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廂約炮撩妹事件

西廂約炮事件

唐朝的時候,有個詩人覺得自己拉高了整個詩歌界的顏值,經常睡著睡著帥醒過來,深夜寫詩報復社會,形容自己「 性溫茂,美豐容」。

這個帥蜀黍,就是詩人元稹

元哥是唐朝詩人中最擅長用詩歌撩妹的人,比如當時詩歌界公認的四位德藝雙馨的女老師,他一人就獨占了兩個,搞得同事們都沒機會,非常的羨慕嫉妒恨。

哪兩個?我們下次再說。今天要說的,是元哥年輕時候的一段撩妹史。

一、

元哥22歲的時候,下放到蒲州實習(山西永濟市),借住在姨媽家的西廂房。

恰逢當地發生兵亂,姨媽托元哥去政府部門找關係,以免騷擾。

事情辦好後,姨媽做了一桌子好吃噠犒勞元哥,讓自己的一對兒女也出來陪表哥吃飯。

姨媽的女兒名叫雙文,年僅17歲。她一出來,元哥就驚呆了:這妹子一張素顏,穿著家常舊衣,但云鬢低垂,小臉緋紅,燈下看來,是辣麼美麗。

元哥越看越愛。整個飯局,他都不知道吃了些啥,只是跟雙妹各種搭訕,但雙妹神情冷淡,始終愛理不理,讓元哥頗覺無趣。

二、

飯局散了,元哥趁人不備,一把拉住雙妹的丫鬟紅娘,急吼吼托紅娘幫約,急得都要跪下了。

小丫頭很是奇怪,說你幫了他家那麼大的忙,為啥不去提親呢?

元哥拍著巴掌說:「 我的個知心大姐呃!你看我得相思病都快死了,哪兒還有力氣去提親?一走正規程序,他們又要政審、又要查我檔案神馬的,搞下來少說也要三四個月,等那麼久我早都掛了!」

說著元哥捶著心口,「 空空空」假咳了幾聲,本想咳出點血,但努力了半天,吐了口痰。

(「 數日來,行忘止,食忘飽,恐不能逾旦暮。若因媒氏而娶,納采問名,則三數月間,索我於枯魚之肆矣。爾其謂我何?」)

看元哥咳得辛苦,紅娘說:「 我們家小姐很高冷,但她喜歡寫詩。要不你寫幾首詩給她,說不定共鳴了呢?」

(婢曰:「 君試為喻情詩以亂之,不然則無由也。」)

一說到寫詩,就掉元哥坑里了。他當即揮舞了兩首,其中有幾句是這樣:

「 ……曉月行看墮,春酥見欲銷。何因肯垂手?不敢望回腰。」

意思就是:約嗎?

三、

妹子讀到元哥的詩,內心很掙扎。

不理吧,太有才了;理吧,助長了歪風邪氣。

決定先考驗一下。

於是寫了回帖,定了第二天晚上約。

第二天好不容易熬到天黑,元哥換上七匹狼西裝,噴了點古龍香水,就急吼吼翻牆到妹子住的後院去了。

「 咚」的一聲跳下來,把紅娘嚇了一跳:「 夭壽哦,你來煮啥?」

元哥拍拍屁股上的灰,說小姐有約,這兒比如家清靜。

正扯著,只見妹子穿著職業裝走過來,根本不給元哥說話的機會,就表情嚴肅、劈裡啪啦噴了一通,主要意思是表哥也是哥,要有個當哥的樣子,你寫那些黃段子給我是幾個意思?年輕人要有理想,不要成天想著擼啊擼……

元哥一陣風中凌亂,只好摸摸鼻子又翻牆回去……心中充滿了謎之尷尬。

(「 奈何因不令之婢,致淫逸之詞……非禮之動,能不愧心,特願以禮自持,無及於亂。」)

四、

過了幾天,元哥仍在困惑,突然紅娘謎一樣出現,抱著一個枕頭,大喇喇走到里屋,把枕頭放在元哥床上,狡黠的一笑:今晚擼遇有約! ……

說完一溜煙,跑了。

幸福來得太突然,元哥翻身起來掐大腿,啊啊啊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

過了一會兒,雙妹果然在紅娘的攙扶下走了進來,只見她渾身嬌軟,跟幾天前的政委形象判若兩人……

這一夜,過得是金風玉露、哼哼哈哈。

雙妹離開時流下了不捨的眼淚。元哥一遍遍聞著枕頭上的香奈兒,寫了一則心情日記:

「 那天正好是十八,月亮掛窗外,皎潔又光滑……」

(「 是夕旬有八日也,斜月晶瑩,幽輝半床。」)

一夜情之後,元哥爬起來寫了一首長詩,讓皮條客紅娘馬上轉交。

這首詩叫《會真詩》三十韻,是中國情色詩的開路先鋒,我只選取其中的幾句,免得教壞小朋友:

「 戲調初微拒,柔情已暗通。……轉面流花雪,登床抱綺叢。鴛鴦交頸舞,翡翠合歡籠。……汗光珠點點,髮亂綠蔥蔥……衣香猶染麝,枕膩尚殘紅……」

意思是我器大、你活好,日出春花紅似火,歡樂度春宵。

雙妹再次被元哥的才華感動了。

此後他們天天在西廂約炮,歡樂得不得了。

這樣歡樂了好幾個月,元哥仍然沒有提親。

五、

終於到了國家幹部統考的時間,元哥要離開蒲州了,雙妹經常彈琴的時候走神,寫字的時候寫著寫著就亂七八糟。

分別的頭天晚上,雙妹說:「 我們的事情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會被你拋棄,但是我不敢怨恨。」

