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每個公民按月發錢?魏瑪德國留給我們的深刻教訓

魏瑪德國
文:Zilvinas Silenas      譯:禪心雲起

巨額政府債務、失業率高企、經濟陷入停滯,無所事事的工人從政府領取工資。這聽起來可能像是當前的新冠疫情,但實際上我說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

如果你的高中歷史老師略過了這個故事,這裡有一個重點回顧:

  1. 1918年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
  2. 英國和法國對德國處以巨額賠款。
  3. 德國人憎恨和拖欠賠款。
  4. 法國不耐煩了,遂於1923年侵占德國煤炭資源豐富的魯爾河谷,自行抽取賠款。
  5. 德國人進行了非暴力抵抗。
  6. 德國煤礦工人拒絕為法國占領軍工作,德國政府還印製了更多的錢,來支付礦工的工資,這樣他們就可以養活自己和家人。

快進到2020年。巨額政府債務:需要支票!整個經濟領域都凍結了:需要支票!大部分人不能工作:需要支票!政府發放的救濟品:需要支票!要求更多的救濟:需要支票!隨便挑選一個西方國家,這都是對其現狀相當準確的描述。

讓我們繼續我們的歷史回顧。還記得那些玩著一垛垛鈔票的孩子們的舊黑白照片嗎?要麼人們燒錢而不燒木柴,因為鈔票比柴火便宜?這是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德國,正如許多人所認為的那樣,它正處於由華爾街崩盤引發的金融危機之中。

但這些照片拍攝的日期可追溯到1923年至1924年,而華爾街崩盤直到1929年才發生。那麼,為什麼會出現惡性通脹呢?和往常一樣,這很複雜。惡性通貨膨脹是許多因素的產物,特別是貨幣擴張,但印錢給拒絕工作的工人支付報酬是其中之一。說這些支付是惡性通膨的唯一原因是不準確的(許多人認為通貨膨脹在法國侵占之前就已經開始了)。但是,說這與惡性通脹無關也可能是不準確的。

讓我們回到今天。給人們發錢沒有其他原因,實質上就是「普遍基本收入」。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稱之為「刺激支票」,但如果一次性支付變成了月付,在某種程度上,你不得不承認,我們從本質上討論的是關於「普遍基本收入」,而不是「非常措施」。

支持和反對「普遍基本收入」的理由有很多,但一個經常被忽視的問題就是,它是否會刺激經濟。人們常提出的支持理由,遵循了和這個示例類似的推理:人們收到他們的「普遍基本收入」,他們把錢花在熱狗上,然後熱狗攤的老闆就有錢去找理髮師,理髮師就有錢買熱狗。如果你喜歡《獅子王》(Lion King),那就稱之為「生命的循環」;如果你喜歡經濟學,那就稱之為「循環流動」。

但為了向經濟「注入金錢」,你必須從某個地方撤出資金。給每個人2,000美元,會將8萬億美元「注入」到經濟中,但如果你增加稅收來籌集這8萬億美元,你就會從經濟中撤出金錢。你將實現再分配,而不是刺激。

通過借錢為「普遍基本收入」融資是另一種選擇。但借錢本質上是用未來的資源來資助今天的消費。你今天固然可以更多地消費,明天就要付出更慘痛的代價,這只會讓未來的納稅人背上沉重的債務負擔。

有一種觀點認為,借錢不應受到關注,原因是:如果我們對借來的資源進行正確的投資,就會導致經濟的爆炸式增長,償還債務就變得容易;畢竟,企業總是在借錢。但請思考一下。借錢並分發給所有人,不管每個人都做了些什麼,怎麼能夠帶來長期的經濟或技術突破呢? 

最後,還有一些人說,我們應該直接印鈔票並分發給每個人。但有一個不幸的經濟墳墓,塞滿了這樣做過的國家:津巴布韋、委內瑞拉、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德國,甚至是羅馬帝國。經濟福利不是你有多少錢,而是你能用它買到什麼。如果你不停地印鈔票,錢遲早會失去價值。

誠然,有許多因素可以掩蓋通貨膨脹(例如,油價下跌)。美國可能需要比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德國花更長時間才能抵達這座墳墓,但基本機制是相同的。

有人說,為了讓每個人都有工作,通貨膨脹是值得付出的代價。但是人們會不會無論工作狀況如何都會收到「普遍基本收入」呢?給每一個人發錢——無論你是辛苦操勞還是躺在沙發上——都會鼓勵你去工作?除非有人給出合乎邏輯的解釋並由一些經驗來支撐,否則目前來看這只是一廂情願罷了。

「普遍基本收入」不是什麼奇蹟。兜售這個概念的人既非有遠見者也非聖誕老人。反對這個概念的人絕不是什麼守財奴。這是一個有可能切斷努力和回報之間聯繫的極端嚴重問題。如果你擔心人們會因為臨時福利要強於辛苦工作而情願遭到解僱,那麼當我們開始永久給每個人發錢的時候,你認為會發生什麼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