有財產權

財產越是私有化,就越是往和平方向的邁進。財產權的目的就是定紛止爭,減少沖突。

一個人的人身和財產,如何使用,是人家的事,只要不侵犯他人,任何人都無話可說。這就是和平。

並不是說這種情況下就不會發生任何人際沖突。有些人總是覬覦別人的財產,總想使用暴力手段。但是只要財產權明晰,一方面本身就會對貪婪形成一種威懾和制約,就像大多數人不會貿然進入別人的房間一樣;另一方面,財產權的應有之意就是保留自衞的手段,當別人侵犯自己財產權的時候,給予迎頭痛擊,乃至無限防衞打爆他的頭。

反之,越是公共財產多的地方,就越是需要所謂的「民主」手段。一部分人通過投票對另一部分人施加強制,甚至對另一部分人的財產厚顏無恥地主張權利,這就是民主。

由於可以公開地、以人為立法的形式對他人實施強制和劫掠他人財產,所有人就會加入這場損人利己的爭鬥中。這就是戰亂和沖突的淵藪。

公域之內,必然沖突不斷。公域越多,沖突越多。當一切都是公域,那就是巨型監獄。

所有戰亂和沖突,起因都是覬覦他人的人身和財產;所有戰亂沖突的結果,都是侵犯他人的人身和財產。

所以,任何侵犯他人財產權的卑劣行徑,都與和平無關。

所有強制的事情,當然也與和平無緣。因為強制的意涵就是,如果你不採用暴力和威脅使用暴力的手段,人們根本就不會那樣做。

因此,格雷塔這樣一個拿著利益集團的錢財,充當他們的馬前卒,為所謂的環保產業爭取壟斷特權和各國政府補貼,推動對所有人如何使用自己的財產進行立法強制的貨色,怎麼能去領一個和平獎?

這不成了大洋國新語了——

戰爭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無知即力量?

2

據說還有一個人也是熱門,他就是川普

當然,他的熱,可能主要是他自己覺得熱。就像他自己經常說的,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獲得和平獎,沒有人比我更熱愛和平,更懂和平。

假如非要在格萊塔和川普之間選一個,我當然選川普。

他好歹是多年來唯一一個在任內沒有發動大規糢戰爭的美國總統,從中東撤軍、緩和北韓半島局勢,還是有目共睹的。

再加上,他本來是個商人,所以更有理由獲獎。這一點後面會說到。

但是,他不是和平獎獲獎者的適格主體。

因為他是美國公務員,而且是最高級別的公務員。

他曾經是美國聯邦政府非法占有的全美38%的土地和海量的「公共財產」的臨時代管人。前文已說到,公共領域越多,沖突就越多,規則制定權就歸聯邦政府,它就可以輕而易舉地用「文明」的方式對所有人實施強制。

就像曾經的美國南方,「隔離但平等」的強制區隔是它說了算;到了後來,黑白混校的強制融合,也是它說了算。

它怎麼說都有理,而且都有很高尚的說辭,你沒得選,只有服從的份。

所以,川普天然地、客觀上地,就對所有人實施了強制。強制與和平,格格不入。

其二,「美國」是甚麼?

美國這個國家,就是在特定疆域內壟斷安防和司法,並以強制性徵斂為手段維持其存在的暴力機構。

除了這個定義,再也沒有更準確和更加邏輯一致的定義。

不要跟我槓,也不要扣帽子,我們都上過高中,去查查偉大的革命導師卡爾·馬克思是怎麼定義的,他的終極目標又是甚麼。

讓一個持續侵犯財產權的機構去保護財產權,是自相矛盾的。

讓一個供職於這種機構的人去領和平獎,是對和平的羞辱。

所有美國政府官員,都是預先被和平獎排除在外的。

因為性質上不允許,主體資格不適格,也就是:沒資格。

而像奧巴馬那種信奉公有制的貨色,還有阿爾·戈爾這個整天詛咒人類的劊子手,都能拿和平獎,更是天理不容,他們應該下地獄,被烈火炙烤,享受一下他們心目中的「和平」。

第三,這些人是戰爭的鼓吹者和發動者,是和平最大的威脅。

人與人之間有爭鬥,不會有多大規糢;19世紀以前的戰爭,有清晰的財產權邊界,因此有戰爭倫理,那就是雙方交戰,不能損害公民的私有財產,不能把戰火引到平民身上。所以,那時候的戰爭,是有限戰爭。

再看現代戰爭,它實際上政府間的戰爭,但是卻變成了舉國動員,全民皆兵,全面毀滅性戰爭。一戰二戰就是典型,死亡人數都是千萬級。20世紀是人類最野蠻的世紀,因戰爭死亡人數超過一億八千萬!

原因何在?

一是現代戰爭從過去的搶地盤搶財產,變成了意識形態之戰。一戰就是這樣的典型,是民主政體對君主政體之間的一場捍衞特定意識形態的「聖戰」。「聖戰」當然不計成本不計後果。

二是民族國家和民主制度的公眾輿論,讓戰爭成了全民的事,而不是過去的貴族精英的事,並且把所有與自己不同種族和國籍的人概括性地視為敵人。

三是徵兵制的引入,有了大量廉價的兵源;美國和各國政府都占有了大量公共資源可供調遣,並且擁有了徵稅、印鈔的巨大權力,隱藏了戰爭的真實成本,使得戰爭得以擴大和持續。

人民並不渴望戰爭,那些叫囂戰爭的人,大多是沙文主義的狂歡,他們並不會在叫囂之後立即跨上戰馬。只有那些野心勃勃的政客才是戰爭的鼓吹者和發動者,並且通過營造公眾輿論和篡奪巨大的權力,裹挾著所有人變成了殺人機器。

所以,怎麼能讓戰爭販子去領和平獎?還有沒有底線?還要不要臉面?

3

那麼,最應該獲得和平獎的是誰?

許多人為人類的和平事業奔走呼號,他們都是在一定範圍內、邊際上促進了和平,他們都值得我們尊敬。

我們並不求全責備,人都既不多好也不多壞,在有些地方正確在有些地方錯誤。

但是,對和平這個人類最重大的命題,我們需要一個理論上的終極思考,來作為最根本的評判標準。

最根本意義上的和平,來源於財產權基礎上的自由貿易,包括國內和國外的自由貿易。

商品進不去的地方,軍隊就會開進去。

商業即和平。任何形式的限制貿易,就是在危害和平。

商人階層講究的是撙節開支、積累資本、誠信經營、和平合作、自由交換。商人階層在動機上就厭惡戰亂和沖突,因為那意味著財產毀滅、消滅生意。

商人階層在行動上更是踐行和平。他們希望回頭客,希望與更多的人交易,因此不斷促進技術進步,在改善自己處境的同時服務於他人,因此讓全世界脫離了貧窮,讓和平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人人都想著用自己的生產與他人交換,這是比劫掠成本更低、更文明的方式,所以就不會有戰爭。

他們總是用說服的方式希望你購買他的產品,用更加優質和低廉的產品打動你。

他們從來不會野蠻地用槍指著你的頭,說你必須買我的東西,不買我就崩了你。

他們只要錢,不要命。

和平獎,應當頒發給這些市場經濟的促進者。

那些真正理解了市場經濟的偉大的經濟學家,是這種理念的守護者和倡導者。他們向人們揭示了甚麼人、甚麼事在促進和平,甚麼人、甚麼事在阻礙和平。因此,這偉大的獎章,有他們的一半。

不用評了,年年都頒發給他們,則和平可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