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錯上司心思是甚麼體驗?

 

猜錯皇帝的心思是甚麼體驗?

張九齡當宰相的時候,是個為國盡忠,為君分憂,敢於直諫的好官。

唐玄宗當老大當久了,難免有點怠政,張九齡每次去見他,無不極言其得失,有些話有點不好聽,唐玄宗聽著不舒服。

當時李林甫與張九齡同列,得知大老板對張九齡表達過不滿,便想借機落井下石。

正巧,唐玄宗欲加朔方節度使牛仙客實封,張九齡表示反對,令唐玄宗很不爽,李林甫見「時機成熟」,就請求見唐玄宗,大膽對張九齡進行誹謗。

李林甫喋喋不休地說了很久,唐玄宗始終默默地聽著,不發一言。

當時是秋天,聽完李林甫的誹謗,唐玄宗命高力士賜給張九齡白羽扇,好像在提醒張九齡甚麼。

張九齡很是惶恐,便寫了一首《歸燕詩》,贈送給李林甫:

海燕何微眇,
乘春亦蹇來。
豈知泥滓賤,
只見玉堂開。
繡戶時雙入,
華軒日幾回。
無心與物競,
鷹隼莫相猜。

李林甫也是有文化的,一看就明白了,原來老張無意和我爭啊,那就算了,我不整他了。

裴燿卿(也是宰相)被罷免的那天,張九齡上朝時碰到他,兩人互相鞠躬,對對方都很卑遜。

當時李林甫就在他們身邊,很是得意,一些大臣見此情景,悄悄地說,他們三人,太像一彫挾兩兔了。

一彫,當然指的是李林甫,兩兔,指的是即將被罷免的裴燿卿,和即將「退」下去的張九齡。

這兩個「競爭對手」一走,今後朝中就是他李林甫的天下了,他能不得意嗎!

誰知沒多久,皇上就下詔,任命張、裴為左右僕射。

李林甫傻眼了,怎麼會是這樣,而不是讓他們下課?

皇上啊皇上,你這不是耍我嗎!

兩人沒有像他希望的那樣倒霉,李林甫那個氣呀,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咬牙切齒地目送著他們兩人,回本班去了。

九齡洎裴燿卿罷免之日,自中書至月華門,將就班列,二人鞠躬卑遜,林甫處其中,抑揚自得,觀者竊謂「一彫挾兩兔」。俄而詔張、裴為左右僕射,罷知政事。林甫視其詔,大怒曰:「猶為左右丞相邪?」二人趨就本班,林甫目送之。

莫高調,高調必倒霉。

有一次,唐玄宗在東都洛陽五鳳樓下大擺宴席,命三百裡內的縣令、刺史,帶著樂隊來參加宴會,說是還要來個比賽,根據勝負進行賞罰。

聽說搞得好有賞,搞不好要遭罰,河內太守怎麼不全力以赴呢,於是他僅樂工,就帶了數百人,裝了很多車,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拉車的牛,全部蒙上虎皮,或者裝扮成犀牛、大象的樣子,觀者無不驚駭。

有高調的,就有低調的,比如魯山縣令元德秀,他帶來的樂工只有數十人,他讓他們合唱一首叫《於蒍》的歌。

這首歌,是他自己寫的,作詞和作曲,都是他。

唐玄宗被這首歌深深地打動了,叫元縣令把歌詞給他過目,看了歌詞,玄宗嘆了口氣說,這才是賢人之言啊。

沒有對比就沒有那啥,唐玄宗從元縣令的賢良,想到了河內郡守的奢靡,回過頭對河內太守說,你當河內太守,河內的百姓,真是倒了血霉了!

沒多久,玄宗撤了河內太守的職,讓他當了一個閑散而無一定職守的官。

時河內郡守令樂工數百人於車上,皆衣以錦繡,伏廂之牛,蒙以虎皮,及為犀象形狀,觀者駭日…促命徵還,而授以散秩。

長得好看也是罪。

唐玄宗曾在勤政樓下設宴,樓下有一條沒人居住的巷子。

宴會結束後,玄宗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掀起簾子,朝巷子裡觀望。

兵部侍郎盧絢以為老大回了皇宮,就騎上自己的馬,垂鞭案轡,從樓下經過。

盧絢是個儀態俊逸的美男子,他的溫文爾雅,是出了名的,徵服了許多人,無論是男人女人,他都能徵服。

就連唐玄宗這樣甚麼樣的人沒見過的,也看得獃了,一直目送著他。

直到他消失在視野裡,玄宗才問左右,那是哪個,左右告訴他,是兵部侍郎盧絢,玄宗對他的風度,又是一番由衷的贊嘆。

時任宰相李林甫,是個陰柔姦狡的小人,人稱「口蜜腹劍」,自己不學無術,沒有本事,卻時刻提防著有本事的人,凡是皇帝身邊的人,都被他收買了,他叫他們隨時匯報,皇帝身邊發生的一切。

所以皇帝身邊稍有動靜,很快他就知道了,這次也不例外。

他知道,大老板喜歡上哪個,哪個就會走好運,不能讓姓盧的,也逃不脫這個規律,不然總有一天,盧絢的地位,會超過他姓李的!

