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究竟代表什麼?

貨幣

文:仲甫

貨幣,是人類虛構能力的結晶。

直到 20 世紀 50 年代,所羅門群島東南面的聖克魯斯島上,還在使用一種特殊的「羽毛錢」。這種羽毛錢由條狀纖維線圈組成,線圈外側覆蓋有一排排紅色羽毛。 4 卷優質羽毛錢可以購買一隻遠洋獨木舟,10 卷可換回一個新娘。

這和我們對錢的一般印象相去甚遠。當代人類學家的這些工作啟發我們,四四方方的所謂「鈔票」,或者圓形金屬薄片「硬幣」,只是「錢」這一事物諸般樣貌的一種而已。

這些不同形狀的材料背後,貨幣究竟代表著什麼?

錢或貨幣的概念還沒出現時,人類怎麼互通有無?

和教科書上說的不同,目前並沒有證據表明,人類歷史上存在過以物易物為主要交換方式的社會。非貨幣社會主要是以「禮物經濟」和「債務原則」來驅動的。它們的共同特徵是,交換雙方中,一方滯後支付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以物易物現像一般在完全陌生或者飽含敵意的人群之間出現。

但是,滯後支付不能脫離熟人社會存在。當原始社會逐漸發展,人們的互動半徑突破了熟人圈層時,如何保證對方對「禮物」或「債務」的延時償付?

這時,一些部落中逐漸出現一種作為擔保的信物。

考古發現,世界各地曾擔當此任的東西有琥珀、珠子、牛角、鼓、蛋、羽毛、鑼、鋤頭、象牙、玉、水壺、皮革、墊子、釘子、牛、豬、石英、大米、鹽、頂針、蒙皮木船、伏特加、貝殼、紗線等等。

這其中的物品分為兩類。一種是水壺、家畜、大米、鹽和酒等具有某種實用功效的用具或食物。另一種是琥珀、象牙、玉、貝殼等看上去具有吸引力的材料。後一種由於缺乏實用性,反而更符合擔保信物的定位,向後世我們普遍熟悉的貨幣進化。

使用這些信物作為債務或禮物缺額的部落,於是更加提升了成員之間的協作效率;不使用信物的部落,成員更傾向於減少交換,避免對方的償付信用風險,逐漸落伍。

直到今天,美元鈔票上還寫著:「這張紙幣可以合法支付任何公共及私人債務」。這句話正是錢作為歷史悠久的債務信物的遺跡。

貨幣是一種發明,是人類理性的體現,因為需要人類有意識地利用推理想像能力,社會才能從簡單的債務償付,過渡到統一的貨幣核算體系。

度過一段諸般計件物品混用來充當債務擔保信物的時期之後,人類理性意識到需要統一信物的形式,這樣各色人等之間的債務和禮物欠額就可以自由兌換,社會協作效率可以進一步提升。

東西方不約而同地使用了貝殼完成這個任務。馬爾代夫島上盛產一種小而鮮豔的貝殼 Cypraea Moneta,信奉印度教和佛教的人群通過貿易把它通過中亞傳到中國北方,通過波斯灣傳播到意大利,成為了第一個全球貨幣。


· 公元前 2000 年雲南古滇王國墓葬中出現貝殼

對於當時中國的中心中原地區來說,海貝尤為稀有,不易獲得,加上美觀方便的特性,很快成為了流行的錢幣形式。

但是,債務償付的信物不能任意選取。作為信物的錢幣的形態,其實和「整個社會中究竟需要多少錢」這個問題息息相關。

社會中的貨幣總量,大體上為了和所有人手中的資產總數對應。這樣交換中的貨幣才有實際價值。不過,人類社會在不斷發展。人類不停勞作,不停創造新的商品、新的價值。今年人類社會中以貨物形式體現的財富總量,總價上肯定多於去年的財富。


· 早於公元前 13 世紀的新石器時代中國貝殼考古學分佈

如果流通中的錢幣總量保持不變,結果就是同樣數量的錢對應著更多的商品,勢必造成通貨緊縮。通貨緊縮的諸般危害,教科書寫得很清楚。

貝殼在中原地區罕見,這即是貝殼成為原始貨幣的原因,也是之後被棄用的原因。不能新增的錢幣,便無法與新創造的價值同步。無法在使用地區批量生產的物品,注定不能成為持久貨幣形式。