說著拿出琴來,為元哥彈了一首《霓裳羽衣曲》。

彈著彈著她泣不成聲,丟下琴跑了出去,再也沒有出現。

元哥到了京城,沒多久收到雙妹的信,以及隨信寄來的一個玉環、一縷亂絲和一個斑竹茶碾子。

信大致是這個意思:

「 我這個粗陋的人被你拋棄,我沒有什麼好怨恨的。想起和你共度的時光,已經恍若隔世。寄上玉環一枚,是我小時候佩戴的;亂絲一縷,就像我此時的心情;斑竹茶碾子一個,上面有我的淚痕。

保重吧我的愛人,春天了,可是風還很冷,你要多吃飯來少吹風。 」

(……但恨僻陋之人,永以遐棄,命也如此,知復何言?……春風多厲,強飯為嘉。)

六、

貞元十八年(802年),24歲的元哥終於在幹部考試中取得了好成績,當了一個助理主編(九品校書郎)。

那麼元哥是不是回到蒲州,吹吹打打的和雙妹辦​​了喜事呢?

元哥的喜事是辦了,但不是雙妹,而是三品大員韋夏卿的女兒韋叢。老韋因為愛慕元哥的才華,要把自己最疼愛的小女兒嫁給元哥。

唐朝的三品大員相當於現在的什麼級別呢?粗略估算,相當於國務院副總理。

元哥毫不猶豫的娶了。

本來事已至此,就該消停了。但新婚不久,元哥想起「 西廂艷遇」意猶未盡,又寫了一首詩,叫《古決絕詞三首》。

在詩裡,他發揮了超強大腦:

「 我一走你準犯賤,最不靠譜異地戀。

你找備胎我新歡,大家一起向前看。 」

(「 我自顧悠悠而若云,又安能保君皚皚之如雪。」)

還有:

「 幸好老子下手早,輪到別人破鞋了。」

(「 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終不我奪。」)

就差拍著巴掌說:「 請不要叫我雷鋒。」

七、

後來大家是如何跟帖的呢?

清代詩評家馮班在《才調集補注》裡說:「 二人情事如在目前,細看只是元公負她。」

國學大師陳寅恪先生在《元白詩箋證稿》中更是氣憤的說:「 棄寒族之雙文,而婚高門之韋氏。」

可能元哥自己也覺得這事太沒屁眼,怕傳開了以後在朋友圈不好混,所以他先發製人,寫了一個帖子叫《鶯鶯傳》,帖子裡的崔鶯鶯,就是雙文;張生,就是元哥本人。

員哥發帖,曝光了很多倆人XO的細節,最後總結吐槽,說雙妹是妖孽、禍水,誰沾上誰倒霉,而他不會降妖,只能跑路。

(「 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於人……予之德不足以勝妖孽,是用忍情。」)

八、

元哥的威力,不亞于冠希。

「 小說艷照門」曝光後,點擊率一路上升,大家各種刷帖子、編段子,連天上人間的妹妹,都能隨口講講「 西廂約炮」的故事。

(「 無不舉此以為美談,至於倡優女子,皆能調說大略。」)

「 西廂潑糞事件」之後,雙妹沒有舉行記者招待會,也沒有發帖回應。她什麼都沒說,只是無聲無息的嫁了人,庭院深深,再不出來。

好吧,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是不是就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呢?

不,只要有機會,西廂的溫柔,元哥還是想再溫習一遍的。

沒多久元哥到蒲州出差,又摸去見雙妹,說快快出來,表哥喊你去西廂喝茶了。

但是等啊等,只等了首詩出來:

「 棄我今何道,當時且自親。還將舊時情,憐取眼前人。」

分手不要再找我,滾回家去玩老婆。

打臉啪啪啪啪。

九、

關於《鶯鶯傳》裡的張生是不是元哥,很多史料佐證,就是丫的。

北宋詞人趙令畤在《辯傳奇鶯鶯事》中,拿出了大量證據,證明張生就是元哥,鶯鶯是蒲州縣尉崔鵬之女,她母親與元哥母親是姐妹,都是睦州刺史鄭濟的女兒。

魯迅先生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說:「 元稹以張生自寓,述其親歷之境。」

《紅樓夢》第35回,曹公也藉黛玉之口說:「 雙文雖然命薄,尚有孀母弱弟。」

因為影響實在太大,《鶯鶯傳》後來被改編成了各種文藝作品,比如金代的董解元寫了《西廂記》,又叫「 董西廂」;明代有《南調西廂記》、《南西廂》,清代有《續西廂》、《翻西廂》,連蘇州評彈,都有一個唱段,叫《鶯鶯操琴》。

當然最有名的,是元代王實甫寫的《西廂記》,我們後來從電影電視、連環畫、郵票裡看到的,就是「 王西廂」的故事。

在故事裡,張生情比精堅,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我們,被「 感動中國」的才子佳人,感動得涕淚交流。

來源      看見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