第二天,李林甫就讓人把盧絢的兒子們叫來,對他們說,你們家老頭子不錯啊,既有本事,又品德高潔,還有一副好皮囊,很好,很好,如今交州、廣州急需人才,皇上希望他去那裡上班,你們覺得如何啊?

又說,當然了,不想去那麼遠也行,但得降職,不然就到東都洛陽,去當太子賓客,或者詹事,這也是優待賢良嘛。

那時候的交州和廣州,都是蠻荒之地,去了基本上等於死。

盡管不明白為甚麼,但盧絢知道,這是李林甫想整他,自知胳膊擰不過大腿,兩害相較取其輕,盧絢便請求去當太子賓詹。

可李林甫又改了主意,因為這樣太明顯了,人們肯定要議論,便讓盧絢去當華州刺史。

但是後來,盧絢到底還是未能逃脫李林甫的魔爪,去華州上任沒多久,李林甫就胡說他有病,不能勝任刺史的工作,改任他為太子詹事。

是時林甫方持權忌能,帝左右寵幸,未嘗不厚以金帛為賄,由是帝之動靜,林甫無不知之。翌日,林甫召絢之子弟謂曰:「賢尊以素望清崇,今南方借才,聖上有交廣之寄,可乎若憚遐方,即當請老;不然,以賓詹仍分務東洛,亦優賢之命也。子歸而具道建議可否。」於是絢以賓詹為請。林甫恐乖眾望,出為華州刺史,不旬月,誣其有疾,為郡不理,授太子詹事。


人貴有自知之明,可是有的人,就是沒有。

天寶元年,唐玄宗用牛仙客為相,很擔心有人議論,便去問高力士,用牛仙客為相,有人說閑話嗎?

高力士說,牛仙客出身小吏,不是當宰相的料。

也不知這是人們的議論,還是高力士自己的想法。

唐玄宗大怒,說,那就用康聓吧!

當然這不可能,因為誰都知道,牛仙客雖然不是最合適的人選,康聓更不是。

本來是大老板的一句氣話,誰知有人把這話,偷偷告訴了康聓,皇上對你好好哦,恐怕要提拔你當宰相哦。

康聓居然當真了,第二天上朝時,來了個「盛服趨朝」。

開會時,康聓無心聽領導講話,而是不停地伸長脖子,望向龍椅所在的位置。

可是,自始至終,皇上也沒有宣布任命他為宰相。

隨著時間的退役,康聓望向皇上的次數,越來越多,臉上的焦慮,也越來越明顯,仿佛在說,老大啊老大,您就別講話了,趕緊把任命我為宰相的事,宣布了吧。

見此情形,大臣們莫不掩口而笑。

那時的康聓是將作大將,多巧思,也知天時,曉地利,修房造屋還行,當宰相就不是那塊料了,如果真把一個國家交給他管理,恐怕沒幾天就要亂套,甚至根本不曉得從哪裡管起。

好比一輛火車,你的本事只能做一截車廂,就不要想做車頭,不然,讓你拉著其他車廂一起奔跑,你也拉不動。

可他卻無自知之明,經常對人說,我要是不當宰相,實在是沒有道理!

或許這話說多了,傳到了唐玄宗耳朵裡,所以才拿他來說氣話。

唐玄宗既用牛仙客為相,頗憂時議不葉,因訪於高力士:用仙客相,外議以為如何?力士曰:仙客出於胥吏,非宰相器。上大怒曰:即當用康聓。蓋上一時恚怒之詞,舉其極不可者。或有竊報聓,以為上之於君,恩渥頗深,行當為相矣。聓聞之,以為信然。翌日,盛服趨朝,既就列,延頸北望,冀有成命。觀之者無不掩口。然時論亦以長者目焉。聓為將作大匠,多巧思,尤能知地。嘗謂人曰:我居是宅中,不為宰相耶?聞之者益為嗤笑。