於是,用青銅鑄造的仿貝殼樣式的貨幣很快代替了真正的貝殼,成為中原大地上的主流貨幣樣式。


· 戰國時期楚國青銅貝幣的鑄幣模具


· 古代中國文字中的「貝」字。眾所周知,許多和錢財有關的漢字都是貝字旁


· 漢武帝元狩五年鑄造的「五銖錢」(左)和唐高祖武德四年鑄造的「開元通寶」(右)是中國帝制時期流通最廣的兩種錢幣樣式,見證了漢唐國力的興盛

西方的錢幣,大多起源於希臘。和中國常用銅幣不同,希臘人的錢主要以銀質為主。所以和漢字多用貝字旁表示財貨相關意像類似,在許多西方語言中,如西班牙語、法語、希伯來語、意大利語甚至是古埃及語,單詞「銀」仍然與指代錢的單詞直接相關。


· 公元前七世紀地中海地區雕刻有烏龜浮雕的銀金合金幣

和貝殼相比,金屬貨幣能夠在使用地生產。錢幣形態的變遷背後,人們不斷試圖更精準地衡量整個社會的財富總價值。

貨幣是人類虛構能力的產物,我們的想像力賦予貝殼、貴金屬等材料一定的意義,在它們背後建構出一整套經濟秩序。

既然如此,一張不能寫不能畫的紙,也可以通過想像賦予其承載價值的意義。

公元第二個千年開始,經濟發展使得貴金屬貨幣的磨損和不便攜帶問題在東西方同時出現,於是產生了信用貨幣:紙幣。

· 四川由於地形原因,對外貿易一直不暢,北宋時期誕生了世界上最早的紙幣「交子」

紙幣的產生更為重要的意義在於信用擴張。貨幣供應從貝殼時代不足以衡量社會財富,到貴金屬時代匹配現有社會財富,並由國家政權主導供應從而保持與社會財富的緩慢增長同步,終於要開始引領社會財富的增長了。

貨幣為載體的信用供應增加,擺脫了貴金屬礦藏的產量限制,製造出信用對實體財富的「超額代表」,是經濟得以加速成長的關鍵。這時人們可以為將要創造出的財富提前打造出信用指代物,加上貨幣在整個循環中的乘數效應,更加刺激社會財富加速產出。

但是,增長的貨幣信用不能無節制地超過現有的社會財富。失控的通貨膨脹帶來的社會危機在歷史上也屢見不鮮。

那如何更好地感知整個社會經濟成長所需要的信用額度?紙幣之外,貸款、股票、債券、期貨等各色金融工具,都可以看做是某種類似原始貨幣的「欠款憑證」,只是這些憑證,對於償付的貨幣數額有各種設定。它們的諸種不同設定,是將持有者面臨的各種不同等級的風險,折價在了應償還的債務金額之中。它們可以看做是依托現存各種實體社會財富生長出來的信用餘額。

和遠古時期部落中的擔保債務的信物類似,各種金融工具將沉澱在土地、勞動力、固定資產中的不可貿易的社會財富,兌換成信用物憑證在整個經濟體系中流動,促進了社會成員之間的協作程度,社會財富得以加速創造累積。

· 歐洲最早可作為貨幣流通的紙幣,由瑞典央行前身斯德哥爾摩銀行 1661 年首次發行

和這些金融工具作為各級政府、企業、個人的信用憑證不同。紙幣,是國家政權信用的物質憑證。看起來,在金本位時代,紙幣作為信用貨幣背後,仍有國家的黃金貯藏做基礎,紙幣只是貴金屬貨幣的一種表象而已。

其實,只要貴金屬不再在日常交易中流通,被深藏在發行紙幣的銀行里作為準備金和價值擔保,那麼紙幣的發行方自然有辦法悄悄地製造出超額信用。 1971 年美元與黃金脫鉤,那時黃金儲備按照金本位的兌換比例,早已無力覆蓋已發行的美元數額。

這是之前漫長的信用貨幣時代的結果,而並非信用貨幣時代的開始。

為了探求切合社會經濟發展所需要的超額貨幣信用,主權國家的貨幣發行方,也就是央行,通過國債發行和買賣,對商業銀行注資或發債,實現貨幣的收發。

目前,紙幣的發行鏈條是「央行-商業銀行-企業/個人」的路徑。過去幾百年因為科技手段所限,沒有更直接的辦法了。

現在,隨著整個信息產業以及電子支付科技的發展,國家面向社會財富的持有主體發行數字貨幣成為可能。而貨幣創造、記賬、流動等數據的實時採集也為貨幣的投放、貨幣政策的製定與實施提供了有益參考。

