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貨膨脹及其文化和心靈貽害

文:漫天雪

根據約爾格·吉多·許爾斯曼《貨幣生產的倫理》縮寫

通貨膨脹為任意交易媒介的名義數量以超出其在自由市場本會有的產量而進行的擴張。

自由市場一詞指的是「以尊重私有財產權為基礎的社會合作」。由此可見,通貨膨脹意味著通過侵犯財產權來擴張名義上的貨幣供應量。從這個意義上講,通脹也可以被稱為一種強制增加貨幣供應量的手段,它與通過採礦和鑄幣進行的「自然」貨幣生產大相逕庭。

交易和分配並不是毫無關聯的兩回事。在市場過程中它們其實是同一回事。所有交易都帶來對之前資源「分配」的調整。財貨和服務的生產增加都註定會帶有分配的影響,產品新增加的供應會使財富分配有利於生產者。貨幣的生產也不例外。

每個新增的貨幣單位都有利於第一位得主,貨幣先得者可獲得的利益始終是一種誘惑,誘使人們強行增加貨幣供應。擴大貨幣供應,因為他們可以從中獲益。貨幣製造者出售了第一張假的貨幣憑證,他也就獲得了原本不通過詐騙手段便得不到的財貨或服務。它提供的是不合法的收益,它所謂的「益處」與盜竊、欺詐的「益處」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貨幣生產致使物價水平上升的過程會隨著時間而擴展開來,所以它在不同的時間影響不同財貨和服務的價格——不存在所有物價的同時上升。此外,沒有理由認為價格會均勻地變化,或是與貨幣供應變化量呈固定比例地變化。物價上升是隨著時間而逐步擴展的,對每種價格的影響也各有不同。

貨幣生產將實際收入從新貨幣較靠後的所有者重新分配給較靠前的所有者。這種再分配無法通過預期來抵消,即使意識到如此的市場參與者也無法阻止其發生。他們所能做的只有努力使自己在這一分配過程中的相對位置儘可能地靠前,向新貨幣較先的所有者,最好是向新貨幣的生產者本人提供產品和服務。

通貨膨脹是非正常的收入差距、商業周期、企業家精神衰退、債務激增、輕度及惡性物價水平上漲、家庭解體、道德潰敗以及諸多其他現象的導因。

通脹延長了戰爭的能力。

戰爭的破壞有助於冷卻人們最初的戰爭狂熱,對於越持久、破壞性越大的戰爭,公眾願意給予它的財政支持越少。而法令性通脹使政府可以無視公民的財產抵制,維持目前的戰力水平甚至擴大戰爭,只需要印製購買軍備所需的紙幣即可。

如果我們認定戰爭末期是殺戮的高潮,那麼我們就可以推測出有數百萬的生命本可以被挽救。

通脹減少了真正的企業家。

它使負債比自由市場上更為廉價,這激勵企業家更多地通過貸款而非通過股本來為其運營提供資金。在自然貨幣生產的體系下,銀行只能像金融中介一樣發放貸款,即只能借出自己的積蓄或是其他人積攢下來借給銀行的資金。但是部分準備金銀行卻能夠以幾乎為零的成本增發銀行信貸,可以比過去普通水平更低的利率發放貸款。貸款受益人通過舉債為項目融資,而不再用自己的錢投資;若貸不到款,他們根本就不會投資項目。

法令性通脹使企業經營空前依賴於銀行。在10%所有者權益和90%負債下經營的企業家已經不再是真正的企業家,他的債主(通常是銀行)才是真正的企業家,原先的企業家不過是銀行家的傀儡、一位薪酬豐厚的執行者、一位經理。