天寶中,公主們競相給皇帝老爸進獻美食。

天寶九載,唐玄宗還專門設了個進食使的官職,以宦官袁思藝為檢校進食使,負責貴戚們進食。

這些水陸珍饈,一盤之費就相當於十戶中產階級的家產,而一些貴戚,動不動就進獻數千盤,他們還暗中較勁,比賽誰進獻的更好,仿佛誰的東西更好,誰就更有孝心。

有一次,中書舍人竇華退朝後,在路上遇到某公主進食,長長的隊伍,把一條街都塞滿了。

騎在馬上的竇華,趕緊勒緊韁繩,讓馬走慢點,不要碰了他們。

可是這樣還不行,幾百個宮苑小兒,都拿起棍棒來打他,不許他夾雜在他們的隊伍中,嚇得他趕緊跳下馬來,落荒而逃。

竇華僅以身免,馬則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

武惠妃生日那天,唐玄宗和公主們在萬歲樓下舉行舞會慶祝。

唐玄宗是乘步輦來的,從複道看到衞士們在吃飯,把沒吃完的餅子丟進了進水道。

這不是暴殄天物嗎,唐玄宗頓時大怒,命高力士將衞士們亂棍打死。

老大很生氣,左右都不敢說話,唯獨寧王李憲(唐玄宗長兄)說,從複道窺見衞士小過而殺之,臣子們恐怕會不自安,又有失大體。

又說,陛下志在勤儉愛物,讓人改掉那些毛病,這沒錯,可是人的生命,難道還不如吃剩下的渣渣麼?

唐玄宗猛然省悟,赦免了衞士。

要說暴殄天物,衞士們丟掉的那點渣渣,和貴戚們進給他的山珍海味相比,九牛一毛恐怕都算不上!

上乘步輦,従複道窺見衞士食畢,以餅相棄水竇中。上大怒,命高力士杖殺之。上方震怒,左右無敢言者。寧王従容請上曰:「従複道窺見諸衞士之小過而殺之,恐人臣不能自安,又失大體。陛下志在勤儉愛物,惡棄於地,奈何性命至重,輕於殘飧者乎?」上蹶然悟,遽命赦之。

天寶末,群賊陷兩京,抓了文武大臣及黃門、宮嬪、樂工、騎士數百人,用士兵押著,送往洛陽。

賊首安祿山尤其喜歡樂工,到處去搜羅,十天左右,搜羅到數百梨園弟子。

那些反賊,便把搜羅到的樂工,集中到凝碧池(洛陽禁苑中池名),為參加宴會的數十個偽官表演節目。

音樂聲嚮起來後,那些梨園舊人,不覺哽咽,相對而泣。

反賊們火了,抽出刀來威脅他們,再哭就統統死啦死啦的,趕緊擦幹眼淚,給老子們表演,有淚者斬!

一名叫雷海清的樂工,將手中的樂器投於地,對著西方慟哭。

反賊把他綁在戲馬殿,殘忍地當眾肢解了他,聞者莫不傷痛。

不幸被反賊抓住的,還有大詩人王維,他們把他關在菩提寺。

聽說那位樂工的事跡後,王維還寫了一首詩,抒發亡國之痛和思念朝廷之情——後來憑這首詩,皇帝老兒才沒有跟他算他當偽官之賬,還封他為「天下梨園大總管」:

萬戶傷心生野煙,
百官何日更朝天。
秋槐落葉空宮裡,
凝碧池頭奏管弦。

有樂工雷海清者,投樂器於地,西向慟哭。逆黨乃縛海清於戲馬殿,支解以示眾,聞之者莫不傷痛。王維時為賊拘於菩提寺中,聞之賦詩曰:「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落葉空宮裡,凝碧池頭奏管弦。」

 

安史之亂,長安和洛陽兩京,皆被叛軍攻占,王維、鄭虔、張均三人,都被叛軍抓了。

他們都不想當反賊的官,但安祿山一定要叫他們當,不然就去死,硬給了王維一個給事中的職務,鄭虔則先後被安祿山任為兵部郎中和國子司業,張均也被迫當了個中書令。

他們三人,也都是文藝界的名人,王維就不說了,他的詩、畫,可以說是唐朝一絕;鄭虔不但是著名文學家、畫家,還是個著名書法家;張均則是名相張說之子,也是個才子,詩書畫都來得。

後來,安史之亂平定,兩京克複,王維等三人,被關押在楊國忠舊宅。

有一天,國相崔圓把他們叫到自己家裡,叫他們在他家牆壁上畫畫。

當時的崔圓,因安史之亂時奉迎唐玄宗入蜀有功,受寵程度天下第一,王維等三人希望他能救救他們,便使出渾身解數,拿出看家本領,在崔圓家的牆壁上,各畫數壁。

崔圓很滿意,果然如三人所願,在崔圓的關照下,他們都得到了寬大處理,即使有被貶的,也去了比較好的地方。

安祿山之陷兩京,王維、鄭虔、張均皆處於賊庭。洎克複,俱囚於楊國忠舊宅。崔相國圓因召於私第令畫,各畫數壁。當時皆以圓勛貴莫二,望其救解,故運思精深,頗極能事,故皆獲寬典,至於貶降,必獲善地。

宋詞有個詞牌名叫「雨霖鈴」,原為唐教坊曲名,北宋詞人柳永柳三變,填過一首著名的《雨霖鈴·寒蟬悽切》的詞,刻畫情人離別的場景,抒發離情別緒,摹寫想象中別後的悽楚情狀,寫得纏綿悱惻,悽婉動人。

