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學榮:越南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越南網紅佛手橋

老鐵們。

我寫了那麼多的歷史,你們卻偏偏愛讀我的遊記

真是服了你們。

也拿你們沒辦法。

好吧。還是遊記。

越南網紅佛手橋

越南網紅佛手橋

今天寫越南

越南我也去過十幾二十回,要寫,還是有點東西可寫的。

板著臉的入境處警察

香港飛河內。

下了飛機,走進入境大廳,河內機場的入境警察,對人沒有笑容,板著一副臉。

這是我對越南的第一印象。

我的經驗和觀察是:

一個地方的文明程度越高,那個地方的人的笑臉就越燦爛。

反之亦然,一個地方文明的程度越低,那個地方的人的笑臉就越少。

寫在河內機場入境處警察臉上的,不單單是冷漠的表情,其實背後蘊含著這個人的綜合素養,以及他成長的社會的文明水平。我前半生四十多年的經歷,反反复复在驗證這個規律。

見微知著。

越南警察普遍沒有笑容

從機場到市區的公路

記得第一次去河內,是早在2006年的時候,那一年從河內機場出來,換完越南盾並且坐上出租汽車之後,我發現這個國家從首都機場到河內市區的公路,竟然不是高速公路, 而是一條普通水泥公路,路邊還有泥巴地帶,相當於中國的縣道。

早就听說越南相當於80年代的中國,親眼所見,發現此言不虛。

越南的公路普遍落後

抄襲中國流行歌曲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越南出租車裡播放的越南語流行歌,竟然有相當一部分,是華語流行歌曲,直接改填了越南語的歌詞,例如什麼《青花瓷》、《無言的結局》、《心太軟》等。

拿來主義,是後進國家的典型特徵。越南作為後發國家,國內缺乏人才,直接借用鄰國的知識產權,成本最低廉。

有一首越南抄襲中國的流行歌曲《容易受傷的女人》,大家可以看看:

越南河粉

越南菜最有名的是一種叫做「 越南粉」的東西,越南人叫「 Pho」,讀音類似漢語的「 佛」字。

「 Pho」, 「 越南粉」,也叫「 越南河粉」,一般認為是19世紀由廣東華僑輸入越南。

其實,越南河粉和廣東河粉,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越南人喜歡往河粉裡放進去很多的薄荷葉和豆芽菜,這一點造就了獨一無二的越南風味。

事實上,河粉就是米漿蒸出來的粉條,是廣東人發明的,源於廣州沙河鎮,所以一開始叫「 沙河粉」,後來把「 沙」字省略了,簡稱「 河粉」,那麼為什麼越南人把這個東西叫「 Pho」呢?

這使我聯想到,越南語有「 定語後置」的語法習慣,例如說「 靚仔」的越南語是「 仔靚」;再如「 美女」的越南語是「 女美」。

據此,我猜想這個名字的由來,很可能是這樣演化的:

「 沙河粉」 →「 河粉」 →越南人定語前置,喊成「 粉河」 →「 粉河」被喊成簡化版,就是「 Pho」(「 佛」字音)。

我的推斷是這樣。

越南這個國家在方方面面,深受中國影響,儘管越南人出於民族自尊心,不願意承認這一點。

越南河粉

物價比中國貴

越南比中國窮很多,但是,越南的物價卻比中國貴。

例如說在街邊的小超市,一雙拖鞋要人民幣20元的,同等質量的拖鞋,在中國祇需要10到15元。

(為便利閱讀,本文的越南貨幣全部換算為人民幣表述)

再例如說,在中國廣州吃一碗河粉要12元,但是在河內,需要15元以上,基本上都比中國貴。

其實說實話,不是越南的物價貴,而是我們中國的物價,太便宜了,不要說越南,其實今天這個地球上,物價比中國便宜的國家和地區,並不多,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中國的工業,太發達了,任何東西,在中國都可以活活給你做成「 白菜價」。

是的,物價便宜是中國最大的優點之一,這一點,出國越多的人,體會就越明顯。

面值嚇人的越南盾

被同性戀盯上

陪一個德國同事,在胡志明市(西貢)市區一家海鮮飯店吃飯。

這家海鮮飯店的服務員小哥,是個娘娘腔,不過這個越南仔會說簡單的英語,令人驚訝,我估計可能是因為這家飯店,經常接待外國人,所以老闆故意聘請了個能講簡單英語的。

這個娘娘腔的越南小哥,雖然說英語斷斷續續,句子語法不通順,但是,他基本上能做到用英語表達他自己的意思。

這小子一開始,我還不太注意他,不過他隔三差五就湊上來,和我搭訕,三番五次和我說話,最後竟然不顧主客之別,坐到了我的身邊,我和德國同事覺得,和他聊聊也不錯,所以沒有拒絕他,不過,這小哥和我說話的內容,聽著聽著,我很敏銳地感覺到:變味了。

這娘娘腔的小子,竟然提出要和我「 交朋友」,說要做我「 在越南的朋友」,而且說「 只要大家開心就可以」,等等之類,說話的時候,還眉飛色舞,秋波頻送,很露骨。這個時候,我開始很清醒地意識到,這小子是個「 同志」,並且想勾搭我。