法令性通脹能夠輕易提供財務優勢,會刺激企業首席執行者的輕率投機行為,他們的輕率往往與創新混為一談。創新更有可能源自於獨立的實業家,尤其是當所得稅較低的時候。

通脹使人們成為債務奴隸。

單憑廉價貸款的存在就能引致很多本不會選擇負債的人向銀行貸款,而將其與通脹的另一個典型後果——持續的物價上升——聯繫在一起,廉價貸款的誘惑就是難以抵擋的。

此種情況下,儲蓄受到了巨大的懲罰,理性的策略是舉債購買通脹時價格會上升的資產。這樣的態勢對於以金融市場為生的人非常有益。這無疑意味著如果沒有政府對貨幣體系的干預,人們會有其他更好的策略,西方政府由此將其公民的財務依賴性加深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因為「高利貸被體制化、系統化了」。

債台高築和財務自立並不相容,因此人們在各方面的自立性都會減弱。負債纍纍的人終將形成一味尋求他人幫助的習慣,而非成長成熟為對於家庭和社會而言在經濟和道德上值得信賴的人。痴心妄想和唯唯諾諾代替了堅毅沉著和獨立判斷。

通脹傷害人們的心靈。

法令性通脹持續削減貨幣購買力,人們必須花比過去多得多的時間考慮自己的錢財。為了賺更多的錢,會延長辛苦工作的時間和年限,相較於自然貨幣體系下,會有更多的人接受遠離家庭的工作,只要有人開出略高一籌的工資。

金錢和財務問題的地位在人類生活中被誇大,社會因通脹而物質化。越來越多的人一味地追求金錢收入,捨棄了其他對於個人幸福而言重要的東西。通脹引致的漂泊不定人為地削弱了家庭內部的聯繫以及對國家的忠誠,即便是那些天性善良的人也感受到自己置身於從未有過的誘惑之中。金融市場的變幻莫測成為人們過度吝嗇的現成藉口,向慈善機構的捐贈也就減少了。

持久的通脹會使產品的質量降低。通脹造成的物價上漲導致那些技術進步對其作用較小的賣家生產劣等的產品並以相同的名字出售。在建築行業,持續受通脹困擾的國家似乎有更大比例的房屋和街道一直需要維修。

人們也由此養成了馬虎對待他們的語言的心態。如果每樣東西都可以隨意命名,那麼真話和謊言的區別很難解釋清楚。持久的通脹誘使人們就他們的產品說謊,助長了說謊的習慣。在部分準備金銀行制中,例行說謊起著很大的作用。法令性通脹似乎能把這個習慣傳播到其他經濟領域——就像癌細胞擴散一樣。

通脹窒息道德情感。

福利型政府的擴張是家庭衰微的主要因素,但其終極原因是法令性通脹。持久的通脹緩慢而確定無疑地破壞了家庭,從而窒息了世間的道德情感。

道德自由的鼓吹者們試圖削弱家庭的基礎,過去30年來,福利型政府成了他們喜歡的工具。教育年輕人、照顧老人和病人、危難之時的相互援助等,如今都已「外包」給了政府。家庭已經降格為分擔水電燃氣費、車輛、冰箱,當然還有納稅的小生產單位。

從經濟角度看,這純粹是浪費錢財。福利型政府是低效率的,它以相對高的價格提供相對差的服務。它的運作依靠的是大型官僚機構,因此通常缺乏激勵,也沒有控制用度的標準。

福利型政府的低效率決定了它必須依賴於稅收。如果和家庭平起平坐地競爭,它會立即出局。之所以家庭和私人慈善機構被逐出「福利市場」,是因為人們無論如何都要為此買單。這些稅債將本可以用來生產各種財貨和服務的資本吸收走了。

過分龐大的福利型政府直接、全面地攻擊著產生道德的人和機構。它也同樣以間接的方式削弱這些道德,最顯著的做法就是補助壞的道德典型。放蕩的生活方式確實伴隨著巨大的經濟風險,福利型政府把道德上不計後果的行為的成本社會化,使它存在的餘地較自由社會下大得多。它讓廝混的人擺脫了家庭責任及其成本,有了福利型政府為後盾,這些人把保守的道德嘲笑為某種無涉現實生活的異類,它系統性地誘使人們相信根本沒有恆久的道德準則。

法令性通脹是摧毀社會、經濟、文化和精神的一股可怕的力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