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氣球》:老司機打破伊朗電影的神話

《白氣球》:老司機打破伊朗電影的神話

文:西風獨自涼

德黑蘭的街頭,奔馳著一輛非常普通的黃色出租車,司機卻非同尋常,正是大名鼎鼎的賈法·帕納西:

《出租車》劇照

對於影迷來說,帕納西的名字並不陌生:處女作《白氣球》(1995)顯露的才華令人傾倒,影片超越《櫻桃的滋味》(1997)、《小鞋子》(1999)、《我在伊朗長大》(2007)、《一次別離》(2011),代表了伊朗電影的最高水平。

白氣球

伊朗電影屢獲國際電影大獎,無外乎宗教對於誠信的正面作用,充滿神性和堅實細節的煩人小事,深邃的哲學感悟和人性洞察;《白氣球》獨超眾類,璀璨奪目:

伊朗電影一直努力營造的人性善良、宗教教化人心的神話像白氣球一樣破滅

丟錢的女孩遭遇各色人等,找錢的過程一波三折,可愛的女孩清水出芙蓉,一笑一顰牽動著觀眾的心弦。



在賣氣球的異國少年的幫助下,錢終於找回來了。看來,又是一個飽含淚水和人性善良的兒童故事——

面對嚴苛的審查體系,賈法•帕納西顯示出骨子裡的反叛和強悍:

這一切看上去很美,只是「看上去」而已。

異國少年非常開心,很快一臉茫然。


天真、質樸而又殘忍、不知感恩的小兄妹,回馬槍殺得蕩氣回腸,觀眾以為這一次至少有一聲謝謝,但再次留下無情的背影,只剩失落、孤獨的白氣球。

這一豹尾超越《第三人》《迷霧》,堪比《途中的檢查》、《複仇在我》、《殺人回憶》。真是天才導演。孩子象徵民眾,民眾並不總是無辜的。

宗教也好,無神論也罷,都不能離開自由民主憲政的公民教育和民主手段的訓練。

1922年沃爾特•李普曼發出警告:大眾絕對無知者的比例遠比我們想象中的大,這些人是精神上的兒童或野蠻人,是煽動者的天然獵物。

帕納西聲明:「我從不審查自己,我不做任何妥協。如果你審查自己,這是很危險的,比政府審查你更危險。」信哉斯言。

片尾雷聲轟隆,旁白特意強調:這才剛剛開始。

《白氣球》堪稱伊朗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寓言,以小見大、異軍突起,令人嘆服。

這才剛剛開始一語雙關:

《生命的圓圈》(2000)聚焦男權、宗教社會對女性的歧視和迫害,觸怒伊朗當局,導演被禁止拍片:

《深紅的金子》(2003)對社會歧視、貧富差距的表現令人落淚:



買首飾被店員羞辱,當著他最心愛的女人被羞辱!

貧賤夫妻百事哀,快遞小哥氣得一遍遍地用後腦勺磕牆,令人心碎。影片獲得第56屆戛納電影節一種關註單元評審團獎。

處於軟禁狀態的賈法·帕納西,以《出租車》(又譯伊朗的士笑看人生)贏得第65屆柏林電影節金熊大獎。


《出租車》不止是電影,更是一曲勵志的戰歌:無論條件怎樣困苦,都無法阻止藝術家進行偉大的創作。

處死小偷能否震懾潛在的犯罪分子?兩名乘客為此發生激烈的爭論。最近有人因詐騙被判處死刑,詐騙因此減少了嗎?我們是世界上除中國以外死刑犯最多的國家,但犯罪少了嗎?並沒有!


賣影碟的小販認出了導演,將其作為生意夥伴,令影片具有一種莊重與詼諧並存的風貌。

老司機開車,當然少不了導演最關心的女性話題。

遭遇車禍的丈夫,昏迷之際,仍不忘留下電子遺囑,要求將個人的所有財產留給妻子,否則,她只能得到幾只雞,流落街頭。伊朗婦女的社會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律師抱怨,伊朗女性僅因到球場看球即遭逮捕,這正是帕納西在《越位》(2006)中表現的主題。

最大的驚喜來自帕納西的姪女,一位喝冰咖啡的大家閨秀,聰明伶俐,非常可愛:

老師讓我們用一個月的時間拍一部短片,為了讓影片能夠發行,女性務必佩戴面紗,男女不得有任何接觸,不能表現悲慘的生活,以及暴力的鏡頭,正派角色禁止打領帶。

如此幼小的年齡,就要在創作上受到如此嚴厲的約束,不由讓人擔心伊朗電影的未來。

影片場景單一,但並不單調、乏味。出租車本身是社會的一面鏡子,伊朗社會的各色人等引發的各種問題,被安排得錯落有致,充滿黑色幽默,顯示出導演雄厚的實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