這個越南仔吃了豹子膽,竟然想約我的砲。

可惜,我是個直男,對男人不感興趣,但出於禮貌,我主動轉移了話題,畢竟我是外國人,沒必要在外國惹上麻煩。

越南小哥聊了一會,也發現我對他沒興趣,他也識趣地走了。

小哥走開之後,同行的德國同事(男)嘲笑我今天「 運氣不錯」、「 被同性給看上了」,我一臉哭笑不得。

這件事確實令人費解,本人長得又不帥,竟然也被「 同志」看上,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這個越南小哥,在過去的日子裡,應該成功勾搭過不少的外國「 臨時男友」了,猜想他早就是個「 炮界老江湖」了。

我們廣東有句老話:一樣米養百樣人。

天底下,什麼人都有。

越南同性戀散步活動

有趣的越南語

和幾個同事,包了一輛旅遊巴士,從河內出發,去下龍灣。

下龍灣的越南語叫「 Vinh Ha Long」,是「 灣下龍」的意思。

前面說過了,越南語相對於漢語而言,有一個很顯著的不同, 就是「 定語前置」,例如說,管「 下龍灣」叫「 灣下龍」,管「 中國人」叫「 người Trung Quốc」(人中國),管「 日本車」叫「 xe hơi Nhật Bản」(車汽日本)。

越南的簽證貼紙很有意思,抬頭就是一個「 Cộng hòa xã hội chủ nghĩa Việt Nam」,這是什麼意思呢?其實憑讀音就能看出來,就是「 共和社會主義越南」,也就是「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意思,讀音與漢語相當近似。

越南語和中國的粵語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許多詞彙的發音幾乎一摸一樣,例如「 河內」= Ha Noi,「 芒街」= Mong Cai;「 諒山」= Lang Son; 「 太原」 = Thai Nguyen; 「 執行」= Chap Hanh;「 中國」= Trung Quốc……總之,用「 舉之不盡」四個字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越南簽證

碉堡:戰爭的痕跡

從河內到下龍灣,一路上,基本都是普通公路,大概也就是中國的省道、縣道這樣的路,所以,車子跑不快,一程竟然要4個小時,我在車上大呼「 不划算」,遊個下龍灣,一來一回,一天8個小時,就耗在車上了,非常不合理。

可見一個國家的基礎設施,有多麼重要。

那麼試問:為什麼越南政府不修高速公路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沒有錢。

誰不想修高速公路?誰都想。

可是你要知道,修路是很貴的,越南是個窮國,國家窮,政府也窮,修路的事他們只能慢慢來。沒有錢,什麼都辦不了。

不過,從河內到下龍灣的一路上,我在田野間看到了許多廢置的碉堡。毫無疑問,這些都是戰爭的痕跡。

越南農村隨處可見這種廢棄的碉堡

越南國家歷史博物館

越南的「 國家歷史博物館」,位於河內市區,越南語叫做 Bao Tang Lik Su, 其實就是「 博堂歷史」的意思。

我進去走了一圈,發現內有大量的越南小學生,是各種越南小學組織來參觀的。愛國主義教育。

大致看了一輪,從他們國家歷史博物館的展出內容可以看出來,越南人的歷史,是以「 大越國」為核心而構建起來的,他們認為:越南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而刻意淡化了越南在歷史上曾經幾度屬於中國的事實。

這也難怪,越南政府要構建越南人的民族認同感和愛國心,他們也只能這樣做。

我左看右看,發現中國在「 中法戰爭」、「 抗法援越」、「 抗美援越」等一系列歷史中對越南施以援手的歷史事實,被抹殺得一干二淨,在越南這個「 國家歷史博物館」裡,連渣都看不到。

是的。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

沒有誰會對你感恩。

因為他也知道,你幫他,也是有目的的。

越南國家歷史博物館

腐敗的出租車司機

有意思的是,我從酒店打車去「 博堂歷史」的時候,我不需要翻譯,直接對越南司機說「 Bao Tang Lik Su」,司機就懂了,一腳油門,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司機小哥一路上都在笑,嘴裡不斷重複「 Bao Tang Lik Su」四個字,邊說邊笑,他的意思是:你這個外國人挺有意思,還把我們越南語這四個字,發音發得這麼準。

下車時,我給了司機小費,司機很高興,他拿出一堆空白收據,大概問我:要寫多少錢?他的意思是:我要他寫多少錢,他就寫多少錢。他大概的意思是說:反正也是報銷,如果我想多報銷,他可以幫我寫誇大一點的數字。