比如,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貨幣政策貼合實際經濟運行現狀所需的難度,由於反饋也是雙向的,作為經濟系統中信用創造的絕對主體,國家更有可能知道實際所需要的貨幣量。

同時,作為貨幣發行方的政權在數字貨幣時代可選擇的貨幣政策工具更多元化,也能夠深入經濟運行的肌理,更加直接地感知如 CPI 這樣的宏觀經濟統計數據。

加上時逢新冠病毒在全球持續蔓延,無紙化交易的需求大漲。另外央行亦有針對個人電子賬戶精準投放紓困資金的需求,這些都構成了此一時間節點對錢幣形態轉變的需求。

主權信用支撐下的數字貨幣,似乎是時代的必然。

2020 年 7 月 23 日,歐盟國家立陶宛嘗試發行了一種名為 LBCoin 的數字貨幣。這是全世界第一個由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發行的數字貨幣。

中國的主權數字貨幣,也在穩步推進中:中國人民銀行已在一些地區小額試點「數字人民幣」應用。與現金一樣,每個數字人民幣都由中國人民銀行創建、簽署和發行。

為了確保數字人民幣以更低的成本實現快速落地與廣泛可得,包容性地向弱勢人群在內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數字化的央行數字貨幣,央行也需要廣泛和已經在數字交易服務領域取得行業領先地位的商業機構合作,共同推進數字人民幣錢包的落地應用。

2020 年,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已經與京東數科、華為、滴滴、銀聯商務等公司達成戰略合作,這些公司也成為首批配合央行及數研所探索數字人民幣錢包生態建設、加快數字人民幣推廣的公司。

2020 年12 月11 日,蘇州市人民政府向符合條件的10 萬蘇州市民派發了2000 萬數字人民幣紅包,市民首次實現了用數字人民幣網購,而京東商城成為首個接入數字人民幣支付的電商場景,他們也可以嘗試線下雙離線支付。

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不需要實體紙幣在背後做價值支撐的交易行為,這也是人類貨幣演進史上的重要一筆。

從數字人民幣試點我們看到,這是央行與各大運營商、硬件服務商、技術服務商等共同參與的結果,他們讓落地變得更高效、服務變得更順滑,比如歷經多年雙十一618 洗禮的京東數科讓支付變得更順滑,比如歷經硬件技術迭代的華為讓雙離線支付成為現實等。


· 數字貨幣流通示意(央行-運營機構-企業/個人,一些綜合科技服務商在運營機構與企業/個人之間充當連接器,幫助數字人民幣快速投放、流通、使用等一些綜合科技服務商在運營機構與企業/個人之間充當連接器,幫助數字人民幣快速投放、流通、使用)

而我們也看到,中國不論是硬件設備、支付技術、場景普及度、用戶教育、商戶教育都走在世界前列,在這些基礎之上,中國法定數字貨幣的探索與落地也走在了全球央行數字貨幣發展的前列。

時代的浪花不經意地捲來,我們很榮幸,站在了貨幣形態轉型的歷史潮頭。

 

参考资料:
[1]Handbook of the History of Money and Currency. Stefano Battilossi, Youssef Cassis, and Kazuhiko Yago, eds. Springer Singapore, 2019
[2]Cowrie Shells and Cowrie Money, Bin Yang, Routledge, 2018
[3]Making money in Mesoamerica: Currency production and procurement in the Classic Maya financial system, Joanne P. Baron, Economic Anthropology, 2018
[4]History of money: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 Day. Glyn Davies. University of Wales Press. 2010
[5]Coined: The rich life of money and how its history has shaped us. Kabir Sehgal. Hachette UK. 2015
[6]中国货币史,彭信威,2007
[7]世界货币体系简史与人民币的未来,学经济家
https://mp.weixin.qq.com/s/hh4CRSZXf-tbVz5Wx5aZBg
[8]金融资本视角下的经济周期、宏观理论与全球体系的历次迭代,学经济家
https://mp.weixin.qq.com/s/Z5-bjYhTBq4PWrj7z6kPXA
[9]中国推进数字货币大规模测试,世界多国角逐激烈,BBC
[10]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business-53722841
[11]央行数研所与京东数科合作 共同促进数字人民币落地应用
來源             大象公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