鮮為人知的是,《雨霖鈴》曲,原創者竟是唐玄宗李隆基,他的《雨霖鈴》曲,是為悼念被吊死在馬嵬坡的楊貴妃而作的。

安史之亂爆發沒多久,首都長安就被叛軍攻占,唐玄宗逃往四川,進入四川境內,遇到連綿十來天的大雨(霖雨)。

雨中行走在棧道中,唐玄宗聽到鈴音與山相應,想起愛妃楊貴妃,便採其聲為《雨霖鈴》曲,寄托對楊貴妃的哀思。

當時的梨園子弟當中,擅長演奏觱篥 [ bì lì ](一種管樂器,形似喇叭,以蘆葦作嘴,以竹做管,吹出的聲音悲悽)的,張野狐演奏得最好。

唐玄宗幸蜀,張野狐是眾多隨從之一,此曲作好後,玄宗便把它交給了張野狐。

至德中,回到長安的唐玄宗複幸清華宮,傷感地發現,一些從官和嬪妃、宮女,已非舊人。

好在,梨園子弟張野狐一直在他身邊。

望京樓下,玄宗命張野狐演奏他作的《雨霖鈴》,不到一半,他就聽不下去了,四顧悽涼,不覺淚流滿面。

親愛的環環,你在那邊還好嗎,你的三郎想你了…

明皇既幸蜀,西南行,初入斜穀,屬霖雨涉旬,於棧道雨中聞鈴,音與山相應。上既悼念貴妃,採其聲為《雨霖鈴》曲,以寄恨焉。時梨園子弟善觱篥者,張野狐為第一。此人従至蜀,上因以其曲授野狐。洎至德中,車駕複幸清華宮,従官嬪禦多非舊人。上於望京樓下命野狐奏《雨霖鈴》,曲未半,上四顧悽涼,不覺流涕…

唐玄宗看人跳舞不過癮,又命人教馬跳舞,然後表演給他看。

塞外有人知道後,進貢了一些好馬,唐玄宗讓人教習,這些馬果然不一般,學起來快,還很守紀律,樂曲不完絕不停下。

唐玄宗便讓人「衣以文繡,絡以金銀,飾其鬃鬣,間雜珠玉」,把那些舞馬,打扮得珠光寶氣,漂漂亮亮的。

舞馬表演的時候,演奏的樂曲叫《傾杯樂》,每當樂曲嚮起,那些馬便聞曲起舞,奮首鼓尾,縱橫應節。

舞馬表演的重頭戲,是壯士舉一榻,馬在榻上跳舞,數名樂工站在前後左右演奏。

樂工們都穿著淡黃色衣服,文玉帶,都是姿貌美秀的小鮮肉。

每到唐玄宗生日那天,他就要讓這些舞馬,在勤政樓下表演一番。

後來,安史之亂爆發,長安被叛軍攻占,唐玄宗逃亡四川,這些舞馬便散落到人間了。

安祿山曾經看過舞馬表演,很是喜歡,便讓人找到幾匹,安置在範陽。

再後來,這些會跳舞的馬,不知怎麼落到了田承嗣手裡。

田承嗣曾是安祿山部將,當過安祿山的前鋒兵馬使,公元763年,田承嗣見官軍收複了大部分州郡,便投降了朝廷。

話說落入田承嗣之手後,田承嗣卻不知那是舞馬,把它們夾雜在戰馬當中,和戰馬養在一起。

一天,軍中犒勞士兵,樂曲聲起,那些馬仿佛聽到命令,跟著樂曲跳起舞來。

養馬的士兵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以為那些馬見了鬼中了邪,就用手中的掃把打它們。

然並卵,那些馬兒,貌似跳得更歡了。
養馬的跑去告訴田承嗣,田承嗣叫他們用鞭子抽,士兵們便用鞭子抽,馬跳得越歡,抽得越厲害,最後都打死在馬槽下面。

其實,田承嗣軍中,有人知道這些馬的來歷,但因害怕挨打,自始至終不敢說出真相。

其後上既幸蜀,舞馬亦散在人間。祿山常觀其舞而心愛之,自是因以數匹置於範陽。其後轉為田承嗣所得,不之知也,雜之戰馬,置之外棧。忽一日,軍中享士,樂作,馬舞不能巳。廝養皆謂其為妖,擁篲以擊之。馬謂其舞不中節,抑揚頓挫,猶存故態。廄吏遽以馬怪白承嗣,命箠之甚酷。馬舞甚整,而鞭撻愈加,竟斃於櫪下。時人亦有知其舞馬者,懼暴而終不敢言。

 

參考文獻:《明皇雜錄》

 

來源  歷史教師王漢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