典型的越南人。

不愧是山連山,水連水。

思維模式何等相似。

我不是不愛錢,但是,騙人的錢,我是不賺的,於是我對他說,打表是多少錢,就寫多少錢。

於是,司機小哥笑著,寫下了咪錶的金額。

倒不是我不愛錢,而是如果為了貪污這麼點錢而丟掉工作,不值得,況且,其實也貪不了多少錢,不如留自己一個清白。

越南出租車

和善的越南青年

前面我說了,越南人窮。是的。但是,有例外。

前面我也說了,越南人不太有禮貌,笑容比較少,是的。但是,也有例外。

凡事無絕對。

我從河內飛胡志明市(西貢),就遇到了這麼一位例外。

在飛機上坐下來之後,鄰座來了一位皮膚白皙的小青年,20來歲的樣子,這小子,上衣,手提包都是LV,路易威登,一看就是個越南富二代。

好吧。你有錢。你牛。

不過,這小子很和善,知道我是中國人,他主動和我攀談,英語他也能說,儘管不太流利,一路上,他不斷找機會和我說話,問我這那的,問題基本上都是關於中國和香港的風土人情之類的,下飛機之後,他主動帶我去坐出租車,並且千叮萬囑地提醒我:從機場到「 新世界酒店」,車費是9萬盾,如果收多了,你就報警。

我向他道謝,也就分別了。

其實哪個國家都一樣,有凶惡的人,也有和善的人。

越南女孩,這個算是精品,不具備代表性

華人血統段先生

有一次,到訪胡志明市某寫字樓內的一家律師事務所。

接待我的,是一位越南律師,姓段(Doan)。

段律師告訴我,他的奶奶是華人,但他不會講中文,他說他知道自己有中國血統,並說見到我,感到很親切。

我這次其實是面試這家律師實務所,目的是尋找長期服務提供商,不過,後來我沒有跟這個段律師合作,因為他的英語,實在是不夠流利,在工作中,擔心很難做到充分溝通。

我們換一個角度可以看出來,作為提供涉外服務的乙方,英語流利是十分重要的,否則的話,甲方不要你,都會悄悄跑掉,連理由都不會誠實告訴你。

市場競爭,都是殘酷的。

越南華人慶典

會說中文的越南女工

越南是我的慣常出差目的地,其中有一回,我的出差目的,是「 不友善」的。

事情是這樣的:當年我服務的公司,OEM代工廠在越南南方一個名叫「 新安」的地方,當時發生過許多起「 防偽標籤」在代工廠裡被盜的現象,所以當時法務部派遣我去那家代工廠,我的任務是:考察廠家的防盜措施,並提交整改建議。

接待我的,是工廠老闆的兒子,姓劉,台灣人,他曾經在美國待了好多年,說一口十分流利的美語,國語反而不流利了,於是我索性和他講英語。

劉先生知道我「 來者不善」,不敢怠慢我。我要他向我詳細講解一遍,防偽標籤進廠之後,他們是怎麼管理的,具體一點,一步一步,跟我介紹。

於是,劉先生叫了幾個越南女工進來會議室,劉先生跟我說,這幾個,就是負責管理防偽標籤的女工,她們之中有的會講中文,有的不會講中文。劉先生叫了其中一個會講中文的,是一個名叫「 阮氏英」的女孩子,口頭跟我講解了,防偽標籤從供應商運入廠里之後,她具體是怎麼管理的,如何接收,鎖在哪裡,誰有鑰匙,如何拿出來,用不完的,如何放回去……等等。

我問阮氏英,你的中文是從哪裡學的?她說,她家所在的那個地區,有很多的華人,所以她從小就學會了基本的中文。

其實作為法務,我很清楚,偷防偽標籤的賊,就在這幾個女工之中,只不過,不知道是哪一個,也許全部都有份參與作案,不過盤問一遍下來,個個看起來都很無辜,每個人臉上都寫著「 不是我」三個字。

飢寒起盜心。

人窮了,就會偷。

哪裡都一樣。

劉先生在一旁提醒我:最好不要像審犯人一樣盤問女工,她們也是人,你如果不尊重她們,她們就會和你對著幹。

問完之後,我又仔細考察了工廠的圍牆、保安管理等細節,然後就撤了,那時剛好是中午,我看到工廠的幾百名女工午睡,就在生產流水線旁邊不干淨的地面上,舖一張草蓆,席地而睡,十分艱苦,看著她們,過的實在是苦日子。

國家窮,人民就要吃苦,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這些越南女工實在是慘,我調查了一輪下來,實在不忍拿她們下手,於是決定不追究這些女工,而是從安保措施、流程管理等方面入手,寫了一個考察整改報告,以此結案了事。

劉先生在一旁提醒我:最好不要像審犯人一樣盤問女工,她們也是人,你如果不尊重她們,她們就會和你對著幹。

問完之後,我又仔細考察了工廠的圍牆、保安管理等細節,然後就撤了,那時剛好是中午,我看到工廠的幾百名女工午睡,就在生產流水線旁邊不干淨的地面上,舖一張草蓆,席地而睡,十分艱苦,看著她們,過的實在是苦日子。

國家窮,人民就要吃苦,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這些越南女工實在是慘,我調查了一輪下來,實在不忍拿她們下手,於是決定不追究這些女工,而是從安保措施、流程管理等方面入手,寫了一個考察整改報告,以此結案了事。

越南女工

  來源    讀書人馮學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